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大事记(1950年)(一)
  1950年6月25日 朝鲜内战爆发
  第二次世界大战将近结束时,美苏两军以北纬三十八度线为界,分别占领南北朝鲜,接受日军投降。后来,美国违反同盟国关于朝鲜自由独立及成立统一的朝鲜政府的协议,分裂朝鲜,支持李承晚集团于1948年8月在朝鲜南半部成立了“大韩民国政府”。同年9月,朝鲜北半部也成立了以金日成为首相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此后,为朝鲜的统一问题,南北朝鲜展开了更加激烈的斗争。
  1950年6月25日,终于爆发了朝鲜内战。
  6月27日 美国武装干涉朝鲜内政,并入侵我国领土台湾
  朝鲜内战爆发后的第二天,6月26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即命令其驻在远东的空、海军支援韩军作战。27日,杜鲁门发表声明,公开宣布武装干涉朝鲜内政,并命令其海军第七舰队侵入台湾海峡,入侵中国领土台湾。同日,美国操纵联合国安理会通过非法决议,以“紧急援助”南朝鲜为名,为美国搜罗侵朝军队。
  7月1日,美国地面部队进入朝鲜,5日与朝鲜人民军在乌山首次交战。
  6月28日 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兼外交部长分别发表讲话和声明,反对美国武装干涉朝鲜内政和入侵我国领土台湾
  6月28日,毛泽东主席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八次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坚决反对美帝国主义干涉朝鲜内政和入侵我国领土台湾,严正指出,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将既不受帝国主义的利诱,也不怕帝国主义的威胁”。他号召:“全国和全世界的人民团结起来,进行充分的准备,打败美帝国主义的任何挑衅”。同日,周恩来总理兼外交部长发表声明,强调指出:“杜鲁门27日的声明和美国海军的行动,乃是对于中国领土的武装侵略,对于联合国宪章的彻底破坏”,“我国全体人民,必将万众一心,为从美国侵略者手中解放台湾而奋斗到底。”
  7月7日 美国操纵联合国安理会通过非法决议,组织“联合国军司令部”
  美国于7月7日操纵联合国安理会通过非法决议,同意美国及其他国家的侵朝军队使用联合国的旗帜,并组织“ 联合国军司令部”,由美国指定“联合国军”最高指挥官。8日,杜鲁门任命美国远东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为“联合国军总司令”。所谓“联合国军”实则主要为美国军队,另外,还有英国、澳大利亚、荷兰、新西兰、加拿大、法国、菲律宾、土耳其、泰国、南非、希腊、比利时、卢森堡、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等国,也派了少量军队,其中有些国家只是象征性地派出。
  7月8日 金日成首相发表广播演说,号召朝鲜人民为反对美国侵略而坚决斗争
  金日成首相7月8日发表广播演说,揭露和谴责美国侵略者盗用联合国的名义进行侵略的目的和野蛮罪行,号召全体朝鲜人民和人民军为维护祖国的荣誉、自由和独立,积极展开全民性的民族解放战争,把美国侵略者赶出朝鲜去。
  7月13日 中央军委决定组建东北边防军
  面对美国武装侵略朝鲜的形势,中央军委根据毛泽东主席提议,于7月7日和10日,由周恩来副主席主持先后召开会议,讨论保卫国防问题。13日,作出了《关于保卫东北边防的决定》。决定抽调第13兵团第38、第39、第40军和第42军,炮兵第1、第2、第8师及高射炮兵、工兵、运输兵(汽车)等各一部,共25万余人,组成东北边防军,保卫东北边防安全和必要时援助朝鲜人民抗击美国侵略者。上述部队于8月中旬在我国东北地区南部完成集结。8月下旬,又决定将第9兵团、第19兵团分别调至津浦、陇海铁路沿线,以策应东北边防军。9月上旬,为加强东北边防边军力量,又决定将第50军编入边防军序列,该军于10月上旬在吉林西南辽源地区完成集结。
  8月中旬 朝鲜人民军推进至洛东江一线,解放了朝鲜南部广大地区
   朝鲜人民军于6月28日解放汉城,7月20日攻占大田,到8月中旬,将美军、韩军压缩到洛东江以东一万平方公里的狭小地区。美军、韩军依托洛东江负隅顽抗,战争形成胶着状态。
  8月20日 周恩来外交部长致电联合国,支持苏联和平调处朝鲜问题的提案
  周恩来外交部长致电联合国安理会及秘书长,支持苏联8月4日提出的和平调处朝鲜问题的提案。指出:“全亚洲及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迫切地希望联合国负起维持世界和平与安全的责任,并以有效的方法迅速和平调处朝鲜问题。”并且还申明了我国坚决主张“在朝鲜应停止军事行动,同时自朝鲜撤退外国军队”的严正立场。
