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电视批判
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指南首页
电视批判
问题聚焦----------
特邀专家----------
电视书刊----------
电视批判论坛------
大学生谈电视论坛--
节目预告
央视动态
主持人
央视互动
编导手记
电视时间表
意见箱

《电视批判》版权声明

  《电视批判》系我网站独家创办的探索电视文化的栏目。最近某些网站未经许可,大量非法使用我网站独家资源,擅自转载、抄袭《电视批判》的专栏文章,严重侵害了我网站的版权权益,特此提出严重警告,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转载《电视批判》的相关作品,必须经央视国际网络的书面特别授权。
  联系电话:(010)68508381-780。

 

春节晚会:不仅仅是一道年夜饭
作者:《电视批判》论坛专稿 发布时间: 2005-2-25 9:34:30



  2005年2月24日19:00-21:30,《电视批判》论坛特别邀请了中国戏曲学院教授张关正、北京大学艺术系陈旭光教授与中国戏剧家协会研究室副主任崔伟共同在线,与网友共话春晚,主题是:春节晚会——不仅仅是一道年夜饭。

  陈旭光教授对春晚的文化内涵进行了简单诠释:今天的讨论题目是“春节晚会不仅仅是一道年夜饭”,立意是比较高远的。春节晚会当然首先是一档充分的满足广大观众的视听觉享受的娱乐盛宴,它必须追求热闹、欢快、祥和,但我觉得春节联欢晚会还应该是一档文化的盛宴、精神的盛宴,因为春节联欢晚会是中国传统文化借助于电视媒体形成的一种新民俗。在观看春节联欢晚会中,华人观众能够进行一种文化心理的认同,仿佛进行一种认祖归宗的文化仪式,它是对我们中国的几千年来反复进行的文化仪式的现代再现,它的文化功能是强大的、不可替代的,而且它是唯一的,在我们这个全球化的文化时代,更具有一种和而不同的文化姿态。从某种角度说,搞好春节联欢晚会,圆华人的梦,凝聚华人的心理,是当代文化建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张关正教授对戏曲晚会做了评价:总体上戏曲晚会搞得还是挺不错的。我觉得戏曲晚会这两年在犹豫,有了综合晚会到底还搞不搞戏曲晚会,因为看着是容易的,要做到面面俱到真是太不容易了,因为你想三百六十五个剧种,在一个戏曲晚会上大家都想展示一下,这全压到导演组的头上了,剧种要照顾到,又要照顾到收视率,又要考虑演员,想推青年人又怕不够收视率,所以真是合了那句话,众口难调,所以我还是那句话,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经验有限的情况下,搞出这台晚会,在这里我要衷心感谢中央电视台的创作组,因为他们太难了。

  嘉宾主持崔伟认为:晚会是中国的一种文化现象,只有中国这种观众的审美需求特别不明晰化,特别盲目,选择性特别少的情况下才会出现,如果随着电视制作技术的发展,数字电视未来越来越普及,他就会选择他所需要的内容度过这个除夕,电影迷可能就会看几部电影等。春晚的导演是最值得尊重和敬仰的导演,因为没有任何一种艺术的创造者面对那么漫不经心的观赏者,那么趣味分散的观赏者,期待值那么高的观赏者,又需要让更多的人满足,所以我觉得电视晚会的创造是违背艺术创造规律,但是又必须如此面对这样一个艺术创造的氛围和环境,所以导演是非常不容易的。

  虽然2005年春节联欢晚会播出已经过去半个月,但观众与网友对春晚的回味依然浓厚,每天论坛上都会有大量网友的评论,当晚论坛,很多网友更是参与积极,提出了很多细节性的问题,与嘉宾交流热烈,最高在线人数达到了9874人。

 给网友拜晚年

  【网络主持人:张青叶】各位网友,大家新年好!今天是电视批判论坛节后第一期,我们特别邀请了中国戏曲学院教授张关正、北京大学艺术系陈旭光教授与中国戏剧家协会研究室副主任崔伟共同在线,与网友共话春晚,主题是:春节晚会——不仅是一道年夜饭,欢迎大家跟各位专家互动交流,现在请他们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特邀嘉宾:张关正】开场白:亲爱的网友以及戏迷朋友们,在这里给大家拜一个晚年,祝大家鸡年吉祥大吉大利,同时在这儿也非常感谢广大的网友,特别是戏迷朋友们,这些年来对我们祖国的民族文化,对我们的戏曲事业,特别是对我们戏曲教育事业的关心、支持,我作为研究生班的班主任更要感激大家这些年来对我们研究生班的帮助和支持,我也预祝在这鸡年里,我们的民族文化,我们的京剧事业特别是我们高层次、高学历戏曲人才的培养工作能够取得新的成绩!
  【特邀嘉宾:陈旭光】开场白: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天很高兴能借助央视国际网站优势媒体的平台,来谈另一种优势媒体。在这里我愿意以一个春节联欢晚会忠实观众的身份来与大家一块聊聊今年的春节联欢晚会,有那么多的人关心春节联欢晚会,我们的春节联欢晚会肯定会越办越好。 
  【嘉宾主持:崔伟】开场白:春节晚会是中国人的一套独特的春节大餐,尽管可能很多人吃不惯,或者不满足,但是必定我们离不开它。

 


责编:诗曼

 共9页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