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电视批判
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指南首页
电视批判
问题聚焦----------
特邀专家----------
电视书刊----------
电视批判论坛------
大学生谈电视论坛--
节目预告
央视动态
主持人
央视互动
编导手记
电视时间表
意见箱

《电视批判》版权声明

  《电视批判》系我网站独家创办的探索电视文化的栏目。最近某些网站未经许可,大量非法使用我网站独家资源,擅自转载、抄袭《电视批判》的专栏文章,严重侵害了我网站的版权权益,特此提出严重警告,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转载《电视批判》的相关作品,必须经央视国际网络的书面特别授权。
  联系电话:(010)68508381-780。

 

《大学生谈电视·北师大篇》精华辑录
发布时间: 2002-11-20 13:17:14



张同道教授:电视是一种动态传播媒介


【特邀专家:张同道教授】主题发言:电视是什么?我认为电视是一种动态的传播媒介,那么动态传播的东西是双向的,是始终在变化的,我们从这个观点出发,看看现在研究电视是怎么办的,是形而上学还是独立主义的?这是我说的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所谓电视的传播既然是一种传播,我们讲它是一种传播学,是传媒,所以我们叫艺术与传播学院,也就是我们把电视系统放在一个传播系统来研究,这是一个国际惯例。但是,偏偏有人把它搞成艺术学,这个也需要反思,也需要研究;
    第三,电视在生活中起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功用。在没有电视的时代,我们知道任何一个社会是靠记忆把一个民族组织起来的。
    而今天电视是促进民族团结的重大的媒介,是国家命运之所系,这是全球任何一个政府都认识到的问题,所以才重视大众传媒。我们把电视作为中国的第一传媒,就是认识到电视是我们民族向心力的标准,反过来,我们研究,既然电视承担着如此重要的塑造记忆的作用。所以今天一定要来的,要做一下反思,我们通过电视塑造国家形象的高度,把它作为一种媒介来研究。

【现场主持人:张文娟】张老师刚才对于电视批评的现状发表了他的看法,认为现在的状况并不是特别的乐观,那么您认为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电视呢?
【特邀专家:张同道教授】我想谈电视批评恐怕有一个前提,就是我们对电视作为一个什么问题进行研究,我们首先要确立问题,电视是一个什么问题,电视是一个传播学里面的问题,我们可能在这个领域里对电视进行研究,我们知道一个没有搞过美术的人,很难写一篇美术批评的文章,一个没有研究音乐的人也很难对音乐发表意见,但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谁都可以看电视,谁都可以播电视,所以在大小的报纸副刊上看到各种言论,我们可以说很多言论是不负责任的,是一种感想式的,而不是研究,这样对电视人的一种指责。前几年批评电视没文化,刚才大家谈到的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本身就没有文化,因为电视是一种口语化,是一种文化形态,我们只能说电视在它的形态里符合电视,而不是符合你的文化,你也不能用书面文化去要求电视文化,我们看到这就是电视批评。所以我觉得搞批评第一点要搞明白,首先确定我们站在什么角度研究电视?第二个我要谈一谈方法论的问题,研究电视要有方法论,研究任何一个问题都要有方法论,我们知道要去解决一个问题必须借助一定的工具,你自己看了电视产生什么样的生理运动不说明任何问题,只能说明你个人的看法,所以第一个要看清什么样范畴,第二个要把电视放在大众传媒系统中研究电视,少一点指责和赞扬,所以我觉得我们的电视人承担着很多以外的不应该承担的职责和赞扬,他们也许应该得到的是更为恰当的批评和赞扬。

【现场同学】有同学说,没有指责和赞扬,电视批判就会无路可走?
【特邀专家:张同道教授】你所谓恰当的方法研究电视,对批判来讲是不是有足够的说服力,我继续刚才的补充,电视去批判,批判并不意味着高声喊叫,也不意味着打出多少面大旗来,电视批判是一个细致的、科学的过程,我说的就是一个方法。所以我们要找到这种方法,你的研究才能有效的,还有一个同学说,你说的这么理性,需要感性吗?当然需要,我是说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要成为电视评论家,这是两个概念,普通观众看电视,不需要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电视没有人看不懂,谁都看得懂,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电视批评家,我只是针对号称批评家的人,不是针对普通的观众,普通人有充分的自由,他可以不明白。