  8月24日 周恩来外交部长向联合国提出制裁美国侵略我国领土台湾罪行的控诉案
  周恩来外交部长于8月24日致电联合国安理会及秘书长,就美国侵略我国领土台湾问题提出控诉案。联合国安理会在我国政府坚决要求下,8月29日决定将此控诉案列入议程,并于9月29日邀请我国政府派代表出席会议。
  8月26日 中央军委决定加速我军特种兵建设
  为适应朝鲜战争形势发展的需要,中央军委于8月26日在周恩来副主席主持下召开会议,决定加速特种兵建设,立即增编4个飞行团,3个战车旅(9个团),18个高射炮团及10个军的队属炮兵,并在年底前完成组训工作。
  8月27日 周恩来外交部长就美国空军侵犯我国领空事,向美国提出抗议,向联合国提出控诉
  美侵朝空军飞机9架于8月27日侵入我国边境辑安(今集安)、临江、安东(今丹东)等地上空,扫射我车站、机场等建筑物,杀伤我和平居民24人。当日,周恩来外交部长致电美国政府提出严重抗议;致电联合国提出控诉,并要求予以制裁。此后,美侵朝空军飞机仍不断侵犯我国领空,进行侦察和轰炸扫射,杀伤我国人民。我国政府多次提出抗议。
  9月15日 侵朝美军在仁川登陆,朝鲜人民军转入战略退却
  侵朝美军以美第10军所属陆战第1师、步兵第7师及炮兵、坦克兵、工兵部队等共7万余人,在260余艘舰艇、近500架飞机配合下,在朝鲜西海岸仁川登陆,并继续向汉城及其以南水原方向进攻。正面洛东江战线的美、韩军10个师亦于9月16日开始沿釜山至汉城线实施反攻。朝鲜人民军在敌军两面夹击的形势下,转入战略退却。美、韩军28日占领汉城,29日进抵“三八线”。
  9月30日 周恩来总理在国庆节大会上警告美国:中国人民对帝国主义侵略朝鲜不能置之不理
  周恩来总理于9月30日在国庆节大会上作了题为《为巩固和发展人民的胜利而奋斗》的报告。报告中警告美国: “中国人民爱好和平,但是为了保卫和平,从不也永不害怕反抗侵略战争。中国人民决不能容忍外国的侵略,也不能听任帝国主义者对自己的邻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 10月3日,,周恩来总理通过印度驻华大使,再次表明我国的严正立场:朝鲜问题应该和平解决,而“美国军队正企图越过‘三八线’,扩大战争。美国军队果真如此做的话,我们不能坐视不顾,我们要管。”
  10月7日 美国侵略军不顾我国警告,悍然越过“三八线”
  美帝国主义不顾我国政府的警告,拒绝和平解决朝鲜问题。10月1日,南军首先在襄阳地区越过“三八线”;2日,麦克阿瑟发布全线向北推进的命令;7日,美军开始越过“三八线”,并继续北犯,企图迅速占领全朝鲜。

  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大事记(1950年)(二) 0.09.27 15:41:14)
  10月8日 中国人民志愿军组成,准备立即入朝参战,抗击美国侵略者
  美国侵略军在仁川登陆后,朝鲜战局逆转,并日益严重。中共中央根据朝鲜劳动党和朝鲜政府的请求与中国人民的意愿,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策,决定组织中国人民志愿军到朝鲜境内,支援朝鲜人民抵抗以美国为首的侵略军。并且指出:这样做是必要的。因为如果整个朝鲜被美国占领,朝鲜革命力量遭到失败,这不仅对朝鲜人民不利,对中国人民不利,对整个东方也都是不利的。为此,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于10月8日发布命令:将东北边防军改编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迅即向朝鲜境内出动,协同朝鲜人民向侵略者作战并争取光荣的胜利。同时,任命彭德怀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10月9日 中国人民志愿军召开干部会议,传达中共中央出兵参战决策,确定入朝作战方针。
  中国人民志愿军10月9日在沈阳召开军以上干部会议,16日又在安东(今丹东)召开师以上干部会议。在这两个会议上,彭德怀司令员传达了中共中央出兵参战的决策和志愿军入朝作战的任务,并根据朝鲜战场的敌情、地形和我军装备情况,确定第一个时期,采取“阵地战与运动战配合”的作战方针,先组织防御,然后再配合朝鲜人民举行反攻。
  10月15日 杜鲁门与麦克阿瑟在威克岛会谈,决定迅速占领全朝鲜。
  美国总统杜鲁门为了协调其侵朝政策和对我国出兵参战的可能性作出判断,于10月15日乘专机飞往威克岛,与麦克阿瑟举行会谈。他们断定中国军队装备落后,出兵参战的“可能性很小”,因而计划于感恩节(11月23日)前占领全朝鲜。会谈后,侵朝美军猛力向北推进,于10月19日占领平壤,并继续向朝中边境鸭绿江进逼。同时,还不断以其空军轰炸我国东北边境地区,公然将战火烧向我国。
