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电视批判
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指南首页
电视批判
问题聚焦----------
特邀专家----------
电视书刊----------
电视批判论坛------
大学生谈电视论坛--
节目预告
央视动态
主持人
央视互动
编导手记
电视时间表
意见箱

《电视批判》版权声明

  《电视批判》系我网站独家创办的探索电视文化的栏目。最近某些网站未经许可,大量非法使用我网站独家资源,擅自转载、抄袭《电视批判》的专栏文章,严重侵害了我网站的版权权益,特此提出严重警告,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转载《电视批判》的相关作品,必须经央视国际网络的书面特别授权。
  联系电话:(010)68508381-780。

 

艾美国际电视奖见闻
作者:张子扬 发布时间: 2002-9-24 16:31:06



    二十世纪下半叶以来,电视事业空前发展,除了覆盖面广、收视率高、影响力大之外,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标志——具有一定数量的、高水平的、国际性的电视节及评奖活动的出现。对于国际上的许多电影节,不少中国观众已十分熟悉,但对于国际电视节及其评奖则很陌生。
    近几年来,我曾参加了国际电视节的一些活动,并在2001年还担任了国际“艾美奖”的评委,亲身感受和体验评奖的方方面面,现将所见所闻,向读者和同行做个简要介绍。 

                      而立的艾美国际电视奖   
    
    美国演艺界奖项繁多,但最著名的有四大奖,即电影界的“奥斯卡奖”、戏剧界的“托尼奖”、音乐界的“格莱美奖”和电视界的“艾美奖”(EMMY  AWARDS)。
  “艾美奖”由美国国家电视艺术与科学协会主办,是美国电视界的最高奖项。“艾美奖”分设许多种类,包括常规、国际、科技、体育“艾美奖”等。常规“艾美奖”主要面向美国国内的电视节目,每年9月颁发,2002年的第54届“艾美奖”将于9月22日举行。

张子扬先生与MBS总裁、艾美奖亚洲地区主席合影 

    国际“艾美奖”面向全球电视节目,该奖细分为艺术类、青少年类、纪录片、电视剧、流行艺术、新闻报道和电影电视短系列剧。国际“艾美奖”每年11月颁发,2002年第30届国际“艾美奖”将于11月25日在纽约举行。
    我参加的是2001年在日本大阪进行的亚洲地区的评奖。此前中央电视台曾派代表参加过颁奖活动,但是以评委身份参加,这还是第一次。
    去之前我们了解到,有台湾的评委参加,后来专门向日方及主办者声明,台湾有评委来参加这个活动,我们表示非常高兴,但有几点必须提出明确的要求。第一,在称谓上要按联合国的惯例,必须称“中国台湾”或者“中国台北”,绝不能提“中华民国”。第二,在一些标识上、标志上,不能打出所谓“中华民国”旗。这些情况主办者表示都能做到。之所以强调台湾的称谓问题,是因为在历届历次电视节中总会或多或少地有类似的情况出现,这是一个经验吧。
    此次评奖一共两天时间。主要评的是艺术类节目。艺术类节目里又以音乐节目为主,第一天从8个侯选节目中选出了2个送到美国进行终评……可见,送评的作品靠质量,而不受比例的限制。

                      别致的评奖程序

    首先,评奖程序比较新颖。无论多长时间的节目,都要截取开头、中间和结尾三个段落审看。每个段落10分钟,就这30分钟,用主持人的话说,足以让有经验的电视评委能够看出整个节目的大概,看出一个价值和层次。在看完第一段的时候,容许评委提出问题。第二段结束的时候,大家仍然可以相互交流。但在第三段在结束的时候,就不应该交流了,而且灯亮之后,你要在你的卷子上打分。一部作品的满分是20分,这其中有10分是创意、构思分,还有10分是制作分,包括所有的摄、录、美、服、化、道以及技术的完成。在创意、构思,包括选题、风格这前几项的10分中,最低可以打到1分,但不能打0.5分。所有节目看完之后,你还要在一张有颜色的表上填写上你的姓名,来自哪个国家,同时要写明参评节目的种类,是专题类,还是艺术类的。
   
还有一个表格让评委认真填写,实际是一个规则,就是类似于评委的一种志愿书。第一,你是自愿接受邀请来参加艾美奖的评奖,同时你也等于接受了在艾美奖的颁奖仪式上,将得到两张免费的贵宾票。另外你和整个的评奖没有矛盾,你所评议的作品,你自己认为是公正地、客观地等等,最后还要签上自己的姓名。同时也邀请你参加在美国举行的终评,后来因为“9·11”事件的发生,我们许多人都没能成行。

