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商 之六《日暮乡关》(探索·发现2006-226)
1935年5月,郁达夫在给林语堂的一封信中说: “我去扬州,这时候还是第一次,梦想着扬州的名字,在声调上,在历史的意义上,真是如何的艳丽,如何地使人魂销而魄荡!” 郁达夫对这趟旅游的期望值太高了,到了扬州,见到那一座新修的城楼,便“觉得兴趣索然”,走进狭窄的街道和低矮的市廛,更觉得乏味。第二天去逛平山堂、天宁寺、观音山等处,感觉也不妙。只有瘦西湖一带荒废得不十分厉害...
10£¬1£¬4 探索·发现

CCTV.COM ?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