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百万朵玫瑰》(第二部第一集至第二十六集)故事简介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1月25日 11:07 来源:CCTV.com

  第二部 第1集:瑾子因为惠兰的父亲撞死贤奎母亲,决定阻止贤奎和惠兰的婚事。马凤与贵芬一起用餐时,马凤无意间得知贤奎跟民在喜欢过的女孩结婚,而奶奶贵芬也得知前一天晚上,仁焕与顺英两夫妻单独在餐厅吃饭,并非参加聚会而恼羞成怒。马凤坚决反对柔真嫁给民在。贤奎和惠兰的感情更趋稳定,而瑾子越来越感觉不安。柔京搭着夜间巴士赶回汉城,惠成在客运站顺利地接到柔京,惠成的真诚慢慢地打动了柔京的芳心。马凤不满民在曾经喜欢过惠兰,下定决心反对柔京嫁给民在,并强迫柔真与大风物产二公子相亲。贤奎提出的企划案虽然创新又有创意,但在部长会议时并未采纳。贤奎代顺英送蜜糯汤于柔京妈妈时,意外发现惠兰的妈妈在柔京家当帮佣。

  第二部 第2集:贤奎从柔真口中得知民在因为对惠兰的爱,而暗中拜托柔京请惠成去柔真的建筑事务所上班等事。贤奎向瑾子表达结婚的事儿可以慢一点儿办,先举行订婚仪式的心意,但是被瑾子坚定反对。瑾子见了贤奎明确的表达,不希望与其家庭有任何瓜葛,并请贤奎放弃与柔真结婚的念头。马凤强迫柔真相亲而柔真迫不得以答应,柔真在马凤的逼迫下更觉彷徨。贤奎怕跟柔真的婚事有任何的变卦,要求柔真先办简单的订婚,而柔真勉强答应说服瑾子。贤奎知道柔真的母亲反对柔真与其结婚,请求顺英协助。顺英打电话到马凤的家约瑾子见面。

  第二部 第3集:顺英告诉仁焕惠兰的母亲就是瑾子,仁焕还是反对柔真与贤奎结婚。顺玉去奇修的餐厅请教奇修做生意的事情。柔真去找民在,然后告诉他愿意跟他结婚,民在和柔真终于决定结婚,回到家之后柔真将这个消息告诉家人,全家人都很惊讶,尤其是马凤气得暴跳如雷,并且坚决反对他们结婚。

  第二部 第4集:泰浩到国外找到了哥哥泰一,可是泰一已经在当地重新成家立业,这使得泰浩非常伤心又很生气,贤奎和惠兰面对惠成妈瑾子的反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马凤极力反对柔真和民在结婚,但柔真根本不为所动,因此马凤去找民在,并且非常不客气地指责他不要脸。贤奎的企划案被退回之后,贤奎变得郁郁寡欢,惠兰得知企划案是民在挡下来的,当下她就去找民在理论。顺英和瑾子相约见面,瑾子狠顽强地告诉顺英不能让惠兰和贤奎结婚。

  第二部 第5集:惠成终于领到第一份薪水,他高兴得帮家人买礼物,并说些贴心的话让瑾子高兴。贤奎跟惠兰一起回家,瑾子大声斥责她们俩,并让贤奎死心。柔真因为民在跟妈妈起了冲突,结果马凤打了柔真一巴掌,让在场的人都愣住。从昏迷中醒过来的马凤对顺英说,绝对不会同意姜民在和柔真结婚。贤奎找到柔真的家,跪在地上请求瑾子同意他们结婚。马凤看到跪在地上的贤奎,并听到将要和贤奎结婚的女子是佣人瑾子女儿的时候,惊讶不已。

  第二部 第6集:接到马凤的电话,奶奶贵芬跑到马凤家,拉走贤奎,并埋怨瑾子。从国外回来的泰浩骗瑾子说泰一已经在收容所死去。听到这个消息,瑾子拍胸痛觉。马凤为了不让柔真和民在见面,特意到公司接她下班,并没收了她的手机。贤奎听到爸爸仁焕嘱咐奶奶贵芬阻拦一下贤奎和惠兰结婚,对爸爸仁焕说,就当没有他这个儿子,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放弃惠兰。柔京劝柔真让她和民在一起去留学。柔真的心很乱。贵芬见了瑾子之后对她说,希望她能劝贤奎死心。顺英怀疑瑾子那么极力地反对,是不是中间还有其它的原因。

