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
      

芮成钢荧屏阅人生--采访200世界精英

  在2年的时间内采访200个世界政要、经济巨鳄、学界名流, 央视主持人芮成钢今年2月份步入"世界明日精英"的行列。

  受访者成了采访者

  施瓦布拉他进入世界明日精英

  在采访"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先生时,也许是由于长期从事这项工作并经常与经济界精英对话的缘故,双方谈得颇为投机,在采访即将结束时,施瓦布先生忽然对眼前的这位年轻的中国小伙子感起了兴趣,俨然扮演起采访者的角色。

  当他问芮成钢年龄多大时,一向周旋于名人之间、生怕给人稚嫩感觉的小芮含含糊糊地答道不到三十岁,但老练的施瓦布先生似乎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到底是二十几岁?"面对追问,小芮不好意思地报出了自己的年龄并表示这个年龄太小时,没想到施瓦布先生高兴地说:"我们需要的就是这种人,我会亲自提名你竞争'世界明日精英'。"

  "背叛"外交行业缘于加利一番话

  外交学院有个惯例,就是一般外国首脑来中国后都要与该学院的学生见面座谈,一次加利的来访成了芮成钢叛离外交行业的动因。

  谈到媒体对政治的影响时,加利微笑地说:"安理会应有第六个常任理事国。"感到奇怪的芮成钢忙问是谁,加利说是美国的CNN,它对世界的影响太大了,以致很多国家的政治决策人每天都在看它。有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可以说明这一点,索马里与非洲的另一个国家同时出现了水灾,CNN报道了索马里,第二天世界各地的援助就源源不断地送到了索马里,索马里就被拯救了。而另一个没有被报道的国家情况就很糟糕。

  第六安理国影响力的诱惑使他放弃了同样诱人的政府工作职位和已收到的全额留学奖学金,义无返顾地选择了中央电视台作为自己事业发展的起点。

  两年内采访200位"大家"源自智慧

  小芮介绍说,可能由于他的做法更加西方化一些。在每次采访这些世界名人之前,小芮都要给这些名人寄去一封亲笔信,阐述节目的重要性、对对方的仰慕之情以及以前采访过的名人名单。在每次采访前小芮总能将心态调整得好一些,避免自己在采访中受到年龄的影响。采访开始前,小芮总喜欢和受访人先聊上一会儿,虽然看似轻松,但这几分钟往往是小芮让对方接受自己的关键。

  小芮说,我会从上一个接受我采访的对象的花絮说起,或从对方熟悉的一个事情谈起,通过这简短的谈话我就会判断出对方是个什么性格的人,是大刀王五式的还是严谨一些的人。比如采访美国联合技术公司总裁乔治 戴维时,身穿牛仔裤、手上戴着电子表的形象一下子就让小芮感到这是个随意的人,于是在采访中小芮也更多地加上了肢体语言,以使对方感到更好沟通,果然采访结束后,乔治 戴维表示:"你是个非常好的采访人和提问人,今天在一起我感到很愉快、和开心。"

  进入国际交际圈凭的不只是外语

  还是外交学院国际经济系学生的芮成钢就作为中国学生代表参加了在英国伦敦举行的"国际演讲比赛",并在五六十名选手中取得了第四名的成绩,现在他每天都在用英语直播新闻,流利的英语可谓对他的采访起到了如虎添翼的作用。

  其实在芮成钢的身上最能体现出英语不仅仅是一门工具,更是打开通向世界的钥匙的道理。在达沃斯"世界明日精英"的颁奖大会上,每位获奖者都要用英语说一段话,这是一个世界精英们展现自己的舞台。那天,由于路不好找芮成钢本来迟到了,到场后他一边揣摩着别人的发言,一边思考着自己的内容。他告诉记者,参加这种场合多了,他很清楚这种发言要想成功,既要不失幽默,还要有些深邃,而且还要长话短说。

  轮到他发言的时候,小芮先自嘲地将自己的名字与西方文学中的知名人物联系起来:"我的名字翻译成英文就是'超人'的意思,所以从现在起你们可以叫我'超人'。"他的话音刚落,全场就爆发出一阵笑声。观众的注意力被吸引住了,小芮于是向他们谈起了中国的市场、中国的经济,最后在演讲即将结束的时候,小芮说:"请转告你们的老板,在他们访问中国的时候让他们来找我,因为在我的身后有几千万人会来分享。"小芮向记者表示,说这句话的目的是让在场的人在风趣中感到中国的份量。后来小芮回国之后,还真接待了一些慕名而来的知名人士。

