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电视批判
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指南首页
电视批判
问题聚焦----------
特邀专家----------
电视书刊----------
电视批判论坛------
大学生谈电视论坛--
节目预告
央视动态
主持人
央视互动
编导手记
电视时间表
意见箱

《电视批判》版权声明

  《电视批判》系我网站独家创办的探索电视文化的栏目。最近某些网站未经许可,大量非法使用我网站独家资源,擅自转载、抄袭《电视批判》的专栏文章,严重侵害了我网站的版权权益,特此提出严重警告,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转载《电视批判》的相关作品,必须经央视国际网络的书面特别授权。
  联系电话:(010)68508381-780。

 

主持人,你将走向何方?
作者:《电视批判》栏目专稿 发布时间: 2005-9-7 9:40:48



主持低如何走得更远

  [嘉宾主持:高贵武]主持人要走得更远真正靠什么?是靠别人对自己的提升吗?还记得主持人白岩松曾经说过,我们现在有许多年轻的主持人存在无人提升的情况。请问各位嘉宾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特邀嘉宾:张雅欣]需要有别人的提升,但更重要的是主持人自己对自己的提升,我不知道白岩松所说的年轻的主持人存在的问题具体指的是什么,但我认为,一个优秀的电视节目主持人,既需要观众以及他周围的人对他的提升,但同时,自身的提升还需要靠自己的努力!
  [《对话》主持人:陈伟鸿]我觉得真正要走远需要你的积累和你的再学习。
  [特邀嘉宾:王宇红]我想别人是外因,自己才是内因,好的主持人一定要具备在万分艰难困苦的条件下坚持下去,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您所说的靠别人提升,大概是指找到好的伯乐吧,能够和别人很好的沟通,赢得他者的信赖,这是主持人应该具备的最重要的沟通能力。所以,如果说靠别人提升的话,我觉得有点被动,也会培养主持人的机会主义者心理,我不太赞同。白岩松所说的,年轻主持人无人提升的情况,我认为是一个团队建设的问题,好的优秀的节目主持人应该把发现有潜力的节目主持人当做自己的应尽的责任,只有主持人团队不断发展,中国的节目主持人整体素质才能不断提高。另外,节目主持人的工作有很多特殊性,没有做过主持人的人很难理解,即使是团队里的人也很难理解主持人遇到困难时候的焦虑和痛苦,主持人们如果被别人爱的话,可能会表现的更好,有的时候只是批评会延长他们进步的脚步,因为一批评就找不着北了,又不敢问,就会延缓他们改正毛病的时间。我们也应该多理解主持人的不易。
  [嘉宾主持:高贵武]大家的回答中都提到了主持人自己努力的重要,也提到了主持人的自己学习。的确,电视是一个充满挑战和压力的工作,主持人在工作了一段时间以后,往往会产生一种似乎被淘空了的感觉,于是都想找个机会去充充电,我想请教几位专家,返校充电是主持人可持续发展的有效途径吗?如何看待名主持返校读硕、读博现象?比如,王志、元元等等他们现在好像都在读博士?
  [特邀嘉宾:张雅欣]有机会充电是非常好的一件事,但充电并不意味着一定要返回校园,充电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包括在业余时间读书或者是与其他同行的交流等等,所以我觉得作为一个实践性的职业,返校读博士、读硕士并非充电的唯一途径。

  [明月夜!]现在很多女主持人学港台,而一些男主持人“渴望变老”,您对此有何看法?
  [特邀嘉宾:王宇红]我觉得首先要肯定的是主持人学港台也还是在学习,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但关键是作为主持人一定要明白不要光学表面的现象,而要多问问现象背后的为什么,比如我们知道大家都比较爱看肥肥的节目,觉得她很幽默,很机智,但后来我知道她的机智和幽默是和平时非常严谨的做功课结合在一起的,比如说她拿到一个关于北京旅游年的主持节目,就会去做三个预案,一个是一分钟的,一个是三分钟的,还有一个是三十秒的,这样如果在节目进行中发生了什么意外的话,她就能够有准备的进行应变。因此,如果我们把即兴和应变仅仅看成是拍脑袋的灵光一闪的话,就走入歧途了。香港的主持人是非常敬业的,这点值得我们学习。

