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电视批判
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指南首页
电视批判
问题聚焦----------
特邀专家----------
电视书刊----------
电视批判论坛------
大学生谈电视论坛--
节目预告
央视动态
主持人
央视互动
编导手记
电视时间表
意见箱

《电视批判》版权声明

  《电视批判》系我网站独家创办的探索电视文化的栏目。最近某些网站未经许可,大量非法使用我网站独家资源,擅自转载、抄袭《电视批判》的专栏文章,严重侵害了我网站的版权权益,特此提出严重警告,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转载《电视批判》的相关作品,必须经央视国际网络的书面特别授权。
  联系电话:(010)68508381-780。

 

《大学生谈电视·人大篇》精华辑录
发布时间: 2003-12-15 10:56:33



高钢教授:互联网带来的挑战

 

  【特邀嘉宾:高 钢】主题发言:央视国际的刘连喜主任,央视国际网络的同仁们,还有在座的同学们和老师们,大家下午好!这是一个非常宝贵的机会,如果作为课堂的话,这课堂本身展示的设备,已经足够我们去思考。大家看看央视国际网络在我们前面支起了八台笔记本电脑,上面都配置了无线网线,利用这些设备,在为它的母体来进行有深度的民意调查,我觉得无论是技术方式,还是工作方式,都值得我们这些目前在学校学习新闻专业的同学们,包括我们这些教师们去思考面对我们面对的挑战局面。
    我们怎么描绘这个挑战局面?从社会环境来讲,社会变化频率越来越快,相互联系日益深刻,这就导致一个区域内的变动对受众的影响越来越广泛。受众的环境也在变化,传播覆盖的受众数量越来越大,中国的网民数量每天24小时有5万网民增长,它所覆盖的受众成分越来越复杂。受众希望以最快的速度得到最新信息,精确地获取深度信息,并且要在接受住处传播中拥有主动权。从媒体的市场环境来看,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市场化已经是中国所有新闻媒体面对的大趋势,刚才刘夏阳教授讲了电视方面的情况,如果我们把印刷媒体、广播都加进来的话,我们就可以看到中国这片土地上越来越多的新闻媒体,正在投入越来越激烈的市场竞争,那么我们从技术环境上来看,媒体的新技术已经超出我们想象。包括我们大家现在利用的传播手段,国际互联网,能够让我们感受到物理世界上的空间和时间概念在怎样改变。所有这一切,对我们今天的新闻从业者和明天即将投入这个行业的专业新闻人士提出尖锐挑战。
    今天我想是一个非常宝贵的机会,我想谈一个我的希望,央视国际网络的同仁们到这个现场,是为了贴近实际、贴近群众、贴近生活。他们一定想听到更多同学的声音。下面有一个问题,他问我对电视的期待以及我的旗帜是什么?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旗帜,我想我的旗帜应该就是人民的旗帜。

  【人大现场同学】高钢教授,究竟什么样的电视节目是优秀的节目?你对电视有什么期待?
    【特邀嘉宾:高 钢】我的回答是这样的: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期待。如同中央的高层领导,对于中国新闻界的渴望一样,他们曾经提到一定要建设起我们日益改革开放大国相承的现代媒体,这样一个传媒在整个新闻的构造理念也应该与时俱进,最重要应该引入目前国际上主流的新闻操作理念和操作方式,最重要的是要把我们极具变化的中文客观环境报道给我们的人民。我觉得我们的电视新闻,目前在追求速度情况之下,在新闻本身要多下工夫。更多的可能是通过评论,专家的访谈完成,我指的是新闻报道本身要加强,这样才能使我们的受众从中央电视台准确地看到这些重大事件。

    人大现场同学】新闻学院同学:我想问高钢教授,媒介机制的变迁归根到底是政治和市场的反复博弈的结果,现在中国市场化的节奏非常快,但是好像会走入一些误区,比如片面追逐收视率和广告;第二个误区是政策性干预下进行一种大跃进的市场化,它不是以真正的市场为指导和调控,比如前两年全国范围电视台细分化专业化频道的热潮,事实上很多地方台,过多的专业频道的设置成为一种新的资源浪费,就像地方台也开了很多很多的专业台,但其实从能力来说和需要来说是不需要那么多台的。我就想问高钢教授,首先如何处理好市场化传媒的角色,是政治工具的媒介还是市场的媒介还是其他什么样的角色,还有市场化应该遵循什么样的节奏和步骤?
  【特邀嘉宾:高 钢】我觉得这是非常富有思考的问题,也是中国媒介在新世纪完成改革的重要选择。市场化是一个大的趋势进程,我赞成中国媒体走向市场,因为惟有市场,能够使我们的媒体更加趋利于我们自己的本性。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就如同我们各个领域实施的改革一样,一定会泥沙俱下,带来各种问题。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关注到今年10月份举办的“2003年中国网络媒体的论坛”,这是我们的最高论坛,也是由央视国际主办的,这次论坛的主题是“中国网络媒体的社会责任”。我觉得在市场化的进程当中,你刚才提到的所有问题都是存在的,我们应该警觉,并且找出方式来克服背离我们媒体的职业责任发展的趋向。在这里面,我想一些新闻媒体正在寻找这种道路,也有了很多值得借鉴的经验。
  我觉得你刚才讲的两个问题,你只给了我两个选择,媒体是做政治的工具还是市场的工具,我觉得这一切应该有一个更高的标准,就是它最终是为人民的根本利益作为指标去衡量他的得失利益,正是在这样的一个问题之下,我觉得媒体有这个责任,他在传播赢得受众的同时,又提高了受众,这是一个不可推卸的责任,尤其在我们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媒体这个责任是不可推卸的。就是新闻来讲,大家可能都爱看青春剧,爱看一些边边角角的新闻,但那只是一时的需求。我觉得新闻作为客观环境的直接的体现,他们在重量度上还是有区分的,我们还是要报道那些能够反映客观环境变动本质状态和本质状态的新闻,我觉得这些新闻与受众的切身关系最为关注,因此我觉得受众最为关注这个。
  我们恰恰是在这个领域中报道的不够专业化,不够职业,对人们实际生活非常重要的新闻,认为与自己相隔得过远,比如说中国共产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完善社会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我至今没有看到来自我们中央级新闻机构的用新闻手段对它的解读,而这个决定我觉得太重要了,这里面前夕到很多关于中国未来的重大走向,像如此重大的方式,意义是什么,意味着什么,我们,包括刚才大家讲的新闻评论,这些关系到中国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和重大走向里面,在我们评论里面很少解释和评论、质疑,甚至说我们对他的这种预测。我想在真正的市场化进程当中,中国媒体也会经过一番洗练,达到一种境界。


责编:张青叶、邢立双

 共11页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