【现场同学】请问您如何看待电视文化的现状,您每天看多少电视?
【特邀专家:张同道教授】我想集中回答一点对文化的问题,我现在不看电视,我看了几年的电视,而且把我看不完的录下来看,这样的日子我过了三年,所以从今年开始我不看电视。现在我很长的时间,很大的工夫是做电视,所以我现在不愿意做一个说话人,刚才同学问我在我的纪录片中是如何塑造人物形象的?我的纪录片下周一开拍,这是和中央电视台合作的结果,中央电视台一套播出,是我做的比较经典的记录。在这个过程中,我和这些专业的人士在一起合作,我们很多理论是相同的,做电视很多方面是一个行当,他有很大的公益成分,这些公益是靠你的触摸,靠你和电视的亲近和机器的亲近一点点做起来的。
    我想电视是一部分人的深入,不是人的生活,我们要容许大家有选择不同媒介的自由,这是我们国家民族自由的一个标志,是现代化的一个标准。我们有很多途径可以选择,所以你可以上网可以看报,也可以读小说,我们有充分的选择自由。因为这是民主标志,只有这样,才能标志我们国家的民主化深入了,所以不一定都去做批评家。

【现场同学】影视系01级陈林问:中国纪录片与外国纪录片差距很大,可能是国情和思维不同,您觉得有什么差距,差距在哪儿?还想知道这部纪录片参加过国外纪录片的评奖吗?
【特邀专家:张同道教授】我没有评奖,是被评奖。我还没有做评委,只是被人评过一回,也是谈中外纪录片的差异。我想这样说,因为去年我有幸参与了一些活动,也看了他们的一些片子,我发现中国的记录片还是很受欢迎的,我的片子在会上放的是最多的,走的时候想带回来都不让带,这不是关心我的纪录片,而是关心中国,需要跟大家说的是,这部纪录片,改变了我对很多问题的看法。中国非常受国际关注,包括欧洲人非常想知道,真实的当代中国在做什么,因为大家接触到的信息,有很多在他们看来是真实的。
    我们理解纪录片是有差异的,很多国家现在做纪录片,倾向于不再说什么,而用影像来表现。让人物自己呈现,让影像告诉你,因为我们有了声像同步的社会,我们相信观众有分辨的能力。我非常欣赏一句名言:我们要把观众当成跟我们同等智力的人,而不是当作三岁的小孩,我们能看明白的,他们也能看明白。在我做的纪录片里没有一句解说词,这算不算差异呢?也许就算差异,而且差异还很多。 

【现场同学】我想接着您刚才说的问题,什么才是我们民族的东西呢?比如现在很多获奖的作品和电视作品,很多都反映了中国最穷的地方,穷山恶水,这些片子又往往获奖,难道西方人认为这才是我们真实的样子吗?
【特邀专家:张同道教授】获奖和民族是两个概念。获奖的东西一定好吗,我不承认,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看法,所以不能说所有的评奖都有道理,但它代表了某种趣味。我们要承认它有它的评论方式,我们有我们的评论方式,而且不管评奖不评奖,这个问题和民族化没有关系,民族化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电视是让矛盾全球化的媒介,所以从北京到南京,你吃的都是麦当劳,看得都是好莱坞,甚至看到共同的广告牌都是这样的摩天大楼,电视正在消除民族和民族之间的根基,它是国际传媒中最具有同质化传播倾向的路径。

