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焦点访谈    

“架”起来的电线

电到家门口 油灯难离手

   在没有电的年代,油灯是很多人照明的用具。随着电网供电越来越普及,油灯在好多地方已经很少见了。但是,最近,在广西一个拉上电线的村子里,看到孩子们还要在油灯下读书写字。这是怎么回事呢?

  记者从广西南宁出发赶到田东县,再从田东县城前往山里的架龙村。60多公里崎岖不平的山路旁,是连续不断的高压线,穿山越岭,一直铺设到架龙村。眼看电送到了家门口,村民们却没有用上电。

  活了62 还没用上电

  “现在我已经62岁了,但是还没有点上电灯!”田东县江城镇架龙村的一位村民摇摇头,感到万分遗憾:“有电就方便多了,群众要搞加工,这个都很方便的。”

  架龙村地处田东县北部的重山峻岭之中,山高路险一直就没有通电,象这样的村,当时田东县还有70个。没有电,老百姓要靠油灯照明,石磨加工米面;没有电,就迈不开脱贫的步伐。村民们渴望能够早日用上电。

  为了使大山里的村民早日用上电,1998年田东县委、县政府会同县电力公司多方筹集资金,带领村民进行农村初级电气化建设。村民们积极投工投劳,肩挑背扛,翻山越岭、修路架线。11月高压线架设到架龙村,村民们开始设想用上电以后的生活:“有了电,我们打算看电视,看新闻,看国际形势,都可以。我们也想搞个致富,看人家的榜样,我们学习他的榜样,怎么致富法。”

  就差十几米 电在门前淌

  架龙村口的高压线,距离最近的农户不过十几米,但是从它建好的那天算起到现在,已经有两年半之久,而村民们还没用上电。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据田东县电力有限责任公司副经理李宏图介绍,按照国家所规定的政策,按照谁受益、谁投资的原则,这些款项应该由当地受益的群众进行投资建设。

  架龙村曾经在1997年和1998年先后两次集资,按规划,每户550元,这相当于当时村民的年人均收入。为了早日脱贫,村民们还是想方设法交了集资款。

  “因为我没有钱,我就到银行去借贷款来交。”一位村民回忆当时的情景说。

  花钱大手大脚

  对于村民们节衣缩食、东挪西借上交的集资款,村里本应该精打细算,可实际中,在购买架线用的电线杆这个问题上,干部们花钱却是大手大脚。

  “集资时每户交多少钱?一共收上来多少钱?”记者问架龙村原党支部书记蒙道昌。

  “第一次集资,每户交250元。一共收了四万多。”他说。这四万多用来购买了82根电杆。

  村干部说买了82根电线杆,而实际上并不需要这么多。“给架龙村架设电线一共用了多少根电线杆呢?”记者询问县电力公司的工作人员李秀季。

  “73根。”他回答。

  施工设计明明只需要73根,而村干部却说买了82根。其中有9根电线杆是怎么使用的?放在哪儿了?原村党支部书记蒙道昌称“现在不能说清楚,记不得了。”

  据了解,每根电线杆价值460多元,9根就是4000多块,这对贫困的架龙村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这负担最终是落在农民身上的。

  两个村干部 一笔糊涂帐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另有几千元的开销,也没用在架线上。

  “拿出来一点做出差费、接待费,”原村党支部书记蒙道昌说。原村委会主任周言忠则说:“我们这边(村)支部开支,那边就是(村)支书开支,一共是4700块。”

  这4700块没有一张发票,连张白条都没有,要问钱是怎么花的,那就得全看他自己记的这个帐了。

  “每次用于招待的票据都有吗?”记者问周言忠。

  “没有。”据他说,记不清一共收多少,也没有原始的明细帐。

  两个村干部一笔糊涂帐,为了能用上电,没有钱,村民们想方设法交了;不该花的钱,吃了、喝了村民们也认了,可是灯还是不亮。村民们急了,把情况反映到江城镇政府,调查组倒是派来了,可调查的结果却是不明不白。

  镇里调查组 没能查清楚

  “那个帐目不大清楚了,这样只能向他们,村小组长和村民代表做这样的解释了。”对此,田东县江城镇党委副书记、当时的调查组组长李勇军说。

  “那么到现在为止,这个帐有没有查清呢?”记者向他了解。

  “这个帐现在到目前也没有完全调查清楚。”他说。

  镇政府派来的4人专门调查组,到现在也没有查清楚这笔糊涂帐。总之,交到电力公司的集资款却是不够数的。

  据县电力公司说,到目前为止,村里面自筹的资金是3万块,电力部门支援了5万块钱,村挂点单位出资了3000块钱,总共只还了电力公司8万3千块钱,还欠4万2千多块。

  对处在贫困中的架龙村村民来说,此时已无力偿还这4万多元的欠帐。虽然高压线就在村口,但是想用上电,却还只是个希望而已。

  “望得我们很着急,好像是孩子等妈妈接外婆,还没有回来,就像盼电的(心情)我们是很盼。”翘首以待的村民们这样形容他们盼电的心情。

  新村官上任

  老人盼,孩子盼,村民们盼电盼到1999年7月,村委会换届选举,上届村干部没有完成的用电问题,老百姓希望新村官能把情况反映到上级部门。据现任的架龙村村委会主任黄宝增说,他们多次跟乡政府领导反映,但是到现在一直还没有解决。

