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电视批判
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指南首页
电视批判
问题聚焦----------
特邀专家----------
电视书刊----------
电视批判论坛------
大学生谈电视论坛--
节目预告
央视动态
主持人
央视互动
编导手记
电视时间表
意见箱

《电视批判》版权声明

  《电视批判》系我网站独家创办的探索电视文化的栏目。最近某些网站未经许可,大量非法使用我网站独家资源,擅自转载、抄袭《电视批判》的专栏文章,严重侵害了我网站的版权权益,特此提出严重警告,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转载《电视批判》的相关作品,必须经央视国际网络的书面特别授权。
  联系电话:(010)68508381-780。

 

《大学生谈电视·浙大篇》精华辑录
发布时间: 2005-11-16 22:45:23



特邀嘉宾、现场同学、网友积极互动

    人文学院新闻系05级大学新生俞磊:我是第一次参加这个活动非常激动,想问一下李岩老师,我觉得我们在对韩剧热播以及冷思的过程中是能够体会到一些问题,但是我觉得我们更应该学习这些问题,我觉得刚才老师说我们学习了他们的一些文化,韩国人学习了我们的文化打开了我们的市场,我有一个疑惑,我们想打开印度市场,我们在做电视节目和文化传播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先去学习别国的文化,然后再打开别国的市场,这是不是比较适合文化传播的路线? 
    【特邀嘉宾:李 岩】谢谢同学的提问,你这个问题应该是李杰老师谈到的,因为我谈的是我看韩剧,它首先感动我的是中国文化的因素,而不是看到韩国文化的因素,而在我们自己电视剧中这些东西有种久违的感觉,而韩国剧中给了我这种回应和满足,这里面我们看到中国文化的魅力和力量,在中间我思考的是传统和现代的一个融合,我想同意的话这个问题就转交给李杰老师。
    【特邀嘉宾:李 杰】我觉得,李岩老师和中国观众确实可以在韩剧里面看到一种久违的中国文化,他乡遇故知的审美的惊喜,这是韩剧在中国成功的一个因素,但是并不是意味着凡是主动出击就要用本地的文化来取胜。比如美国的泰坦尼克号在中国席卷,但是它就是地道的美国的东西,所以成功不只是一种模式,我们如果要去印度行不行呢?我想理论上是行的,但是我刚才讲过了,这要靠实力,不是主动上讲加一点印度的东西就行了,这是很复杂的东西。谢谢!

    浙江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广告系学生朱雪娇:我想问李岩老师,您刚才说看了《人鱼小姐》和《大长今》比较冗长的电视剧,我想问这两部电视剧都是同样的女演员为主角的,可以说女演员撑起了半边天,在韩国这样男权至上的环境里,反而衬托出这个剧的魅力,你对此怎么看呢?
    【特邀嘉宾:李 岩】其实这个问题我也在关注,我在看《大长今》的时候,这是一部有一点女权思想的电视剧,她把家务劳动从正面给予歌颂和肯定,因为《大长今》有一句至理名言,就是做饭要吃得人开心和高兴,而这个不仅讲给闵政浩,皇帝也记住了,做饭一直是家务,传统经济学理论中,就是一个区别性别的,以妇权为主的经济学理论,这个理论中家务劳动不能记入经济活动的。以前我也在想,家务劳动是自产自销,没有进入市场的流动,就是我做了,花了很多时间,备了一顿饭花了两个小时20分钟就吃完了,不进入市场经济流动中,不会变成钱,不会产生再造财富,这样就使家务这个劳动永远被处在一个次要的位置,但是我觉得《大长今》突然一下子把这个活动变成一个主要的活动了,而且给了它一个比较高的评价。因为我们知道《大长今》后来成了医官,这也体现了在他们的传统中,我没有研究过这段时间韩国的历史,片子给出了我们,有宫廷的秩序,男女是有别的,但是似乎又和我们了解的传统的男尊女卑又不一样。
     《人鱼小姐》里面也有很多做饭,好象韩国人吃饭特别讲究,其实我先生到韩国最不喜欢就是韩国的饮食,他们吃的东西太单调了,看到都是煮白菜,泔水桶里很少有倒掉的东西,《大长今》我也看了,好象做出来也没有特别别人达不到的美味,她主张清淡,一个巧妙的搭配,使得一个最佳的效果在一个场景里面出来。所以我看这部影片播放之后,很多杭州女性就回到厨房,也愿意做一顿,让吃她的饭的人非常开心,这件事情本身有了价值,刚才我讲了在传统经济的市场中,家务没有价值,但是今天我们对价值有了一个新的思考,价值不是换到更多钱的就有价值,其实让别人开心一次也是价值。恰恰在厨房,女性活动的主要场所女性能够做到这一点,这其实就是对家务评价提升到一个社会层面上,而且给人开心,给人情感上的慰藉。

