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7日中午网站记者对张健进行专访
  本网站记者赵冬蕾自大连报道:8月8日,来自北京的张健将不借助任何漂浮物,横渡宽达109公里的渤海海峡,从辽宁大连的老铁山游到山东蓬莱,计划用时40多个小时。这是世界男子公开水域横渡的最长距离。如果横渡成功,张健将成为“横渡海峡的世界第一男人”。中央电视台网站记者在赛前采访了他。
  记者:你到这里多长时间了?做过哪些实际的演练?
  张健:6、7月份间陆续来过三次,这次7月26日来的,已经是第四次了。演练时最长的一次是在海里游了10公里,2公里,3公里各游过一次。
  记者:在演练中有什么感觉?
  张健:在海里和在游泳池里完全是两个概念。每次演练感觉也不一样,每次和每次都不一样。首先水温是越来越高了,因为6月份来水温还是很低的。到现在为止,水温基本还算是可以了。有的时候浪比较大,有的时候是小范围的两个潮流撞在一起,浪非常大,对动作影响比较大,有的时候没有浪,有涌,就是忽上忽下的那种,对我的影响比较大。再有就是适应一下夜里头,因为要经过夜晚。夜里刚开始游有一种恐惧感,确实是,而且手一插入水里的时候,会有水花、水泡,跟小星星似的特别亮,这是以前没有体验过的,不知道这种亮是不是能把别的什么鱼给引来。
  记者:在这几次的实地演练中有没有遇到过海洋生物?
  张健:碰上过几次。一次就是6月底来的那一次,游到深海时,水比较清的时候,看到鱼群从底下走,还看到过水母,就是一动一动比较长的那种水母,还有在8月5日试游的时候,看到一个大的脊背过去了,一开始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后来听当地渔民说,那是海猪。
  记者:为什么要穿这种连体的游泳衣?
  张健:我觉得主要就是一个保温功能,因为在大连一线水温还是比较低的,到现在才17、18度,我们在游泳馆里一般都是20多度,长时间在这么低的水里容易造成抽筋,为了防止抽筋,穿这种泳衣,主要是为了保温。同时,它也可以防紫外线,可以防一些生物,如海蜇。但不防海水刺激。因为它也进水,皮肤与海水还是接触的。
  记者:游泳衣的保温效果如何?
  张健:这个我没有仔细计算过。但是如果你没穿游泳衣,体温随时在散失,水和皮肤一直进行大量的热量交换,穿上游泳衣以后呢,它也进水,但交换的热量可能也就是原来的1/10,或者是1/20,肯定是要起到比较好的保温作用。
  记者:你的这种连体游泳衣是哪生产的?价格大概在多少?
  张健:日本的,大概2、3千元人民币。
  记者:对自己现在体能状态及心理状态感觉如何?成功有多大的把握?
  张健: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很好,心里也比较平静。到目前为止也越来越有信心,到时拿出最好的表现。致于成功的比例,我一直都说是四六开,40%是靠自己的准备,所有能想到的防护措施,还有大家的支持,这40%我觉得做的比较充分,应该是做到100%或者90%多了。至于那60%就是大自然的了,这就是人不可预测的,比如有可能刮起北风来了;或者来了一个顺流,大自然助你一臂之力,那可能就比在游泳池里的速度快,更早地游过去了,也有可能就是逆流了,或者起风浪了,大自然的作用是非常大的。
  记者:横渡过程中,营养如何补给?多长时间吃一次东西,多长时间喝一次水?吃的是什么东西?在这方面有国外的经验可以借鉴吗?
  张健:营养补充呢,因为我们在体育大学有这方面的优势了,通过试验,要不断地补充,等时间地补充。和一天三顿饭不同。比如说,多长时间补充一次饮料,多长时间补充一次能量方面的东西,多长时间补充一次富有饱涨感的东西,这些都是通过科学的试验得出的。现在主要的能量供应是美国的一种能量棒,我通过40小时试验,觉得这个东西还是比较好。能量棒每小时补充一次,前期每小时补充一袋,后期每小时要两袋或三袋,量要增加。
  记者:食物或水怎么送到您的嘴里?
