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电视批判
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指南首页
电视批判
问题聚焦----------
特邀专家----------
电视书刊----------
电视批判论坛------
大学生谈电视论坛--
节目预告
央视动态
主持人
央视互动
编导手记
电视时间表
意见箱

《电视批判》版权声明

  《电视批判》系我网站独家创办的探索电视文化的栏目。最近某些网站未经许可,大量非法使用我网站独家资源,擅自转载、抄袭《电视批判》的专栏文章,严重侵害了我网站的版权权益,特此提出严重警告,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转载《电视批判》的相关作品,必须经央视国际网络的书面特别授权。
  联系电话:(010)68508381-780。

 

春节晚会以何动人——戏曲与歌曲的轻与重
作者:《电视批判》栏目专稿 发布时间: 2006-2-22 21:40:29



春晚音乐节目创新的难点

  【网络主持人:张青叶】晚会走向市场就应该有新的结构和新的内容,上一个新台阶、迎合现代观众的欣赏口味。而过去的晚会结构多是歌舞的轮换表演,已经令观众感到乏味,如果不改变结构就不能吸引年轻观众。请问嘉宾,你们认为歌舞节目的形式和结构应该如何创新? 
  【特邀嘉宾:陈志音】 说实话,形式和结构的创新很必要,但相对容易,最难做的是节目内容作品本身的内在品质上新的追求、新的变化,如果具体说,应该是“语言”,在这方面下工夫。舞蹈要有体现自己本体功能的语言,音乐要有体现自己本体功能的语言,为什么春晚过后,大家记住的是一两句有意思的台词,这些台词就变成了一段时间的流行语,就是因为它有特点,因而有魅力。歌舞同理,如果你的“语言”出新了,大家就记住了,无论喜欢还是讨厌。
  【特邀嘉宾:陈志音】举个例子,电影《无极》挨骂挨惨了吧?你干吗骂它?你骂的什么?不就是那些缺点太突出了吗?太有特点了吗?你就记住了,所以你骂。像胡戈的“馒头”为什么大家喜欢?就是因为胡戈抓住了要害和硬伤,你烦它不是也是因为有特点吗?如果平庸、平淡,你就忘了它,你都想不起来去骂它。

  【网络主持人:张青叶】首届春节晚会所打的“明星牌”,成为此后历届晚会不可或缺的法宝,使春节联欢晚会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星光大本营”。请问嘉宾,你们认为春晚是否应该继续这种明星路线? 
  【特邀嘉宾:陈志音】“明星”就是“王牌”啊,要光是小不点儿,那得多高的技术才能赢啊!所以,我不反对春晚打明星牌,当然不能,在这个晚上,阿猫阿狗都来遛一圈儿,我们推新人可以在别的场合,别的平台,不一定非要在这里挤。春晚不看明星看谁去啊?但是,明星的光彩很大程度还是要靠编导给他们好的作品,好的形式,好的包装,要适合他们,这个很重要,要适合他们的个性、特质,有的明星包装俗了,掩盖了个性就失去了光彩。
  【特邀嘉宾:张关正】 我作为一个春晚的观众,在宝贵的除夕之夜当然希望看到我心目中的各种偶像,各个艺术形式的明星。只不过在飞速发展的时代车轮前新星辈出,是历史的必然,当然有的明星以其精湛的技艺能够在舞台上统领较长的时间,也有的只是昙花一现,但是我相信能够登上春晚的应该还是受到广大观众欢迎的明星。所以,春晚必然要继续这种明星路线。

  【网络主持人:张青叶】当年《相约九八》、《常回家看看》都是借春晚红遍全国的歌曲,今年由三位蒙古族演员演唱的歌曲《吉祥三宝》成为晚会的亮点之一,颇受观众的好评,请问嘉宾,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特邀嘉宾:陈志音】 刚才已经说到对于《吉祥三宝》的一些感觉,但是,歌曲分几类,有的是单纯拿来听的,有的是可以学着唱的,《吉祥三宝》好象应该属于前一类,听起来比较舒服,它就是带着草原上的那种清新纯朴,所以城里人就像吃野味一样的感觉新鲜,学着唱,可能没有这个热情吧,而且它的词句比较碎,不是很流畅,旋律的线条也不是很清晰,听起来不难,学起来不易,唱起来不是很完整,不会有长久的热情。

  【房间的面具】今年春晚的歌曲很多是翻唱的,如果像《吉祥三宝》的翻唱一样有创意也就罢了,问题是简单的连唱,有何看头和听头?嘉宾觉得这种形式如何?
  【崔磊】《吉祥三宝》是翻唱的吗?是原创!
  【特邀嘉宾:陈志音】 刚才好象也涉及到这个问题,我说过,连唱一个是形式的更新,实际上也不算新,歌曲大联唱好多年以前也都用过,只是就是说它组合的成分有一些新的变化。比如说不同风格,不同年龄,不同流派的放在一起唱。我想说说《吉祥三宝》,它的音乐形象单纯简约,用宋丹丹的一句台词,那是“相当的”口语化、生活化,听上去很亲切,入耳入心。但是,又是但是,在春节前后这段时间,这首歌太过集中的推到公众面面前,有些腻了。举个例,春晚之前,我就在人民大会堂北京新春音乐会上现场听到这首歌,可能因为大会堂音响的问题,听上去并不真实,当晚的效果也不好。在春晚上再听这首歌,感觉还不一样。我觉得春晚对于这首具有亲和力的歌包装过度了,弱化了歌曲本体的表现功能和魅力。

  【冒气泡儿】我觉得陈老师的话点到了点子上,“新老组合”用得频繁和大碗儿仅参与几句是资源浪费,可是不用这种方式还能用哪些方式呢?大家都有点黔驴技穷了,陈老师能有何高见?
  【特邀嘉宾:陈志音】 谢谢这位网友。说到黔驴技穷,其实旁观者清,但是,还有一句“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们都能看到问题,但是想出办法还得要高人吧!就像是我们看到一个人脸色不好知道他有病,但是不知道用什么药才能治好他。另外,现在我发现我和张教授风格实在大相径庭,教授更理性、更柔和,乐评人还是应该向他学习,我太直接了吧!

  【网络主持人:张青叶】高额投入和豪华制作是歌舞晚会革新潮中引人关注的焦点。歌舞的投入越来越高,舞台制作越来越豪华,请问嘉宾,你们认为如何在中国最传统的节日里体现民族歌舞的精粹?
  【特邀嘉宾:陈志音】主持人问得好。高额投入和豪华制作确实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话题。我认为,高额投入和豪华制作可以为推出精品提供一定的保证,但不是唯一的条件。比如,杨丽萍的舞蹈无论是她以前的《两棵树》,还是这次的《松竹梅》,舞台置景可能是最简约的,但是,只要她的身影出现,只要她动起来,就抓你的眼球,就有艺术魅力。舞台置景再豪华,如果景中的人动得不好看,动的没意思,舞蹈语汇平庸、平淡,缺乏想象力,那还不如参观故宫或者凡尔赛宫。

 


责编:罗石曼、王云云

 共7页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