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壮族三月花街节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5年07月13日 11:09 来源:CCTV.com

王明富

云南省有壮族人口122万,其中,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有993591人。千百年来,文山州壮族三月花街节,曾引起社会各界人士的兴趣。跨入20世纪,有一批学者,开始关注“花街”文化。每年临近农历二月至三月,州内外的许多学者、朋友,打电话向我询问花街节的活动时间及地点,希望我能作向导,带他们去赶花街。

我已参加了10余次的花街活动,至今仍未破译传统花街节的原生形态文化。我带朋友去赶花街,凡是身临花街的学者,各从一个角度去认识花街文化,各有所获。

世界少数民族语文研究院的美国学者马先生、江女士,今年到富宁县赶花街,看到数万人集会,有数千的男女青年对情歌、谈情说爱,他俩说:“这类活动,很象东方情人节!”

去年,广西民俗摄影家协会的几位摄影师,去参加广南县的花街节,数万人衣着传统盛装,汇集在美丽的壮乡赶花街、赛壮歌。摄影师们把出发前准备的胶卷都拍完了,感慨万分:这么宏大的传统文化展演,唯广南独有!

前年,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的几位会员,在麻栗坡县赶花街,看到富饶的壮乡,人如流水歌如潮,传统交易市场独具地方特色。他们兴奋地说:这里,山美、水美、人美、歌更美!这里,蕴藏着无限商机!

壮族三月花街节,汉族为什么称其为“花街”?时逢花街,成千上万的赶街人,他们的一身无处不“花”:银首饰上的花缀、壮锦服饰上的花纹、头帕上的花饰、绣花鞋上的花朵、达链包上的花绣,人人如花似玉。壮歌描述花街:

“正月春风戏,二月水清亮,家家贺新禧,人人扮花香。”

顾名思义,多姿多彩的壮家人赶街,是名副其实的“花街”。

壮族母语称“花街”为“河丹靛”、“陇端”、“金嘎腻”,意译其含义,耐人寻味,待人们去破解。

壮语“河丹靛”,“河”指“街、集市”;“丹”为“黑”;“靛”为“红”。“河丹靛”可以翻译为“红黑街”。而“陇端”的“陇”为“下”;“端”指“平川、田园”。翻译“陇端”,特指“下田园平川开市赶街”。“金嘎腻”,“金”为“年节、过节”;“嘎腻”为“时逢二月、开春”。“金嘎腻”可翻译为“开春节、二月小年节”。

文山州的壮族三月花街节,不管壮语怎么称,开市、赶街的活动内容大同小异。追踪溯源,就其开街的时间、季节,隐藏着历史文化的信息,看广南县花街节调查:

广南县壮族三月花街节调查表

  

花街

地址

赶街时间

60年代以前

赶街人数

90年代以后

赶街人数

珠琳镇

甲板

农历三月马

日(第一街)

30000余人

20000余人

者兔乡

堂上

农历三月第

一个马日

7000余人

11000余人

者兔乡

者兔

农历三月中

旬属龙日

19000余人

25000余人

者兔乡

达磨

农历三月第

一个鼠日

3000余人

6000余人

那伦乡

那伦

农历三月第

一个属虎日

20000余人

10000余人

旧莫乡

夕板

农历三月鸡

或虎日哪日

先选哪日

5000余人

4500余人

旧莫乡

旧莫

农历三月选

第二个鸡日

8000余人

6500余人

 

 

 

 

 

查阅上表,赶花街选在农历三月。壮乡三月不寻常:是稻作民族农闲时节;是大地复苏、春暖花开的时节;是壮族人民精神振奋、寻亲访友的时节;是男女青年以歌择偶的季节;也是壮家总结过去一年、策划来年的最佳时期。

云南壮族先民,属古代的滇濮,是句町濮人的后裔。从广西壮族自治区和文山州的多处出土文物、洞穴遗址和崖画证实,这一片古老的土地,早就是壮族先民生息的摇篮。

商周时代前,壮族先民就在文山这片土地上创造了稻作文化。壮语称稻田为“那”,壮族人民热恋“那”,把自己世代定居村落美称为“那勒”(船型田)、“那弘”(王、皇田)等,仅文山州以“那”命名的地名有千余条,以“那”称村落有518个村。壮族是最早生活在文山的稻作民族。

稻作民族的生产生活节奏,有别于其他民族。年逢三月至四月,壮家开始浸泡稻种,将发芽的谷种撒入秧田;四月至五月,拔稻秧移栽;六月至七月,田间中耕管理;八月至九月,抢收金黄的稻谷;十月至十一月,晒谷入仓;十二月,备办正月、二月过节美食。开春,是壮家农闲的时节。

