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电视批判
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指南首页
电视批判
问题聚焦----------
特邀专家----------
电视书刊----------
电视批判论坛------
大学生谈电视论坛--
节目预告
央视动态
主持人
央视互动
编导手记
电视时间表
意见箱

《电视批判》版权声明

  《电视批判》系我网站独家创办的探索电视文化的栏目。最近某些网站未经许可,大量非法使用我网站独家资源,擅自转载、抄袭《电视批判》的专栏文章,严重侵害了我网站的版权权益,特此提出严重警告,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转载《电视批判》的相关作品,必须经央视国际网络的书面特别授权。
  联系电话:(010)68508381-780。

 

春节晚会以何动人——戏曲与歌曲的轻与重
作者:《电视批判》栏目专稿 发布时间: 2006-2-22 21:40:29



春晚中戏曲节目如何突破

  【崔磊】张老师,我觉得春晚的戏曲节目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原生态”的,一类是创作型的,从历年春晚来看,编导们在对戏曲节目的包装上下了不少工夫,创作型的节目出现了戏歌,戏曲歌舞,戏曲小品等形态,在有限的时间里展示着戏曲的唱、打、舞及各种绝技,您怎么看这些创作型节目?您觉得春晚戏曲节目创作的切入点是一个点还是一个面,那样的效果会更好些?
  【特邀嘉宾:张关正】崔磊朋友,您所说的这种类型的节目确实是应运而生的一种新品种,它是在诸多因素约束下挤出来的一种形式,经过许多艺术戏曲导演和演员的努力,这种大拼盘式的节目已得到了观众们的认可,但是作为创作者来讲,说心里话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他就给你这么点时间,又要满足广大观众的各种要求,为了能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展示更多的内容和优秀的演员,结果就出现了这么一种大拼盘式的节目,可能一时还改变不了,我们只能努力把它做得更好一点。从另一方面来讲,也算是挤出了一种新的形式,对于一些对戏曲还不是特别了解、特别迷的观众来讲,也许这也是一种他们欣赏戏曲、接受戏曲的好形式。至于您提的第二个问题,我还真没想好,希望以后有机会咱们再交流。

  【明月夜!】张教授,中国戏曲流派众多,您认为应该选取那些有代表性的剧种和名角来表展晚会的丰富与厚重呢?
  【特邀嘉宾:张关正】 明月夜朋友,戏曲不仅流派众多,而且剧种就很多,而且不同的剧种、不同的流派都有一些影响很大的有代表性的艺术家。戏曲观众也历来有各自不同的欣赏对象、崇拜对象,有些是不可比的,所以要在春晚戏曲节目这么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选取所有戏曲观众都认同的最也代表性的剧种和名角实在不容易。在戏曲春节晚会上还是注意了这个问题,因为它有较大的表现空间,不知您是否看了今年的春节戏曲晚会?

  【丝柏魔羯】戏曲的受众是不是太窄了?为何总是那些经典唱腔?如果平时里就可以欣赏为何还要在大年夜里边再拿出来放一遍?
  【特邀嘉宾:张关正】 丝柏魔羯网友,我与您的看法有许多同感,首先我觉得春节晚会里所看到的节目应该是平时不容易看到,也应该是最能吸引观众的节目,但是他给的时间太少了,戏曲要表现的内容又太多了,光是戏曲的剧种有影响的、有相当观众层面的就有好几十种,要把这么多的内容集中在十几分钟的时间里表现出来确实难度很大,往往是推上去一些能有更多的观众都还有点了解的节目,其结果就出现了您所提到的“总是那些经典唱腔”的现象,所以我才在前面谈到希望在春晚中给戏曲艺术再多一点空间。

