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焦点访谈 > 焦点故事

《焦点访谈》——竞标有法 违规受罚


   
    央视国际消息(焦点访谈):
   
    主持人(翟树杰):观众朋友你们好,欢迎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节目。
   
    以往在做建设项目的时候,往往都是由甲方直接找建设单位进行施工,可是由于这种做法很容易出现暗箱操作的问题。所以,近些年来,国内已经普遍采用了建设项目招投标的方式,就是由甲方提出要求,多家单位公开地进行竞争投标,最终选出中标的单位。这使得一度混乱的建设市场规范了起来。可是,今年8月,深圳市在为一个项目招投标的过程中,却发生了一件蹊跷的事。
   
    今年上半年,深圳市对一个6900万元的施工项目进行了招投标。共有7家企业投标竞争。开标后选出了3家企业,依次为第一标、二标和三标,由专家评审决定最终的中标者。其中,第一标由于报价成本问题成了废标。专家们对最希望中标的二、三标评审时意外地发现,这两家企业的招投标书有着许多惊人的相似之处。
   
    评标专家王玉清:最大的疑点就是,你看这两张平面图,从整个圆的圆心,你看从每个地方的布置,全部是一致的,没有什么绝对尺寸标准。不可能两家都是根据这个随意的,他不是一个尺寸标准,画一下,就一样,而圆心也在一个点上,每个字也写在一个地方,这是不可能的。
   
    类似的疑点在两家企业的投标书上比比皆是,就连错别字也都错在了一个地方。
    深圳市建筑局建筑市场管理处高级工程师祖黎虹:比如说在这个横线后面有一个小点,这个不是人为地,是计算机本身出问题了,打出来两个小点,而本标书都一模一样。而且从字间距、字体,这些安全就像复印出来的一样。本身这个结构,是框架剪力墙形式的,它由于属于文字错误,全部写成筒剪,两个投标标报价上面都是这样的错误。
   
    一般来说,投标书是参与投标企业的高度机密,没开标前,投标书的内容如果让投标对手知道了,自己中标的机率就等于没有了。
   
    记者:这两种标书,相似相同的地方这么多,它代表什么意思呢?
   
    祖黎虹:两个单位是串通投标。他们为了达到他们中标的目的,提高中标的机率,两个单位就互相协商,我们叫围标或者叫串标。
   
    不同企业的两份雷同的投标书,就是由串标单位的这台复印机一起复制出笼的。
   
   

    记者刘涛:投标人互相之间串标,背后的目的是什么呢?
   
    深圳市建设局建筑市场管理处处长胡建文:幕后的目的就是为了争取更大的利益。招标、投标有一个游戏规则,大家都应该按照游戏规则办事。你这两家或者三家企业相互串通投标,就损害了其他人的合法权益。如果不串标,他的机会只有一,七个投标就是七分之一的机会,但现在他有两个人,他就增加了一倍的机会。
   
    串标是为了中标,串标者往往在事先达成默契,得逞后或私下利益分成,或是由串标人提供好处。具体到这起串标案的原因,有关部门还在调查之中。说起来,个别建筑企业在招投标之中做一些什么手脚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关键的是在招投标时,能不能有效地防范串标的发生。对此,有关部门引起了高度警觉。我国的招投标实行的是专家评审制度,也就是说最终谁中标要由专家来把关确定。
   
    深圳市在这次招投标过程中,曾经先后进行了三次专家评审。让我们来看看专家们又是究竟怎么把关、怎么评审的呢?
   
    第一次评标专家杨意斌:第一次评标的第一轮,技术标。
   
    记者:整个技术文件,我看了也有一大本。最容易给人直接印象的是不是那个平面图啊?
   
    杨意斌:对。这个是我们看的重点,平面图是我们重点看的。
   
    记者:这两张图从直观上看,应该说差不多吧?
   
    杨意斌:直观上是差不多。
   
    记者:它实际上是一个示意图。
   
    杨意斌:示意图。
   
    记者:您看所有位置的安排、大小,应该说是如出一辙,应该能看出问题。
   
    杨意斌:但是雷同的地方,我们不能肯定它是串标。
   
   

    从投标书上看,第二标和第三标串标的问题非常明显,专家没有确定这是串标行为,是不是还有其它的原因呢?
   
    杨意斌:第三标没有过细看。第三标我肯定是走程式了,一个是受时间限制。
   
    记者:受时间限制是指什么?
   
