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电视批判
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指南首页
电视批判
问题聚焦----------
特邀专家----------
电视书刊----------
电视批判论坛------
大学生谈电视论坛--
节目预告
央视动态
主持人
央视互动
编导手记
电视时间表
意见箱

《电视批判》版权声明

  《电视批判》系我网站独家创办的探索电视文化的栏目。最近某些网站未经许可,大量非法使用我网站独家资源,擅自转载、抄袭《电视批判》的专栏文章,严重侵害了我网站的版权权益,特此提出严重警告,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转载《电视批判》的相关作品,必须经央视国际网络的书面特别授权。
  联系电话:(010)68508381-780。

 

粗鄙化——当前电视节目的弊端
作者:网友“废物典型” 发布时间: 2004-4-16 16:52:37



  四、电视节目的发展趋向 

  优秀的电视人文谈话节目,是电视文化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应对娱乐化浪潮的生存策略,是电视人开始注重学术性、思想性的真实体现,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文艺学术方针的具体反映,尤其是弘扬人文精神、倡导先进文化的生动体现。它在电视节目走出媚俗、低俗的误区、提升民族文化精神等方面做出了新的尝试和贡献。 

  (一)建立东方智慧的谈话平台 

  全国许多家电视台各展其长,纷纷办起了各具风格的谈话节目,而其中有一类谈话节目受到知识观众的格外关注和追捧,它被业界称之为电视人文谈话节目。这类节目以人文批判为内容,以人文知识分子为主体嘉宾,围坐一起所进行的一场颇具人文含量的聚谈、畅谈。有些电视台,这类电视人文谈话节目甚至被提到了高于其他节目的地位,成为台里重点经营的主打栏目和品牌栏目,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如陕西电视台的《开坛》、中央电视台的《艺术人生》等,还有诸如《世纪大讲堂》等栏目和各类法制节目。 
  电视人文谈话节目出现在中国的当下,并非历史的偶然,而是明显带有中国社会演进和中国电视发展过程中选择的必然。一方面,荧屏上汹涌的娱乐化浪潮,使人觉得电视正在制造大量的 “沙发上的土豆”,观众身陷沙发,面对电视机,只求浅显的感官刺激。因此,社会的诟病使得电视人不得不开始反省电视的作用,调整电视的功能;另一方面,一批有学术良知、有人文精神的知识分子,正在寻找一种更具传播力量的媒体向社会言说,而电视至少在目前是这类言说最为理想的表达工具。因此,大众化的传媒与精英式的知识分子一拍即合,使电视人文谈话节目如期而至,并成为21世纪之初电视话坛的一个亮点。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类节目的制作成本相对低廉,制作手段和运作环节较为简单,因而深得电视人的喜爱。 
  人文加谈话,这个任务在过去大多由平面媒体承担,报刊上,我们常常能见到诸如“学者访谈录”、“谈艺录”、“专家聚谈”等栏目,到今天,正在逐步向电视等电子媒体延伸,这种延伸体现了电视节目在向人的精神深度进发,在向“视觉”发展的同时向“听觉”的广度拓展,这是电视媒体在人文领域里的可贵探索。 
  中国有五千年的文明历史,里面包含着浓重的人文色彩,这是一座无比博大精深的东方智慧的宝库,也是当代电视人用之不尽、取之不竭的人文源泉。如果无视这种精神存在,那是电视人的悲哀。因此,电视人有必要建立起东方智慧的谈话平台,让这批宝贵的精神财富结合到今天的电视传媒中去,最终得以光大传扬。 

  (二)追求谈话节目的人文风格   

  优秀的人文谈话节目,其本质特征是一种承担。它通过人类生活中最常见、最亲切、最便捷的交流方式——谈话,在作用于观众的过程中启迪心灵、培育情感,从而帮助人们追求感兴趣的精神生活。人文谈话节目的话题从终极关怀到伦理规范,从理想信念到道德责任,从世界观到人生观,从生活态度到行为方式,从社会批评到文艺批评,可以说在精神层面无话不谈。由于电视传媒的广泛性和节目内容的丰富性,它能在更广阔的范围内影响着观众。因此,它不仅是抵抗荧屏粗鄙化、低俗化的有效方式,也是抵抗心灵粗鄙化、低俗化,弥合价值观念、生活态度、行为方式鸿沟的有效手段。 
  以《开坛》为代表的一批电视人文谈话节目而言,它们大都把自己定位在“人文精神的张扬之地,知识才俊的精神大餐”之中。创作理念是“传统话语当下化,人文话语传媒化,精英话语平民化”,力求标新立异、凝聚智慧、体现人文关怀、展现思想魅力、解读人文话题。近年来,余秋雨、周国平、肖云儒、陈平原、龙应台、朱学勤、葛剑雄等一大批优秀的作家、艺术家和学者纷纷走进《开坛》,内容涉及教育体制改革、传统文化与现代化、知识分子责任与使命、文化遗址保护、作家与人格、城市文化批判、传媒的遮蔽性、传统艺术的困境与突围等众多人文领域,他们提供给观众和社会的不仅有理性分析、有建设性的批评,也有真诚地讨论和忧患的呼吁。 
  从某种意义上说,世俗化之风漫卷之日,也是人文精神失落最多之时。今天的社会,重物质利益和实用功利,轻人文关怀的现象比比皆是。由于人文的核心价值是学术性,思想性,知识性,社会批判精神,因此,作为具有道德批判和价值关怀话语权的知识分子,对于今天现代化的发展负有特殊的社会功能。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们在生存态度上具有更为积极的进取心,心中澎湃着强烈的道德激情,这使他们自愿地承担起关注社会、改造社会为己任的使命。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电视谈话节目如果很好地利用了这批人文资源,将会大大提升其人文品格。 

