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电视批判
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指南首页
电视批判
问题聚焦----------
特邀专家----------
电视书刊----------
电视批判论坛------
大学生谈电视论坛--
节目预告
央视动态
主持人
央视互动
编导手记
电视时间表
意见箱

《电视批判》版权声明

  《电视批判》系我网站独家创办的探索电视文化的栏目。最近某些网站未经许可,大量非法使用我网站独家资源,擅自转载、抄袭《电视批判》的专栏文章,严重侵害了我网站的版权权益,特此提出严重警告,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转载《电视批判》的相关作品,必须经央视国际网络的书面特别授权。
  联系电话:(010)68508381-780。

 

《大学生谈电视·浙大篇》精华辑录
发布时间: 2005-11-16 22:45:23



邵培仁教授主题发言:以怎样的心态看待韩剧日益升温

    【现场主持人:朱 菁】刚才李杰教授给我们提出了“软实力”的理念,尊重受众的选择,最后我们请邵培仁教授做主题发言。
    【特邀嘉宾:邵培仁】应该以一种怎样的心态看待日益升温的韩剧?我觉得,现在随着《大长今》的热播,我感觉现在的韩剧有这样几种心态,对韩剧我也是经常看的,因为我太太是韩剧迷,大约每个剧目看四分之一,没有一部电视剧从头到尾看的。我觉得现在社会上对韩剧有三种不好的心态:

    一、崇拜心理

    认为韩剧什么都好,人美,景美,题材好,剧情好。看了片子还不够,还要去吃韩国的菜,看韩国景。

    二、恐惧心理

    将韩剧看成洪水猛兽,当作中国影视的巨大威胁,以为”狼来了”。

    三、自卑心理

    将中国的影视业说得一无是处,人人灰心丧气。

  崇拜、恐惧、嫉妒、害怕、自卑,这有什么用呢?没用!正确的态度是:冷静面对,认真学习。就像当年韩国影视业“学习美国但不效忠美国”一样。
  韩国总统金大中讲过的一段话就颇为耐人寻味:“
我们亚洲人到美国来学习,要学美国人的精髓部分,美国这个民族有一个很好的优点,就是他的教育是开放的,他会毫不吝惜地把他的好处交给你,并不是说到美国学习就要效忠美国,不是这样的。你成功了,也是美国教育的成功。二次世界大战中有名的日本将领山本五十六就是哈佛大学毕业的,在哈佛专门学习研究美国人的军事,找美国人的弱点。二次世界大战中他成功地设计了珍珠港战役,他利用在美国学习的经验和体会找美国人的弱点。珍珠港事件之后,在夏威夷纪念馆里贴着山本五十六的照片,美国把他当作自己的英雄。上面写着:‘这是我们哈佛大学的毕业生,他成功地学了我们的东西,打败了他的老师。这就是美国人的态度。’”
  金大中在哈佛大学受教育时就在研究,这些亚洲人到美国来是为了干什么?他对美国的高科技和电影产业特别感兴趣。作为一个业余爱好者,金大中对美国电影进行了细致的研究,研究美国电影为什么能赚钱?为什么能运作成功?他回到韩国以后采取了一系列的政府开放政策、经济结构调整政策、企业经营开放政策、并鼓励企业到美国电影界投资。韩国的三星、大宇都在好莱坞投资,梦幻工作室有韩国企业45%的投资。这些年出了一批韩国电影导演新秀,而且都成功地运用了好莱坞的技巧讲韩国人的故事,深受韩国人的欢迎,同时也保护了韩国的民族电影。
  特别是90年代中后期以来,由于韩国政治经济背景的变化、影视政策和影视文化的发展变化,吸引了大企业资本的注入,由此也引起了韩国影视产业格局的变化,使得影视产量逐年上升,所占市场份额大大提高,出现了“韩国影视的振兴现象”。这一现象为亚洲国家的影视产业发展提供了有益的启示: 制片人制度的确立、影视发行和放映系统的合理化、大片的出现和制作费的普遍提高、明星制形成及商业类型片的规模化。
  在韩国,为振兴民族影视,韩国政府在20世纪90年代至少三度启动政策调控。90年代初,为鼓励大财团进入影视界制订了减免税收的影视振兴政策。1997年后又实行抵押版权融资制,如,1998年,国有的影视振兴公司为10部影视作抵押版权融资,共提供30亿元韩币。第三种举措是将影视业列入风险投资行业,即1997年11月,通商事业部宣布影视业及相关产业属于风险投资产业。这将意味着影视融资将比较容易,并且可以享受减免税等优惠待遇。这样风险投资公司就迅速占据了大企业撤资后的空缺,并带来了全新的投资概念,同时引导独立制作公司制作题材更集中的片子,加强营销策略,影视市场也日趋专业化。
  我们的领导人应该好好向金大中学习才是。要知道中国影视业是不能只靠影视业本身来拯救!它不只是编剧、制作、营销等具体问题,而是一个系统工程。
谢谢大家!