壮家农闲人不闲。过了正月,借三月赶花街的最佳时节,开展许多有益的活动。要了解人们的活动奥秘,必须亲临花街场。

壮乡花街,各地自行赶三天,每天自有活动内容。

文山壮族,多分布在喀斯特地貌的河谷、盆地。时逢赶花街,邻近街市的山崖石道、河堤田埂上,挑担的、骑马的、乘牛车马车的,络绎不绝。第一天赶街,多数人都带上一袋稻谷。

为何携带稻谷?一位牵马赶街的老翁,神秘地向我说出一句谚语:“多湓不丢?焚”(壮语)!老翁一句话,泄露了稻作科技史的天机。

 经考古发现,壮族先民,在距今9000年至10000年的旧新石器时代更迭时期,在自己生息的土地上,从采集普通野生稻充饥开始,掌握了野生稻的生长规律,便开始驯化、种植野生稻,开始了壮族自己的稻作农业。

是什么科技手段,使数千年的稻作农业蓬勃发展?就是老翁的那句谚语,翻译其大意是:“施肥不如调种,三年不换谷种,来年秋收一场空。”稻作民族,每年都在培育新良种,同时需要从异地调换品种进行杂交,才能保证来年种稻获丰收。为此,壮乡人民,在春耕前,趁赶花街的最佳时节,调换良种,同时开展贸易,更新稻作农具。

各地壮族提供赶花街的场地,没有永久的建筑,因地制宜,多选择村落间的平地、宽阔的田园、河岸沙滩、树林间的草坪。

壮族人民,自古以来就依山傍水建村落。村后是古树参天的大山,各村先民封之为“博者”神山;村前是开阔的河谷,;河堤上竹木葱翠;河畔稻田碧绿。

富宁县的孟村,数十户新旧瓦盖的木楼,建在半山腰。花街场选在村前山脚的稻田里。

村民砍来竹、木栽插在田里,搭成宽5-6尺,高8-9尺的棚架,用芭蕉叶、树叶、茅草、稻草盖顶。棚架长以稻田的宽阔和参加人数而定,60年代前,有1至2万人汇集在孟村赶花街,棚架需要搭建数百米长。这类简易的花街草棚,供人们贸易、对歌、乘凉、夜宿。

从前,供伙子、姑娘们对歌的歌棚,是当地的姑娘们用竹木和自己纺织的壮锦布搭建的。

壮家小女孩,长到12岁以后,就跟随母亲种棉花、采新棉、纺纱、织布、染布,编织壮锦。姑娘长到16-17岁,用自己亲手织的壮锦布搭建歌棚,展示姑娘的聪慧、勤劳、富裕、热情。

在花街场上,哪个村的姑娘搭建的歌棚最漂亮,歌手最多,对歌最精彩,听众最多,这个村的人就会感到高兴与自豪。

富宁县境,山高坡陡。每逢赶花街,人们从四面八方的山上,下到山脚的田坝来,汇集到花街场。也许这就叫“陇端”。

西畴县兔街的花街场,不需要搭建草棚。那里有一条宽阔的河流,河边有开阔的沙滩,沿河两岸矗立着高大的竹蓬、古树。在沙滩上开街,可以在竹蓬、古树下避风雨和日晒。

在河岸一座大山脚的摩索村头,至今还保留着一棵千年古树,是当地壮族崇拜的“楣处”神树。这棵神树高30余米、树杆平胸直径约9米、树冠葱绿覆盖地面3至4亩,树下可供数百人乘凉。

每年花街节的第一天中午,都有10余位壮族长老围坐在这棵“楣处”树下。他们是各“部落”、村寨的头人,壮语称“布版”、“宙勐”、“布广”、“佬岗”(壮族支系不同其称谓有异)。他们身穿土布青衣,头缠黑色布帕,围坐在几张芭蕉叶铺成的“餐桌”旁。“桌”上摆放几包五彩花糯米饭、一袋火炮花生、几壶米酒。他们一边吃桌上的美食,一边开会。他们的会议,是“部落首脑联盟会”,在壮族的发展史上,他们的会议,可以决定民族的兴衰存亡。

壮族的发展史,先民曾经历母系氏族社会,壮语称“乜弘”制时代;随后经历父系氏族社会,壮语称“布弘”制时代;继“布弘”制后又经历“布版”寨老制社会。

在寨老制社会里,“布版”、“宙勐”、“布广”、“佬岗”,可视为村落的酋长,通过民主选举产生,一般由本村落中经验丰富、为人正直、德高望重的长老担任。在战争年代,他们是调派武装,指挥打仗的首领。在和平年代,他们是生产生活、宗教祭祀的组织者;也是村落、宗族之间出现矛盾纠纷的调解、处理者。新中国成立以后,他们配合当地政府开展工作,在少数民族传统民俗活动中,他们还是组织者。

在花街节召开“部落首脑联盟会”,他们将要总结过去一年的情况,商议来年联盟事项,如传统节日的策划、种稻需水资源的分期共享、自然保护林的守护、村寨间交通建设等公益事宜。

第一天赶花街,很少碰到阴雨,多属艳阳天。远看广南县者兔花街场,数万人行走在街道上、在村头篱围小道间、在河岸古树柳林丛中,各自踩踏自身的倒影,举目搜寻期待已久的目标。青年人的目标是:恋人、如意歌手、暗送秋波的异性。中老年人逛街搜寻的目标是:“毕侬"或“毕侬靛”。

