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umn
      
李在雄,黄炫晶

本期人物:韩国Daum通讯公司 总裁兼CEO 李在雄
韩国国家广播电视台(Korean Broadcasting Systems)首席新闻主播 黄炫晶,
下期人物:SAP公司主席兼CEO 海宁 卡格曼博士
导语:老芮再次与你同游,结交两位新友。一位是韩国互联网的龙头老大,一位是韩国家喻户晓的新闻主播。

与在雄相识于法国,彼此第一印象都很不错。那时我也不知道他在韩国是怎样一个人物,只是大家很投缘,一聊就聊到月牙五更。在我的眼中,在雄蛮可爱的,性子不紧不慢,尽管外型略显沧桑,说起话来却有东方人特有的温柔。后来,我才慢慢了解到,原来在雄是韩国互联网的龙头老大--韩国Daum通讯公司的老板。

Daum( Daum的韩语名称的字面翻译为"多音"在韩语中意为"不同声音的和谐组合",另外还有"下一个"的意思)是亚洲最早的互联网公司之一,是在雄于1995年26岁时,与两位合伙人用4万美元起家成立的,涉及通讯、内容、商务以及社区服务的互联网公司。当时正在巴黎大学作认知学研究的在雄,为法国文化的多元性所触动,萌生了利用互联网打造多元平台的念头。如今,Daum的门户网站已是整个欧亚大陆上最繁忙、最大的门户网站,同时还拥有全球最大的网上社区。韩国人口的80%都是Daum的用户,70%的韩国人使用的是Daum的电子邮件, 这使Daum成为是全世界按访问频率排名仅次于美国雅虎的网站。98年的金融危机,2000年的网络泡沫,都没能让Daum倒下,危机的考验,反而使Daum愈发坚强。一步一个脚印的它始终遵循最初的创业理念和经营模式,逐步成长为独步亚洲的头号门户网站,创造了全球互联网低迷大背景下的奇迹。Daum在韩国的纳斯达克----Kosdaq上市后,股价由99年IPO时的 5千韩元一路涨到现在的3万多韩元。如今的Daum甚至还把触角伸向了日本,在东京设立了分公司。

金融危机的低谷时期,Daum曾一度窘迫到连薪水都发不下来,不少员工打算另谋高就。情急时刻,在雄以一番肺腑之言诚意挽留,让大家相信,闯过去前面是个天。薪水发不下来,在雄就用公司的股权替代。对事业的忠诚自有回报,如今,涨了6倍多的股价让当初留下的员工都成了富翁。公司99年的收入为7百万美元,而今年则有望突破8千万美元。

像大多数互联网企业一样,广告仍是Daum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而会员费、订户费、网上教育及网上视频点播等收费服务也是赢利的支柱,电子商务的收入更是以每个月10%的速度递增。现在的Daum仍在不断拓展新的赢利模式,努力成为一个为用户提供全方位服务的网上平台。

不过,说到Daum的成功,不能不提韩国互联网的成熟发育以及一流的基础设施。韩国现有700万居民拥有ADSL宽带上网接入系统,70% 的韩国人都在使用电脑和互联网。据说,98年的金融危机让好学的韩国人有了危机感和充电意识,所以在互联网方面要力争走在前面。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为了鼓励一些高科技产业,特别是互联网产业的发展,韩国政府允许学理工的现役军人(大都是大学生)不在部队服役,而通过在该科技公司服务来为国家尽义务。在雄的公司里就有好几位学计算机的大学生在"服役"。

上个月我去韩国玩,走之前给在雄发了一封email,下了飞机,刚刚住下,他又立马杀到酒店,帮我详细制定旅游计划。在我来之前,在雄还非常兴奋的告诉我,他这个钻石王老五2个月前终于结婚了!新娘是韩国国家广播电视台(Korean Broadcasting Systems)首席新闻主播黄炫晶。在雄离开酒店后,我急忙打开电视观摩炫晶主播的KBS 9点新闻(韩国的新闻联播)。有趣的是,新闻结束之后,在雄竟然也赫然出现在电视屏幕上--不是在谈新经济,而是在给起亚(KIA)新款Optima轿车作广告。

在雄竟然还是起亚轿车的形象代言人,这是我始料未及的。本以为他拍广告也是为了捞点儿外快,后来才发觉原来小看了他。起亚轿车是Daum的战略伙伴,两家公司互相渗透,共同制定营销战略,既让起亚这样一个老牌传统企业披上互联网的外衣,又让Daum的企业形象更贴近年长一些的受众。广告词写道:起亚Optima,打开Daum的世界的人的选择。(此处双关:因为Daum在韩语中有"下一个"的意思)

