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电视批判
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指南首页
电视批判
问题聚焦----------
特邀专家----------
电视书刊----------
电视批判论坛------
大学生谈电视论坛--
节目预告
央视动态
主持人
央视互动
编导手记
电视时间表
意见箱

《电视批判》版权声明

  《电视批判》系我网站独家创办的探索电视文化的栏目。最近某些网站未经许可,大量非法使用我网站独家资源,擅自转载、抄袭《电视批判》的专栏文章,严重侵害了我网站的版权权益,特此提出严重警告,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转载《电视批判》的相关作品,必须经央视国际网络的书面特别授权。
  联系电话:(010)68508381-780。

 

《大学生谈电视·首师大篇》精华辑录
发布时间: 2002-12-25 14:36:22



  王德胜:电视本身首先是娱乐

  【特邀嘉宾:王德胜】主题发言:这个题目是关于我们需要怎样的娱乐电视,我们现在更多谈论娱乐类节目,往往都顾虑道德责任、社会功能、思想的载体等功能,我想这是一个正确的事实,也可以说目前电视作为一种娱乐工具,或者娱乐传媒,以及电视本身作为娱乐的表现方式所普遍存在的一些问题。但是,我想从另外一个角度再看一下,因为我觉得目前我们所看到的娱乐节目的原有的,在我们习常意义的功能是有现实合法性的,娱乐功能的增强和思想教育功能的衰退是存在的。可以从两方面理解:一个是目前娱乐类发展的状况,特别是90年代以后,电视当中的娱乐功能的突起和大面积的扩张,自然与我们90年代以后的文化形式变革是有关系的。特别是90年代中国市场化脚步的加快,整个社会世俗层面上的价值观念、道德理想包括审美情趣的转化,它必然带来我们电视功能重新定位,对电视承担的社会责任等问题上产生新的思考,由此也造成了目前娱乐类的节目的衰退和高涨相互并存的局面。衰退是我们所赋予它的某些责任,高涨是原有过去不被我们重视或我们基本上我从正面上肯定的东西。
  现实社会中文化的变革催生出这样一种娱乐节目,电视娱乐化;从另一方面看,电视对文化娱乐的扩张,从纯电视本身角色来说,我们也可以看到,实际上系更接近和回归于电视本身的定位。在我个人看来,电视最主要的或首要的功能应该是它的娱乐群众,电视是给人带来欢愉的电视。人们希望从电视里面不仅获得知识,同时要求这样一种知识能够被赋于形象化为某种视觉的东西,听觉的东西,特别是电视这种视觉媒体在今天的社会!如果还是仅仅停留在张扬自身的,比如社会的功能、历史事件的责任等等,我想又毕竟绝大多数的观众是普普通通的百姓,普普通通的百姓没有太大的价值叙事的想象,也没有远大的价值理念,但是,他们也是非常实际的,有着单向化的实际利益需求。面向这种需求,他们必然要求本应成为娱乐定位的电视能够给他们提供这种欢愉的可能性。所以我想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电视这种娱乐化的说法性又呈现它这种倾向,它在某种程度上是回归了大众。这正是我们今天所看到的电视或者娱乐节目,它的一个现实性的状况。而如果我们说,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娱乐性电视,我想一句话可以简单的说,电视的娱乐化,首先必须是娱乐的,或者说电视本身首先是娱乐。电视思想道德方面的教育功能必须能够体现在娱乐化当中,这是我的个人观点。

  【首师大现场同学】请专家谈谈关于娱乐反美东西批判的问题?所谓的反美的东西反的是什么样的东西?
  【特邀嘉宾:王德胜】也许你提这个问题包含了我们的美学坐标,那些搞纯美术的人看,它的现实合法性至少是打几个问号。也可以他问你,比如过去我们看剧要看正剧,从经典美学角度看,比如看歌剧是最美,看接头杂耍肯定是不美的,但是,街头杂耍是不是也包含了一种世俗的审美情趣呢。如果我们放弃了经典的美学立场回到现实文化中,很多不是该批判,而是应该继承的。