  第二部 第7集:贤奎和惠兰一起来到惠兰的家,这时瑾子看着惠兰痛斥,说她是不是因为不结婚快发疯了。看见贤奎跪在地上不肯起来,瑾子决定告诉贤奎,反对他们结婚的真正原因。柔真为了得到妈妈的同意,不得已采取了最坏的方法,打算在民在的公寓过上一夜。马凤忐忑不安地找到民在的公寓,不顾民在的劝阻,柔真还是脱掉了衣服。看到这个场面,马凤愤怒地给了民在一巴掌。并且对柔真说,还是给自己举行完葬礼之后,再去和民在结婚。贤奎找到律师,想解除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生母留下来的赔偿金。

  第二部 第8集:奶奶贵芬找到幸福乐园,告诉惠兰,如果说服不了妈妈,还是选择和贤奎分手。惠兰认为,妈妈之所以反对,背后肯定还有其它原因,她的心情也变得越发沉重。心灵受到伤害的柔真万般无奈之下来到爸爸东彪的办公室。东彪让柔真干脆和民在结婚。惠兰虽然爱着贤奎,但却不想违背妈妈,因此让她更加痛苦。东彪对马凤说,不参加孩子们的婚礼也可以,他会全力支持孩子们结婚。惠兰对奶奶说,虽然无法理解妈妈,但是也不会违背妈妈的意愿,会努力和贤奎分手,但需要时间。看着惠兰,瑾子心如刀绞。

  第二部 第9集:顺英来看马凤,告诉她二十年来一直没能关心民在,而深爱着民在的柔真是自己的恩人,希望马凤可以同意他们结婚。柔真看到马凤病倒在床上,提出要和民在分手,说不想看到民在再受到妈妈的侮辱。含泪送走民在的柔真,告诉马凤决定放弃民在。这个时候,马凤却表示自己投降。

  第二部 第10集:听到马凤同意的消息,顺英热泪盈眶。柔京和惠成一起出差。惠成担心柔京被雨浇到煞费苦心,柔京终于确认了对惠成的感情。已经决定要和贤奎分手的惠兰,找到李科长,要求调到其他部门。惠兰似乎要和贤奎度过最后的时光一样,和他一起度过了快乐的时间,还送给贤奎一枝玫瑰。但是贤奎却不知道,只是感到开心。民在想起惠兰对自己说的话,重新整理自己对惠兰的感情,将贤奎制作的企划书重新审视一下。惠兰对瑾子说,直到还清债务,她会一直留守在妈妈的身边。

  第二部 第11集:惠兰终于找到仁焕,提出自己想调到其他部门。惠兰告诉仁焕,贤奎很想得到爸爸的肯定,并将贤奎的企划书交给他。与此同时,民在也将对惠兰和贤奎的真心祝福表达出来,将贤奎的企划书交给仁焕。贤奎再次找到瑾子,将亲生母亲的保险金交给瑾子,并发誓不管瑾子是因为什么反对,但是一定会和惠兰结婚的。民在将惠兰打算调到其他部门的事情告诉贤奎。惠兰对狂奔而来的贤奎说,两个人分手才是真正在为父母考虑。

  第二部 第12集:贤奎告诉惠兰,即使她放弃,自己也会等到伯母同意为止。惠成想念柔京,借酒消愁,醉倒在办公室。柔京给惠成打电话,看他不接电话,以为他是在故意躲避自己,感到很气愤。贤奎找到仁焕,希望自己可以离开活动组,看贤奎对惠兰这颗不变的心,仁焕只是感到心情沉重。顺英找到瑾子,希望瑾子为了孩子们重新考虑一下。顺英的恳求让瑾子动心,最终同意了贤奎和惠兰的婚事。瑾子暗自决定,就是受到天谴,也要把这个秘密带到坟墓里去。