  【崔磊】张老师,以前是逢歌必舞,现在各种晚会中对戏曲唱段的包装手法是逢戏必舞,虽然我认为这是戏曲节目的电视化的一个重要手段,但也出现了与“舞伴歌”相似的问题,与此同时,在新编戏中也有不少运用了舞蹈手段,有许多成功的例子,电视应当在为戏曲唱段配舞时可以从新编戏中吸收那些成功经验?是不是以后伴舞演员应该优先考虑戏曲演员,那样在艺术语言和表现上可以使唱与舞融合的更好?
  【特邀嘉宾:张关正】崔磊朋友,您提了一个很好的问题,但又是一个有点复杂的问题,因为这种晚会的创作是一种比较特殊的生产形式,除了艺术的因素之外,还要受制于许多非艺术的因素,使得有些很好的创意不能顺利的得以展示。对于舞伴歌的问题,业内人士也常在讨论,觉得用舞蹈演员穿着很现代的服饰为一些非常传统的历史的戏曲唱段来伴舞有点不协调,是否可以用戏曲演员来伴舞。但是,晚会的制作还要考虑经济核算,还要考虑电视和舞台呈现的不同要求,于是就出现了不同的戏曲唱段用的是一批相同的歌舞演员穿上不同的服装来进行伴舞的现象。应该说晚会的伴舞和一些戏曲剧目中的舞蹈是属于两种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这对我们戏曲工作者来讲还是一个没有得到真正解决的新课题。我们将在今后的艺术实践中,不断的探索和研究,找到一种观众满意的表现形式。

  【过大年了】张老师,我认为您说的“春晚已经成了优秀文艺节目的加工提炼的一个最好的机会,我们还是应该把希望寄托于整个文艺创作的繁荣”说得非常有道理,没有大环境的繁荣,哪里会有春晚的繁荣。那么咱们来探讨一下戏曲的发展环境,2005年戏曲界有哪些惊人之举吗?在春晚中有所体现了吗? 
  【特邀嘉宾:张关正】“过大年了”网友,您提的很好,一年过去了,我们应该对过去一年戏曲界的整个创作状态有认真的总结,我们从业者正在做这项工作,在进行认真的反思,因为摆在我们面前的形势还是很严峻的,最中心的一点就是怎样把更多的观众吸引到剧场里来,我们在过去一年里尝试着对一些优秀的传统剧目做进一步的整理与加工,以期使这些剧目更能适应今天观众审美的需求,比如把一些传统剧目中比较拖沓、比较水的台词、表演进行合理的删减,使这些优秀的剧目更加优秀,我们这一代人理应去完成前辈艺术家所未能完成的历史使命。戏迷朋友可能还记得在2005年《空中剧院》栏目中所播出的不少经过加工整理的优秀传统剧目,我们还将继续努力。至于惊人之举是我们努力的一个目标,我们非常希望能在这方面得到您和广大戏迷朋友的批评、建议和支持。

  【崔磊】张老师,您怎么评价今年的戏曲晚会?还有就是戏曲晚会的目标受众是大多数观众,我在网上看了些相关评论,有的网友觉得戏曲晚会成为“闹剧”,他们觉得应该在节目设计上更原汁原味一些,这么宽泛的受众定位是不是会出现非戏曲爱好者不关注,而戏迷又不满意的情况?
  【特邀嘉宾:张关正】崔磊朋友,您所说的问题可能正是编导者在创作中觉得难以解决的问题,又想让真正的戏迷,懂戏的老观众看到一些原汁原味的、艺术品位很高的经典表演,但是又怕本来就对戏曲不甚了解的观众,由于欣赏习惯的距离而不喜欢看,于是就在“热闹”上下工夫,有时就使人感到像闹剧了,这个分寸的把握确实有点难度。今年的戏曲晚会我至今还未能认真的看,据说在节目的编排上地方剧的比重比往年要多了一些,可能会增加一定的观众层面。另外,主创人员也力求做到雅俗共赏,有静有闹,不知您是否看了全部的节目?很想听听您的高见。
 

 


责编:罗石曼、王云云

 共7页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