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电视批判
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指南首页
电视批判
问题聚焦----------
特邀专家----------
电视书刊----------
电视批判论坛------
大学生谈电视论坛--
节目预告
央视动态
主持人
央视互动
编导手记
电视时间表
意见箱

《电视批判》版权声明

  《电视批判》系我网站独家创办的探索电视文化的栏目。最近某些网站未经许可,大量非法使用我网站独家资源,擅自转载、抄袭《电视批判》的专栏文章,严重侵害了我网站的版权权益,特此提出严重警告,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转载《电视批判》的相关作品,必须经央视国际网络的书面特别授权。
  联系电话:(010)68508381-780。

 

“文化版图”的固守与拓展——电视人面对21世纪新媒体的思与虑
作者:张子扬 发布时间: 2002-9-23 15:46:11



    就“个体”来讲,我曾想固执地在写作上不“换笔”——因为我始终觉得无论是毛笔转换成钢笔或圆珠笔,最终其体现形态上毕竟是在“方块”汉字基础上的书写;而电脑的写作是手指与键盘“点击”的记录。我担心思绪的流淌会因“点击”的操作而失去一种特有的文字体验与感受。而就“群体”来讲,面对网络对所有媒体的冲击,不屑与不安曾一直令我茫然:没有编辑辅助的“文学创作”和缺乏道德责任感的“文学自由谈”是否能够真正起到滋润智慧,抚慰灵魂的艺术功能——这是1999年末我仍固执的困惑……
    2000年元月,一条消息让我意识到我所固执的困惑需要一次彻底的震荡和改变了。这条消息,便是美国最新的传播媒体“在线”公司与“资深”传媒大户“时代华纳”的联姻,亦或谓之“新媒体”对“老媒体”的合并……。这条消息传播的速度相当快捷,不排除此次行动包含着市场运作的“泡沫”或“炒作”,但有一点是让我们警醒与必须承认的:面向21世纪,传统的电视传媒已失去了过去二十多年中(特别是中国的电视业)独占鳌头的优势——高新技术的诱惑与无情,比之电视冲击广播与电影来得更猛、更快。在承认以上“无情”又充满魅力的现状的同时,中国的电视业无疑会在新世纪的门槛上审时度势,迎接挑战并与新媒体同步、结合。更由于“全媒体”快捷、广泛、受众参与性强甚至可以“互动”,则更要求我们的电视人在节目选题与制作上更要强化本土文化的观念,增强文化意识的自觉性——关注“文化版图”的固守与拓展。
    在中华民族成长发展史上,除汉民族之外,还有两个有代表性的少数民族对祖国的民族和合、政权统一、疆域版图的稳固与拓展付出了相当大的努力,同时也为其民族史与祖国史书谱写了特殊的篇章,这便是元朝的蒙古族和清朝的满族。元朝是中国版图史上幅员最辽阔的时期,成吉思汗麾下的骑兵远征欧亚,直至今天我们的学者在德国还能看到数年一次的再现成吉思汗远征过程中,使当地经济与文化发生变化的种种表演仪式,名曰:“东方之神”。但是,正因为远离祖国的内陆文化,而蒙古族本身又是一支游牧民族,本土意识与草原文化的单一性使文化发展和延续不甚丰富,当明灭元之后,蒙古民族精神气质与文化版图都低落、萎缩了;至于满民族,在进入山海关之前,是中国北方一个有自己宗教、语言、文字、习俗、服装等等文化积淀丰厚的渔猎民族,但当他们入主中原,统一版图之后,完全被博大丰富的汉文化所震惊、吸引,直到最后的彻底同化(当然,这其中也有多民族国家文化共融的必然性,但令人遗憾的却也正是如此而黯然了民族多元文化的丰富色彩与斑斓),迄今,满民族“入主中原,君临天下”的威勇也只能是后人对一个民族青春时期的辉煌追溯后所留下的赞叹而已。
    文化是政治、经济、科学技术的一个社会综合性体现,在世界和平发展的今天,我们常说的“经济全球化”实际上也可以理解为“文化全球化”。这个全球不是简单的“通用”,更不是同化,而是应更有自己的个性、特色(国家、地区),使自己的民族真正在精神世界中也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在国民心灵中固守住本民族的“文化版图”——这里既有本土传媒所覆盖的面积,更应有本土文化的本质与内容,惟如此,才能保持与发展本民族优秀的文化基因,并真正体现全球文化的多元化与多样性。
