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频道 > 样式雷 清代皇室建筑秘档 > 正文

清代宫廷装修的不传之秘 

  

v 映射帝王之梦的装修隐喻

  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之一是礼制,礼制贯穿于古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建筑也不能例外。于是,天子之城多高,诸侯之城多高,都有严格的规定。建筑的色彩也因人而异,天子、诸侯、大夫各不相同,决不能混淆。

  到了装修当中,首先看到的是对于住宅大门按官位、品级加以限定,于是便出现了品官之门和百姓之门的差别。一提起“门”字,中国人便有一种特殊的敏感,它在中国人眼里,远不止是一个“出入口”的概念,而成为中国文化的一种体现形式。“门”甚至与某些词组合成为一种特定称谓,诸如“柴门”、“朱门”、“佛门”、“空门”、“匠门”、“班门”、“名门”等等。正因为如此,对“门”的装修便有了不同要求,使用在不同处所的建筑物上的门,形式要有所不同,“朱门”华贵,“柴门”质朴,“宫门”庄严,“佛门” 静谧。古代建筑匠师对此是心知肚明的。但是在室内装修上做隐喻,还是明清以后的事情,尤其是清代以后特别发达。从现存的装修图档中可以看到,样式雷通过装修构件上的装饰题材,隐喻地表达文化内涵,使建筑与文化融而为一。

  帝王的生活理想和审美需求,概括起来有以下几个方面:

  帝王权势的延续:江山万代、子孙万代、河清海晏。

  帝后的生活理想:万福万寿、寿山福海、福禄绵绵。

  帝后的精神慰藉:岁岁平安、四时吉庆、梅花献瑞。

  帝后附庸风雅的表达:君子之交、岁寒三友。

  如何表达这些思想?样式雷选择了历史上长期积淀下来的约定俗成的题材。例如对于某些动植物拟人化的认同:喜鹊是“喜”的象征物,把喜鹊的叫声隐喻为“报喜”,听到了喜鹊的叫声,便以为必有喜事降临,于是装修中便有“喜从天降”、“喜报平安”、“喜报三元”之类的题材。而乌龟、仙鹤被认为是长寿的动物,于是有“鹤寿龟龄”、“鹤来添福寿”之说。以此引申,利用谐音表示所象征的含义,如用蝙蝠象征“福”,用梅花鹿象征“禄”。


子孙万代天然罩,隐喻帝王对权势延续的愿望。

  工匠们更有创造性的是利用爬藤植物,有的是用藤萝,有的是用葡萄,还有的用葫芦,象征事物的绵延不断,用来隐喻子孙万代。

  用多子植物象征子孙多,希望能够延续王朝的江山。

  用带有九只狮子的雕刻,隐喻九世同堂。

  兰草,在样式雷文档里写的是芝兰同春,象征子孙与先辈一样有出息。

  用鹤和鹿组合起来表示祝寿并获得高官厚禄,名曰鹤鹿同春。


满堂富贵天然罩,隐喻帝后的生活理想。

  用牡丹花隐喻成“满堂富贵”。用四季不同的花卉,表示四季平安。


春燕剪柳八方罩,隐喻新婚的场景。

  还有表示夫妻美满生活的,如用雌雄孔雀表示夫妻恩爱;用春燕剪柳,燕子衔泥筑新巢,隐喻夫妻新婚的场景。


梅花献瑞瓶形罩,隐喻吉祥如意。

  梅、菊、兰、竹是历史上一些文人雅士倾心吟咏的对象。如苏东坡咏竹诗:“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陆游也有咏梅的诗,他歌颂梅花的品质是“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有的皇帝也附庸风雅,要求匠师们搞一些四君子、岁寒三友之类题材的装修,乾隆就比较喜欢这样的隐喻。但是他们没有文人那种风雅,竹子受宫廷欣赏的是“绿竹长春”,或“竹报平安”,表示“爆竹声中一岁除”的意思。梅花受欣赏是其能报春,有“梅花献瑞”、“梅献五福”等,仅仅表示祥瑞之意。这些隐喻与文人雅士的思想境界相差甚远。

  皇家建筑的装修设计受到多方因素的制约,建筑师的设计不但得经过总管大臣、内务府官员在题材、风格等方面的审查,更要服从和迎合帝后们的喜好。比如同治皇帝和慈禧对建筑装修的设计不但要提出各种意见,有时还亲自参与设计,他们的设计无论好坏,只要传旨下来,建筑师只能接受。正因为如此,同治十二年慎德堂和天地一家春的室内装修设计无法代表样式雷的设计水平,更多的是慈禧的旨意。样式雷作为宫廷御用建筑的设计者,只能在有限的空间发挥其创造性。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在有限的创造空间展示了深厚的文化素养和独特的审美情趣。这当然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家族几代人努力的结果,当然也离不开那个时代的匠师们的共同努力。(来源:《中华遗产》)

责编:李菁  来源:

本篇文章共有 4 页,当前为第 4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