  (三)期待人文谈话质量的提升 

  创造一个学术公共领域和人文话语空间,是电视人文谈话节目努力的一个目标。毋庸讳言,相对于以镜头和画面见长的故事类、综艺类、纪实类节目而言,谈话节目尤其是人文谈话节目有它自身的难度。如果做得不好,人文谈话有可能成为一种凌空蹈虚的奢谈,空谈,清谈。因此,要取得成功,成为品牌,实践的过程应该有着相当的长期性和艰巨性,它不仅要求电视人高举人文谈话旗帜的勇气,而且要有智慧和胆识。这里,我们期待的人文谈话节目应该是这样的: 
  1、人文谈话的参与者,应该是这样的一些人。他们不但要提供让观众喜欢的艺术和学术的情景,以满足精神交流的渴求,而且应该通过自己的言说去塑造较为完美的人格。 
  2、观众希望能与这样的嘉宾达成精神默契,这正像一位哲人说的那样,他们既不高高在上又不过于随便;既洞察人性的缺陷,又仍抱有善意;既活在自己完整的内心世界,又不厌弃日常生活;既不故作超脱之态,又从不自恋自怜。 
  3、人文谈话节目应该成为人道、理性和真理的创造者和传播者,谈话者要兼具知识分子精神和民间立场,那种虚假和欺骗的谈话,不可能再有生命。它能够摒弃狭隘的、封闭的、偏执的己见。当然,人文谈话还拒绝自命精英、装腔作势的表达方式。 
  4、这种节目应该是建构文化多样性的极好形式,是文化多样性的具体体现,它能够使广大观众共享他人的文化和价值。 
  另外,这类节目还要善于从社会议题中找到人文谈话的由头;要强化镜头中的知识美感和学术美感;要营造谈话场地的权威谈话气氛;要实现人文话题与中国传统文化资源的整合;要取得人文谈话节目的娱乐化元素的综合利用;要找准谈话节目主持人的人文角色定位。惟此,才能使电视人文谈话节目具有较大的发展空间和较长的生命力。我们坚信,一个质量高的电视谈话节目影响一批观众,一批高质量的电视人文谈话节目将影响一个民族的素质。 

  五、如何克服当前电视节目的粗鄙化 

  应从正确的思维观点出发进入,起点要好。全国政协委员冯骥才认为:“我们的文化正走向粗鄙化,即粗糙、粗俗,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有的电视节目真的是不伦不类,缺少文化气息 ”。各个电视台为拴住观众的眼睛,奇招、怪招一起上,一些原本是明星、大腕“坐镇”的娱乐节目,变成了孩子的天地。越来越多的稚嫩脸庞在娱乐节目中粉墨登场了。 这些节目的内容主要是围绕宝宝们展开,形式大都是主持人与孩子对话,问一些低俗无味的问题,让这些孩子回答,然后,这些孩子的答案往往出人意料,进而博得了观众的欢笑。一时间,各种“宝宝秀”、“宝宝赛”层出不穷。收视率提高了,观众开心了,娱乐节目的工作人员也忙得不亦乐乎。然而就在这样的节目背后,又存在着多少隐患! 节目的内容以及孩子们的回答往往是人们难以想象的。有一个娱乐节目中,“小嘉宾”唱了一首儿歌:“一只小鱼水中游,两只小鱼交朋友,三只小鱼手拉手”。此时,主持人继续问道:“如果四只小鱼呢”?场上非常安静地等待着这个问题的答案。这个孩子在短暂思索之后回答道:“四只小鱼打麻将”。顷刻间,全场观众都乐得合不拢嘴。 在另外一个节目中,男女两位主持人问一个小男孩:“是哥哥好还是姐姐好”?“姐姐好”。小男孩答道。“为什么呀”?“姐姐长得漂亮,以后做我女朋友”。不难想象,全场观众听过这个答案后又是一阵爆笑。 他们笑的或许只是这个小孩的答案,但仔细想一想:这个答案是出自一个3岁顽童之口,所谓的“天真无邪、纯洁可爱”的孩子的语言、思想竟是这样,人们还笑得出来吗?  
  这些拿孩子做主角的娱乐节目,观众年龄涉及面很广,包括各类人群。或许在成年人眼里,只把这些电视上的“宝宝秀”们的言语当做笑话。而对于幼小的孩子来说,他们会把这些语言当做“名言”;他们还会把“宝宝秀”中的同龄人当做他们的“朋友”吗?孩子的思想就在这无形当中受到了影响。如果这种影响久而久之地积累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  
  一些家长认为,这些娱乐节目的低调乏味,实在令人担忧。有家长担忧,有些主持人用“港台腔”影响孩子。还有家长表示,有的主持人问孩子一些关于家长和家庭的“内部机密”,纯真的孩子就会“如实回答”,这样对孩子、对家庭都是一种负面影响。北京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的一位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娱乐性的综艺节目是电视文艺宣传的重要组成部分,肩负着宣传科学理论,传播先进文化,塑造美好心灵,弘扬社会正气的重要任务,而少年们(尤其是儿童)的思想和精神意识尚处在萌芽阶段,外界环境对他们的影响很大。所以这些有关孩子的娱乐节目对电视机前的儿童有着极为不利的影响。而且有的节目里,三四岁的小孩唱情歌,说一些不三不四的语言,其“示范“作用实在堪忧。 就此类娱乐节目对儿童的影响作用,记者采访了国家广电总局的有关负责同志。他们说:国家一直就对这种娱乐节目有严格的审核,而且对这种娱乐节目也很有意见。据了解,2001年底,国家广电总局颁布了《关于制止娱乐性综合性节目中不良倾向的通知》。通知中规定:坚决制止播出色情、愚昧、迷信及其它格调低下,有害身心健康的内容。而且应坚持“寓教于乐”的原则,帮助人民群众特别是青少年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坚持高品位、高格调。与此同时,广电总局的有关负责人还表示:要求各省级管理部门在通知发出后,立即传达,认真落实,自查问题,及时修改。如果再次发现问题,广电总局将对这些节目作出通报、停播、撤销等惩处措施。 

