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焦点访谈    

“豆腐渣”工程的黑幕

投资上亿元的国家重点工程衡东大源渡水电枢纽工程于1995年开工建设。2000年7月,一份反映工程质量的报告上报到党中央和国务院,根据上级领导的批示,湖南省委省政府开始调查此事。

强揽工程 为非作歹 人送外号“庄县长”

  “在去年8月份以前,大源渡工程搞的太不像话,一个就是填土的层次没有按照规定,堤软基是比较低,夯实度、密实度不够,所以后来就成了‘豆腐渣’工程。”大源渡水电枢纽工程指挥部工程师丁汉安如是说。   

  根据有关部门的测算,这些“豆腐渣”工程造成的经济损失达800多万元。那么,这些“豆腐渣”的根源究竟在哪呢?

  对此,衡阳市委书记梅克保说:“衡东县在进行调查研究过程中,发现“豆腐渣”工程的出现固然有多方面原因,但是与庄湘吉这个涉黑团伙强供地材、强揽工程、欺行霸市、为非作歹有很大关系。

  专案组在调查中发现,“豆腐渣”工程主要是由一个黑势力性质的团伙控制。这个团伙的头头叫庄湘吉,今年35岁。在衡东县,人送外号“庄县长”,意思是说他神广大,能量无边。

明里是合法公司 暗里却是黑社会

  “庄湘吉本身就是一个有前科的人员,”衡阳市公安局局长张朝维说,“前面判过刑,从1997年以来,他纠合刘建波、牛杰等十余人,这十余人绝大部分是有前科或者是劳教的。”

  经调查,自1997年以来,庄湘吉纠合刘建波、牛杰等十余地痞、流氓,非法刻印公章,虚报注册资金,成立了衡东县万宝工程有限公司,以公司名义掩盖黑社会性质组织,为获取经济利益进行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经过严密调查,在掌握庄湘吉团伙犯罪事实之后,专案组决定将庄湘吉犯罪团伙立即抓捕归案。

  衡阳市委书记梅克保介绍了抓捕庄湘吉犯罪团伙的主要过程,他说:“考虑这个黑社会团伙能量比较大,关系网比较广,所以,当时我提出一条就是不用衡东一兵一卒,全部从市公安局调。我们调了80多公安干警,于当天晚上采取果断措施,抓获了庄湘吉集团五个主要成员。我们采取了异地关押,异地审查,封闭式办案的办法。”

有人在受贿 就有人做“豆腐渣”

  庄湘吉的公司在一无资金,二无场地,三无技术的情况下,竟然包揽了大源渡库区工程80%的沙卵石工程和整个库区40%的其他工程,并强占了京珠高速公路衡东段的沙卵石市场。这些总值1000多万元的工程落入庄湘吉的黑手之后,他再以极低的价格承包出去,非法谋取暴利500多万元。而国家重点工程的质量却存在严重隐患。   

  为了承揽工程,给自己的非法经营活动提供保护,庄湘吉依靠贿赂买通了一些国家工作人员,如:原衡东县县长、大源渡水电枢纽工程指挥长张泽静;原衡东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大源渡水电枢纽工程副指挥长符安泽。   

  据庄湘吉交待,他共分两次给张泽静三万元人民币。在收取了庄湘吉的贿赂后,大权在握身为工程指挥长的张泽静便极力为庄湘吉争取工程项目。   

  就这样,本来应该通过公开招标才能承揽的工程项目,却成了私人交易,暗箱操作。运用行贿打通关节,庄湘吉承揽了大部分工程项目之后并不满足,为了进一步垄断当地的沙石供应市场,庄湘吉一伙派出大批打手或强抢强揽或威逼利诱或大打出手,排挤竞争对手。

挤垮大企业 打跑小业主   

  第一场血腥争斗在庄湘吉的万宝公司和衡东水运公司展开。   

  衡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大队长蔡惠波在介绍这起案件时说:1997年4月份,衡东水运公司的一个采石场给水电部七九局联运公司供应沙石,当时是采石场经理胡青生和七九局联运公司签订的沙石供应合同。庄湘吉得知以后,就指使手下的骨干周炳林和牛杰两个人开着车子在联运公司的门口候着胡青生,把胡青生从车上强行拉下进行殴打,把胡青生打得遍体鳞伤,在地上动弹不得,而庄湘吉却在边上哈哈大笑。   

  1997年的5月,衡东县水运公司的主管领导县交通局向忠荣等人到现场调查县水运公司和万宝公司的纠纷,不料却遭到庄湘吉手下人的围攻。   

  “当时他们开了一个吉普车,后面还来了几台车,装了十多个人,”时任衡东县交通局局长向忠荣回忆说,“冲到我面前,他说你是局长,你的命比我们好,我们判过刑,坐过班房,我今天要和你到河里同归于尽。最后,由于有好多群众一起劝解,拖的拖、搞的搞,才平息了这场灾难。”   

  迫于庄湘吉一伙多次破坏和捣乱,衡东县水运公司最终停产停业,胡青生也被迫远走他乡。上千人的大企业被他挤垮了,私营的小企业就更不在话下了:1997年6月和9月,庄湘吉先后两次派出打手窜到个体挖沙户董光华的挖沙船上,手持菜刀乱砸乱打,造成财产损失几万元,使董光华不敢再挖沙;和董光华一样,衡东县个体业主罗忙生也是庄湘吉团伙的受害人,在一次运沙途中,罗忙生遭到庄湘吉团伙成员牛杰的毒打。   

  在打打杀杀中,庄湘吉的名气也越来越大,成为横行乡里的一霸,在衡东县采访期间,许多受害群众纷纷述说庄湘吉一伙的暴行。据调查,从1996年以来,庄湘吉一伙共作案21起,打伤18人,致使十几家企业被迫放弃生产经营。而庄湘吉在强揽的1000多万元的工程中,非法谋取暴利500多万元。

严查严判 罪有应得   

  “凡是社会治安比较混乱的地方,都有涉黑涉恶的势力在那里兴风作浪。衡东的社会治安为什么比较乱?老百姓为什么没安全感?主要就是这个涉黑的犯罪团伙在里面捣乱。”湖南省公安厅副厅长唐中元说。    

  日前,湖南省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庄湘吉团伙成员和张泽静、符安泽等人作出刑事判决:庄湘吉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团伙成员刘建波、周斌林、牛杰等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至11年;张泽静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符安泽犯受贿罪、贪污罪、玩乎职守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和庄湘吉黑社会团伙进行权钱交易,为其提供保护的衡东县25名党政干部也分别受到了党纪政纪处分。   

  “衡东县公安局长开除党籍、撤销职务;衡东县法院院长、检察长,调动工作。在这个问题上,市委的态度非常鲜明:不管涉及到谁,一查到底,严惩不贷。而且,我们还建立了一个说情登记制度,要求我们纪委,凡是在这个案子当中,有谁打电话说情的,一律登记记录在案,严肃处理。”衡阳市委书记梅克保说。(文/周墨 李作诗)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