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电视批判
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指南首页
电视批判
问题聚焦----------
特邀专家----------
电视书刊----------
电视批判论坛------
大学生谈电视论坛--
节目预告
央视动态
主持人
央视互动
编导手记
电视时间表
意见箱

《电视批判》版权声明

  《电视批判》系我网站独家创办的探索电视文化的栏目。最近某些网站未经许可,大量非法使用我网站独家资源,擅自转载、抄袭《电视批判》的专栏文章,严重侵害了我网站的版权权益,特此提出严重警告,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转载《电视批判》的相关作品,必须经央视国际网络的书面特别授权。
  联系电话:(010)68508381-780。

 

春节晚会以何动人——戏曲与歌曲的轻与重
作者:《电视批判》栏目专稿 发布时间: 2006-2-22 21:40:29



歌曲与戏曲在春晚中的比例合理吗?

  【siemens8008】今晚的主题是春晚中歌曲与戏曲的轻与重,两位嘉宾认为当前的歌曲与戏曲的轻与重比例合理吗?
  【特邀嘉宾:张关正】因为今年的春晚我是想很好的欣赏,但是没有能够踏踏实实的看完,因为一边看一边不断的有拜年的电话,一边接电话,一边想看,结果呢就没能够看得很全,所以对整个节目的整体印象不是很深,但是因为我是搞戏曲的,所以我就说说对唯一的一个戏曲节目——《新五女拜寿》的看法。单说这个节目,能把这么好几个最有代表性的戏曲剧种融汇在一个节目里,以小品的形式串联在一起,还是挺不错的。因为有这么多的名家,要感谢这个节目的编导者,但是作为四个多钟头的一台晚会,只有这样一个戏曲节目,我觉得少了点,可能有的同志会说,十一频道有专门一台戏曲晚会,愿意看戏曲的可以去看那台晚会嘛,我觉得不应该这么说,我无意去拉扯别的艺术门类,因为春节晚会除了综合的,还有一台音乐舞蹈晚会,照此逻辑,愿意看音乐舞蹈的,可以去看音乐舞蹈,综合晚会就剩下语言类节目,我认为专题晚会是无法替代综合晚会的。所以,晚会的编导者还是应该考虑到为数不少的喜爱戏曲艺术的观众,哪怕这些观众数量比不上歌舞音乐的观众,何况中国已经逐步进入了老年人的社会,戏曲艺术确实年轻的观众少于老年观众,那么为了更多的老年人,我想在这台春晚中戏曲节目的比重是不是还应该再丰富一点?
  【特邀嘉宾:陈志音】我一开始就在回答网友的问题,可能总的一些看法还没有来得及说。作为一个音乐评论人和音乐新闻人,我当然更关注晚会的音乐节目,这是从晚会开始之前的宣传就已经说了,是大幅度的降低比例。我倒没觉得难受,少而精也好。总的来说,编导在音乐节目上还是费了很多的心思,也有很多好点子,比如说,把吴雁泽、戴玉强、阿宝放在一起唱一首歌很有吸引力,我真是很想看看他们三个人在一起唱是什么感觉。看完以后,觉得他们三个人都是声乐不同领域的尖子,但是,吴雁泽把他定位为民族声乐没有太多的说服力,他实际上是美声和民族结合的非常好的,不是有严格区别的。那么,比较突出的就是阿宝了,他在舞台上的综合表演能力很强,也有个性魅力,但是,我个人认为在他们三个人一起唱这首歌的时候,阿宝的作用就是一个“色彩”,起到的基本上是和声的功能,他没有完整的演绎这首歌曲,他对诠释歌曲本身的意义有多少,当然“太阳”是很亮的,令人印象深刻。三个人没有平分秋色挺好,轻重、浓淡、深浅、明暗还是很眩目的。

