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焦点访谈    

致富项目富了谁

  去年春天,一个“喜讯”传到了内蒙古赤峰市岗子乡老百姓那里,乡政府为他们引进了一个新的脱贫致富项目。

  买种子,进化肥,借贷款……对此事热情有加的乡政府,为此忙前跑后。这,自然受到了农民的欢迎,不少人为此动了心。

  可是,一年下来,农民们才发现:原先说好的让大家脱贫的项目,却满不是那么回事--乡政府积极推广种植的新品种土豆,在许多村里严重腐烂,随处可见。

  “你现在打算怎么处理这些烂土豆呢?”记者问村民。

  “那……就是沤粪吧。”岗子乡新窝铺村的一位农民丧气地说:“瞎了,每用,啥用没有。也不能喂羊,也不能喂猪。”

  如今这些臭了街的土豆,当初可是乡政府引进的优质高产脱贫致富项目。为此,乡里还成立了以副乡长任歧峰挂帅的“产业化办公室”,广为宣传。说每亩地产量在3吨半到5吨,产品由乡农业站包销售,最低价格保证每斤2角钱。

  “当时乡里让你们怎么跟老百姓说呢?”记者问当时曾在岗子乡“产业化办公室”工作过的新窝铺村村委会主任燕福广。

  “就是说这是新品种,科技兴农,调整产业化结构,这个种薯就是高产,给包销。”他告诉记者。

  为了推广这一项目,岗子乡政府不仅承诺高产包销,还为农民办好了种子、化肥的贷款手续。不过,这种贷款农民是看不到钱的。如何使用这笔贷款,全由乡里说了算。

  “先做贷款,后给发放的种子,不种也没有办法。”一位农民描述当时的种子发放条件。

  另外一位摆弄着当时的手续对记者说:“贷款不给钱,就给土豆籽和化肥。”

  “种子和化肥都是乡里指定的,信用社开给你的那个单据,你拿那个单据去指定地方领货,钱是一分没有!究竟涨了几分钱,那是他们说了算。”

   按照乡里的计算,种子是每斤7毛钱,一亩地330斤种子,再加上化肥和农药,每亩地要投入300块钱。“相当高了。”一位村民不满地说:“在这儿买2毛钱就买得了。他卖7毛。”

  农民们没有支配贷款的权利,更没有选择种子化肥的自由。而以农民的名义带来的款,最终还要农民来还。他们只能接受高价的种子、化肥,努力耕作,以求秋后有个好收成,还清贷款。

  然而,这种期待最后还是落空了。这种“脱毒马铃薯”种子种下之后,到地里头就烂了。由于保不了全苗,产量也就上不来。全村共计76户人家,种了240亩,按最低的税计,能产168万斤,而实际上才收了19万斤。“种了108亩,收成现在几乎是绝收。”四大家村小树沟村民组的一位村民告诉记者。

  高产成了泡影,那么乡里当初的承诺是否兑现了呢?据村民说直到现在也没有包回收。“连人问也没问。”红庙子村村民气愤不已:“还别说你包销,连人也见不着,他都躲着你呐!”

  “哪怕来一个人给我们看看,也算对得起我们老百姓了。”四大家村的一位村民伤心地说。

  去年,岗子乡有7个乡种植了这种土豆,土豆基本上是大面积减产甚至绝收,近300户人家血本无归,损失惨重。面对这一结果,岗子乡政府又怎样看待此事呢?

  “大面积减产是大面积减产,作为搞农业的,我这得承认,”岗子乡农业站站长王清军为自己辩解道:“因为啥呢?——自然灾害造成大面积减产的。”

  当记者问是否采取了补救措施,副乡长任歧峰显得道理十足,他推卸说:“天旱那是人控制不了的。”

  为了这些毫无价值的烂土豆,起早搭黑的农民们白白辛苦了一场不算,还背上了沉重的债务。而当初鼓动农民种植的乡政府此刻却轻描淡写,置身度外。一位村民怒斥道:“那有这么为老百姓服务的?这么做都是层层扒老百姓的皮,扒到骨头为止!”

