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电视批判
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指南首页
电视批判
问题聚焦----------
特邀专家----------
电视书刊----------
电视批判论坛------
大学生谈电视论坛--
节目预告
央视动态
主持人
央视互动
编导手记
电视时间表
意见箱

《电视批判》版权声明

  《电视批判》系我网站独家创办的探索电视文化的栏目。最近某些网站未经许可,大量非法使用我网站独家资源,擅自转载、抄袭《电视批判》的专栏文章,严重侵害了我网站的版权权益,特此提出严重警告,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转载《电视批判》的相关作品,必须经央视国际网络的书面特别授权。
  联系电话:(010)68508381-780。

 

《大学生谈电视·浙大篇》精华辑录
发布时间: 2005-11-16 22:45:23



李杰教授主题发言:符号战争新阶段


    【现场主持人:朱 菁】谢谢吴飞老师!他刚才给大家提了很多问题,也引起大家进一步的深思,从意识形态建构文化工业商品化,以及韩剧编剧的一些相关问题。下面我们有请李杰教授发言!  
    【特邀嘉宾:李 杰】谢谢主持人,谢谢各位。我想在这儿跟大家做一个交流的话,我的根据是两个,我觉得韩剧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宿命,是肯定要遭遇到的。在《大长今》播出之前我就已经看到过了,在上海电视节的时候,就有一个电视的高峰论坛,韩国人就来了,当时记者对每个嘉宾提一句话“你最喜欢什么样的电视?”韩国人就说“我最喜欢韩国的”。他是很有民族自信心的,那时候《大长今》就出来了,我就看过了。第二,大长今一旦炒热,作为研究 者,不管我本人喜欢不喜欢就有必要关注这个变化。
    作为一个研究者我又想告诉同学们,你们都是学习传播或者文化领域的知识分子,我们应该培养一种冷思考的习惯,所以我觉得这个主题命名命得好,韩剧的热播与冷思,我们要学会知识分子批判的方式,我们既要感受又要思考。韩剧就是关于文化的战争。下面我分三点说:

  一、大众传播是一场”符号的战争”

    韩剧热播现象证明了韩国在这场战争中的“软实力”,也证明了我们的内容产业的确有防守洞。抗日战争中,不战而退的“韩主席”被枪毙了,现在也该“毙”它几个。我们对受众真正了解吗?我们的内容产业在干什么?

  二、韩剧热播,是中国大众传媒的正确选择,因为它代表了广大受众的审美选择或者说精神需求。

    东方审美要素在市场中展现实力,打破了传媒市场“西方娱乐要素”(性感、个人主义)不可战胜的神话。在收视率的压力下,媒介终于开始认真对待大众精神需要了。在这个意义上,应该为传媒界人士请功。

  三、收视率是个好东西,它可以作为民意的一种表达,同时收视率也是个笨东西,它只作事后追认,不作原因解释,只做表面文章,不是深度解读。

    因此,它也可以拉近传媒与大众的距离,也可以扩大传媒与大众的隔阂。如果满足于真正建立科学的受众理论,不尊重大众文化市场消费的科学规律,一定会有传媒中的韩复榘被大众市场“毙”掉的。

  结论:韩剧热揭开了符号战争的新阶段,即东方文化和东方审美文化的登陆大众文化市场。在这一阶段中,中国内容产业应该具有巨大的潜在优势。我们应该抓住这一转机,建立大众审美研究的深度研究模式,巩固中国在未来符号战争中的防御纵深和前进阵地。

    【现场文字报道】竺可桢学院文科班学生宫宝龙:韩剧中并不是每集都精采和巧妙,但是我喜欢那份浪漫的爱情,而中国的国产剧都是一些暴力和一些青春偶像,和真正的爱情已经没有关系了,我想问中国应该有怎样的东西来温暖我们孤独受伤的灵魂?
    【特邀嘉宾:李 杰】中国受众需要什么,刚才我们谈到了一统天下,要出去,中国人还没有征服,我们为什么需要艺术,艺术其中有一个重大的功能就是像刚才这位同学讲的,它是要用艺术的这种美丽的光来慰藉我们的存在,照亮我们的存在,要有这么一个高度,不管是美国的,欧洲的、韩国的、日本的,成功的艺术我们都能够看到里面有一些人性的、普遍的东西,中国现在我觉得最缺乏的就是这么一个基本的人性的高度,我们过去长期站在意识形态这么一个有限的角度看问题,现在这个意识形态支点好象不牢靠了,没有用了,但是又找不到一个新的支点,我们的导演和编剧很多还缺乏这种人性的支点,站在人性的基本面上,站在存在的高度来关照我们人生,缺这么一点点。我们有人说《辛德勒名单》获奖了,而《南京大屠杀》没有获奖,我们的导演和编剧缺少一些精神性的东西,外在的东西表现得比较多,真正关照人就是关照普通人,我在搜集我的这些素材和样本的时候,他给我们的时候为什么我们喜欢它,明明是个美丽的童话,偏偏要承受岁月的痛苦,就像早已失去的纯真动人的童话故事如今呈现在我的眼前,生活在没有你的世界里,比任何一种惩罚还痛苦,这就是至善至纯的境界,在真正的生活中我们为了功利的需求去争名争利,这时候把人性的东西忽略了。我觉得,我们的艺术要真是来提高自己的软实力,来关照我们自己的话,首先回到人性本身,首先获得一种人性的内在的力度,这就是我的想法。


责编:王云云、杨育权、毛琳

 共10页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