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焦点访谈    

有令难禁小煤窑

  今年以来,全国煤炭行业重特大安全生产事故不断发生,截止5月6日,全国煤矿共发生一次死亡3人以上的重大事故139起,平均每天一起,死亡1076人。在这当中,非法小煤窑和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小煤矿占事故总数的80%以上。尽管国家多年来三令五申要求各地依法取缔这些非法矿井,但小煤窑违规生产的现象始终没有得到有效地遏止。最近几天湖南省一些地方的小煤窑不仅没有停产,甚至还有新的小煤窑正准备投产。这些小煤窑在安全方面的隐患另人吃惊。在湖南郴洲市永新县,这里小煤窑的生产条件异常简陋,国家明令取缔的独眼井大量存在。

“不合法但合理”

  “这样的矿井在县里是合法矿还是非法矿?”记者问。

  “我们这个矿不合法,但是合理。”西关冲小煤窑老板邝月贤这样说道。

  “不合法又合理是什么意思?”记者问。

  “这是什么意思?!在永新县真正的合法矿没几个,不合法合理,我们的销售好得很。”邝月答道。

  由于是无证开采,这些小煤窑的工作人员几乎没一点安全生产意识。一位绞车司机说开绞车不用培训,理由竟然是“这是蠢人都可以做的事情”,不是国家单位,要那个证也没有用,而且,据他介绍,在这上班的工人都没有证件。对此,老板邝月贤还说这里安全系数相当高,“平安无事”!

向大矿“入侵”

  小煤窑真的平安无事吗?今年5月25日,耒阳市一个非法小煤窑发生穿水事故,井下3个人至今没有抢救出来,已经没有生还的可能;5月27日,郴洲市一个非法矿井发生瓦斯爆炸事故,死亡4人;而对于死亡1、2人的事故,个别矿主和死者家属甚至私下了难。据湖南省统计,到5月29日,今年湖南全省的小煤窑共发生死亡事故112起,死亡230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平安无事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望。同时,因为小煤窑乱采滥挖,长期超深越界开采,对国有大矿的生产安全也造成了巨大的隐患。煤炭坝矿区是湖南省主要优质烟煤产区,距长沙市不到80公里。从80年代初期开始,这里的小煤窑一哄而起,最多时达到54个,生产规模两倍于国有大矿。当初划定的资源大多早已枯竭,这些小煤窑就进入了国有大矿范围,长期非法超深越界开采,威胁了大矿的安全。

  小煤窑越深越界开采,有的在地下与大矿的巷道互相贯通,破坏了大矿的通风、排水系统,甚至造成瓦斯聚集,对职工的生命安全构成危害。为了实地了解小煤窑乱采滥挖的情况,记者跟随煤炭坝矿的工作人员下到了距地面200多米的大矿的井下。

  在井下,湖南省煤炭坝能源有限公司的职工给记者介绍了情况:在一条主要运输大巷里,由于小煤窑在上面,把保安煤柱采动,造成压力增大,现在几乎无法维持。而有的地方则被猫坡岭煤矿贯通了,目的就是排水、通风、漏风,像这种情况,矿井里面到处都是。一旦小煤窑采区以内发生火灾、 煤层、瓦斯这些事故,就会波及到这个矿井,也影响到我们这个矿井的安全和职工的生命安全。

大矿在亏损 小矿却盈利

  小煤窑本身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与大矿贯通后,一旦出事,就势必波及到国有大矿,造成重大伤亡事故。从湖南省马田煤矿高泉塘工区采掘工程平面图上可以清楚地看出,国有煤矿已经处在小煤窑的层层包围中,也已经纵横交织在一起。这些小煤窑,依靠大矿排水、通风,甚至“免费”使用大矿的电力,使步履维艰的国有大矿雪上加霜。

  对此,湖南省白沙矿物局局长严寅初证实说:“大概光转供电、通风、排水一项,矿物局一年损失在一千万以上。”

  “你估计小窑不取缔大矿会怎么样?”记者问道。

  “就会加速大矿的关闭。”他说。

  由于小煤窑设施简陋,没有什么安全投入,在生产过程中又侵占了国家的利益,因此他们的生产成本很低。目前,国有大矿每产一吨几乎是亏本销售,而同样的价格,小煤窑每吨煤的纯利却高达上百元,有的小煤窑一天的就能开采2、3百吨煤,纯利有几万元之多。高额的利润让这些小煤窑主不顾职工的死活、不讲安全、冒险蛮干。