  这时,农民们开始怀疑:乡政府鼓动这个脱贫项目,其动机到底是什么。是不是让乡政府的一些人先脱了贫。

  一位村民给记者看了一张来自种子销售部门的纸条,上面明明写的是1斤种子4毛8分钱,可到了岗子乡这里却成了7毛钱。

  副乡长任歧峰去年一共购买了32万斤薯种,连上包装物在内,单价是4毛8分,而种子发到农民手中时,单价已经提高了2毛2分钱。为了搞清楚这批种子的来龙去脉,记者专程赶到了种子的销售地--河北省承德市农业机械化试验场。

  岂料,当记者刚刚提出要核实数量和价格的时候,该场的一名工作人员一把夺过去纸条,三下两下将它撕了个稀烂。

  “哎,你为什么撕掉呀?”记者质问那人。

  “——-我愿意撕!”仰着脸,叼着烟,此人态度蛮横地回答。

  “那上面的公章是你们的吗?”记者问。

  “不是!”此人一口回绝。

  “不是你们的公章,那你为什么要撕掉呢?这是我拿出来的东西,你怎么就撕了呢?”记者再次质问他。

  “我愿意撕,你管不着!”仍旧是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

   作为种子销售部门,对于价格如此敏感,甚至不惜将凭据撕毁,显然,他们和岗子乡的关系不那么简单。不禁让人怀疑:这4毛8的单价是否有名堂?

  一位工作人员谈起岗子乡的副乡长任歧峰,显得很熟。他很有经验似地说:“乡政府无非是加两个价钱,别的没有啥毛病。枪毙不够,死刑没有,你撤职都没有,我跟你说!”

  在这笔交易中,卖种子的遮遮掩掩,买种子的又怎么解释这其中的差价呢?任歧峰给记者提供了密密麻麻的支出清单和一堆堆的凭证,其中大部分是白条,仅有的几张发票也与支出清单根本不符。记者向任歧峰核对了其中的一张,单价是每公斤55元钱,而任歧峰提供的却是每公斤35元钱。任歧峰说两者肯定是对不上的;另外,发票上的日期是3月15日,而当时还没有去买种子,他们何以知道就赢利了呢?当记者问起时,任歧峰显得有些语无伦次:“你问这个,……我,我不是答不上你。哪怕我是在……1999年花钱买的……”

  4毛8分钱进的货,每斤种子赚2毛2,那32万斤种子赚的肯定不是个小数目。这些钱,岗子乡政府干什么用了呢?他们说大部分是运费,每斤还要加1毛钱。至于为什么不能以5毛钱卖给农民,“预算外资金一点都没有,如果说搞服务呢,……不能赔钱,”当任歧峰乡长解释到他们是贫困乡时,特别强调:“搞服务绝对不能赔钱!”

  赔钱的买卖乡政府当然不会去做。据记者调查,岗子乡从河北将种子运回来,用的是12吨的货车,200多公里路程,跑了14趟,花了3万2千元。按6元钱1公里计算,每趟要花1200元!

  “那是最高最高价了吧?!”连赤峰市当地的一些货运司机也感到这一运价高得有些有些离谱。问题是,即使如此,14趟也就1万6千8百元。而岗子乡政府却付了3万2千元!——真不知道他们用的是什么车,走的又是什么路!

  到底岗子乡政府用差价做了什么,这笔糊涂帐,现在还无从知晓;同时,让人无从知晓的还有乡政府从化肥中得到的赢利。

  尽管有如此多的无从知晓,但有一点却是非常清楚的,那就是:这种赢利,会给血本无归的农民带来怎样的沉重负担和心灵的伤害!(记者:喻晓轩 整编:杨红)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