    人文学院新闻传播系0502级新生林群:李杰老师说过如果将西方娱乐看成强大的魏国,而我国就是一个比较弱的蜀国,您认为我们是否应该联合起来,应不应该达到文化强国?
    【特邀嘉宾:李 杰】你首先把我们比成一个蜀国,我倒觉得我们是睡狮,我们是一个庞大的巨人还没有觉醒,现在我们还没有充分意识到这么一点,就是在我们身上聚集着巨大的能量,这种能量我们有一种自卑感,就是说好象西方的就行,现在又变成了韩国的就行,实际上我们看到韩国有些有活力的东西实际上是我们民族也有的,可能我们发挥出来更好的这么一个东西,所以我想还是两句话,一方面要海纳百川,因为很多网友喜欢韩国剧而喜欢韩国的一切,他说没有道理,只因为韩国,恰好就有一个韩国的学生就说我就很韩国,那已经到这一步了,因为看了韩剧想交韩国朋友的占了 20%,其中想交男朋友的有5条,其中一个想找有个性的韩国女朋友的,53.6%喜欢韩国,三年之后去韩国留学,有这样回答的。刚才我说的软实力是符号的战争,文化的战争,确实不是虚言,已经来了,我本身不赞成我们是弱小的蜀国。所以后面的问题没法回答你,抱歉。

    浙江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学生崔婧:我想问吴飞老师一个问题,你没有看过韩剧,但是应该看过国产电视剧吧,我想问国产电视剧如何成功推向市场,发掘它的商业价值和文化价值?
    【特邀嘉宾:吴 飞】我刚刚坐在这里就想这个问题,为什么韩国的美国的这些片子在中国流行,中国的东西在国外似乎没有什么市场,我不知道讲得对不对,其实一个好的片子和文化产品,最重要的是精神内核的东西在里面,比如香港的片子他们宣扬的东西和强调的精神诉求的东西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这些东西是我们大陆中所喜爱的,这是每一个社会群体里面都有这种希望类型的诉求,韩国我的片子我不知道,我看过明成皇后,里面那批弱小的人要跟日本强大的势力战斗,他所追求的就是一种非常执着的精神。我们反思中国的片子诉求的是什么,是一塌糊涂,没有中国传统文化内核的东西,哪怕张艺谋的《英雄》追求的是什么,不过是一些形式上的美观,尽管可能有一些人也是好“色”之徒,但是那是浅层次的,中国的文化要想走向世界舞台的话,要有中国文化精神内涵的东西,把这些东西作用我们的主旨,我想可能会成功!