    前不久,中央电视台国际部选进了一部英美合拍的文化历史专题片《千年沧桑》,其中的许多篇章介绍了从11世纪至20世纪的每一个百年中的重大事件,文学、科技的发明创造成果。内容浩繁,思想深邃,但就一些重大历史事件和人物的界定、评价又与我们本土文化的许多观点、方法大相径庭。比如,在谈东方文化文明的事例上,该片在唐、宋、元时代极力地推崇了日本的文学名著《源氏物语》和一些艺术的现象,尽管《源氏物语》被公认为当时最长的小说,但它是受中国唐朝文化的影响而形成的。中国浩瀚的文学成果并未吸引外国人的关注。这里不排除因日本的经济优势,日本文化而受到张扬。而对中国在其相应阶段所诞生的《西游记》、《水浒》、《三国演义》、《红楼梦》等文学巨著等文化成果则只字未提。而在涉及元代中国的综合评价上也颇多微词。特别是对“郑和下西洋”的历史背景及性质的评价给予的仍是“西方式”的简单片面的定论。我以为这是因为该片原创作者的认识局限、理解局限,当然,也不排除“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不失时机地用各种方法向世界传播本民族文化消息的具体操作。如何“匡正”和“再制作”《千年沧桑》这部片子,便需要用“文化版图”的固守意识来给以观照。以前我们的方法较为简快——去伪存真,为我所用。若按简单的编辑方法,可对不合乎我们口径的片段删去不用即可。
     但面对文化传播多元化的现实,面对文化理解的差异和可以通过媒体交流的可能,更考虑到传媒的道义与责任的需要,我们专门聘请了中国社科院和其它相关领域中的优秀专家、学者出镜演讲,以他们的学识和理念点评或全新叙说有关历史阶段的真实景况和精神风貌……非如此,闪耀着东方文明之光的“文化版图”便会一寸寸地在“新殖民文化”式的传媒过程中渐渐失守。——而现实中那些简单地“克隆”境外电视节目形态,盲目追求肤浅庸俗内容,甚至一味苟同有悖传统美学与本民族优秀精神气质的文化表现不是已多有泛滥吗?由此可见,媒体绝不单单是为了传播。
    大概在20世纪90年代,日本的东芝电器曾一度在中国市场饱和。尽管如此,“新时代的东芝”广告一直没有停歇,其目的就是“要在新一代中国小观众的印象中留下‘东芝最好’的记忆”——即便在市场经济的竞争中,商家也没放弃“文化版图”的占有目的。又可见,文化传播是有记忆和可“遗传”的。更可见,“市场份额”的占有,又何尝不是“文化份额”的占有呢?!——试想,面对新媒体的出现,从业者没有巩固自己民族的“文化版图”的意识,对外来文化中的糟粕没有抵抗的精神,对本土文化中的精华没有捍卫的意志,其结果,便是放任新殖民文化的侵入、扩张,自取文化消亡!世界上的四大文明古国中的古埃及、古巴比伦、古印度皆因无法适应更新的经济、科技、政治的异起而落伍于历史。惟中国华夏之火迄今长燃不熄。究其原因,除却我们的民族文化丰富博大,源远流长和文明之外,文学、艺术、科技的发明创造,在不同时代都以其熠熠之光与进步的世界相呼相映——同步甚为重要。
    在面对全新媒体出现的今天,中国的电视业自然会加大改革的力度并且进一步深化,市场化机制的注入,产业化方向的发展,与新媒体的适应与结合,都无由使我们面对21世纪充满信心与勇气。但我们还应当清醒地意识到:如果没有对文化版图的重视、固守和拓展,没有健康的人文精神给以关怀,我们中华民族之优秀文化也很可能会在全新的技术现实中被外来文化版图所蚕食——吞噬。
    作为“群体”中的一员,面对高新技术对电视业的巨大影响与冲击,我呼吁同行们强化文化意识的自觉性,充分掌握、控制、运用新媒体、固守拓展我们的文化版图。“和平与发展”仍是未来世界的主题。“经济全球化”更是新世纪的发展趋势。如此,精神空间的占有——“文化版图”的固守、拓展,更是我们拥有了更新的传播媒体之后的必然选择。


(原载《人民日报》)


(来源:中央电视台国际部)
责编:青叶

 共1页  第1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