  [记事本26]张教授,我想问一下,要成为一个优秀的主持人,学历应该放在第几位?
  [特邀嘉宾:张雅欣]我想在目前中国的电视体制之下,学历是很重要的,因为它是你进入电视台的敲门砖,但是,它并不是优秀主持人的制胜法宝,因为一个优秀的电视节目主持人,除了要具备相应的知识之外,其他的素质,比如说应变能力、反应能力,以及对社会的洞察能力,对于世界上正在发生的大事的判断和分析能力都非常重要,如果是娱乐节目主持人的话,个人的幽默感也同样是必不可少的,所以作为一个优秀电视节目主持人的综合因素非常重要,我很难说学历应该排在第几。
  [牧言再生]说得好,学历其实没那么重要。卓别林没有学历,却是幽默大师,迪斯尼没有学历,却成就了世界动画的最高境界。当然,中国也有很多没有学历的著名人氏,作家中就有好多,因此,学历的门槛,实际上把很多优秀的人挡在了门外。
  [网络主持人:罗石曼]赞!
  ["最熟悉的陌生人"]学历很重要,但不能唯学历论。尤其在艺术领域。启功先生只有初中文凭,但丝毫无愧于一代大师的称号。我觉得开放和自信的心态很重要,这是双方面的。有学历可能会有更多机会,但最终还要靠实力说话。
  [中国吉祥0]不对,以上的人物都是个别,真正的学历应该是名副其实,华而有实的。
  [牧言再生]古时候,老聃也是没有学历的,百家争鸣的时候,更是许多人都没有学历的,当然那时候也没有学历这个概念,他们的思想是他们最坚利的武器,他们对事件和世界的理解让中国的思想和学术界领先全球。可见,真的思想和学术的化境,是不用学历来衡量的,是自由的。

  ["最熟悉的陌生人"]主持倾向低俗化,是客观环境因素影响占主要(竞争压力),还是主持人的自身修为有欠缺??
  [特邀嘉宾:张雅欣]这两方面的因素都有,正如刚才所述,主持人和观众,或者说主持人和客观环境已经陷入到了一种不妥当的恶性循环之中,所以双方只能够互相妥协,造成了今天这样的一种局面。
  ["最熟悉的陌生人"]如果要把这种“恶性循环”变成“良性循环”,是不是还要媒体和主持人先把自己的位置摆正啊,让观众来起这个主导作用,好象不现实哦~
  [特邀嘉宾:张雅欣]所谓循环就没有谁是主导地位,谁是非主导地位,而是相互影响,如果说,今天的电视屏幕上有个别主持人有低俗化倾向的话,这个责任不应该由他个人全部承担,应该由他个人,他所在的媒体以及要求他这样做的所有观众共同来承担。

  [中国吉祥0]我觉得主持人低俗化和一些娱乐因素有关,也许现在的大环境过于严肃,社会压力大,娱乐是必然的,但是可能在初期对娱乐无法把握准确,所以剑走偏锋,误入歧途,所以沾上了“低俗”的不良习气,所以要娱乐还是高雅的娱乐为好。
  [特邀嘉宾:王宇红]低俗和娱乐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娱乐的东西不一定是低俗的,而低俗的东西也不一定能给人娱乐。现在娱乐节目主持人的低俗化问题说的人比较多,我想一是这种娱乐化的节目形态从海外移植到中国,有一个本土化的过程,如果不符合中国人的审美取向,就会让人感到低俗和恶俗。另外,娱乐节目主持人的整体队伍素质状况应该说是比新闻节目主持人的整体素质要差,这里面也有一个主持人自己消化吸收的问题,想学港台却学的不好,也会让人感到味道很怪。

  [记事本26]高老师,时间过的好快,一直都在问两位教授问题,我还想问你是怎么看节目低俗化的,他的罪魁祸首是社会,还是人,那这人是观众还是是主持人?期望回答
  [嘉宾主持:高贵武]谢谢你的提问,对于节目低俗化的问题,我个人认为你所提到的几个方面都难逃其咎,因为社会有这个需求,或者说是观众有这个需求,而我们的主持人在某种程度上又迎合了这样的需求,所以这觉得要真正解决这个问题还是需要全社会的努力,这中间媒体人尤其责任重大,因为媒体作为社会公器毕竟承担着某些传播先进文化的责任,而不能是简单地迎合。

  [记事本26]主持人命苦啊,节目低俗都归到主持人头上,大家来评评理,主持人就算有职业道德,不去戏弄参与节目者,观众同意吗?观众不会同意的,现实生活大家都太累,拿生活中的人找乐子,会影响人际关系的处理,那就要主持人为大家代劳了。两位教授说一说我对不对?
  [特邀嘉宾:王宇红]您说的对,节目主持人这个工作非常特殊,他们经常在非常巨大的工作压力下工作,而且也经常会时间非常紧促,常常会表现出自己的弱点。主持人要对节目负责,所以也常常要为节目承担由此带来的各种指责,节目不好不一定是主持人的事,但是好的主持人应该是比较有能力选择适合自己的展示空间的。另外,我们在做节目时对于受众的审美取向也常常会错误估计的时候,比如电视界都说老百姓爱看娱乐类的节目,但是我们在做调研的时候,好多老百姓都说自己不爱看打打闹闹的娱乐节目,警察不爱看,警察的媳妇也不爱看,白领不爱看,想成为白领的人也不爱看,老头不爱看,老太太也不爱看,那么说老百姓爱看娱乐类节目的观点是从哪儿来的呢?我们也感到很纳闷。
  [记事本26]找到知己了,谁说老百姓爱看娱乐节目啊?做任何事情都有一个目的在里面,娱乐节目现在这么火也是因为有很多商业利益在里面,说不定大家牙根就不喜欢娱乐节目。有人赞成吗?

