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大专辩论赛

  

  湘云飞 :请问,你认为现在的这种辩论形式已经很好了吗?
  周玄毅 :我觉得立论的空间感觉有点小,因为一辩只有两分半的陈词,大部分的内容只能在攻辩和自由辩论中展开,让观众有些难以把握,但是精采程度和激烈程度是超过以往的形式的。

  笨笨 :周玄毅,听说武汉大学为这次比赛准备了很久,是吗?
  周玄毅 :从学校内部院系之间的比赛到辩论艺术课程的开设,已经有几年的光阴了说十年磨一剑,可能夸张了一点,但确实付出了巨大的和长期的努力。

  没事的 :请问如何看待武汉大学的最后获胜?
  周玄毅 :最重要的是我们背后阵容强大的专家队伍和我们那个藏书馆.380万册的图书馆.

  凌 :周同学,你认为一个辩手最主要的是语言艺术?还是逻辑思维。
  周玄毅 :术业有专攻,但是我们尽力把它统一起来。

  付昶春 :武汉大学能战胜国际上的对手吗?
  周玄毅 :关键的不是战胜而是自己的风度和底蕴要有过人之处,这才是我们参加国际比赛的目的。

  笑笑虫 :其实水平相当的队很多,没有了复旦一骑绝尘的局面.
  周玄毅 :确实是这样的,我感受很深,哪一个队得冠军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笑笑虫 :事实上,我觉得最佳辩手就不止一位!
  周玄毅 :与我心有戚戚焉.

  岚星 :我从预赛就认为武大能胜,二、三、四辩的配合很好,完全是一个整体。
  周玄毅 :千万不要忘记一辩.

  skey :最佳辩手:你认为武大这次夺冠是不是有很大运气成分比如,对中科大的比赛.
  周玄毅 :中国科技大学是我们的老对手和他们比赛,我觉得特别过瘾,既然是老朋友的胜负反倒是其次的事情,只是觉得和他们辩论总会有火花。

  fxbhwy :两位是如何锻炼成为一个优秀辩手的?
  周玄毅 :通过无数次的被人辩驳的哑口无言。

  fxbhwy :辩手是不是都带眼镜?
  周玄毅 :本来准备不戴的,教练多方考虑,觉得我戴起来还是显得比较有文化,能够掩饰一下文材的不足.

  fxbhwy :我无数次被人辩的哑口无言,为什麽还是辩不过任何人?
  周玄毅 :我现在又被你辩的哑口无言了。哈哈

  付昶春 :武汉大学代表中国能赢吗? 周
  玄毅 :那要看你怎么定义这个赢了,毕竟是代表中国,要求会非常之高,要赢得坦然赢得有风度,赢得大家满意确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我们会努力的。

  藤 : 俩辩!你们认为好口才是先天赋予的基础重要还是后天的譬如“含石”刻苦练习重要?
  周玄毅 :其实训练完全没有必要这么苦的,第一是要有兴趣;第二是寓教于乐。

  安良 :周玄毅,你觉得你作为最佳辩手,你比起前几任,优点在哪里
  周玄毅 :这个问题实在的难以回答,褒贬之类的权力我想大家应该有自己充分的自由。

  卤熏 :但在自由辩论时,似乎只能靠感性!! 高手请回答!!!!
  周玄毅 :非常正确,果然是高手。

  原上草 :两位高手:你们怎么理解"辩"?你们觉得"辩论"的最终结果是什么???
  周玄毅 :最终结果是表面上没有结果,实质上也没有结果,但是只要你把开阔眼界增闻广识当做结果那就算是结果吧

  没事的 :武汉大学是否会换人呢?
  周玄毅 :内部消息,嘿———

  笨笨 :周玄毅,这次比赛中哪场比赛最难打?
  周玄毅 :第一场。

  岚星 :周玄毅:请问在新加坡要用什么赛制?
  周玄毅 :俺不知道。

  skey :小周你觉得武大的实力较以前参加国际大专辩论赛的队伍如何
  周玄毅 :我们还有无限的可能性等待发掘,就目前来说,我们的风格是重实证、重体系重逻辑、讲道理,但观赏性可能稍差一点。

  法语 :听说有人提议让歌星影星做评委,周辩手以为如何?
  周玄毅 :不能一概而论,星星还分好多种呢?