秋天的韩国很美,在雄开着他作广告的那辆KIA Optima领我在汉城四处游览。能让韩国最优秀的青年企业家给我当导游,让我觉得颇有面子。初到韩国的故宫,发现皇宫虽然精致,却出乎意料的小。在雄看出了我的诧异,笑着说"你看,都是你们中国皇帝订的规矩,高丽王修宫殿,他还要限制尺寸。"一句很历史的话说得我顿时有了一种优越感。我立刻摆出一副泱泱大国的气度,对在雄夸下海口:下次到北京,我一定也带你到北京故宫去转一转。中午,在雄陪我一起在街边排队买烧饼。晚上,他笑眯眯的对我说:"晚餐我已经定好了"。本以为他会请我去一个名流汇聚的"品位"场所,还特地回酒店换了身衣服,谁知在雄竟把我拉到附近一家不起眼的小馆子,叫了一堆朋友,大家脱鞋上炕,喝酒吃肉。其中的几位在雄的同事还是他中学的同学,与我大谈在雄早年的糗事,说得我很开心,在雄却很不好意思。就在此时,我意识到在雄没把我当客人,而是把我当哥儿们。 Daum的总部位于汉城的高科技新区(颇有几分韩国硅谷的味道),办公室规模之大,管理之现代化让我很受震动。本以为会在一间精彩别致的总裁办公室里找到在雄,然而,我错了。身为公司灵魂人物的在雄,竟然没有一间自己的办公室。公司为员工们准备了很多休闲娱乐的休息室,甚至还有专门的乒乓球桌和最先进的家庭影院系统,而在雄却只是缩在大办公室的一角,在和所有员工一模一样的小隔间里默默地埋头工作。我走过去,他还有些不好意思,解嘲道"不好意思,太乱了。"这一点,真让我们国内那些把奖状证书甚至美国某大学的毕业证书都要在总裁办公室摆满一墙的所谓的网络英雄网络大侠网络风云人物们汗颜。

在雄最难忘的一刻是公司去年在一家主题公园举办的一次别开生面的" Daum日"活动。没有歌星影星,也没有刻意的包装爆炒,有的只是6万多名Daum网上社区的社员们从韩国各地汇聚一堂,并自发组织了各种游戏与演出,热闹了一通宵。可想而知,这在小小的韩国是怎样的一件盛事。用在雄自己的话说,就在那一刻,他意识到自己创造的"不仅仅是一个网站,更是一个互敬互爱,温馨灿烂的大家庭"。

初见在雄的新婚妻子--炫晶,不经大吃一惊,屏幕上大方稳重的新闻主播生活中竟然活泼得像一个小姑娘,以捉弄在雄为人生第一大乐事。3个月前,在雄与炫晶的婚礼成了轰动韩国的头条新闻:最出色的青年CEO与最漂亮的新闻主播,似乎是标准的才子佳人型搭配。经过一番考证,终于发现二人的相遇奇缘:由于在雄工作太忙,每天下班已是10点半,上哪里去找女朋友啊?偏巧炫晶是晚上9点新闻的主播,节目做完也刚好是10点半,二人又都有工作一天之后喝一杯咖啡的习惯,于是两人就从10点半开始接头,演绎汉城爱情故事。除了作息时间的相同,让两人走到一起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两个人都是倍受瞩目的公众人物,都是大忙人,境遇的类似让他们互相理解,心心相印。在两人的罗曼史中,最令在雄尴尬的是,在两人第一次正经约会的第二天,他就得了阑尾炎住院开刀,而炫晶也就从这个时候开始走进他的生活并给予他无微不至的关怀。(这也未免太巧了,大概是故意的吧?)

在雄与炫晶两人都很朴素,炫晶是我见过的唯一生活中不化装的韩国女性。在雄直到现在还戴着一块20美元的电子表。曾经有一位欧洲记者在文章中这样描述在雄:"这是一个酷似韩国乡村邮差的人。" 在雄与炫晶就住在离公司不远的公寓里,在雄天天走着上班。公寓并不大,当我告诉在雄,在北京像他这种情况,至少也应该是一"复式"的时候,他笑笑:"要那么大的房子干嘛?打高尔夫球啊?"。

然而,房子不大,爱心却不少。几年来,在雄以个人名义向社会福利慈善机构、学校科研机构共捐款300多万美元,在他的带动下,过去3年中Daum的股东们向这些机构的捐款已经超过了1000万美元。这对一个新兴的企业来说实属不易。Daum甚至还专门成立了一个Daum基金会,负责捐赠项目。韩国有一个类似中国的传统,那就是亲戚朋友结婚要送钱,在雄炫晶的"年度婚姻"自然更是收获颇丰,而在雄炫晶却把他们婚礼庆典上的所得全部捐给了一家福利基金会。 相信他们的婚姻会得到最美好的祝福。

在雄觉得,无论是身处辉煌还是沉入低谷,企业与个人都应竭尽所能回馈社会,进一分对社会的义务。这一点,恰恰是盛名之下的新经济的大侠们最容易忽略的一点。

酒足饭饱的我回到北京不到两周,没想到在雄与炫晶就来北京作了一次回访。自然,我信守诺言,带他们去了北京的故宫。我也这才意识到自己亏大了:北京故宫至少是韩国故宫的10倍大,足足花了大半天才陪他们转了一圈。炫晶还特地到中央电视台走了一圈,而且发现了中央电视台与KBS许多惊人的相似之处,就连铺设电缆的塑料板都是一样的。尤其是作为主持人,炫晶这个当年主修英美文学的大学生与我们这些中国同行一样,大学毕业没几年就成了播音员。而西方的新闻主播一般都要有10年的记者编辑的前期经验之后才能坐上播音台。

在韩国的时候,在雄就总是标榜韩国人是全世界最能吃辣,最能喝酒的人,对此,我一直不以为然。于是,我拉着两口子来到北京最正宗的川菜馆子,一试牛刀。我点了整整一桌充满红色印象的川菜,并且,应在雄的要求,要了一瓶本地酒-----65度的二锅头。为了不给同胞丢面子,憨憨的在雄竟然也就埋头苦干,喝着二锅头,嚼着毛血旺,直到满头大汗满脸通红也没说一个"辣"字。我不禁感慨:"唉!真是实在!"

