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清代宫廷装修的不传之秘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5年10月28日 15:45 来源:

  

撰文/郭黛蝑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

  《红楼梦》第三回写林黛玉初进贾府,贾母安排住处时说:“今将宝玉挪出来,同我在套间暖阁儿里,把你林姑娘暂安置碧纱橱里……”宝玉道:“好祖宗,我就在碧纱橱外的床上很妥当,何必又出来闹得老祖宗不得安静。”贾母想了一想说:“也罢了。”每人一个奶娘并一个丫头照管,余者在外间上夜听唤。

  有人据此以为宝玉和黛玉初见时肯定不超过10岁,否则贾母如何同意二人同室睡觉呢?其实这是对碧纱橱的一种误解。

  所谓“碧纱橱”,是一种用以隔断成两个房间的中间隔断,由多扇的隔扇门联成一体,但平时不开启,只留中间的两扇可以开关,在开关门扇表面装有帘架,门扇打开时可挂帘子。有时把四扇的碧纱橱称为嵌扇,或者把可以开启的槛窗称为嵌扇。贾府的一间大房间经碧纱橱隔开后成了两间,黛玉睡里间,宝玉睡外间。


碧纱橱

  碧纱橱是我国古典建筑室内装修中的一种重要类型,一般用于富贵人家,实现对不同功能空间的分隔。一个空旷的厅房,通过设计师的匠心安排,由碧纱橱、花罩栏杆、屏风、博古架等,把大厅间隔出各种生活起居空间。这种对空间的处理,不仅能满足功能上的需求,也是一种艺术美的享受。

  如果不了解这些装修类型和风格,常常会出现“误读”的现象。

  在这一领域,样式雷通过清代皇家建筑的大量创作实践,展示了其非凡的精湛技艺和创造才能。随着原本具有高度保密性的装修设计图公诸于众,我们今天能够从这些图纸和模型上面,打开一条通往帝王之宫的遥远通道,领略蕴藏其中的帝王的欲望与理想、设计师的匠心与创意,以及历史的沧桑与变迁。

  

v 追求帝王之气的空间划分

  一座厅堂的室内有很多开间,在进深方向也有多根内柱,可将几种装修手段并用,其空间有阻隔,有通透,有虚有实,相互结合。

  在中国传统建筑中,所有装修类构件均依附柱、梁存在,既可以使两柱之间全封闭,也可部分封闭部分敞开,从而做出多种分隔空间。

  样式雷在设计中采用了多种划分空间的装修,碧纱橱就是其中之一。同类的还有木壁板、裙墙槛窗等,“木版壁”是一种木隔断,表面可以在拼板处利用压缝条做出一些装饰性的条纹;“裙墙槛窗”是在木版壁的上部改成一扇扇的隔扇窗。

  另一种划分空间的方法是在柱间设博古架、八方罩、瓶形罩、圆光罩之类,使柱子两侧的两个空间在整体上被分隔开,而局部又留有连通的孔洞,这些孔洞可以被美化成各种自然的或几何的形式,非孔洞部分也并不完全封死,而是做成透雕。如样式雷烫样(即模型)中的梅花献瑞瓶形罩。

  再一种是在两个柱子之间虽然设有装修,将柱子两侧的空间隔开,但又开了窗子,被隔开的空间可以相互观望,彼此暗示空间的存在。如样式雷烫样中的带窗雕花罩。


落地罩,我国古典建筑装修中一种常见类型,它对柱梁两侧的两个空间有所界划,但绝大部分敞开,使两个空间彼此连通。

  还有另一种“罩”类的装修构件,如落地罩、栏杆罩、几腿罩、飞罩、天然罩等,这种“罩”随着紧贴柱子所安构件而定其称谓,安一扇隔扇的叫落地罩,安一段短栏杆时,称为栏杆罩,安一条形似几案家具的腿的木条称几腿罩。同时在中部梁下挂一些雕花板之类的构件。如果仅仅在梁下挂花板,则称为飞罩。这一类装修对于柱梁两侧的两个空间有所界划,但绝大部分敞开,使两个空间彼此连通,它们只是对空间做虚拟式的界定。

  这些装修类型,体现在样式雷设计图中,所采用的装修符号主要是平面图和立面的烫样,这与现代建筑设计中的平、立、剖面图及大样图不同。即使同是平面图,样式雷设计图所画的内容与现代建筑设计中的平面图也不一样。