  10月19日 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战场。
  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8、第39、第40、第42军和炮兵第8师、高射炮兵第1团,自19日晚开始,分由安东、长甸河口、辑安等处跨过鸭绿江,向预定战场开进。23日,炮兵第1师和炮兵第2师第29团、工兵第4团(后改为第14团)、第6团(后改为第16团)又相继入朝。10月21日,金日成首相和彭德怀司令员在大洞会见。
  金日成首相和彭德怀司令员于10月21日在朝鲜平安北道北镇西北之大洞首次会见,就稳定朝鲜战局问题进行了商讨和部署。
  10月22日 中央军委决定调第66军作为志愿军预备队。
  为增强志愿军力量,中央军委于22日决定将第66军编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序列,作为志愿军预备队。该军自23日开始,从天津地区车运安东,25日至26日夜自安东渡过鸭绿江,进至新义州地区。
  10月25日 中共中央作出组成志愿军领导机构的决定。
  为了适应抗美援朝战争的需要,中共中央10月25日决定:第13兵团司令部、政治部及其他机构即改组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政治部及其他机构,并任命邓华、洪学智、韩先楚为副司令员,邓华兼政治委员,解方为参谋长,原政治部(主任杜平)、后勤部及其他机构的负责同志均照旧负责。中共志愿军委员会由彭德怀为书记,邓华为副书记。同日,志愿军炮兵司令部入朝。
  志愿军炮兵司令部在政治委员邱创成、副司令员匡裕民率领下,由安东入朝,统一领导和指挥入朝炮兵部队。12月下旬,炮兵司令部奉命回国负责改装和组建新的炮兵部队。1951年1月27日,中央军委复决定组成精干的炮兵指挥所,统一指挥在朝炮兵,匡裕民为主任,于2月3日入朝。至1951年4月,陆续入朝的炮兵有经过改装的炮兵第2、第8师,和新组建的炮兵第7师、火箭炮兵第21师、防坦克歼击炮兵第31和第32师,以及高射炮兵第61、第62、第63、第64师。在战争期间,炮兵发挥了巨大作用,完成了各次作战任务。同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人民军一部配合下举行第一次战役,将敌人从鸭绿江边驱逐到清川江以南。
  志愿军入朝后,根据敌人分兵冒进的情况,决定立即改变原防御作战计划,而采取在运动中歼敌的方针,以一部在黄草领、赴战岭地区钳制东线之敌,以主力于西线歼灭敌人。25日10时,志愿军一部在开进中,于温井西北两水洞地区同南第6师一部遭遇,并将该敌歼灭。接着,我军主力分向温井、云山、宁边、熙川地区及古场洞地区之敌展开猛攻。我第50军亦于26日分由安东、辑安入朝投入作战。至11日2日,我军先后歼灭了龟头洞、古场洞地区之敌并攻克云山。3日,西线之敌被迫全线撤退。4日,其主力全部撤到清川江以南地区。5日,第一次战役胜利结束,我歼敌15000余人,挫败了敌人在感恩节前占领全朝鲜的狂妄企图,初步稳定了朝鲜战局。
  10月26日 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成立。
  全国人民抗美援朝运动的统一领导机构——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反对美国侵略委员会(简称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成立,郭沫若为主席,彭真、陈叔通为副主席。
  10月31日 中国人民志愿军工兵指挥所入朝,统一指挥入朝工兵部队。
  中国人民志愿军工兵指挥所由陈正峰率领于10月31日入朝,统一指挥入朝工兵部队。1952年8月,工兵指挥所得到加强,并由谭善和任主任。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先后入朝担负各种工程保障任务的工兵部队有第14、第16、第15、第17、第10、第22、第18、第21、第7、第1、第4、第6、第9、第12团及第3团之第3营和第26团之第3营,共14个团另两个营。志愿军工兵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完成了交通工程保障、战斗工程保障,以及建筑仓库、营房等大量的工程保障任务,对保障作战和交通运输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11月4日 我国各民主党派发表联合宣言,誓以全力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而坚决斗争。