  【首师大现场同学】请问专家,美学和娱乐有什么关系?
  【特邀嘉宾:王德胜】这是一个很刁钻的问题,虽然我是搞美学的,我看到网上的同学针对我提出的一些问题,我想结合谈一下,你说美学和娱乐有什么关系?从经典美学眼光来看,审美或者带有某种绝对性和绝对化的这样一种理念,那么应该说美学和娱乐没有什么关系,这和我们刚才一些老师同学说的打闹的娱乐没有什么关系,它不在经典的美学的层次上。经典的美学是讲究怎样净化,怎么使人生达到最理想、最高的境界,这种与世俗化是背道而驰的。而我想为什么这种背道而驰的东西,能够泛化为我们社会普遍的形式,我觉得任何一种东西的存在都是不无道理的,这就是它的现实合法性的原因,也许我们对娱乐的理解更多的是站在一种道德评判角度,而不是站在文化评判角度和审美评判角度来看。如果放弃纯经典的美学立场来看世俗化的娱乐方式,包括我们的电视去向,我个人到觉得在这种最世俗化的情趣里面,昂扬着对普遍大众的审美情趣。从道德批判角度来看是低俗的,甚至是对我们崇高的建筑物是有害的,但问题是代表我们崇高的建筑物是谁带来的。如果我们曾经有理想,到头来我们什么都得不到,你的理想只是一个空。就像天空的太阳永远在上面,却永远照不到你。我觉得这就是它的合法性造成的。

  【首师大现场同学】娱乐电视的娱乐性固然很重要,但是,有没有文化内涵的电视节目?
  【特邀嘉宾:王德胜】非常不好意思,我所谓的审美,在普遍审美化、世俗化的时代里,审美的真正内核抽离之后,人们把烦琐的东西带上审美的帽子。我们是没有诗性但追求诗意,没有诗性的本质,但是有诗意外观。我们现在可能没有太多,或者没有多少我们理想的审美内核,但是我们有太多太多好看的东西,说它没有存在的价值,为什么现在那么多人买东西看包装,不看价值呢?
  审美性就是本体意义上的审美的东西,已经放弃和疏远时代了,这个时代不追求本质性的东西,可以说是一个缺憾,但是,这是一个事实,已经超出了审美本质的时代。

  【首师大现场同学】每一时代的人都会有不同的生活方式和审美水平,面对不断发展的社会,人们的欣赏水平不断发生变化。作为社会人,他们的审美水准是否有一定程度上的相通性,电视娱乐节目能否表达出、反映出这种大致相同的审美水平?
  【特邀嘉宾:王德胜】从理论上来说,这样的相通性当然是存在的,用我们美学的话说,有一个大体普遍的审美标准,审美理想等等。我觉得对于娱乐节目来说,对于我们现在电视人来说,关键是怎样找准我们这个时代相互意义上的普遍艺术性,就是我们得找准这么一个东西。因为我觉得经历了八十年代的文化激情之后的中国人,大不同以往的中国人,如果说我们过去一直共守某种信念的话,那我们九十年代这种信念极度崩溃。我觉得这只是一个目标,而不是现实,我们可以朝着这个目标走,但是我们必须得面对现实。现实是什么,就是一个信仰的废墟,面对这个废墟我们有必要重建,但是,重建的过程中我们要关注在这个废墟上生存的人。所以,在我个人看来,我们这个时代相互普遍,相互公共的审美情趣和理想是什么,是一种被抽掉的诗性。是从本体意义上的,作为最终存在的这样一种东西,就像我们已经不在追问人是什么,我们只问是怎么活的,我们不问人为什么活,人为什么活这个问题太沉重了,而且在现实当中回答的,你可能去解答这个问题。在信仰的废墟上容易挣扎的人,这样的人在审美层次上我个人认为是一种被抽掉诗性本身,具有诗意外观,而且在这种诗意本身已经消失掉的比之任何一个时代更为迫切。因此,在这样一个文化时代,怀抱一种决定主义的思想,手持一种远大的价值趋势方式,用这样一种价值趋势的方式去面对我们现实当中的东西,我们只会觉得不堪入目。当然我觉得还是要看的,不堪入目是什么,我们的现实是什么,在了解我们文化理想的同时,眼光要向前。

