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电视批判
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指南首页
电视批判
问题聚焦----------
特邀专家----------
电视书刊----------
电视批判论坛------
大学生谈电视论坛--
节目预告
央视动态
主持人
央视互动
编导手记
电视时间表
意见箱

《电视批判》版权声明

  《电视批判》系我网站独家创办的探索电视文化的栏目。最近某些网站未经许可,大量非法使用我网站独家资源,擅自转载、抄袭《电视批判》的专栏文章,严重侵害了我网站的版权权益,特此提出严重警告,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转载《电视批判》的相关作品,必须经央视国际网络的书面特别授权。
  联系电话:(010)68508381-780。

 

《大学生谈电视·北师大篇》精华辑录
发布时间: 2002-11-20 13:17:14



王一川教授:大众文化与高雅文化的关系


【特邀专家:王一川教授】主题发言:我觉得央视国际走到大学校园在网上谈电视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我们大学生与电视有一种密切的关系,这种关系可以概括为双重角色:
    第一重角色:我们大学生是电视生活的体验者。无论大学生具体的时间多少,他都是电视生活的亲身体验者参与者,他有这样那样的方式感受电视生活在自己生活的间接作用,无论他是喜欢还是不喜欢,电视都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第二重角色:大学生是电视生活自觉的反思者。我个人认为处于这种双重角色,大学生有理由也有条件提出自己独特的电视观,加入对电视生活的探讨中去,加入到电视批判中去。
    所以希望大学生能够从我们整体的文化建设的高度来思考电视在日常生活和文化建设中的地位和作用。对此提出一些建设性的意见。过去我们可能觉得电视离我们既近又远,今天央视走到我们校园中我想是一个大家发表自己意见一个很好的机会,所以我觉得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大学生直接参与到电视文化的发展进程中,比如说我们需要电视建构起来什么样的文化—主导文化、高雅文化,大众文化等等,哪些电视节目是我们喜欢或者厌恶的,电视节目应该怎么办才能满足人民多方面的文化需要,我觉得我们今天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尤其是我们大学师生可以直接交流。所以我觉得今天的活动是非常有意义的,谢谢! 

【特邀专家:王一川教授】亲近网络的“新新人类”只是社会人群的一部分,不可能代表全部,因此电视人群仍然相当庞大。同时,新新人类也有“老”的一天,他们到那时也可能离不开电视了,正像今天离不开网络一样。
【技术幻想】对!说得对!暂时现在看来网络是不可能胜过电视媒体的!但是我想知道的是电视将用何种方式来同迅猛发展的网络竞争,这才是关键所在!如果电视不变革,终究有一天会被网络起代,也或者被其它媒体! 
【开往春天的地铁82】对,网络的普及程度在中国还是不大的。地域性很强。
【技术幻想】地域性很强是存在的,但是社会会进步,这不可能永远存在,当有一天网络在中国真的很强大的时候,那时的技术足于让电视这种媒体望其项背,我想知道的就是电视这种媒体将怎样使自己不至于掉到那种境地。

【现场主持人:张文娟】我们有请王一川老师,你作为文化研究专家,有人说电视没文化,你觉得电视到底有没有文化?
【特邀专家:王一川教授】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因为我们的文化观念有一个发展的过程,说电视没有文化,他往往把文化看成是高雅的,有充分的个性才能够体现的文化概念,但是这种概念只是今天多种多样文化概念的一种。我个人认为有:第一、主导文化,它的主要特点是教化,把社会人群整合起来形成一个有序的社会;第二、高雅文化。文化应该是高雅的,电视通俗叫文化吗?但是高雅文化只是我们现在多样丰富的文化中的一种,它代表的少数文化群体,他们社会关怀、个性化的追求等等,但这是社会的一小部分,他们的文化观念不能涵盖全部;第三、大众文化。主要满足人们日常感性愉悦的文化需要,这种文化很难用刚才提问的概念回答,其实电视主要是为满足普通市民的日常需要,这种文化是大众、日常的、娱乐的,很难用单纯的高雅来形容;第四、民间文化。在我们中国的乡村还生活着许许多多的民众,他们有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自我娱乐的民间文化,主要是口传的方式延续下来,不一定要用大众媒介,所以这些页式文化的一部分,我们许多优秀的艺术家,吸取了文化修养。

【现场同学】中文系02级的张小丽同学的提问:现在经常有这样的现象,把一部小说改成电视剧是否丧失了文学的魅力?作为过去曾经有的核心媒体逐渐的推到边缘,确实没有过去那样辉煌。但是我觉得不令人遗憾,为什么呢?
【特邀专家:王一川教授】过去文学部曾经有的辉煌在一定的时间里,在今天看来是一种历史,但是由于我们的电视媒体还没有真正的发达,所以文学主要是由媒体转播,所以过去的历史条件下曾经有过辉煌,同时它的辉煌也给当时80年代的社会文化语境是有关的。所以那个辉煌已经过去了,今天在多种媒体相互争鸣当中文学退居边缘也是正常的。但是我个人认为,没有必要悲观,为什么呢?因为很多影视剧改变是建立在小说的基础上,等于说很多影视的辉煌站在作家的肩膀上,所以文学在今天的文化运程中有它的一席之地。第二,我们中国这么多观众除了看电视图象和听它的声音,也时候也愿意阅读文字的东西,所以我们的文学就有理由继续的生存和发展下去,也继续有它的广阔的天地。谢谢!