  中国共产党、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民主同盟、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国人民政协无党派民主人士、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国致公党、九三学社、台湾民主自治同盟、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于11月4日联合发表宣言,表示“誓以全力拥护全国人民的正义要求,拥护全国人民在志愿基础上为着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神圣任务而奋斗。”接着,全国各界人士纷纷表示,热烈拥护各民主党派联合宣言,决心尽最大努力坚决进行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伟大斗争。
  11月6日 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兵入朝。
  为了加强铁路运输,志愿军铁道兵第1师于11月6日入朝,担任抢修铁路任务。其后,铁道兵第3师、第2师于1951年2月、5月亦相继入朝。6月20日,又以直属桥梁团为基础成立了第4师。此时,在朝铁路抢修部队已达4个师、1个团又1个援铁路工程总队。抗美援朝战争期间,铁道兵部队在其他兄弟部队配合下,完成了大量的铁路工程保障任务,建成了“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保障了铁路上的运输。
  11月7日 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入朝。
  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辖第20、第26、第27军)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宋时轮率领下,于11月7日至19日先后由辑安、临江入朝参战,担负东线作战任务。
  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大事记
  
  11月13日 志愿军党委召开会议,制定作战指导方针和下一步作战部署
  第一次战役结束后,志愿军党于11月13日在彭德怀主持下,在北镇西北大榆洞召开会议。会议分析了形势,总结了第一次战役的经验,最后确定在我军尚未得到空军、炮兵、装甲兵适当加强以前,“仍采取运动战、阵地战、游击战相结合,内线和外线相结合的方针”,下一步作战则准备“采取内线作战,诱敌深入,各个击破和歼灭敌人” 的方针,并依此作了部署。
  11月17日 毛泽东主席指示华东局、中南局,加强东南沿海战备。
  为了防备敌人在我国东面沿海登陆进犯,毛泽东主席于11月17日分别对华东局、中南局作指示:华东一切工作要以美国和蒋介石登陆进犯为假想的基础去作布置,要将两广作为一个对付帝国主义和蒋介石进犯的统一的单位。
  11月中旬 中国人民志愿军公安第18师入朝。
  中国人民志愿军公安第18师于11月中旬至1951年2月分批入朝,担任后方剿匪、警卫、押运、装卸和设置对空监视哨任务。1952年11月1日,公安第1师入朝,接替了公安第18师的任务,公安第18师回国。1955年3月公安第1师回国。
  11月22日 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发出关于开展抗美援朝运动当前任务的通告。
  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11月22日发出通告,要求各地分会向广大群众进行宣传工作,以普及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时事政治教育,推广仇视、鄙视和蔑视美国侵略者的运动,把群众的爱国热情正确地引导到实际工作中去。同时,要求还没有成立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反对美国侵略委员会的大行政区、省、市应立即成立分会,以更有效地开展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运动。
  11月25日 中国人民志愿军发起第二次战役,将敌人驱逐至“三八线”以南。