  郭 :可否搞一个CCTV主持人之间的辩论大赛,比如水均益、白岩松、张泽群、邢质斌、李修平等...
  周玄毅 :我第一个赞成。

  笑笑虫 :张哥,电科的二辩叫什么?
  周玄毅 :刘云鹏

  失意 :两位辩手:你们第一次参加辩论赛的前一天晚上是什么样子?
  周玄毅 :我第一次参加是大一的时候班里的比赛,完全没感觉。

  zhi :生活中的各位是否也是伶牙利嘴
  周玄毅 :绝不。

  笑笑虫 :周玄毅,作一个优秀辩手要注重哪几方面的培养?
  周玄毅 :无心插柳。

  yuniyouyuan : 请问两位辨手,你们对自己在辩论台上的表现满不满意!一定要回答呀!以后你们会不会在...
  周玄毅 :不是太满意。

  笨笨 :周玄毅,决赛好象在打数据战,但是其中的联系和逻辑体系却并不清楚
  周玄毅 :设施和管理在理论上是不可能完全分开的,本辩题的意义就在于让人们更多的了解城市交通,空谈理论不如举实例。

  zhi :请问为参加这次辩论赛你们二位辨手准备了多长时间
  周玄毅 :魂牵梦萦,难以计数。

  郭 :各位:当你是反方,但众所周知正方的观点是正确的,你们如何辩。
  岚星 :如果“众所周知”一方是正确的,那就不应该是辩题了。
  周玄毅 :人类的很多问题就在于自以为的正确和强加于人的所谓错误。

  法语 :周,如果对方问的问题你没听懂(例如,蒙特是什么?)你怎么对答?
  周玄毅 :我没有听懂想必观众大部分都没有听懂,大部分观众不指望回答的问题我为什么又要回答呢?

  笑笑虫 :周玄毅 ,我觉得武大后面比前面好,尤其是你
  周玄毅 :是,前面的比赛受了批评,可谓背水一战。

  岚星 :我觉得99'赛制挺好(除了自由人不参加自由辩),为什么要换新赛制呢?
  周玄毅 :现在的赛制正是在九九赛制的基础之上进一步发扬它的基本思想。

  笑笑虫 :张哥 ,我觉得肢体语言有时比口才更重要!
  周玄毅 :打架的时候绝对比口才重要。

  桂花 :周,如果没有赛前集训,辩论会如此精彩吗?辩手会如此口若悬河吗?
  周玄毅 :绝不!

  风之薇 :周,参加国际大专辩论赛我们学校会不会换人
  周玄毅 :我很想告诉你,不过确实不知道。

  岚星 :二位辩手,你们觉得2分半的一辩陈词能把理论大厦建成吗?
  周玄毅 :不是一般的难。

  笑笑虫 :张哥,周玄毅,与青政辩就很难受,总觉得会一不小心就会打架,尤其那个三辩
  周玄毅 :我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在底下我们玩的非常开心的。

  扬帆1 :两位辩手,你们认为辩论对你们最大的启发是什么?
  周玄毅 :没有绝对的对错和范凯云一样但觉对是英雄所见略同。

  原上草 :两位高手:你是善辩呢,还是敢辩?有被别人辩的哑口无言的时候吗???
  周玄毅 :狭路相逢勇者胜,首先要豁出去。

  卤熏 :请问你们的弱项是什么??
  周玄毅 :不便公开,因为明年还要参加比赛。

  法语 :周哥,你去新加坡会遇到哪些强敌?
  周玄毅 :明年才知道。

  欲彼晨风 :周师兄,余磊会参加明年在狮城的比赛吗?
  周玄毅 :余兄要到去支教,不过只要武大一声令下将士自当用命。

  新狼网 :你认为是不是汉语最能表现辩论的特点?或者说是辩论最能表现汉语的特色?
  周玄毅 :外语学得不好无从比较无法置评。

  法语 :两位哥,你们觉得历届最佳辩手谁最出色(暂不算周兄)?
  周玄毅 :第一,本来就不应该算我;第二,我最崇拜是林正疆;第三,林是范凯文的高中学长。

  欲彼晨风 :网上有人说这次比赛是内定了的,张 是吗?
  周玄毅 :反正要播出大家可以自己做出自己的评判。

  关于学习生活

  菊花屋 :祝贺你,周旋毅
  周玄毅 :多谢!但是最好把名字写对,不过这个璇倒是我曾经用过的一个名字,只是因为太女性化才改掉的。

  ajia :请问两位辩论高手,在大学期间如何处理好专业学习与兴趣爱好之间的关系。
  周玄毅 :我觉得我专业和辩论没有任何的矛盾,哲学本来就是思辩的学问,它的起源就是辩论。