  【首师大现场同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学系梅燕红: 作为一个专家级的人物,或者精英阶层的人物,自认为电视在生活中扮演怎样的角色,或者应该是怎样的角色,是按俯视还是平视,是批判性的,还是建设性的?
  【特邀嘉宾:王德胜】我不是精英阶层,我刚才的话全是非精英的话,精英固然有很多值得崇敬的地方,但是,精英有很多很多不值得在我们这个时代重复的东西。在当今电视文化的建设过程当中,电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我觉得电视的角色和批判的角色对我们很重要,批判本身就是一种建设。当我们在瓦解这些东西的时候,是我们在重新建构新的东西,当然我们想按照个人的一种文化愿望,在建构这件事。我觉得这两个是二而一的问题。我在书中提到,当代文化的主导意识就是重新借鉴,我们批判不是高高在上,而是要到大众中去。

  【明月夜!】我们现在的娱乐,是谁在娱乐?明星?观众?
  【首师大现场同学】我是01级1班周颖:我觉得真正的娱乐既是明星的,又是观众的。明星在其中要用自己的能力来获取观众的认可,这是一种挑战的娱乐,而观众是在欣赏的同时获得娱乐,而且只有双方的互动,才是真所谓的娱乐。
  【首师大现场同学】有些节目,尤其是综合节目,简直就是明星们的大联欢,观众还是观众,不具知识性,不具艺术性,倒是了解明星真面目好时光!
  【首师大现场同学】02级学生赵磊:认为电视的商业性促成了公众利益、商业利益,公众兴趣之间新的矛盾,我认为电视娱乐是文化性与商业性的结合体。
  【特邀嘉宾:王德胜】我想这个问题包含着两层意义,第一个我很同意,电视节目是文化性和商业性的结合。所谓文化性,通俗的说是符合这个时代的文化脉络。90年代以后的时代是极具商业文化的时代,是市民利益热情高涨的时代,包括文学作品,甚至包括90年代网络的兴起,市民文化极具高涨热情,这是企业化操作的方式,是要赚钱的,不仅要维持生计,还要发展。因此,她说这个观点我很同意,找到的它们之间的结合点,电视节目会创造一个新高。所以我个人觉得,当我们谈论娱乐类节目包括电视和其他媒体。找到新的结合点,即文化性和商业性这个结合点,当我们去评判娱乐性节目的时候,我觉得最主要、最重要的不是说站在某种既定的一种价值评判,特别是站在既定的道德品牌的立场上评论我们应该有什么。有些时候有失败,但我们的失败不在于我们有理念,而在于我们的理念太强,在于我们过于强调我们理念度现实的统辖性,忽视了电视市场是有我们理念的声音。以后密谋现实性的理念它的本身合法性是值得怀疑,或者说是不存在的。当一个社会普遍对责任义务整个已经抱着一种玩的态度,至少对责任义务,持怀疑态度的时候,我们还要用一种信仰传播理念去教育大众,我们只能承担这个,所以这一点上我们媒体有时候走在搞理论的人前面。

  【首师大现场同学】我是01级1班的郭小竹,请问王德胜老师:你认为作为娱乐类电视的动画片是不是该被重视?日本可以将动画做成产业,我们可以吗?
  【首师大现场同学】动画不做成产业太可惜了!
  【特邀嘉宾:王德胜】产业化是一个大问题,但不是仅有娱乐类动画片才有产业化的需要,真正值得重视不仅有娱乐类动画片。其实,在我们的电视节目中,值得被重视的娱乐形式有许多,包括综艺类节目、谈话节目等等。同样的事实是,文化的产业化作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大题目,它所涉及的领域有许多。只是我们现在在文化的产业化运作这方面所做的工作还很不够,只是刚刚起步而已。在日本,动画片被大面积产业化是一个很特殊的现象。在我国,它可能也会有自己的市场需求,但对于我们来说,或者说是对于电视文化建设来说,产业化至少在今天这个时候还是一个艰难的课题。


责编:立双、诗曼

 共8页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