  第二部 第13集:从仁焕那里得知瑾子同意了自己的婚事,贤奎跑到瑾子家给瑾子行了大礼。在外面徘徊了一天的惠兰回到家里,得知瑾子同意了婚事,简直就是不敢相信,抱着瑾子哭了起来。贤奎参加新组成的TF战略企划组的会议的时候,发现分给大家的庆典企划案正是自己做的,民在宣布这个组负责庆典计划。牵着小儿子志洪的手,到达仁川机场的泰一,呼吸着汉城的空气。因为惠成的失误,工程无法按期完成,柔京狠狠地批评了惠成。惠成无法理解这样的柔京,心里很是受伤。泰一来到汉城,给泰浩打了电话,接到电话的泰浩大吃一惊,马上跑去见泰一。泰一说自己回来是为了寻找志洪的亲身父亲,请泰浩不要告诉瑾子自己回到汉城。泰浩感到很为难。为了庆祝订婚,民在,柔真,贤奎,惠兰四人相聚在一起。

  第二部 第14集:柔京找到加班的惠成,说愿意和惠成一起抚养美珠长大。虽然惠成一口答应了柔京的要求,但是一想到父母的反对,非常的担心。柔京告诉马凤,自己有了想要结婚的男人,马凤吃惊的同时,要了惠成的联系方式,和惠成见了面。很喜欢惠成不拘小节诚实坦率的性格。和瑾子一起去市场的顺英给瑾子钱,让瑾子拿着准备订婚仪式。被瑾子毅然拒绝。这让顺英更加信任瑾子。民在和柔真一起给贵芬请安,贵芬支开柔真,让民在保证,自己对吴家的财产没有野心,尽快辞职。

  第二部 第15集:听到贵芬要民在写辞呈的柔真,说有急事,带着民在离开了家里。想到民在受到的侮辱,柔真心里很难过。马凤说惠成天性善良,表示了好感,东彪提出见面,就邀请惠成到家里去了。马凤告诉柔真,必须要当姐姐的柔京先结婚,柔真才可以结婚。贤奎打电话给柔真,柔真就把奶奶贵芬和民在的事情告诉了贤奎,说如果贤奎不把民在当大哥看待,自己也不愿意做贤奎的大嫂。贤奎因为和民在的关系总是没有进展,心情很复杂。泰一为了看看惠兰,来到幸福乐园。泰一只顾望惠兰却不小心弄丢志洪,此时志洪正好被贤奎看到,贤奎帮助志洪找到爸爸。

  第二部 第16集:贵芬去贤奎生母的坟前,安慰她生前所遭遇的不幸。回到家中,将自己对贤奎生母的愧疚感全部撒到顺英身上。马凤告诉瑾子,说自己的大女婿是个小伙子,还直夸大女婿性格好。瑾子准备了一桌好菜,打算回家时,正好和惠成碰了个正着,终于明白了马凤所谓的大女婿就是惠成。柔真问民在可不可以不在幸福乐园工作,民在没想到柔真也不理解自己的真心,伤心之下发了火。贤奎恳求奶奶接受民在,但是贵芬却说,求她还不如让自己去死,还告诉贤奎,绝对不要相信民在。顺玉知道泰浩突然转变态度是因为贤奎和惠兰结婚,想到自己对泰浩的依赖感,心中万分惆怅。

  第二部 第17集:瑾子反对柔京和惠成的结婚,马凤感到自尊心受到挫折,对柔京说,不会让柔京和惠成结婚。泰一由于感冒病倒在旅馆里,泰浩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找到瑾子问她,如果大哥还活着的话会怎么样。瑾子说即使大哥泰一活在这世上她也不想见他,泰浩听到这话很伤心。民在表示婚后要在写字楼生活,马凤听到此话表示,如果不准备好房子是不会答应他们结婚的。

  第二部 第18集:终于到了贤奎和惠兰订婚的日子,人们都聚在奇修的西餐吧,正要进入婚宴厅的瑾子,在胡同的一角隐约地发现泰一。瑾子在订婚仪式上并没有表现出心理的不安,外面的泰一偷偷看到自己的家人生活得都很好,也很满足。柔京和惠成一起去见了瑾子,并称呼瑾子妈妈,希望能够允许结婚。

  第二部 第19集:顺英很难接受贵芬说她没有资格接受订婚礼物的话语,贤奎很生气想进去,在惠兰的劝说下,为了不让顺英更难堪就没有进去。为了帮助泰浩的事业,顺玉拜托姐夫仁焕能够见泰浩一面,仁焕同意见泰浩一面,顺玉很开心。泰浩和泰一正在打电话,正好碰见瑾子,瑾子把电话抢了过来。泰浩得知大哥要找的人竟然是志洪的亲生爸爸,责怪大哥不顾自己的亲生子女,而为别人的小孩奔走,非常不谅解。民在和柔真终于订好日子准备结婚,但民在婉拒了马凤要为他们准备的嫁妆而让马凤心生不满。民在得知惠成还给他的钱是贤奎出的主意,非常生气的向贤奎摊牌,严厉责怪贤奎干涉了他和惠成之间的友情。