    杨意斌:我要赶回去吃中午饭,我下午还要到院里面上班呢。
   
    记者:就想在上午结束就完了。
   
    杨意斌:上午结束。一般都是这样子。
   
    记者:这个时间是交易中心规定的,就只能评几个小时吗?
   
    杨意斌:它没规定。
   
   

    评审把关应该发现的问题评标专家没发现,原因居然就是尽早赶回家吃中午饭,就草草地决定了几千万资金施工项目的归属,使明显的串标行为过了关。当有人对这次评标结果产生疑问后,深圳市又组织了另一批专家,进行了复审评标。按说,这是一次更好发现问题的机会,很容易就可以堵住这个漏洞,但串标行为却又被滑过去了。
   
    记者:第二轮的复审工作,应该说是对前一轮的评判结果有怀疑了才进行,是这样吗?
   
    第二次评标专家曾声谦:对,是。我比了第一标和第二标,第三标和第四标,基本上就是说,我上午看了第一标、第二标,下午看了第三标、第四标的。
   
    记者:你没有对比一下第二标、第三标这中间,有这么多的雷同的地方,或者有这么多蹊跷的地方吗?
   
    曾声谦:其实到第三标那个时候,我当时真的很累。我们的工作其实很多,我没办法看出什么东西。
   
    两次评审两个关口,可对于明显的串标现象,一关是以回家吃饭为借口,草草收场;一关又以身体累了没发现问题为理由,让串标企业过了关。这样的专家评审把关,怎能保证将违法违规的行为关在门外?
   
    深圳市建设局副局长杨胜军:在投标过程中间,有一些串标的行为,像这次我们查处的桑达雅苑综合楼工程,是比较明显比较容易发现的。但是我们评标专家由于在这种评标过程中不负责任,没有发现,我们认为至少是工作上的玩忽职守。
   
    据深圳市有关部门统计,近年来对于串标和其它招投标的过程当中,违法违规的问题投诉已经占到了社会投诉总量的一半以上。为了遏止这种情况,深圳市建设局近日对这起串标案做出了严肃处理。
   
    杨胜军:这次我们对围标串标的案件当事人,依法做出了严肃处理;对评标专家取消了他们评标的资格,并且作为不良行为给予了记录。
   
    这次被查处的两家串标企业分别被处以10万元的高额法罚款,并被取消了招投标的资格。在企业的诚信记录中留下了难以抹去的污点,成了国内最先尝到串标苦果的企业。
   
    第二标单位负责人:教训大得很,首先是一种经济上对我们的处罚,第二个由于这种行为,被建设行政主管部门,给予处罚记载以后,对企业的负面影响是不可低估的。
   
    第三标单位负责人:我们已经有了教训,如果再继续这样,那我们企业确实生存都很困难了。
   
    让串标企业接受教训仅仅是解决问题的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要在招投标过程中,建立起一套防范和控制串标等违法违规行为的机制。
   
    目前,深圳市建设工程服务交易中心,已经形成了一套严格的监管制度。
   
    深圳市建设工程交易服务中心主任刘广平:我们采取了经评审的最低价法,中标单位是由专家经过评审来确定的。因为几千万、上亿的工程,就是由这几个专家评审决定的,所以说投标单位很多是千方百计地做专家工作,针对这些情况,我们采取了封闭式的评标办法。
   
    这种封闭隔绝的评标办法,是由许多具体的操作规范组成的。交易中心从公布招标信息开始,可以对整个的招投标过程实施全程监控。
   
    刘广平:这个主要是专家的指纹鉴定,专家评标过程中需要鉴定身份。搞了这套系统以后,评什么标也可以确定了,便于对专家今后的考核。这个是封闭式的背靠背的答辩室,如果施工单位进入封闭式评标室面对面的,有些专家就不太好提问。另外还容易产生一些别的问题。
   
    今年7月1日,深圳市又推出了新的招投标的办法,其中尤其是在防止招投标单位出现串标等方面的问题上采取了更为严谨的措施。新办法实行以来,当地的招投标已经从投诉的热点降到了零投诉。
   
    主持人(翟树杰):深圳市是我们国家招投标方式运行教导的地方,这次串标问题的发生促使他们采取了更为严格的管理来堵住漏洞。
   
    其实,类似我们节目中这种招投标不规范的问题,在许多地方也同样屡屡发生过。所以,要想整顿规范好我们国家的招投标市场,关键还是要用严格的管理和严密的制度,把住各个关口,使那些想做手脚的人没有空子可钻,这样才能真正创造出一个良好的招投标环境。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