  敌人虽遭我第一次战役打击,但仍轻视我军力量,企图迅速占领全朝鲜。在经过试探性进攻以后,于11月24日发动了所谓圣诞节(12月25日)结束朝鲜战争的总攻势。我军采取诱敌深入的方针,于25日开始对敌实施猛烈反击。经激战,西线我军歼灭了德川、宁远和龙源里地区之敌,接着于12月6日收复平壤,并继续向“三八线”追击。东线我军在歼灭了新兴里地区之敌和击溃了柳潭里、下碣隅里地区之敌后,于12月17日占领咸兴,24日收复兴南。此役,我共歼敌三万六千余人,在朝鲜人民军配合下收复了 “三八线”以北(除襄阳以外)的全部领土,解放了“三八线”以南之瓮津半岛及延安半岛,迫使敌人由进攻转入防御,扭转了朝鲜战局。
  11月28日 我国代表伍修权在联合国安理会控诉美国武装侵略台湾的罪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特派代表伍修权,11月28日出席联合国安理会会议,并发表演说,他在演说中控诉了美国侵略我国台湾和以侵朝空军轰炸扫射我国东北边境地区、杀伤我国和平居民的罪行,坚决要求美国自台湾撤出武装力量;同时,还揭露了美国武装干涉朝鲜的罪行,伸张了正义,阐明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援助朝鲜人民反抗侵略的合理性和正义性,坚决要求美国及其他外国军队撤出朝鲜。
  11月30日和12月16日,伍修权又发言驳斥了美国代表歪曲事实、颠倒黑白的答辩。我国代表在联合国讲坛上义正辞严的发言,赢得了全世界人民的同情和支援,使美国完全处于被告地位。这是我国外交斗争的一次重大胜利。
  12月1日 中央人民政府革命军事委员会和政务院发布《关于招收青年学生、青年工人参加各种军事干部学校的联合决定》。
  为加强我国国防力量,12月1日,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和政务院发布《关于招收青年学生、青年工人参加各种军事干部学校的联合决定》。之后,全国青年学生和青年工人积极响应,踊跃报名参加军事干部学校,仅知识青年投考各种军事干部学校的两次报名人数即达58万余人。
  12月上旬 中朝两党政府商定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联合作战问题。
  战争进行到1950年12月,朝鲜人民军又陆续投入了大批有生力量参加第一线作战,此种情况对中国人民志愿军同朝鲜人民军如何统一行动,协同作战,以争取战争的胜利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为此,中共中央同朝鲜劳动党和政府进行了协商,在组织指挥上及与作战有关问题,作出了若干规定。
  12月4日 杜鲁门与艾德礼举行会谈。
  敌人圣诞节结束朝鲜战争的总攻势被彻底粉碎后,美国总统杜鲁门与英国首相艾德礼于4日至7日举行了会谈。他们承认遭到了失败,但表示仍要坚持侵朝战争,绝不自动撤出朝鲜。同时,在会谈中,还商定迅速建立一支统一指挥的欧洲军队,加强其在西欧的战争准备。
  12月21日 志愿军空军为准备参战,首批部队开始进入前方基地。
  志愿军空军为准备参战,首批部队航空兵第4师第28大队于21日开始进入前方基地安东浪头机场,并在友军航空兵配合下,开始进行实战练习。12月22日,周恩来外交部长就联合国大会非法通过成立“朝鲜停战三人委员会”决议一事发表声明。
  美国为了挽救其在朝鲜战场上的失败,于12月14日操纵联合国大会通过了符合其意愿的关于成立所谓“朝鲜停战三人委员会”的决议,企图以先停战后谈判的伎俩,来争取喘息时间,准备再战。22日,我国周恩来外交部长就此事发表声明,指出:凡是没有我国的合法代表参加和同意而被通过的联合国的一切重大决议,首先是有关亚洲的重大决议,我国政府都认为是非法的,无效的。因此,我国政府及其代表不准备与上述委员会进行任何接触。同时,还揭露了敌人假和谈的阴谋,重申了我国历来的主张: “一切外国军队撤出朝鲜,让朝鲜人民自己解决朝鲜问题” 。
  12月26日 李奇微接任美第8集团军司令。
  美国第8集团军司令沃尔顿·沃克,于12月23日死于败退途中。12月26日 ,马修·李奇微接替其职务。12月31日,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一起发起第三次战役,突破敌军“三八线”阵地,占领汉城。
  敌人退至“三八线“后,一面利用既设阵地组织防御,一面抛出“停火建议”,妄图争取喘息时间,准备再行北犯。为了粉碎敌人这一阴谋,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一起,于12月31日17时发起第三次战役,突破了敌“三八线”阵地。1951年1月4日占领汉城。8日,将敌驱逐至三十七度线附近,占领了水原、利川、骊州、原州一线,战役即告结束。此役,我共歼敌19000余人,解放了三十七度线以北广大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