  张健:现在有两种方法,一种是从船上直接用手往下递,还有一种就是用一个杆子,前面固定一个打蛋器,就这样有一棱一棱的,把食物夹在里面递过来。
  记者:吃东西的时候,身体是否也是没有任何依托?是全靠踩水吗?
  张健:完全靠踩水。
  记者:还有一个问题网友们很关心,这40多个小时,吃的问题解决了,排泄问题怎么解决?
  张健:排泄就是在水里了,游泳衣的设计上从肚子到腰,从前到后有一个长的拉锁,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记者:40多个小时不睡觉,大脑受得了吗?
  张健:从以前和现在的情况看,坚持一夜应该问题不大,实际情况是30、40个小时都经过两夜了,到第二夜的后半夜确实会感觉有些疲劳,一会儿糊涂,一会儿明白,这种情况会有的,但是如果你睡着了,手一划水又会马上醒来,这个时候就要坚持。
  记者:万一横渡失败了怎么办?如果失败了你还会坚持再来吗?
  张健:不是万一失败了,是失败的可能性很大。如果失败了,可以作两种准备,一种是由于技术上,渤海海峡不是那么太遥远,应该能游过去,但是因为技术问题,比如说,船坏了,或其他问题,而没有成功,那我想可能还会再试一次。如果事实证明这件事本身是不可能的,不是目前人类能够做到的,那就回去,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方面我觉得我的心态是正确的。
  记者:如何减轻海水对皮肤的刺激?是否还需要从头到脚抹凡士林油?如果抹了,如何避免上次在琼州海峡发生的凡士林蹭在水镜上的事情?
  张健:海水对皮肤的刺激不是太大,主要是对口腔的刺激。这次同样要抹。我们准备了10多个水镜,蹭上了可以随时换。
  记者:游的时候如何防鲨?
  张健:这主要就得看运气了,但愿碰不上。还有渔船跟着我们呢,渔民们还希望能碰上鲨鱼呢,鲨鱼浑身上下很值钱的。从我得到的知识来说,一年里鲨鱼对人的伤害是7起,比雷劈死的机率还小。
  记者:横渡过程中,心里难免感觉枯燥,届时将如何调剂?是否有科学方法?
  张健:我觉得真正到横渡的时候不会枯燥,还是以前训练的时候很枯燥,现在就是最后那一下了。
  记者:游进过程中,体力将如何分配?
  张健:体力是按照能够坚持40、50小时这样去游,比如说你下水后的第一下动作,或者说前几下动作,它就按照这个动作的节奏、频率下去肯定能游40多个小时才行。基本上是一种匀速前进的概念。
  记者:横渡成功后,体能消耗一定非常大,现在是否已经有了一套体能恢复的计划?
  张健:根据以往的经验,横渡后主要是浑身肌肉疲劳,肌肉酸痛,再有一个就是困,中枢神经的疲劳,想睡觉。对内脏,心、肺的损耗不是很大,因为速度比较慢。海水对皮肤、粘膜的侵害比较利害,这个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来恢复。
  记者:12年前,你成功横渡了中国第三宽的琼州海峡,现在马上就要横渡中国第二宽的渤海海峡,如果这次横渡成功,是否会激励你去横渡中国第一宽的台湾海峡?
  张健:横渡台湾海峡的想法一直有,这件事也是一直在策划。台湾海峡和其他的不一样,不是说有体力就一定能游。
  记者:横渡渤海,这在很多人看来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是你的哪种性格使你有了这种惊人之举?
  张健:也谈不上哪种性格,可能就是因为我这个人比较内向,做事比较执着。小时候也是练长距离的项目,耐受力比较好。
  记者:平常上网吗?
  张健:很遗憾,平常不太上网。
  记者:我们中央电视台网站每周五晚上开办名人在线主持论坛,等你横渡成功后体力恢复了,是否愿意接受我们的邀请,到我台网站和网友谈一下你在横渡过程中的体会?
  张健:可以,我非常愿意。
  记者:晚上打算几点睡觉?
  张健:没有具体的计划,忙完了就睡吧。
  记者:明天早饭吃什么?是不是营养师特别调制的?
  张健:份饭吧,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正常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