  六、建立质量好、水平高的电视节目 

  此次调查列举了33类电视节目。中央电视台在所有的33类节目中均处于优势,其中具有明显优势的前10种节目类型依次是: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大型直播类节目、新闻评论类节目、综合文艺类节目、动物自然类节目、天气预报、体育、谈话和法制类节目。对中央电视台电视节目感到“非常满意”和“比较满意”的观众比例为85.7%,高出本次全国电视节目的总体满意水平(73.2%)12.5%。相关调查数据还表明,中央电视台电视节目的权威性、可信性、节目的整体水平、广告节目的规范性等方面都得到了广大电视观众的认可。新闻报道首先应加强“对老百姓身边事的报道力度”,其次是增强“对各种社会丑恶现象的批评、监督力度”。影视剧存在的主要问题依次是“插播广告过多”、“优秀精品影视剧数量少”、“好看的电视连续剧一天播一集不过瘾”、“农村题材电视剧偏少”、“反映当代生活的偏少”、“剧情简单、雷同、缺乏深度”等等。电视综艺类节目存在的主要问题依次为“曲艺、杂技、相声、小品等节目偏少”, “部分娱乐类节目有庸俗化倾向,要提高文化品位”,“节目形式互相抄袭、雷同”,“高水平的音乐会、演唱会太少”,“过分追求豪华形式”等等,怎样才能更好地吸引观众呢? 

  (一)走精品之路。

  电视人要以提高节目质量为中心,办精品频道,创精品栏目,力争提供给观众的每一个节目都是上乘之作。随着观众文化素质和审美眼光的提高,他们对节目质量的要求也会越来越高。电视节目只有重视节目的文化底蕴和艺术美德,才能最终赢得观众。重庆电视台的王庆用将近一年的时间深入三峡库区,和当地农民同吃同住,克服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才创作出思想深刻、内涵丰富的纪录片《三个月亮》;张鲁等电视工作者经过数年艰辛,才有了感人肺腑的《母亲》。同时,也要重视和利用其它有助于收视率提高的因素,如传播方式、节目编排、自我宣传、品牌效应多种因素,因为收视率是由“合力”所致,质量是一个重要方面。 

  (二)走生活之路。

  重庆电视台远离都市,深入边远贫困山区采访摄制的75集大型系列报道《走进贫困山区》,“关注贫困百姓,展现扶贫成果,树立攻坚信心”,受到政府和群众的交口称赞,取得了巨大的社会效益和良好的经济效益。同时也再次启示我们:生活是创作的源泉,群众是电视的基础。 

  (三)走特色之路。

  不要盲目追赶时尚潮流,急功近利,把心思和时间都放在抄袭和模仿别人上。要静下心来,追求出新,创作有个性特色的节目,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奇、人奇我精”,真正丰富屏幕。重庆电视台的《雾都夜话》用讲故事的形式反映重庆老百姓的真实生活,就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受到了观众的喜爱。 

  综上所述,解决电视节目粗鄙化是必须重视的一个问题,也是当务之急。只要广大电视工作者认真学习胡锦涛同志在中央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精神,真正把电视节目做精做强,电视节目粗鄙化的问题就会得到很好的解决,让电视真正服务于社会和观众,受到广泛的欢迎和认可。 


(来源:《电视批判》论坛)
责编:诗曼

<<前一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