  第二部 第20集:马凤欲送结婚礼服给贵芬,但被贵芬以她没资格接受而回绝,并说出从没将民在当孙子看待的话,让马凤当场难堪的下不了台。泰浩把惠成叫到外面之后,告诉他泰一还活着,惠成听到之后便迫不及待想去见他,泰浩心里觉得很高兴,并且在隔天安排他们见面,泰一和惠成见面之后嚎啕大哭。

  第二部 第21集:瑾子终于答应柔京跟惠成结婚,柔京高兴得打电话给马凤,马凤也恭喜柔京。惠成请爸爸泰一不要再离开他们,他以后会奉养他,泰一听完之后非常高兴。惠成回到家之后打算把这件事告诉瑾子,但是瑾子的反应很激烈,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民在跟柔真的结婚请柬已经印好,但请柬上面的名字马上就会让外人知道民在是养子,因此引起马凤相当大的反弹。

  第二部 第22集:泰浩终于告诉瑾子泰一还活着,而且目前人在汉城,听到这个消息瑾子不寒而栗。泰浩带瑾子去见泰一,泰一跟瑾子道歉并请求他原谅,但瑾子请求泰一为了孩子们的幸福,赶快离开韩国。但泰一没办法接受,并要求瑾子跟他办离婚。民在柔真的结婚喜贴终于印制完成,他们喜气洋洋的拿去仁焕家吃晚餐。瑾子因为泰一的出现而承受很多压力,最后因体力不支倒地送进医院。马凤私下约顺英出去,办完事情之后便一起去美容院弄头发,结果和贵芬不期而遇,贵芬气得掉头就走,让马凤和顺英变得很为难。

  第二部 第23集:仁焕在游乐园里巡视,刚好跟到游乐园来看惠兰的泰一相撞,泰一见到仁焕之后便急忙跑到角落,而仁焕也想起泰一就是当年开车撞死贤奎妈妈的人。瑾子住院,惠兰在医院发现泰一,很震惊。不敢确定。惠成告诉惠兰爸爸确实已经回来了,惠兰无法接受。贵芬找到金律师,想把贤奎名下的存款取出来,用在贤奎的结婚上,却得知贤奎已经把钱拿走了。仁焕问贤奎钱的去处,贤奎说打算用在惠兰的身上,用在惠兰的身上等于是用在自己的身上,那笔钱是贤奎生母的保险金。

  第二部 第24集:顺玉误会志洪是泰浩的儿子,和泰浩生气。瑾子也很矛盾,来到泰一住的旅馆,只有志洪一个人在。瑾子找到泰一,要求离婚,让泰一不要再出现在自己和孩子们的面前。马凤对民在还不是很满意,柔真心里很不是滋味。泰一到处找工作,却找不到合适的。瑾子打电话给贤奎,决定说出一切真相。

  第二部 第25集:贤奎把生母的死亡保险金存折交给惠成,让惠成帮助泰一。无法拒绝的惠成接受了存折,惊讶于存折里的巨款。瑾子约贤奎见面,哭着说就是惠兰的爸爸害死了贤奎的妈妈。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的贤奎感到万分无助。贤奎没有按时出席公司的会议,大家也都感到很奇怪。民在和柔真在酒馆找到喝醉了酒的贤奎,贤奎却跑掉了。二人觉得很奇怪。贤奎来到公司,等待惠兰下班。心情十分复杂的贤奎最终还是没有告诉惠兰。

  第二部 第26集:回到家里的惠兰,看到惠成拿回来的存折,以为自己无法原谅父亲,感到痛苦万分。奇修找人帮忙厨房工作,最后雇佣了泰一。泰浩一方面很高兴,一方面又担心顺玉会知道自己和泰一的关系,战战兢兢。贤奎来到生母的坟前,痛哭失声。民在和惠兰奇怪贤奎突变的态度,给贤奎打电话,可是贤奎干脆关机。二人猜测贤奎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贤奎找到瑾子,要瑾子说这一切都不是事实。瑾子的心也像被撕碎了一样,坚定了立场,说不能让孽缘继续。

责编:燕芳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