壮语称之“毕侬”,汉译有“兄弟”、“姊妹”、“亲戚”、“亲族”等意。 “毕侬滇”比“毕侬”较为亲近,“滇”意为“红色”,“毕侬滇”直译为“红色的兄弟姊妹”。凡属有联姻关系的亲戚,壮语统称为“毕侬滇”。

中午,各家“毕侬滇”,一圈一圈地围坐在稻田里、沙滩上、草坪间,共享午餐。三月花街节,也是“毕侬滇”串亲节。

赶花街的第二天,把花街节推向高潮的活动是对歌。青年男女们,有的找到了三年前就以歌结缘的情人、有的找到了两年前以对歌私订终身的恋人、有的找到了去年对歌的知己、有的找到了今年才新认识的异性歌手。他们三五成群,站在街头、田间、河岸尽情对歌。他们从太阳升起唱到太阳落山,有的昼夜不停地唱。整个花街场,是歌的海洋,一浪高过一浪。

从前,壮族青年男女,十有八九都是歌手。不会唱歌的,没有胆量去赶花街,就是去了,如犹看画中美人―你爱她,她不爱你。

花街节的第三天傍晚,是歌手们情系花街、牵肠挂肚的时刻。悠扬的情歌、感人肺腑的歌词,把歌手、把听众灌醉了,歌潮渐渐平息。这时,看不见的春心又涨潮了。瞬间,那三五成群的男女对歌阵式,变成了一对对情侣,站立在交错蜿蜒的田埂上、坐在晚霞闪烁的河岸沙滩、慢步于村间小道。姑娘们把自己亲手制做的绣球、布鞋等信物,悄悄塞给初恋情人。小伙子们将自己购买的项链、手?等信物,小心翼翼地给恋人戴上。眼下的三月花街节,不就是壮族情人节么?

三天的花街节,会唱歌的去对歌,不会唱歌的或不需要找情侣的,互相邀约去看传统壮剧演出,去欣赏壮族铜鼓舞、春牛舞、草人舞、手巾舞等。整个节日,春意盎然。

从前,壮乡花街节的盛况,曾惊动朝廷。

传说,清王朝最怕壮族聚众唱歌,怕壮家以歌惑众谋反。那时,广南县阿科的花街规模最大,今流传的一首壮歌,记录当时的盛况:“?金三岜崴  ?馨?倒涝 ”(壮语),意为:每天参加唱歌的人,要吃掉三百头水牛,朝廷派来统治壮乡的流官,在花街着迷,忘了办公事。

阿科花街场有个大岩溶崖洞,可供三、四万人在洞里对歌、食宿。朝廷秘谋,要把壮乡有名的歌手都骗进洞对歌,把所有的歌手灭在崖洞里。那时,阿科有位著名的壮家歌手,壮语称她“娘周”,年仅16,也被骗进洞对歌。深夜,几万名歌手被闷在洞里,窒息而死。壮族崇拜大神布洛朵,变成一只萤火虫飞进洞,引路救出“娘周”。

“娘周”获救后,奔走壮乡,教人们唱壮歌。仅用三年,壮乡村村寨寨又有了自己的歌手。

“娘周”19岁那年,出嫁在阿科。她要在阿科重振花街,没料到,22岁那年又被谋害。清道光乙未年(1835年),陆春林及其女儿金妹,在阿科为“娘周”厚葬立碑,再塑歌魂。

近二百年来,广西和云南的壮族人民,崇拜歌仙“娘周”。每年清明节,有几千人自备祭品,抬到“娘周”墓前祭祀,拜“娘周”传壮歌、传智慧。据传,凡祭拜歌仙“娘周”求歌、求智慧的,大部分有求必应。

壮族人民是伴歌而生,踏歌而逝的民族。少妇婚后怀孕,有古朴的安胎歌;怕流产,有神秘的保胎歌;婴儿出世,有祝福歌;小孩学说话,先教优美动听的儿歌;平凡的生活对话,语言如歌;谈情说爱,有深情依依的情歌;节庆酒宴,有荡激山河的对歌;寿终,要以歌送葬。每个人的一生,都沐浴在诗歌的海洋里。没有壮歌,就像没有太阳。壮歌,是壮族人民的精神纽带,是民族魂!

年逢三月花街节,有数万人参加赶街,开展贸易、对歌活动,促进了稻作农业的发展,同时也承传着壮歌。随着社会的发展,壮歌正濒临失传,花街节活动内容也日趋变异。

    壮族传统三月花街节,是稻作民族传统的贸易节和“部落首脑结盟”节;是壮家“毕侬滇”串亲节和传统“情人节”;是规模宏大的壮乡“春歌”节!它是壮族历史文化的载体,是人类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独具地方、民族特色的花街节,已引起了当地政府的重视,引起了社会各界有识之士的关注。

 

责编:郭翠潇

相关视频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d35bdb37-601e-00f8-2e64-6df374000000 Time:2019-09-17T14:32:08.3290122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