  在样式雷平面图中,除了绘有柱网、柱子、外墙之外便是内外装修,建筑所开的窗,有时仅仅只在柱网上画一点或两点,也有时画出窗的平面,而门的画法多为简化了的几扇隔扇的平面。对于内檐装修的画法,有的仍然画的是简化了的平面,有的则加入简化了的立面形象,完全是以符号化的面貌呈现在图纸之上。如咸丰九年前后所画的九洲清晏平面图,这是一张装修改建的平面图,要改建的部分均用红色线条绘出,原有的用黑色线条绘出。另外一张有代表性的是圆明园九洲清晏慎德堂平面,绘于道光十七年以前。再有,圆明园武陵春色的恒春堂平面所画也很有特点。这三张图中所出现的符号大体相同,基本可以代表常见的各种装修符号。

  

v 满足帝王之欲的功能分区

  慈禧为自己拟建的寝宫—“天地一家春”内,总共使用了35处装修,如此多的装修数量和类型出现在一幢建筑中,是前所未有的。慈禧和同治不但亲自审查设计图纸,慈禧还操笔亲绘图样,因此样式雷无法左右其风格。

  在宫廷建筑中,需要利用不同形式的装修来满足不同的功能要求。有的适合礼仪活动,需要开敞、宏伟、气势庞大,可举行盛大庆典;有的适合起居生活,则需私密、封闭、小巧、亲切,宜于密谈,宜于休息,或可抚琴,或可作画,各得其所。这是两种不同性格的空间,一种是单一空间,一种是有机复合空间。样式雷在设计中,就创造性地做出了多种复合空间。

  这种效果在连卷建筑的室内装修设计中表现得尤为突出。所谓连卷建筑是指在进深方向由多跨并联,也就是三、四个屋顶并列在一起的建筑,屋顶可以是歇山式,也可以是硬山式、悬山式。这些并联的屋顶,在技术处理上存在一定难度,直到雍正、乾隆以后才逐渐多起来。由于它的室内进深加大,空间有较多铺陈的余地,所以颇受帝后们青睐。例如在圆明园中,道光皇帝首先将自己的寝宫改建成三卷殿慎德堂,以后咸丰、同治也都以慎德堂为寝宫。到了慈禧当政,想借同治重修圆明园之机为自己建造一座四卷的天地一家春,由于国库空虚、内忧外患,才不得不罢休。这些多卷建筑的空间设计独具匠心,产生出了变幻莫测的复合空间。

  圆明园慎德堂建于道光十年(1830)左右,是一座面阔5间,进深3进,外檐显6间,并带周围廊的建筑。其室内装修自建成之后有过多次改建,尚存有六种不同时期的图纸,可以看到当时室内装修发展变化的轨迹。


仙楼,室内大屋套小雾的一种装修类型,可使室内空间显得丰富而亲切。

  初建时期图纸中的室内空间在前后进都是比较封闭的,仅在中进有所敞开,处处充满了深奥莫测之感。自道光十六年以后,慎德堂室内空间形成了不同功能的前后两部分:前部变成室内小戏台,为公共性空间,帝王、内臣、戏子可以到达;后部是皇帝私人的活动场所,后厅供皇帝起居,观看后湖风景,并设有为皇帝个人独用的佛堂,以及作为寝宫使用的仙楼。这样的室内空间划分,一般用碧纱橱、槛窗、飞罩一类,仅仅在特别需要强调重要性的场所如宝座前,才加施天然罩;在休息空间,需要活跃气氛时,使用了圆光罩、八方罩。

  从初期追求装修构件的花样变化,如石榴罩、八方罩、圆光罩、栏杆罩、通芽雕花飞罩等,到后来强调装修构件的洗练运用,反映出样式雷对室内空间功能分区的思想逐渐明确,设计中更注重空间使用的合理性。

  同治年间重修慎德堂时,一改以往的设计风格。同治十二年(1873)十一月二十七日曾传旨明确其装修设计要求,样式雷据此绘有一张设计图。从图中所绘可以看出,空间呈“工字”形前后连通,装修花样繁多,但布局颇为呆板。

  从上可以看出,样式雷对于室内空间的设计具有鲜明特点,其所形成的空间效果是自由流通、层层伸展的。透过装修构件的通透、虚拟,可以观赏到室内丰富多彩的景象,既有深深层叠的不同空间,又有可供人们细细品味的雕饰,那四季花、冰纹梅雕刻之精美,无不令人叹为观止。

  这种室内空间的处理方法,是对以往一般古典建筑中严肃、对称、刻板的空间形态的突破,它反映出清代宫廷建筑师在空间处理方面所表现的超前意识。就室内空间设计的观念而言,样式雷比现代主义建筑大师密斯、莱特,乃至当代的波特曼并不落后,他们的创造性可以说非同寻常。