吃完饭,考虑到卡拉OK一直是亚洲人最喜欢的娱乐之一,同时也为了向他们展示"韩流"在中国的受欢迎程度,我们一起去唱歌。我与炫晶一首接一首的唱,在雄却始终在一旁沉默是金。无论我怎么劝说,他都不拿话筒,一个劲儿的说"不会,不会,真的不会!". 唱在兴头上的炫晶一不小心泄露天机:"唱歌跑调,不好意思,每次跟同事一起出去玩,一遇到唱歌,他就假装睡觉。"

在北京,汉城,我们都拍了不少照片,尽管在雄很有意见,不愿意与我和炫晶一起拍照,认为和两个会pose的电视节目主持人一起拍照,他就成了绿叶。但我本善良的在雄还是心甘情愿作了不少牺牲。
在北京的最后一天,在雄有向我透露一个家庭秘密:炫晶即将辞去韩国国家电视台的新闻主播的工作。我以为她是要在家相夫教子,可在雄却说:"我可没那么大面子,倒是希望如此,可就怕炫晶和她的观众们不答应。"作了6年的国家新闻主播的炫晶是要去寻找新的挑战,尝试做不同的电视节目。

在雄的人生信条是:尽可能得往前看,能看多远看多远,无论是在工作上还是在生活上。门户网站是一种文化。而中韩两国的文化是有着天然的血缘关系的。具备全世界最成熟的互联网市场的技术与运作经验,已经成功登陆日本的Daum 自然也有抢滩中国市场的计划(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计划)。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的话,那么"韩流"的队伍中将会多一个老实,并快乐着的乡村邮差,但这个邮差在我的心目中却是一个--真正的贵族。


在雄最喜欢的运动是:网上冲浪(surfing--on the internet))

(双人照片配词):神雕侠侣韩国版 绝代双骄
(广告照片配词):广告是一种,很"玄"的东西。"邮递员"也成了李"在旭"。
(三人照片):2001年11月13日,李在雄,黄炫晶,芮成钢到故宫一游。

真实,并快乐着。

,o, she didn't quit her job because of me. She wanted more opportunity
and also time to refresh herself. I think she will have to continue her
job in some sense as her fans and TV industry needs celebrity presenter
as her.

------------ASIAWEEK------------
May 11, 2001 VOL.27 NO.18

25 Young Wired & Rich
By JIM ERICKS0N

LEE JAE WOONG The democrat
he black shirt and pants are decidedly noncorporate. So is Lee Jae
Woong. The CEOand president of Daum Communications works outside South
Korea's deference-obsessed business culture. Lee, 32, walks to work. That's
a simple $20 watch, not a Rolex, on his wrist. And he lives in a modest
flat that was chosen mainly because of its convenience for the office.
"What's the point of having a bigger apartment?" he asks. "So I can
play golf?"

You'd think Lee might show off a bit more. After all, his Internet
portal (started with $65,000 six years ago) boasts 25 million accounts (the
world's fifth-largest portal) and 200 million hits daily. But Lee says
he's much more interested in what the Internet can do to advance
democracy and deflate the pompous.

He learned about broadening cultural horizons when he spent two years
in France studying cognitive science at the University of Paris. "I was
particularly impressed by a documentary by [U.S. polemicist] Noam
Chomsky," Lee says. "He warned about the dangers of centralized media and
envisioned a network of independent media all interconnected. For me,
that's the power of the Internet."

HERO: Che Guevara

-----------------------------Asiaweek 01 May 2001--------

voted as #24 of the 50 powerful communicators in Asia

24 Lee Jae Woong
THE E-MAIL MAN
"Communication will change the world."

If he appears to have the unprepossessing manner of a postal clerk,
maybe it's because in a way that's what Lee Jae Woong is. But this clerk
has clout. As the president and CEO of Daum Communications, South
Korea's most-visited Internet portal, Lee introduced e-mail to the average
Korean. He now presides over the mail accounts of some 25 million people.
Neither rain, nor snow, nor the occasional network crash can keep Lee
from his self-appointed task: revolutionizing society by making
communications and information pervasive. "I want to keep on spreading the
power of the Internet," says Lee, 33. Having studied in France - land of
liberté, égalité and fraternité - he believes the Net is the Great
Equalizer. What does he do when he isn't storming the ramparts?
"Sometimes on Sunday I sleep all day, for maybe 15 or 16 hours." Even the post
office takes a day 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