    【现场主持人:朱 菁】谢谢邵培仁教授的发言!他刚才分析了我们对韩剧三种不好的心态,那我就顺着邵培仁教授的发言,给邵培仁老师提个问题。刚才您从战略的高度分析了韩剧热播的现象,也给我们国产电视制作剧提供了很好的角度,国内目前打造内容产业最需要关注的是什么,需要完善的是什么?
    【特邀嘉宾:邵培仁】中国的影视产业要真正的发展壮大,走向世界,和好莱坞和韩剧一争高下,我觉得必须要坚持面向观众,面向市场,拒绝政治的介入。影视就是影视,不是宣传工具,尽管它有宣传的功能,电影电视说到底是娱乐的工具,教导和引导不是它的任务和职责。中国的影视产业本身不是封闭的产业,它要同世界同行进行竞争,要“与狼共舞”,“与狼共舞”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如果你是只羊,就会被他吃掉。
    你自己本身必须要能够认识到“与狼共舞”的现实和处境,剖析市场规律和游戏规则,按照现有的舞步来跳舞是不可能的,我们要和世界接轨,要按照国际通行的影视游戏规则来运行,所以我们说要与狼共舞就得向狼学习,熟悉狼的活动,包括它的舞步,尽快将自己变成一只狼,所以只有是狼才能与狼共舞,最终才能打败狼。韩国、印度影视的进步,我觉得就证明了这一点,他们很多人到美国去学习他们的影视,回来以后报效祖国,我也希望在座的同学将来能出一些名制片人和导演,到西方学习,把这套东西学回来,然后回来参与竞争,这样才能和他在同样一个平台上,否则的话你们不在一个层次。
    因此我觉得现在要认真研究市场,观察市场、把握市场,根据市场的特点和需求来生产影视产品,我们现在很多导演、编剧、制片人实际上对市场存在一种错误的认识,他以为色情和暴力是大众受欢迎的,《大长今》给了他们一记响亮的耳光。它里面爱情的表达是非常东方化的,观众为什么喜欢,这种爱情表达的方式可能正好和中国的观众心理产生了某种共鸣。
    【我疑我在】其实原因很简单:中国很多做电视的人没有恰当的态度,总是觉得自己比大众要高明,其结果要么就是端起架子:我要教育你;要么就是:你们不就是想乐么?那我就逗你玩!而自己又没有真正的实力和坚持,所以做出来的东西是四不象,画虎不成反类犬。
    【特邀嘉宾:邵培仁】从中国影视的实际情况看,娱乐性的电影也是电影票房的主要来源,过去中国电影的产品结构是主流大,两头小,主流的宣传性的教育性的比较多,娱乐性的比较小,改革开放之后才有所改变。现在娱乐片占了70%,艺术片占20%多。但是现在宣传片还是蛮多的。
具体应该如何操作?首先应该了解影视市场需要什么样类型的产品,比如美国歌舞片、喜剧片、伦理片等等是占上风的,与观众的需求和期待也是形成了一定的依存关系,但是在中国究竟是不是这样?我觉得需要进一步去调研,不是关起门来造车。据说韩国每一次新的片子进来之前都是到中国进行调研,生产新的影片之前也到中国来调研,但是中国生产影片从来不搞调研。
    其次就是主流意识形态应该学习怎样的传播方式,分析美国电影的全球票房优势,我们发现,它是一个世纪以来成熟的类型电影为主,类型电影中无不渗透着美国精神,而且随着时代的前进不断变迁。我们很多影片里面有渗透中国文化里面,我们中国人刻骨铭心的精神吗?好多影片是没有的,包括《渴望》有中国精神吗?虽然感人,大长今是百折不挠,不屈向上,最后成功,《渴望》女主角的下场结局就不大好,这个我觉得我们制片人和编剧定位是有关系的。
    第三,就是要不断改进技术和节目质量,要提高这种整合营销的水平和能力,我觉得我们整合营销一般都是制作了高科技的东西,那个我觉得我们是可以学习的,我们现在影视制作当中最主要的是两头,一个就是创意和策划,还有一个就是市场营销。有些东西还不错,但是市场营销能力不行,张艺谋、冯小刚在这方面就比较强,但是大批的导演不行。我就回答到这里,谢谢大家!

 


责编:王云云、杨育权、毛琳

 共10页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