【技术幻想】请问王老师,我看了你的背景资料,你是中文出身,你在汉语文学和社会心理学方面颇有研究!但现在电视上这方面的节目为什么会这么的缺乏呢?
【特邀专家:王一川教授】电视上优秀的节目缺乏,是大家都看到的。我原来不愿意参与电视的事情,但现在改变了看法:我希望中文专业以及其他专业的人们,能够有更多的机会参与电视建设,从而有可能促进电视文化的发展。你觉得呢?
【网络主持人:罗石曼】呵呵:)王教授很宽厚哦!
【技术幻想】是的,电视建设不是一个两个人的事,需要我们大家来共同建设!

【现场同学】您觉得今天的电视要发展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特邀专家:王一川教授】大家对电视有不同的想法,不同的意见这非常正常。其实,电视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赞扬电视、厌恶电视、批评电视其实也是在批评我们自己的生活。我们看电视,电视台是“最联系群众”的媒体。为什么呢?它要通过广告的收入来“丰富”自己,它就要贴近群众,就要拍摄大家喜欢的节目、广告,起码要录制自以为公众喜欢的节目。所以介入电视其实就是介入日常生活,我们对电视的喜爱和厌恶都是和我们的生活联系在一起。也就是说,与其说我们看电视,不如说体验电视、体验我们自己的生活。电视其实在我们生活中,就是我们生活的一种转换器,或者说一种形态。我们对电视有很多不满意,其实也是我们对我们自己的现实生活不满意的一部分。所以生活给电视提供的可能性和限度,就像生活本身一样,随着电视空间的发展,有待于我们结合我们生活体验开拓它,认识它、发掘它。让更多的人参与电视,来对电视提出要求,让它满足不同文化层面的需要,我个人认为这是非常需要。
    可能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我希望我们的电视节目能够充分尊重多元文化的特点,主导文化、高雅文化、大众文化、民间文化都有自己的特点。不能忽略他的特征和规律,你如果做一个大众文化你做成高雅文化的东西他观众就距它于千里之外。所以我一个建议我们的节目按照不同的文化形态的要求来制作,满足他的不同需要。第二,要看到我们中国今天的现实,不同的文化形态相互渗透在一起沟通的起作用,渗透的经常性超过其他国家电视节目,所以我觉得既要分清楚,也要看到它的相互渗透、相互结合。我觉得我们电视节目制作者尊重电视文化的多元化,同时尊重它们的相互渗透,有意识地这样做,观众对电视的满意可能会多一些。谢谢!

【现场同学】中文系硕研02级张小丽:《橘子红了》这样境界单薄的电视剧何以存在这样的形势?或者大众文化这样的文化就是满足观众的新鲜感为目的还是从内容方面来考虑?
【特邀专家:王一川教授】很好,这个问题很好,比较老倒的利用了一些高雅文化的东西来包装自己,华丽的服装、语言,它的美工、画面、语言都体现了高雅文化的一些效果一些追求。但是现在把它放在大使这种大众媒体上。记得在春节期间热播的时候,很多观众另可不去串亲访友,坐在电视前看《橘子红了》,这样的形势是很有意思的大众文化景观。我想形势的东西存在的是内容,经过包装以后粉沫登场,成功赚取观众的眼泪。我是希望大众文化不断地也写新的创造,因为大众文化并不是没有文化的,真正的大众文化应该是一种原创性的,真正原创性能够给我们生活打开一个新的局面。所以这一点上我觉得这个橘子红了有很多遗憾,确实大众文化里还需要认真的加以总结。

