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umn
      
我还没做好关于中国的功课

  了解中国需要时间   

  对亚洲经济深有研究的美国著名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在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表示   在正在召开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中央电视台英语频道主播、本报特约记者芮成钢就中国问题采访美国著名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时,这位对亚洲经济深有研究的经济学大师当着众多与会者的面坦承:"我还没有做好关于中国的功课,目前还没法回答你的问题,请给我时间!"   

  在很多海外人士眼中中国经济只是一个幻象     

  克鲁格曼的失语表现了经济学大师的谨慎,但是他的尴尬至少也说明,尽管海外企业界人士和海外经济学家们对中国充满了热情,逢会必定热谈中国经济,但是日益强大的中国经济在他们头脑中只是一个概念,一个幻象,实际上,他们对中国的了解少得可怜,很多东西都是误解!芮成钢说,他与很多与会的海外经济学家交流时发现,他们只是抽象地谈论中国经济如何如何高速增长,中国如何成为吸引外资最多的经济体之一,但对中国经济的具象却还停留在浅层次和宏观意义上,如果与他们深入、具体地探讨中国经济问题,这些谈起其他国家经济滔滔不绝的大师常常便会哑然失语。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形呢?参加本次世界经济论坛年会的一位香港航空公司的老板道出其中的原委。他说,尽管很多外国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经济发展很快,已经成为亚洲的第一大经济体,但是由于觉得中国经济离他们还很遥远,这些经济学家们尚没有将中国经济当做一个严肃、认真的课题来对待,对中国缺乏了解甚至有误解也属正常。   

  真正了解变化中的中国绝非易事     

  确实,如果对中国经济没有真正有所研究,怎么能指望这些经济学家就中国经济问题作出客观和有见地的解答呢?同样,那些企业家们如果没有到过中国,与中国又没有实质性的业务关系,如果仅靠媒体和别人的道听途说,他们又怎能真正了解中国?实际上,即使经常到中国来的企业家也未必对中国有真正深入的了解。关于这一点,GE前董事长韦尔奇就曾经表白说,中国太大,即使如他每年都到中国也只是了解个皮毛,而且由于中国变化太快,他每一次来中国,即使到同一个地方,也常会感到很陌生。有此感受的不仅韦尔奇一人,另一个著名人物、戴尔公司的老板迈克尔·戴尔此次在达沃斯就私下里感叹,虽然自1989年起他就经常到中国来,但是到目前为止,他对中国的了解还是很不够,他准备今年再到中国作进一步的了解。   

  主观因素影响对中国经济的认识     

  作为外国人,对另一个国家或者地区的经济了解不多,或者有误解,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只要他如克鲁格曼大师那般老实承"还没有做好关于中国的功课",不妄言即可。但是,总有一些人按捺不住寂寞,急不可耐地要将自己的一知半解和误解甚至错误认识四处传播,并妄言所谓"中国威胁论"、"世界通缩中国制造论",如此以讹传讹,便是不智。比如在此次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就有人认为中国的出口之所以有竞争力,是由于中国付给工人的都是"奴隶工资",这完全是不了解中国所致。立即,与会的中国人大委员长成思危站起来反驳,说中国工人的工资水平低,是由中国的国情所决定,绝非所谓"奴隶工资",而且中国产品的竞争力不仅仅是因为其工资水平低,也来自于中国产品的质量和所包含了的科技含量,不能肯定这些人听了他的话就相信,但是当时并没有人站起来反驳成思危。   

  应该说,一些客观因素导致了人们对中国经济的错误认识,但是也有很多对中国的错误认识来源于一些人的主观因素,比如,在此次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克鲁格曼就公开承认说,他对中国的了解只限于一些统计数字,但是他个人根本就不相信这些统计数字。作为一位经济学大师,在没有经过调查研究之后,他不能草率地下结论。应该说,最近以来,一些未到过中国的企业家们和一些不了解中国的经济学家们合流,形成了一股甚嚣尘上的"中国威胁论"、"世界通缩中国制造论",不能不让中国人认真对待,实际上,已经有很多比较了解中国的海外经济学家和企业家们出来加以反驳,以防这些谬误流传。   

  中国是世界经济的亮点,中国是待解之谜,中国话题容易引起人们的兴趣,经济学家们确实可以拿中国话题来吸引眼球,但是海外的经济学家们应该多些调查研究,给中国经济一个真实、客观、公正的评价,而不是人云亦云,听些道听途说,即使没有太多时间来研究,也请学习学习克鲁格曼大师,不匆匆忙忙作出结论,也不妄言什么! (芮成钢 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