  “他们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记者问。

  “他们在每年的工作实施方案里都有,一定要解决我们架龙群众用电难的问题。”黄宝增说。

  既然江城镇在每年的工作报告里,都许愿一定要解决用电问题。而当时镇里唯一没有通电的就是架龙村,那么镇领导对此会不会落实呢?

  三堂难得会审

  “没有落实到,因为当时村里的领导刚刚换换届了,”江城镇党委书记黄加祥解释道:“他们(原来的村干部)去劳务输出了,不在家,因为要三方在家:一个是镇里面的领导在家,一个是电力公司的领导也要在,一个是村里面,要三个方面都一起在,才能一起找他们解决。”

  镇领导认为,三方人不齐,是没有办法解决问题的。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是可以理解的,但这一找就又是一年多过去了。对于架龙村民来说,当前生产生活中最迫切的就是要解决用电问题。可是村官有村官的说法,镇领导有镇领导的难处。就这么一拖再拖,无奈的村民不知道何时灯才能真正亮起来。

  新官不认旧帐

  “现在没有电,我想看电视新闻都困难,加工各方面也很困难,都是老一套的。不成!我要求要用电!”村民们急了。

  由于这时田东县没有通电的村不只是架龙一个,还有一些村也是线已架好,但资金不由于不足没有通电。针对这种情况,县政府与电力公司研究决定,电力公司先供电,但村里要与电力公司签定协议,保证分期付款。这样,有9个村签了协议,很快就通了电。架龙村的村民们也希望村主任与电力公司签这样的协议,早日用上电。可是,现任架龙村的村委会主任黄宝增是怎么一个态度呢——“我考虑我们村资金帐目混乱,我觉得资金借口太大,我想签这个协议有一定的困难。对这个协议,我有一定的压力,所以我不想签了!”

  “听说是不愿意签这个协议。”县电力公司的李宏图副经理证实。

  “为什么?”记者感到有些不解。

  “因为村里面主要是存在一个交接的问题,他就没有办法,新官不认旧帐或者是说什么……。”

  村民们本以为新官上任三把火,新主任一定会代表大家签好先用电后还钱的协议。然后令群众失望的是,这个村官怕担责任的做法,却应了那句话:新官不认旧帐。

  原来,村官家住的那个地方灯是亮的!

  村民们急切地盼望着用电,但村官却是不用着急的,顺着这条电线,我们才发现:原来,村官家住的那个地方灯是亮的!

  村里现在除了上架囤之外,其它四个自然囤还没有通电。而电其实已经通到架龙村村委会所在地的上架囤,而靠近村委会的村官家,灯自然就先亮了起来。

  然而,同样交了集资款的其他200多户村民,在高压线已经建好两年半的今天,却仍在漫长地黑夜中盼望着黎明。

  “我盼电盼了好多年了,但是盼来盼去,却是盼来一个空的!”一位村民伤心极了。

  离群众太遥远的十几米

  就这样,两百多户村民盼电的希望一次次落空。高压线就在村后,还差10几米就可以通到每个村民的家里,可这10几米离群众实在是太遥远了。

  记者把在架龙村采访到的情况,反映给田东县政府。这回县领导表示要亲自过问此事了:

  “对于架龙村这个情况,我们马上采取措施,先让群众的电灯亮起来,让群众的心情好起来。”田东县副县长卢以华说:“作为村干,是群众的代表,他们同时也是群众与政府之间的桥梁,让他们首先真正地树立去起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真正地、实实在在的多为老百姓办实事,把党和政府的政策贯彻到群众中去,把群众的呼声及时地反映上来,那么,整个农村的经济发展和农村的稳定,就能有更好的保证。”

  眼瞅着电线拉到了村口,但是几年就是进不了村,老百姓的心情我们可想而知。也许有关方面对电进不了村能说出很多理由来,但是,所有的“理由”都挡不住当干部要为群众办实事这样一个大理由。

  据来自广西田东县的最新消息:近几天,经过多方努力,架龙村的老百姓终于用上了电。

  希望这样的有利于群众的实事能够越做越多,早日让小油灯真正成为我们的收藏品。(记者:夏青 整编:杨红)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