  

v 映射帝王之梦的装修隐喻

  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之一是礼制,礼制贯穿于古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建筑也不能例外。于是,天子之城多高,诸侯之城多高,都有严格的规定。建筑的色彩也因人而异,天子、诸侯、大夫各不相同,决不能混淆。

  到了装修当中,首先看到的是对于住宅大门按官位、品级加以限定,于是便出现了品官之门和百姓之门的差别。一提起“门”字,中国人便有一种特殊的敏感,它在中国人眼里,远不止是一个“出入口”的概念,而成为中国文化的一种体现形式。“门”甚至与某些词组合成为一种特定称谓,诸如“柴门”、“朱门”、“佛门”、“空门”、“匠门”、“班门”、“名门”等等。正因为如此,对“门”的装修便有了不同要求,使用在不同处所的建筑物上的门,形式要有所不同,“朱门”华贵,“柴门”质朴,“宫门”庄严,“佛门” 静谧。古代建筑匠师对此是心知肚明的。但是在室内装修上做隐喻,还是明清以后的事情,尤其是清代以后特别发达。从现存的装修图档中可以看到,样式雷通过装修构件上的装饰题材,隐喻地表达文化内涵,使建筑与文化融而为一。

  帝王的生活理想和审美需求,概括起来有以下几个方面:

  帝王权势的延续:江山万代、子孙万代、河清海晏。

  帝后的生活理想:万福万寿、寿山福海、福禄绵绵。

  帝后的精神慰藉:岁岁平安、四时吉庆、梅花献瑞。

  帝后附庸风雅的表达:君子之交、岁寒三友。

  如何表达这些思想?样式雷选择了历史上长期积淀下来的约定俗成的题材。例如对于某些动植物拟人化的认同:喜鹊是“喜”的象征物,把喜鹊的叫声隐喻为“报喜”,听到了喜鹊的叫声,便以为必有喜事降临,于是装修中便有“喜从天降”、“喜报平安”、“喜报三元”之类的题材。而乌龟、仙鹤被认为是长寿的动物,于是有“鹤寿龟龄”、“鹤来添福寿”之说。以此引申,利用谐音表示所象征的含义,如用蝙蝠象征“福”,用梅花鹿象征“禄”。


子孙万代天然罩,隐喻帝王对权势延续的愿望。

  工匠们更有创造性的是利用爬藤植物,有的是用藤萝,有的是用葡萄,还有的用葫芦,象征事物的绵延不断,用来隐喻子孙万代。

  用多子植物象征子孙多,希望能够延续王朝的江山。

  用带有九只狮子的雕刻,隐喻九世同堂。

  兰草,在样式雷文档里写的是芝兰同春,象征子孙与先辈一样有出息。

  用鹤和鹿组合起来表示祝寿并获得高官厚禄,名曰鹤鹿同春。


满堂富贵天然罩,隐喻帝后的生活理想。

  用牡丹花隐喻成“满堂富贵”。用四季不同的花卉,表示四季平安。


春燕剪柳八方罩,隐喻新婚的场景。

  还有表示夫妻美满生活的,如用雌雄孔雀表示夫妻恩爱;用春燕剪柳,燕子衔泥筑新巢,隐喻夫妻新婚的场景。


梅花献瑞瓶形罩,隐喻吉祥如意。

  梅、菊、兰、竹是历史上一些文人雅士倾心吟咏的对象。如苏东坡咏竹诗:“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陆游也有咏梅的诗,他歌颂梅花的品质是“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有的皇帝也附庸风雅,要求匠师们搞一些四君子、岁寒三友之类题材的装修,乾隆就比较喜欢这样的隐喻。但是他们没有文人那种风雅,竹子受宫廷欣赏的是“绿竹长春”,或“竹报平安”,表示“爆竹声中一岁除”的意思。梅花受欣赏是其能报春,有“梅花献瑞”、“梅献五福”等,仅仅表示祥瑞之意。这些隐喻与文人雅士的思想境界相差甚远。

  皇家建筑的装修设计受到多方因素的制约,建筑师的设计不但得经过总管大臣、内务府官员在题材、风格等方面的审查,更要服从和迎合帝后们的喜好。比如同治皇帝和慈禧对建筑装修的设计不但要提出各种意见,有时还亲自参与设计,他们的设计无论好坏,只要传旨下来,建筑师只能接受。正因为如此,同治十二年慎德堂和天地一家春的室内装修设计无法代表样式雷的设计水平,更多的是慈禧的旨意。样式雷作为宫廷御用建筑的设计者,只能在有限的空间发挥其创造性。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在有限的创造空间展示了深厚的文化素养和独特的审美情趣。这当然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家族几代人努力的结果,当然也离不开那个时代的匠师们的共同努力。(来源:《中华遗产》)

责编:李菁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