    人文学院中文系0501的新生施含笑:大家好,我想问一下邵老师,我的很多同学也很喜欢韩剧,但是我觉得他们看过哭过之后并不会很深入的思考,我觉得我们应该如何引导这样的情况,应该得到怎样的效果来推动我们自己文化的发展?谢谢!
    【特邀嘉宾:邵培仁】刚才这位同学说怎么看韩剧,我觉得是这样,首先韩剧进入中国已经有22年的历史了,大约1983年中央电视台首次引进韩国电视剧,但是真正能掀起一股热潮的恐怕是《大长今》,这里面既有偶然,也有必然,说它是偶然,是因为《大长今》进入中国影视市场正好是中国影视剧“找不着北”的时候,市场上面也确实没有更好的中国产的影视剧。第二,西方的这种影视人们也看得太多,现在好象正好是倒胃口的时候,这可能是一种偶然。说它是一种必然,是因为韩国的电视剧同西方同中国的电视剧相比,它有它不同的电视技巧,它的审美模式等等,有这样一些东西。比如说《大长今》,里面就内化了很多中国传统文化的东西,一看就感觉到有一种亲切感和熟悉感,比如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只要付出,不求回报,这是中国传统文化里面老子反复讲的东西,这些东西倒能够对中国观众审美产生共鸣,能激起中国人思想中一些优美的回忆。第二,《大长今》的中国传统虽然源于中国,但是实际上又有不同,韩国老人在家庭中有至高无上地位,可能又和我们不一样,正好可以成为我们学习的榜样和美好的回忆。剧中那种独特的东方式的爱情也是让许多女性着迷的,在现在许多的西方的和中国的影视剧当中,他们表达爱情的方式往往是赤裸裸的,有的甚至是无法让人接受的,而韩国的爱情感觉比较含蓄,比较美,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这和中国的传统文化也找到了最好的传统点。第三,就是里面的主人公的挑选韩国人也是非常讲究的,他挑选女演员的时候都是比较漂亮的,比较善良,展示的时候总是近景,特写,最美的一面总是展示给人,拍摄技巧非常精到,另外人物的精神百折不挠的精神也是让我们从中受益匪浅,这是我们在看韩剧的时候应该学习的地方。

    管理学院管理科学与工程研一陈艺超同学:我想在这里问李杰老师一个问题,文化产业现在已经成为经济的主要来源,比如英国的音乐、美国的电影,包括现在的韩剧等,中国作为五千年文化的大国,在文化事业转向文化产业的过程当中,文化振兴的过程中,如何比较好的选择商业化的路线?因为商业化无非说有比较大的市场,这跟大市场会不会有矛盾,比如有的电视收视率很好,但是文化品位不一定高,而很多中国的传统文化含量很高的节目却不被大家接受,我们整个的发展过程中如何能够跟商业很好的结合,走一个商业的路线,让中国的文化很好的振兴?
    【特邀嘉宾:李 杰】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这不仅是我们国家面临的问题,也是西方国家很尖锐的问题。比如美国的电影业和法国的电影业一百多年的较量,最后美国好莱坞战胜,我们谈到文化品位和高级艺术的时候有两个问题我觉得需要先澄清,第一个问题,文化的结构是一个金字塔结构,它是合理的,所谓金字塔结构就是精英文化属于金字塔高端,数量来说,最大的还是大众文化,中间是一个层次,因此,有看数量和看质量两个方面,如果看数量大众文化是优势,如果看质量,精英文化是优势,但是这里面又有一个互动在里面,精英文化经常从大众文化中汲取营养,因为大众文化也创造文化,大众文化它的功能是接受精英文化所传来的这种创造力。如果我们明白这一点我们就知道,我们的电视是什么,我们的电视就是家用电器,它要服务的是谁,不是少数的学子和文化精英,它是大众,因此我们不要用这么一个标准去看大众你这个就低俗化了,他不是要给你讲什么韩国文化和浪漫爱情,他就是娱乐,我们不要用一种标准去衡量另外一种标准。从这个标准看我觉得他们不是低俗化,他们是真实的,这就值得我们庆幸。长期以来我们传下来一个虚假的东西。不管再低俗只要真实就是合理的,它要提高,只有先回归本才能谈提高,而中国的问题就在于此。在这种情况下,我就公开申明我不喜欢这一套,这是低俗化吗?这是历史的最大进步,大众有它的权利,有时候虚假到什么地步?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要什么,把假的东西内化成你心里的一部分,让你自以为这是你真的想法。另外一方面,我们的文化品位跟大众又不是矛盾的,比如看到的戏曲很大程度上就是大众文化,只不过现在欣赏的人少了,我们以为它是经典艺术,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欣赏的人少,很少人能懂。第二由于历史发展很长,它的艺术形式进化就很完备,我们的诗经就是当年的流行歌曲,由于它那么早产生了,来的是那么自然,那么纯真的一种东西,所以它就能够逐渐成为我们的经典化的一个过程。而我们现在喜欢韩剧,为什么会喜欢呢?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就是它的真,所谓真不是韩国就是这样,而是说在人性层面的真。这么动人的爱情是真正的韩国吗?这只是符号化的,这也是韩国人梦寐以求的,我们要的是什么?就是一种率真,包括野蛮系列,在我们中国来说就是对假的东西、伪道学做一个反弹,并不是真正喜欢女朋友拎他的耳朵,这样一个女孩子怎么想怎么做,多痛快一件事,你那么假说一句话都是哼哈半分钟,如果说我爱你,那人家还肯定以为是骗人的。