【现场同学】现在电视媒体面临境外媒体冲击,我觉得电视应该走电视化与民族化相结合,这一点我觉得凤凰卫视做的比较成功,而且成为一种电视现象,我请问一下张老师对这个问题怎么理解? 
【特邀专家:张同道教授】这个问题很宏大,85%是我回答不了的,我只能谈一点对这个问题的感想。在电影和电视上,存在一个什么样民族化的问题,我想我们看电影,好莱坞是美国的民族化吗?伊文思的电影是荷兰的文化吗?伊文思的电影是在世界上的,所有的角度都拍过,拍过60多部作品,所以我们看到民族化的时候,这里面有一个陷井,不要把所有的问题和爱国主义结合在一起,这是两码事。我们有民族的东西,但是也有很多是国际共通的,这是我的基本观点。在我的民族传播中,有没有民族的东西?有,但是这个民族的跟电视在什么层次上能够融合?所以我们过去经常夸大了很多用我们民族所谓的思维习惯,用所谓的包括一些愚昧作为我们民族化的代表,我觉得不适合,但是用半自动化的机器记录下来的是影像,它是再现。

【现场同学】我想向您问一下关于主流和非主流的问题,现在电影里面有主流电影和非主流电影,我感觉电视上也有,比如纪录片,请给主流和非主流的评价一个定位,还有您刚才说,咱们在做一个节目的时候,不用把受众群看成几岁的小孩,你拍的懂,他也看得懂。
【特邀专家:张同道教授】我相信这是个别人的问题,我们不要过于低估了观众的能力,生怕观众看不懂。你去做电视的时候,你才发现,我们做电视的人处处想为人民服务,但我相信他们的判断有问题,观众不是这么容易打发掉的,但是他这样培养一种惰性,什么都明白,什么都说透,培养了观众的惰性,他长期习惯了一种接受方式以后,稍微有点改变,他就会有反馈。因为主流是我们民族发展,在这个过程中,任何一个国家它都有不同程度的民族化,我们也得承认各种不同文化形态的必要性,主流的问题在于它是世界一个主导的东西,一个社会必须有一个主流文化,如果一个世界没有一个主要的价值观,这个世界很难存在下去,如果只有主流文化,不允许别的文化存在,我也认为不恰当。文化正在多样性上引起关注,文化的多样性同样重要。

【现场同学】02级的一个张婷同学,她说批判电视的底线是什么,即使用了方法论,批判电视也要有一个度,这个度怎么把握?
【特邀专家:张同道教授】 这个度我也把握不准,所以一直很不成熟,可能这个度要每个人去把握。刚才还有一个同学问,照你这么说,老百姓不能评价电视了?不是,上帝既然赋予我们喉咙,你就可以用这个喉咙去讲去说,我只是说专业评论和大众评论不是一码事,可以有各种评论,领导有领导的看法,技术有技术的看法,专家有专家的看法,大众有大众的看法,专家用大众的语言来讲,大众用琼瑶式的语言发表电视评论,我认为是不妥的,我是针对这个现象来说的,而不是针对大众现象来说的。

网上有一个朋友问到DV的问题,DV我非常喜欢,我个人也有DV,有空我就搞点DV。 
【特邀专家:张同道教授】DV有什么好处?我觉得DV是民主化的标志,DV把影像从专业工作人员中解放出来,也许把摄影机变成自来水笔,一直没有实现,因为造价太昂贵了,但是DV能够满足很多人的愿望,因为造价很低,现在用一万块万可以买一个之可以制作出很好质量水平的DV,而且比二十世纪以前的专业的摄影机还好,用两万块就可以自由地处理你的影像,而且还可以处理的比较高更,这就意味着,真正的日记电影时代到来了,一个电影的个性化时代,一个用影像写作的时代正在来临,我觉得个人化影像的出现,必将对好莱坞的一种腐朽的商业模式造成一个非常大的冲击,让这些富有才华的,闲暇时间越来越多的现代人,更多的更丰满地表达自己的方式,这算是我对网友的回答,我就说这些。

【特邀专家:张同道教授】结束语:首先我向今天问我问题,但是我没有回答的人表示道歉,我自己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最后感谢CCTV.com网站给我这个机会发表我的看法。


责编:青叶、诗曼编辑整理

 共7页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