  与名人为伍的日子

  对于小芮来说,名人离他简直太近了,在达沃斯其间,有一次与世界知名人士坐在一起吃饭,小芮的旁边坐的恰恰是"金融大鳄"索罗斯。小芮当时觉得谈亚洲金融危机有些不合时宜,于是想到聊聊基金或是索罗斯刚写的一本名叫<<全球资本主义>>的书,没想到索罗斯对这些话题根本不感兴趣,在两个小时的谈话中,他关心的却是中国的慈善问题。对于面前这位和蔼的老人,开始小芮觉得他可能是一种虚伪,但聊得越深入,小芮越发现这实际是他们的一种理念,从社会攫取的越多,越要考虑怎样回馈社会。

  芮成钢客观地向记者表示,常接触这样的环境的确容易给一个人惯出来,首先是物质上的,像在达沃斯开会期间,满天都是直升飞机,接触的人也都是珠光宝气,确实是种诱惑。不过见多了也觉得不过如此。1998年我在伦敦获奖,受到菲利浦亲王接见时就有这样的感受。经常和这些名人、王公贵族在一起,走近他们的生活时,你会觉得自己将来好了也不过如此,你将来遇到的烦恼也就是他们现在的烦恼,而你却在二十多岁时就体验到了这些,这只是自己的机遇好而已,而人家则是靠努力换来的。就像一句英文谚语所说的:once there, he is lost,按我的理解就是,得到了,也就有了迷失的感觉。"但这也未必是坏事,"芮成钢说,"好处是如果有一天我成功了,我就不会迷失、彷徨,会比这些一步步做上去的人更清醒。"

  小芮还向记者表示,不可避免那些名人的成功会成为自己的标准,那些人的观念也会影响到自己,不过自己不会把成功当作包袱,这也是他与名人交往的一个体会。用他的话说,大亨与大款的区别就在大亨们不把名利当作包袱,像远大总裁张跃,每天都与员工们在一起吃饭。名利不会给他们带来焦虑,带着微笑入睡是这些人的共同特征。

  小芮说自己现在的状态还可以,电视还没做过瘾,自己擅长做谈话节目,而做电视又能影响很多人的观念,这才是自己感到最有意义的事。

  "不过电视也不一定永远地做下去,就像最早我想做外交官后来又放弃了一样,我喜欢尝试新的东西,就像国外的学生不断选择自己爱做的事情,然后投入进去一样,我现在也在探索和选择。"

  芮成钢在采访1998年诺贝尔奖获得者缪拉德之后,只见缪拉德从口袋中掏出一包万宝路,问道:"对不起,芮先生,我可以抽烟吗?"芮成钢答道:"当然可以,但条件是您得给我一根!"两人大笑,接着畅谈,最后小芮问:"缪拉德博士,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作为诺贝尔生化医学奖获得者,您是否能告诉我吸烟是否真的有害健康?"缪拉德笑了,沉吟半晌后,说:"是有害健康,但如果没有它,我恐怕拿不到诺贝尔奖!"

  我让韩国企业家到北京轮流接受你的采访

  在采访韩国现代商社株式会社总裁、首席执行官郑在馆前,芮成钢感觉到对方有点紧张,于是想活跃一下气氛,就对郑在馆说:"三年前,我在大学里采访过来北京访问的、当时还是在野党领袖的金大中先生,金先生回国后不久,当选了韩国总统。三个月前,我在上海采访了当时任韩国财政部长的李宪宰先生,几个星期后,李先生被任命为韩国总理。看来,我这个中国的媒体工作者总能为韩国的领袖人物带来好运气。希望今天的采访也能为来自韩国工商界的您带来一点吉祥。"

  郑在馆听后大笑着说:"谢谢,如果真如你所说的话,我回国之后,一定组织一个韩国企业家代表团,专程到北京来,一个一个轮流接受你的采访!"

  只有中国人自己会买自己人的账

  在采访香港创业板主席罗嘉瑞时,芮成钢问他:"最近中国的科技股在纳斯达克市场上价格下跌,交易量萎缩,除了受全球市场上科技股整体下滑的影响之外,是否还与他们是来自中国的股票有关。"

  罗嘉瑞答道"当然,中国大陆或是香港的企业,特别是科技企业,还是应该回到中国大陆,或是香港的创业板来上市。归根结底,只有中国人自己会买自己人的账。4年前,两家中国企业在纽约上市,半年后二级市场交易量就降到零,原因很简单,股票分析师们谁也不愿意飞三千英里去分析两支股票。 但当这两家企业回到香港市场之后,又重新募集到了他们所需的资本。"

  "全球明日精英"

  世界经济论坛每年都将在世界范围内选出100名杰出青年,并在达沃斯年会上举行隆重的颁奖典礼,授予他们"全球明日精英"荣誉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