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焦点访谈    

贷款巧算计 农民苦难堪


    要想把款贷,先扣入股款

    黑龙江省富锦市的大榆树镇保林村,经济并不富裕。每年春天,不少农民都要靠贷款买种子和化肥才能种上地,今年春播时节,农民们到镇里的农村信用社贷款,不料想,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我贷款1500块,银行(信用社)扣去了150元,说不上是啥钱!”大榆树镇保林村一位上了岁数的村民说。村民们有的贷1000块钱扣100块钱,有的贷3000实际只给2800元。

    “老百姓贷款就是为了种地,经济困难才贷款,为什么贷1000扣100,这扣的是啥钱呢?”一位村民一脸的不满。

    据了解,不仅保林村,大榆树镇其它一些村子如福来村、跃中村等也有这种情况,仅在保林村记者就发现有30多户人家贷款时被扣了款,其中大部分贷3000元,被扣掉200元;另外一些贷1000元的被扣掉100元,那么这些被扣掉的到底是什么钱呢?

    大榆树镇信用社向农民出具的凭证,是一个活期存折,上面盖着"股金证"的印章。看样子,这一百元也好,两百元也罢,都是大榆树信用社作为农民入股的股金扣下来的。

    信用社主任否认贷款挂钩

    农村信用社是合作金融机构,可以吸收农民入股使其成为信用社社员,但入股必须采取自愿的方式,而不能与农民的春播贷款挂起钩来。在佳木斯市下属的富锦市,记者采访大榆树镇信用社时,发现这里的负责人对这个政策显然也十分清楚。

    “入股和放贷款有什么关系吗?”记者问

    “没啥关系!”大榆树镇信用社副主任文喜春答。

    “入股是自愿的?”记者证实道。

    “入股是自愿的。”文喜春说。据他讲,如果没入股,也可以放贷款。

    会计露马脚 主任透真相

    但是就在同一天,记者到这个信用社暗访时,听到的却是与这位负责人完全相反的说法。“股金证的意思是……,”在营业窗口上,大榆树镇信用社的会计余兆君忽然提高了声音反问:“你不入股我给你贷啥款呢?股民才有权利给你放贷款,没有股的不给放贷款。今年有很多去年没入上股的,就没给放。!”

    那么,大榆树镇信用社为什么要这样强行扣掉农民的钱让农民入股呢?私下里,文主任向记者透露了事情的真相。

    “实际上这个股金就是存款?”记者跟他聊起来。

    “属于存款那种性质的,没外人咱说句实话。”他说:“为啥呢?信用社是靠存款来生活。我们这40%工资现在都扣去了,我们如果到年底完成任务,40%那部分就能拿回来。如果完不成一项,就都给扣了。(所以)我们得拉(存款),不拉不行!”

    原来,打着扣股金的名义,实际上就是以强迫的方式向农民拉存款,以增加本信用社的存款额度,结果,满足了小部门的利益,却侵害了广大农民的利益,国家的政策也就这样被"拉"偏了。

    另有“猫匿”

    但是,这还不算完。记者发现,大榆树镇信用社从给农民的贷款中强行扣了部分钱当作本社的存款,等于农民贷3000元的款实际上只拿到了2800元,但大榆树镇信用社给农民出具的凭证上仍然写着贷款3000元,那么这又是为什么?将来还贷的时候农民是按2800元还呢还是按3000元还呢?

    在信用社的窗口,一位贷款3000元的农民问,到秋季还贷款的时候,这已经被扣掉的200块钱是否还要还?会计余兆君说:“你得另外拿200块钱补上,还是还3000。”

    “那利息呢?还是按三千还吗?”这位村民问。

    “对呀,还是按3000还。”余会计一边挠着脑袋,一边答道。

    取款不自由 缺德“一般般”

    农民只拿到2800元,却要还3000元的本金和利息,按照大榆镇信用社的作法,到年底农民就要凭空多交给信用社200元的贷款利息。

    而作为存款被强行扣在信用社的200元钱,按理应该自由支取,而且存款有利息,但是当几个农民化肥不够用想把这些钱取出来时,怪事又发生了--贷款扣的这钱不给退。

    信用社说,这钱啥怎么也得过了年才能给。而且放贷款的时候还要看你还贷不贷。这200块钱到时候利息也没有。“你要不贷就不入(股)了,你要是贷,这钱还得搁在这儿。”会计余兆君对围在柜台前的农民说。

    “这玩意儿整得挺缺德!”农民禁不住嚷嚷了起来。

    “不算太缺德,一般般。”余会计调侃道。

    大榆树镇信用社的如意算盘

    到此为止,可以看出大榆树镇信用社的如意算盘是怎么打的了:

    第一步,想要贷款3000元就必须先在信用社存200元;

    第二步,农民没有拿到3000元全额贷款,却要交纳全额贷款的本金和利息,从而使农民凭空多交给信用社200元的贷款利息;

    第三步,200元存到信用社,取的时候却拿不到一分钱的存款利息。

    就这样,一里一外,大榆树镇信用社愣是活生生地侵占了农民的两笔钱。

    贷款又成了贷物

    闯过一关又一关的农民们,以为终于可以拿到贷款了。但是,他们又高兴得早了--因为最终他们拿到的根本不是现金,而是化肥。贷款成了贷物。

    “我们贷款是通过村委会主任去给贷的,”一位农民告诉记者:“村委会主任就说了,如果你想贷款,银行说了,就是给你们化肥,你不要化肥,贷款也贷不回来。”

    “你们是想要现金还是想要化肥呢?”记者问他。

    “我们当然同意个人拿现金去买肥喽。不同意要他的肥!”