  丑女人 :如今社会上谈素质教育谈了很就,可我们高中生日子一点都不比以前轻松,三位怎么看?
  周玄毅 :苦日子总会熬到头的,顺便说一句我在高中的时候达到体重的巅峰。

  幽助 :老周!播音部的大哥大姐,大爷大妈,小弟小妹祝贺你们了!嘿嘿
  周玄毅 :各位广播台的同仁多谢大家,回来一定请客,但档次不要太高。

  夜星 :周玄毅,我等了很久,回武大我一定````周玄毅,我是武大的,请问如何在第一时间与你联系?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吧!
  周玄毅 :你可以试试在路上撞撞。

  笨鸟 :请问两位辩手,你们在场上的幽默是来自你们的生活里吗?
  周玄毅 :是。

  卤熏 :两位辨手 赛前你们要做多少文字的准备??????
  周玄毅 :汗牛充栋,但弱水三千,辩论时只能取一瓢饮。

  幽助 :周哥,在下不和你谈吃饭的问题,请问在接下来的一年你有什么打算?
  周玄毅 :回去再说!!!

  国画 :你认为“年青是个宝,文凭不可少,能力当参考,靠山最重要”这句话有客观性吗?
  周玄毅 : 坏就坏在太客观了,生活之中需要有一点超越客观的东西。

  付昶春 :每次获胜队的参加人员都会在毕业分配时以此为资本,你们呢?
  周玄毅 :我准备读哲学研究生,这个和辩论的资历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借书证 :周你读过网络文学作品吗?????
  周玄毅 :读过,但不多,因为牙痛。

  风之薇 :三位,精通电脑吗?
  周玄毅 :不得其门而入。

  笨笨 :周玄毅,怎么学起凯云的不正面回答问题的方法了
  周玄毅 :他这个方法蛮好的, 我这几天一直和他在一起交流来着。

  小光 :周玄毅你是第一次来cctv网站吗?
  周玄毅 : 是。

  风之薇 :周,回来后你会以什么心态来面对同学和老师?
  周玄毅 :我觉得这不成其为一个问题,我头上又没有长角,身上又没长包,根据物质决定意识,应该心态没什么变化。

  借书证 :你如何看大话的流行?????
  周玄毅 :虽然它不给我一个理由先,不过这需要理由吗?

  snowman :问个辩论以外的问题行吗?想去武大看樱花,要不要门票啊?
  周玄毅 :很贵8元一张,不过我可以带你翻过去。

  失意 :张主持,两位辩手:在保尔和比尔中选择你们的偶像时,你们会选谁?或者谁都不是吗?
  周玄毅 :那就看抽到哪一方了,两方我都辩过。

  孙作元 :小周啊,表现的不错嘛,为学校争光了,台里为你而感到骄傲啊!
  周玄毅 :多谢孙老师!

  yuniyouyuan :两位辩手在你们在校园里有没有中意的女友,一定要回答呀!!!!!!!!大家都想知道
  周玄毅 :这是一个假问题,钟不钟意和是不是女友没有任何关系。

  yuniyouyuan :两位辩手你们唱歌怎么样?说说怎么样,你们参加过校园歌手大赛吗?
  周玄毅 :不敢。

  付昶春 :辩手:你认为这次比赛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周玄毅 :交了很多的朋友(象范凯云)

  风俗 :请问两位辩手,辩论是否能改变中国的教育
  周玄毅 :至少是个促进作用吧。有辩论才有新思想的出现。

  付昶春 :辩手:这次你们获胜后是否也会象奥运会上的金牌得主那样受到骚扰?
  周玄毅 :太夸张了。

  风之薇 :周师兄,你是校广播台的?哪个部
  周玄毅 :播音部,主要是其它的部没考上。

  小光 :周玄毅你夜余时间喜欢干什么?
  周玄毅 :主要是读书,久未读书便觉面目可憎。

  欲彼晨风 :周师兄,你对于这次获胜是否感到意外?据我所知,你们出征的时候把握并不大
  周玄毅 :我对我们这个整体充满信心。

  岚星 :周玄毅:祝你们在新加坡成功。
  范凯云 :我也祝你顺利。
  周玄毅 :多谢!