  ["最熟悉的陌生人"]收视率在这当中应该扮演一个什么角色?现在大家都在拿“超级女声”说事儿,焦点就在于它是用“短信”说话,用短信支持率作为最重要的一个评判手段。其实超女没有错,各有各的长处,不能一概而论,不能用一个尺度来衡量。说白了还是利益杠杆起了主导作用。那象央视口碑很好的《读书时间》停播,也是因为它的收视率低。这岂不是和“超女”异曲同工吗??
  ["最熟悉的陌生人"]这个问题没有人回答?太尖锐了吗?希望专家和主持人不要避重就轻啊
  ["最熟悉的陌生人"]大家都知道“木桶理论”,我想一期节目的精彩与否应该取决于最长的那一根木板。再次提请嘉宾回答。我的关注点在于“收视率”,而非媒体本身。
  [嘉宾主持:高贵武]收视率在电视发展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最直接的就是说明这个节目有多少人在看,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栏目产生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基础,但收视率也并不唯一能说明一个栏目好坏优劣的标准。我个人非常不赞同将收视率作为衡量一个栏目和主持人的唯一指标,还应该加入许多其它的权变因素。我个人也不同意你将收视率与超女中的短信支持率混为一谈,因为那些发短信者可以说都是某个超女的粉丝,他们在收视电视节目时表现出来的故意性跟我们所说的收视率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对于超女,我比较认同的说法是,这在某种意义上真的可以说是一次大众共享所谓民主的过程。
  [中国吉祥0]不是民主,真正的民主是人民具有决定权,超女民主是民粹式的民主。
  ["最熟悉的陌生人"]哈哈,谢谢您的回答,我这是王志似的问法:)。收视率的确不能跟“短信”划等号,可是我也不认同您最后的说法,因为重复投票(还有相当一部分非自主投票)不能代表真正的民意,只能代表一部分支持某超女的程度。二是程序不公正,结果就很难说公正。
  [嘉宾主持:高贵武]至于投票背后的东西我不太清楚,也不好下结论。
  ["最熟悉的陌生人"]虽然它有这样那样的诟病,但还是一次很大的冲击。也会有它一定的积极意义。还是要谢谢您坦诚的回答。:)

  [记事本26]我觉得节目的俗,是和节目内容有关的不应该老说主持人不好,就说我们央视的主持人吧,他们俗不俗?李咏每次的6+1和地方台被骂低俗的节目有什么不同啊,李咏还不是每次用同一个手势,每次节目都没有新意。我说不同之处就是央视的商业炒作没有人家做得好
  [特邀嘉宾:张雅欣]我想俗应该分为通俗和庸俗,或者叫低俗,电视是大众媒体,它应该是通俗的,而庸俗或者是低俗才是我们今天要抵制的东西,俗不是坏事,关键是如何来俗,如何达到通俗,而非低俗,所以,李咏的6+1被观众认可,我并不认为它是低俗或庸俗的。

  [漫游世界]我认为主持人宜温不宜火,温则不求一日成名为万众瞩目,历经二、三十年磨炼一家之功,火则大红大紫令数以万计偶象崇拜者刻意追捧,当然也可能是昙花一现。请问各位嘉宾意见如何?
  [《对话》主持人:陈伟鸿]我觉得明星应该追求“火”,那是职业的要求。而主持人的工作特性和明星不一样,不能把追求“火”与否当成自己的标杆。
  [半落梅花婉婉香]我觉得,有时主持人就应当当作明星一样来打造,我觉得当前就是这种意识太欠缺了。
  [漫游世界]明星式的主持人火是火得很快,但终究功底不会深厚的,要想成为功底深厚的主持人,恐怕还是要温以时日吧,因为社会阅历之丰富,知识面之广泛这决不是一日之功吧。
  [半落梅花婉婉香]首先要清楚什么是“明星”,“明星”的定义是什么?学者型或者说有深度的主持人就不能成为明星主持人吗?

 

 


责编:青叶、云云

 共7页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