  今年以来,小煤窑引发的安全生产事故不断发生,引起了党中央和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国家多次强调,要求各地取缔非法矿井,关闭国有矿区井田范围内的小煤窑,湖南省也先后数次召开煤矿安全生产会议,部署煤矿整顿工作。但是,永新县不仅原有的小煤窑还在生产,新的非法矿井又不断出现。

检查就停 不查就干

  当天晚上,记者向永新县政府反映了所看到的情况。第二天,永新县政府组织了一次150多人的队伍进入矿区,对小煤窑进行整治。这时,昨天还热火朝天生产的小煤窑,现在几乎都停止了生产,小煤窑的老板们也说:经常停――对此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了。

  尽管没有开工,检查人员还是对其中几个小煤窑进行了炸毁。

  对此,记者采访了永新县陈副县长,他说:县里边从今年以来已经开展了五次像这样的大规模整治。

  “为什么昨天绝大多数的小煤窑还在开业?”记者问。

  “这个原因是多方面的,”陈副县长说,“一个方面就是市场的利润拉动,价格上扬,效益比较好;第二个原因就是这些办煤窑的老板的安全意识没有到位。”

  非法小煤窑屡禁不止,确实有利益驱动和小煤窑老板的安全意识不高的因素,但是,如果当地政府也受到利益驱动,在管理中流于形式,以罚代管,甚至怂勇支持非法无证小煤窑,那么取缔关闭非法煤窑恐怕将一直是个难题。西关冲非法小煤窑从2000年7月份以来,就被郴洲市和永新县多次下文,要依法关闭,而这个小煤窑至今还在非法生产。

收费不遗余力

  对此,永新县城郊乡乡长曹桂女说:“市里和县里多次对这个小煤窑下了停产整治的通知书,也进行了炸毁。”

  “你们参加了这样的行动吗?”记者问。

  “参加过,”曹乡长说,“县政府对这个小煤窑(问题)非常重视,多次派人到那里去炸,去关闭。我们乡里也根据县里的要求配合。”

  “我们不是经常去,就昨天去了一次,听那儿的老板讲,那儿的生产一直没有停过,你们作为乡里的领导,每天都在这个地方,为什么没有发现呢?”记者问道。

  “这里……”

  对于这个问题,曹乡长似乎很难回答,但是从小煤窑邝老板的一席话中好象能找到答案:“乡干部都轮流值班到煤矿来,他们相当重视。”

  “他们是值什么班?”记者问。

  “他们就是收费,收规费,每天1200元。”邝老板说。

  也许正是因为与地方政府之间有了利益关系,小煤窑的老板们才能这样无视国家的法律法规,肆无忌惮地进行非法开采。5月31日,湖南省副省长郑茂清代表湖南省委、省政府与各地市签定了煤矿安全环境治理整顿责任状,要求从6月1日起,凡在国有煤矿井田范围内超深越界的小煤矿一律无条件关闭。但是,直到6月4日,在煤炭坝矿区内的洪南煤矿,热火朝天的生产场面让人们惊呆了:小煤矿的工人们在紧张忙碌,10多台大卡车正在等候着装煤。这里的小煤矿根本没有一点要关闭的迹象。

加强管理 严惩不怠

  在长坝塘煤矿,听说记者是来买煤的大老板,“贺矿长”马上来了精神,并信誓旦旦地向“买主”保证:如果到期交不了煤,他愿意以1吨赔2、3吨。

  本来6月1日就该关闭的矿井,直到6月4日还在大接定定单。在关闭小煤窑的问题上,湖南省政府的态度是坚决的,但是,是不是能够真正得到执行呢?这还有赖于加强检查,严格监督各地的执行情况。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政策法规司黄毅副司长说:“这两年来,各地政府采取措施关闭了一大批非法的小煤矿,但是由于监管不力,存在着某些腐败现象,致使一些非法的小煤矿至今仍在继续生产,而且随着煤炭市场的好转,一些过去关闭的非法的小煤矿,又死灰复燃,所以,最近一个时期,煤矿事故多发,主要就是小煤矿造成的。因此,这次安全生产专项整治的一个重点,就是要坚决关闭那些非法开采和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小煤矿,如果对顶着不办,该关不关的,不仅要对小煤矿的矿主依法制裁,而且要依法追究地方政府和有关部门的行政责任。”(文/黄剑 李作诗)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