  欲彼晨风 :周师兄,你可以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吗
  周玄毅 :我们一直在尝试最害怕的就是僵化,辩论赛还是一个新生的事物更需要大家的

  法语 :范哥,你回答问题很坦诚,不象周哥还沉浸在最佳辩手的气息里,浑身都是机锋。
  范凯云 :我想他真的没有沉浸在最佳辩手的气息里。他是一个虚心的人。
  周玄毅 :冤枉啊!

  扬帆1 :两位辩手,现在读大几?
  周玄毅 :大三

  欲彼晨风 :周师兄,我恨不得帮你打字。快点,好吗?请你了
  周玄毅 :我这个人思考速度太慢,倒不是打字问题。

  风月无边 :周玄毅:毕业后想向哪个方向发展?
  周玄毅 :非常难说,总不能当职业辩手吧。

  藤 :俩辩————!你们的家庭环境如何?
  周玄毅 :完全没有个性,是十分普通的家庭。

  珞珈山水 :周兄,下学期的“演讲与口才”选修课你开得了
  周玄毅 :开玩笑!!!!!

  失意 :两位辩手:学文科比学理科更有发展吗?(说你们的意见)
  周玄毅 :想当年我当过物理课代表,不过后来觉得算来算去太麻烦,所以辞官不做。

  卤熏 :周兄 成为一个好辨手有哪些必读书目??? 列举一二!!!
  周玄毅 :幼儿识字大全。

  欲彼晨风 :周师兄,太好了,我终于等到你的一次回言。可以告诉我,明年余磊还会参加么
  周玄毅 :一定会。

  歪瓜 :周玄毅:你是不是对我歪瓜有成见?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
  周玄毅 :没有啊,因为我自己也长得歪瓜裂枣。

  法语 :两位爷,遇到一个你们很不喜欢的论题,你们会怎么办?
  周玄毅 :大哭一场然后好好准备。

  卤熏 :周兄 成为一个好辨手在生活注意什么????别告诉我需要开口说话!!!!
  周玄毅 :吃饱喝好。

  花满楼 :请问两位辩手是否经常上网聊天
  周玄毅 :算是吧。

  欲彼晨风 :周师兄,你如果保送研究生,会选哪各方面?可以说吗?
  周玄毅 :哲学。

  同同 :其实张哥可以更活泼一些!!!!
  周玄毅 :透露一个消息他现在很活泼。

  珞珈山水 :周炫毅,你在武大住什么地方??桂圆吗???
  周玄毅 :最破的宿舍。

  岚星 :周同学,要说你都“歪瓜裂枣”,还让不让人活了?
  周玄毅 :歪瓜裂枣是最甜的,这符合自然规律。

  欲彼晨风 :周师兄,这次得了最佳辨手有什么想法吗?不过,我估计你也就那几句。你不咋们学校的“...
  周玄毅 :头昏脑胀。

  珞珈山水 :周玄毅,什么时候辩论队回学校呢??
  周玄毅 :十三日

  藤 :俩辩自认自己缺点是什么???
  周玄毅 :罄竹难书

  法语 :两位哥,你们二人之舌,胜于百万之师,祝你们前途无量!
  范凯云 :多谢。
  周玄毅 :就算是爆炒口条也凑不足一盘,您太夸张了。

  e氢 :请问,为什么若干年的最佳辩手都是男性?值得研究
  周玄毅 :因为男性当了最佳辩手。

  欲彼晨风 :周师兄,带我们向辛苦了的同学和老师问好,我们大家都看着呢!你们是功臣
  周玄毅 :大家看得也够累的大家辛苦了。

  卤熏 :周兄 我大出血,请你吃鸡蛋炒鸭蛋。 在辩论是如何控制情绪。如想些什么!!!
  周玄毅 :什么都别想,包括鸡蛋和鸭蛋。

  周玄毅 :结束语:感谢大家的支持,有机会我们网上再见!


中国中央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