【现场同学】现今将鲁迅的文学作品改编成影视作品是对鲁迅文化的保护还是其他?
【特邀专家:王一川教授】因为鲁迅的改编在我个人看来一直是个问题,过去我看到改编的作品《阿Q正传》我个人觉得不是很理想。就是说大众文化在把高雅文化变成自身的同时它也丢掉很多东西,鲁迅的作品在今天的改编当中是一个困难的事情,鲁迅充满个性的思考,在今天的大众媒体可能有些有排斥的地方,比如说鲁迅《狂人日记》里面的名言:“这历史没有年代”。我们的大众媒介有宣扬我们优秀文化产品,可能像陆续这样的以他的独特的声音传播到大众文化当中比较困难。所以今天陆续的改编是一个问题,怎么样解决这些问题,可能需要我们电视界的专家们探讨这些具体的路子。从过去的经典和高雅文化转播到电视大众文化的时候,有很多问题需要改变。再有一个例子:《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我当时看了以后我觉得非常好,我觉得张大民所谓的幸福是黑色的幽默感。后来改编成同名的电视剧以后,它一下子发行量飞升。但是在改编的过程中我注意到改编增加了日常感性愉悦的内容,而小说黑色幽默的内容已经被稀释了。小说原来有的让人沉重的思考就逐渐地挥洒掉了、蒸发掉了,这也是以印刷媒介为主的文学转换到电视媒介上的时候不得不有变形和损失。我觉得我们在看待他们的关系时应该充分地看到这一点,谢谢!

【现场同学】 影视专业02级张义毅:如何在影视作品创作中体现作者自身的文化底蕴,请你将特畅销小说改编成影视作品,如何有很好的文化底蕴?文字功底深是否就能写出好的影视作品来? 
【特邀专家:王一川教授】 但是我想,有好的文化底蕴,什么叫好的文化底蕴,这个是值得思考的,你提出的问题我觉得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我刚才说了,我们今天的文化是多元的,不同的文化可能依赖于不同的生活体验,以及对这种生活体验的分析阐述描绘的才能。所以你如果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可能太深厚了,要转换成大的文化就有困难。但是如果换一种写作写一些读者比较小的小说,一个作家写顺了某种东西如果写成另一种东西比较困难,不同的文化形态有不同的文化特征、规律、内涵,所以要求有不同的生活体验,不同的才能加以表达,所以不存在笼统的好的文化底蕴这样的词。这样“好”的词有的比较表面,比较简单。我就简单的这样说一下,谢谢。

【现场同学】前几年有一个学者上电视的话题,我注意到师大的老师也拼命上电视,不知道你怎么看学者和电视的关系?如果有合适的机会你们是不是有愿意参加类似的节目?
【特邀专家:王一川教授】学者上电视确实有很多,我这几年一直在躲,有好几个机会上电台侃,但是我不愿意上电视露面。要敢于利用电视这种大众媒体来批判电视,你经常被大众文化淹没,你没有机会批判大众文化,现在央视国际自己批判自己,设置了“批判”栏目找到我。之前中央电视台也有《12演播室》也找过我,由于各种原因我没有去,所以推动今天的电视批判我也不怕了,从这一点来批判其他的文化形态,我觉得这是学者应该做的事情,我个人认为,电视是我们多种文化的转换器,我们的主导文化等等不同的文化形态往往是通过电视加以转换,过去高雅的转换成大众的,过去是大众的明天给你转换成高雅的。

【现场同学】这几年的金庸小说被反复改编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特邀专家:王一川教授】随着《射雕英雄传》的改编,金庸作品好像有无限开拓的空间。他们觉得金庸已经在很多的读者圈内获得好评,所以想把它转换成电视载体,可能会带来商业的成功。所以电视人很看好这一点。金庸今天已经和正在成为当前高雅文化的一部分。通过电视媒体把过去被认为低级的大众文化转换成新的高雅文化,电视正在起自己的不可取代的作用。我举一个例子:改编虽然有无限的可能性但也是一种陷阱。去年的《笑傲江湖》的改编从一开始到收视的结束不断的受到批评,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提醒,《笑傲江湖》的观赏事件非常好,好就好在它构成了中国电视公众的一个狂欢节,人人都可以批判电视剧,人人都觉得自己比导演制片演员高明,证明自己的批判能力,所以我觉得《笑傲江湖》好就好在它给我们创造了一个公众的电视狂欢节。今天随着人们研究的开展,人们也看到了大众文化有多种多样的可能性。所以我觉得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来,不能简单地把大众文化看成个性的坟墓,而是具有多种可能性。

【特邀专家:王一川教授】结束语:我觉得今天在这个北师大的现场借助互联网谈电视,给我带来一个新的生活冲击:我自己是一方,现场的大学生朋友是第二方,不在现场的远方网友是第三方。我不得不承受三方互动或三向交流生活方式的冲击。所以对我来说带来一种新的生活状态,所以央视国际就是到大学校园接触互联网到现场和大学生谈电视,开了一个很好的媒介互动形式,我觉得这个形式为大学校园的师生与远方不知名的朋友共同谈电视,提供了一个新的可能性。我觉得这种新的可能性,为我们今后认识我们的生活,设计我们的生活,建设我们的生活,打开了一种多方互动的美妙前景,所以我觉得这样一种前景是值得期待的。


责编:青叶、诗曼编辑整理

 共7页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