    以肥顶贷 高于市价

    据了解,往年这里的农民贷款也经常碰到以肥顶贷的事,虽然不合理,但化肥的价格和市场价差不多,农民也就认了,但今年农民拿到的化肥折合下来却比市面上的还要贵。

    一位怀里抱着孩子的妇女说:“我们在贷款的时候不知道是多少钱,但当我们去领化肥的时候,就照大榆树,尿素一袋贵了3块5,二氨也是一样贵了3块!”

    “它的这个肥价太高了!”另外一位小伙子也气愤不已:“一袋都差3、4块钱,我们就不如抬款(借高利贷)去买肥种地了。就不至于说贷款了。”

    质量化肥成问题 谁卖的?

    要命的是:农民们反映。他们花高价买来的化肥,有的质量却成问题。10来袋化肥中,3、4袋里有玉米粒,还有绳头子、烟头子。"土块、石头子,我整出这么长3根绳头子,这么老粗,大疙瘩系的!"一位村民比划着。

    30多户农民的化肥一起买,按理说应该比市面上的便宜才对,那么为什么保林村村民拿到的化肥价格反倒高呢?富锦市生产资料公司是经营化肥的主渠道之一,但是这个公司的负责人看过化肥之后,认定他们公司从来没有卖过这样的化肥。

    “根本就不是我们的肥。”佳木斯市富锦市生产资料公司经理丛金普说。

    “根本不是你们的?”记者追问。

    “对,”丛金普经理肯定:“我们是100斤装的,他们的那个尿素好像还是40公斤装的。现在就是百分之百肯定了,这个肥不是我们的!”

    有人托“肥”情

    就在看完这些化肥,记者同富锦市生产资料公司丛经理一起乘车返回富锦市的途中,一辆车截住了丛经理和记者的乘坐的车。丛经理被他的一个朋友叫下车,耳语几句之后,丛经理上车向记者讲述了刚才发生的事。原来是有人找他托情来了。

    “托什么情?”记者不解。

    “就是这个肥让我们承担,其实是个人搞的。”当见记者有些怀疑时,丛经理赶紧说:“你不信?才刚说的呀。但是我不能告诉你这个人是谁,我说真的假的,现在不是我们公司的,那我不能给他们承担。”

    就在拦截丛经理的车子要离开时,记者意外地发现:大榆树镇信用社的文主任就坐在这辆车里。

    专门倒卖化肥的姚广旭

    那么,这些化肥倒底是从哪个私人那里买来的呢?采访时,记者曾经在信用社里看到过一个男青年。据了解,他并不是大榆树镇信用社的职工,却是这里的常客。当地群众讲,此人叫姚广旭,专门倒卖化肥,没事整天就在信用社里呆着。保林村村委会主任刘臣说,当时他就是从姚广旭手里拿到的化肥。而至于姚广旭与大榆树镇信用社之间如何交易,他就不知道了。

    被迫借高利贷

    经过这样的倒腾,化肥的价格怎么能下来呢?据记者调查,同一品牌,当时市面上最高价格的磷肥是每袋108元,保林村村民拿到的化肥成了110.25元,市面上价格最高的氮肥是每袋50.50元,保林村村民得到的是每袋54元,加上每袋不到5毛钱的运费,即使不按批发价计算,农民们仍然是花高价买了化肥,加上扣掉所谓的股金损失的钱,在今年,贷3000元的款,他们至少少买了400元的化肥。

    “我贷的是1500块钱,就领10袋子二氨、四袋子尿素。”一位老大爷说。

    “够用吗?”记者问他。

    “那够啥用啊!”老人回答。他说,不够用只好用抬款,就是借私人的高利贷。这种高利贷,利息通常高达三分二分。

    农民们要“试问一下子!”

    由于化肥价格太高,有的村民从信用社贷来的化肥不够用,只得去借高利贷;由于清一色全部是给的化肥,有的村民又用不了,而买种也还需要花钱,于是今年有的村民只好想别的办法去弄钱。

    对于这件让人明显怀疑的事情,农民们当然心明眼亮。他们质问:“贷了款了,人家买化肥为啥不买便宜的?非得买你那个贵个三块四块的?这道理老百姓还不明白?!是不是有人在贷款当中想要捞一把?我们要试问一下子!”

    农村信用社本来是面向广大农村为农民服务的,却大榆树镇信用社利用春播贷款从农民身上赚钱,侵害农民的利益。据这里的农民们讲,他们一年忙到头,到还了贷款,去掉成本, 手头剩下的钱本来就不多了,遇到这种情况,今年的收入就更少了。(记者:文雁 整编:杨红)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