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焦点访谈 > 焦点故事

《焦点访谈》:代理要靠“铁”关系


    
    云南是个好地方,冬暖夏凉四季如春,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使那里成为水果蔬菜的主要产地和集散地,每年都有大批的果蔬商到那里把新鲜的瓜果蔬菜运到全国各地。可是从去年开始,一些果蔬商反映,在云南要想通过铁路运输瓜果蔬菜可不那么容易,因为通过正常程序根本申请不到车皮,这是为什么呢?不久前,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三月的云南,春光明媚,气候宜人,此时正是瓜熟菜香的季节,也是出省瓜果蔬菜铁路运输最为繁忙的时候。记者首先来到了云南省经贸委交通处,陈云生处长向我们介绍了目前云南省对出省瓜果蔬菜铁路运输管理的情况。
   
   

    据陈处长介绍,2000年8月云南省经贸委出台了一份《关于出省蔬菜瓜果铁路运输实行市场准入制》的通知,文件规定只有经过省经贸委批准,获得代理资格的企业才能代理蔬菜瓜果的铁路运输业务,否则铁路不予受理。文件出台后,取得代理资格的主要是云南省双联果品公司和蔬菜联营公司。果蔬商只有给这两家公司交上代理服务费才能申请到车皮。但实际上早在90年代初,国家有关部门就全面放开了农副产品的铁路运输业务,铁道部也明确规定,铁路货运要面向社会,不得强制货主通过其他环节办理铁路货运手续。云南省经贸委的规定,引起了各地果蔬商的强烈不满。据陈处长介绍,从去年的8月底开始,云南省取消了这份文件,改进了对出省瓜果蔬菜铁路运输的管理办法。在昆明铁路局,货计科的黄敏科长进一步向记者证实,云南省出省瓜果蔬菜的货运计划在去年已经全面放开。
   
   
    不该发的文件取消了,该放开的货运计划也都放开了,看来果蔬商们反映的问题得到了解决,可是当记者到水果市场采访时,果蔬商们都躲躲闪闪,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这是为什么呢?一些货主向我们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原来,果蔬商们按正常程序在窗口依然申请不到车皮。看来事情有些蹊跷。为了了解真相,3月26日,记者跟随一位果蔬商来到了昆明东站货运大楼整车计划窗口申请车皮。
   
    从整个申请车皮的过程看,窗口工作人员并没有像一些货主说的那样,依然只受理云南省双联果品公司和蔬菜联营公司的货运申请,她们不但受理了这位果蔬商的申请,服务也算热情周到。两天后,记者再次和这位果蔬商一起,来到昆明东站货运大楼,看看车皮批下来没有。在窗口有个批下来货运计划表,我们拿着定单,帮助这位果蔬商仔细查对,结果发现在后面申请的车皮都已经批了,可是我们把计划表翻了个底儿朝上,也没有找到这位果蔬商的受理号码913371。而且奇怪的是,批下来的计划,货主不是云南省双联果品公司,就是蔬菜联营公司。于是,我们拿出那位果蔬商的定单,请货计科的黄科长查找一下。当输入定单的受理号码913371后,电脑显示:没有满足条件的记录。这份定单在电脑中不翼而飞了。对此,货运部门的解释是电脑传输出了问题。真是无巧不成书,偏偏这份货运申请在传输上出了问题。真的是那么巧吗?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当初听说云南省放开了出省瓜果蔬菜铁路运输货运计划后,一些果蔬商也曾到窗口申请车皮,但是都没有结果。果蔬商们说,报了也是白报,填很多次都不批,批来批去实际上只批两家单位,一个蔬菜公司,一个双联果品公司。
   
    看起来,昆明东站出省果蔬铁路运输的货运计划实际上已被双联果品公司和蔬菜联营公司所掌握。当然他们不会无偿地把车皮送给果蔬商们。在这种情况下,急于把水果蔬菜运出云南的果蔬商就不得不和他们签上一份代理合同,每个车皮交代理服务费1200元。
   
   

    据了解,云南每年走铁路出省的瓜果蔬菜大约有四千多车,按这种收费方法,果蔬商们每年多交的代理服务费大约有四百多万元。这对收费单位来讲的确是笔丰厚的收入,但是果蔬商们却有些吃不消了。贾建军是来自河北的水果商,春节过后他就来到云南,采购了400多吨西瓜,准备走铁路运到石家庄,算计着利用季节差,卖个好价钱。没想到,他用了十个车皮,每个车皮都多交了1200多块,这样一来要想赚到钱就难了。
   
    云南省是瓜果蔬菜生产的大省,瓜果蔬菜的种植在当地被称为是“绿色产业”,是重点发展的产业之一。遗憾的是,当地的有关部门却把这种优势变成了个别单位的生财之道。他们表面上是执行国家的政策,暗里却与一些单位达成默契,大搞垄断之实。这样做的结果是在伤害了果蔬商的利益的同时,实际上也葬送了当地的绿色产业。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