    韩国留学生裴成焕博士:老师们好,大家好,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听懂我的讲话,我要先提两个问题。第一个,为什么这里的老师们和学生们算是文化侵略呢?为什么没有提到过香港的剧和日剧,我听说过日剧十年之前在中国蛮红的,香港剧在韩国甚至现在都是很红的,这也算是文化侵略吗?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如果韩国有好处的地方一定要学到韩国好处的地方,如果中国有好处的地方韩国也一定要学到这种东西,这是很自然的,我就提到这个问题,请多多指正。
    【特邀嘉宾:吴 飞】我试着回答一下这个问题。为什么要讨论这是一种文化侵略?其实他自己已经给了答案,我是部分赞成他这个答案的,韩国电视剧在中国有影响这是对的,但是说在中国产生一场文化的危机有点言过其实,各个国家互相影响,有正面的也有侧面的,各个国家采取了一些不同的策略。我个人认为,政府做一些适当的干预是合适的,我们不能说中国人一天到晚看的都是韩剧和美国剧,那我们自己的文化在哪里?是需要做一些限制,但是没有必要谈虎色变,从人类进程发展中看,进化是一个主旋律,从这个意义上能够真正产生世界影响的文化要素一定是积极向上的,一定不会是低级和堕落的。青少年模仿从衣着或者谈吐、行为举止,我觉得这只是文化非常外显的一种行为,不会有太大的危机,就像中国一句俗话说公鸡插再长的毛也不会变成孔雀。像这位韩国留学生看起来就是戴了一顶帽子不太一样,我觉得外形的影响是不太重要的,举止行为,就像他们也谈到了,以前我们日剧和香港剧也流行过,我们中国人内核的东西不会变,所以我们不要考虑更多的文化侵略和危机。


    【网络主持人:张青叶】今天“大学生谈电视·浙大篇”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他们很多人都发表了自己对韩剧热播与冷思的看法,还有给各位老师提了一些问题,由于时间的关系我只挑选了一个问题,给邵培仁老师提的,问题是您觉得《大长今》的热播是否说明了市场经济初步发展的加速时期,国内对传统文化的回味和向往呢?请邵老师回答。
    【特邀嘉宾:邵培仁】我觉得是这样,确实是引起了我们的向往和回忆,我刚刚讲了,《大长今》电视剧里面确实有很多中国传统文化,因为亚洲国家文化圈某种意义上是儒家文化圈,韩国剧里面反映的很多内容虽然是韩国的,但是也是中国的,这一点引起了中国人的关注兴趣。另外韩剧里面一系列的生活方式,对爱情表达的模式等等,也是中国人能够认可和愿意学习的。最主要的,我觉得他们在拍摄的时候,场面的调度和拍摄的技巧也是反映了东方智慧。

 


责编:王云云、杨育权、毛琳

 共10页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