  【网络主持人:张青叶】两位嘉宾不仅是专家,而且还是春晚的忠实观众,首先请两位嘉宾谈谈,你们对春晚的总体印象如何?
  【特邀嘉宾:张关正】看春晚也是我每年过除夕最重要的一个节目,也许是我曾经参加过这一类节目的创作,知道创作的甘苦,无意之中就多了一份宽容和理解。但是,广大观众对春晚的希望值之高,我是完全理解的,因为终究一年就这么一次。今年的春晚,我觉得还可以,因为回想过去20几年的春晚,也不是所有的节目都那么精彩和经典,只不过有的晚会留下的经典更突出一点、更多一点,有的年少了一点,但每一次总能给我们留下一些难以忘怀的节目。最近中央电视台应广大观众的要求重播了很多历年春晚的优秀节目,受到广大观众的欢迎,我说句心里话:过去的节目确实很精彩,但是什么都怕比,要是把每年的节目放在一起来播,就可以看出节目的总体质量(包括剧本、立意、导演的手法、演员的表演、灯光舞美乃至观众的组织)还是在不断的发展、不断的进步,如果没有这样一个总的趋势,我想春晚早就办不下去了,我这样说不代表所有的节目都这么精彩,确实有些节目有点水,但是总的来看还是给我们全国人民带来了一桌丰盛的年夜饭。今年舞蹈《俏夕阳》,一些小品节目,赵本山、宋丹丹,还是让观众们捧腹大笑,这就不错了。
  另一方面,我总觉得春节晚会应该是这一年文艺创作的一个优秀作品的大集锦,完全为春晚创作的节目如果没有原来的基础,很难一炮打响。所以要搞好春晚,不仅在这台晚会的创作,而在于整个文艺创作的繁荣,我印象中过去的春晚中的一些经典节目有许多都是在春晚以前已经在一小部分观众内得到了认可,通过春晚的高水平的包装、整理、加工,包括演员阵容的强强联合,使一些基础不错的节目得到了升华,在春晚中一炮打响,成了经典。所以,春晚已经成了优秀文艺节目的加工提炼的一个最好的机会,我们还是应该把希望寄托于整个文艺创作的繁荣。
  【特邀嘉宾:陈志音】 可以说,我是央视春晚的忠实观众,只能说每年满意的程度有不同,但一定是要看的,可能内在的需求更多的来自于希望听到新的好的歌曲,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写好一首歌曲并不比写好一部大戏容易,所以今年还是没有听到更多的新歌好歌,总体印象就是主打新编老歌。因为编导组有意识的缩减音乐类的节目,所以我是有思想准备的。事实上,比例也是下降的。但是,我倒以为宁缺毋滥,以往那些一首接一首的歌我觉得也是一种浪费,浪费时间、浪费空间。总体印象舞蹈类的节目越来越重了,因为我本人虽然学音乐,但是特别喜欢舞蹈,所以看得很高兴,获得歌舞类一等奖的《俏夕阳》真得不错,但是,开始的宣传我不能赞同,什么“《俏夕阳》可以带来《千手观音》一般的效果和震撼”,根本没有可比性,两回事儿,《千手观音》是高度艺术化的舞蹈,它的创作成分很高,非常美,有艺术意境的美,它是让人的心安静下来的艺术精品,而《俏夕阳》基本上是照搬原生态,它的美是民间的、粗犷的,表现民情土风,火辣辣的,它是让人手舞足蹈,跳起来的舞蹈,跳起来的民间舞蹈。两者的舞蹈风格、语言意境都不同,带给人的享受也不同。不好意思,我常常用美食形容艺术,这好比一个是佛跳墙,一个是熬小鱼,味道都很好,但不是一个意思,尝了吧!

  【冒气泡儿】张老师,您认为戏曲节目在春晚中的创新空间大吗?已经是国粹了,还需要创新吗?
  【崔磊】我觉得不仅春晚的戏曲节目需要创新,戏曲本身也在创新,有许多新编历史京剧就是创新的典范,比如《曹操与杨修》,《膏药章》,《宰相刘罗锅》,京藏合演的《文成公主》等等,在剧本的结构,唱念做打等等方面都在出新,其实戏曲一直是创新着走向今天的!
  【特邀嘉宾:张关正】我非常同意“崔磊”网友的看法。京剧虽然称为国粹艺术,不代表它可以就此止步不前了,它和任何事物一样,不创新就没有生命力,近200年的京剧发展历史实际上就是一部一代代艺术家不断创新的历史,他们忠实于对传统的继承,但是他们又从不满足于对传统的继承。所以,才能出现这么多的流派,出现这么多新的优秀的剧目,出现这么多的新的表演程式与手段,这与戏曲节目在春晚中有多大的创新空间,我想和戏曲艺术的整体发展是不可分割的,只不过晚会的创作和一个剧目的创作着眼点不同而已,道理是一样的。不知我的回答,冒气泡儿朋友同意吗?

 


责编:罗石曼、王云云

 共7页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