                        沟通的难点

    应该讲艺术类节目在整个参评节目中是比较好看,也比较好接受的。《安东尼威尔第的四季》这个节目是俄罗斯选送的。实际是一个著名交响乐的MTV。它把意大利作曲家的名曲用镜头、用四季的自然景观,进行经典制作,重新做了再诠释。
    但是,最后一组画面能够感觉到编导者的主题和思想。摄像师用自己的肩扛着摄像机,拍自己的脚在雪地上走。最后一个很大的画面是雪,还有一个人披着大衣缓缓地往前走。尽管手法比较陈旧,但是作为编导者个人来理解非常宏大、非常著名的交响乐,这里有它的一种情绪,有它表现的情形特色。
    总体来说,这部作品从画面和电视语汇的运用上,感觉到比较暗淡,有一种压抑感。当然这本身也是一种理解,只是这种理解更个性、更自我。这个节目给我的整体感觉一般,实际就是一个田园风光交响乐的MTV。
   《风雨丽人行》是中国一家音像公司送去的一部舞台剧黄梅戏的录像节目,内容是讲秋瑾牺牲前后的一段故事。清末时期,中国民主运动的先驱秋瑾女士,被清政府杀害后,她生前的两位好友,不顾生命危险给她收尸、安葬、立碑。这两位女侠非常义勇的行为,感动了其中一个女友的丈夫—— 一个地方的官吏,最后他和她们一起来反抗满清政府的统治。这个片子看后我觉得有几分遗憾,就是舞台记录的成分多余于它的艺术成分。作为舞台剧,特别表现的是满清时期,官袍服饰、顶戴花翎等服装、化妆、道具、灯光应该特别精美,包括南方园林的一些自然景观。但是用电视来表现,还停留在纯舞台的平面拍摄就显得美中不足。
    黄梅戏旋律好听,也容易记,而且是很典雅的中国传统的地方剧种,但是它在语言上,大段的道白和唱词,尽管都打着英文字幕,但置身在那个环境中,我感觉评委的心理状态是与此类节目有距离的。虽然香港、日本、韩国,包括新加坡、泰国等亚洲地区的评委来了很多,但我想他们在接受上肯定有很难沟通的历史、语言等方面的问题。

                      电视声画如何表现

    我有一种感受,作为电视传媒,把秋瑾的故事和传统戏曲结合在一起介绍给世界,这个选择缺少力度,主要是因为它选择的第一载体是黄梅戏的舞台演出,这就使电视本身的创作优势受到局限。秋瑾的主题应该是很丰厚的,要做专题片,有实物、有实景、有真实的后代,这些人的艺术再现,比舞台上一个平面的表现要深刻得多,让人易于接受。
    由这个片子引发我的思考,关于世界性和民族性的问题了。黄梅戏具不具备民族性?太具备了。但是从它的旋律、唱腔、道白和程式化的特点、特色与特征来讲,未必就具备世界性。因为读解这个作品,国外的评委也好,观众也罢,确实存在一定的障碍。我们应该研究,拿什么样的作品与世界对话,用什么样的内容让世界了解中国,从而领略和欣赏中国的文化、艺术,感受其魅力。
 
   还有一个问题也应重视,就是故事性比较强的作品,在艺术表现上,应该突出什么呢?突出它视觉的通俗性。品味张艺谋的电影《红高粱》,故事性很强,但在表现上却更大胆地用了最简单和最夸张的办法,那就是用最大的缸,红颜色的酒,红高粱地来营造视觉气氛。他知道用什么样的视觉语汇,和屏幕前的观众交流。这也是从视觉的“通俗性”上做的设计。如果说一个故事的视觉语汇够不成大众审美,那就真要好好思考,是否选择它代表中国电视节目参加国际比赛了。

                       对老话题的再认识

    日本MBS公司拍摄的讲马友友和他创作《丝绸之路》的片子,是我在本次艺术类评奖中看到的最有功力的一部作品。这个“功力”是指有功夫和力度,同时也有“功利心”——节目做的很聪明。
    奈良是日本的古都,被日本人说成是丝绸之路的最东点(关于这种说法的准确性值得商榷)。该片表现的是著名的华裔大提琴家马友友从在奈良的古寺大佛前演奏,开始了他“丝绸之路”的音乐创作与演奏的过程。这个过程横跨欧亚大陆,重新探索“丝绸之路”所经过的民族风情和地理文化。 
    这部片子的节奏和结构比较好。它从展示在中国新疆等地从地下挖掘出来的西域乐器入手,有一组组当时发掘出的乐器的照片,也有马友友与谭盾等几位音乐家交流的照片。片子衬着一段音乐开始解说,之后反过来拍奈良的大佛和庙宇的局部,以及寺院住持接待马友友,二人交谈、沟通的场景;再后就是马友友向观众谈自己的经历,谈他作品的特点,谈他自己的演奏技巧。他一段段诠释,用特殊的指法,怎么敲打出特殊乐器会产生的效果。比较感人的片断、演奏的片断一直穿插在他讲述的过程中,最后用了一个比较重的篇幅来拍摄他完整演出的一段。这段我理解摄像时,应该用三台机器不切换而各自独立地按设计的景别进行拍摄,一直在捕捉和记录音乐家的演奏,以及他的情绪,他的表情,他的技法,我感到很震撼。
    很多地方,比如乐曲柔弱的时候,镜头就从外边摇进去;音乐特别急切的时候,弹拨的技巧很多,镜头就采用快节奏地分切。确实让人感到镜头赋予了大提琴演奏很多外在的表现形态。看得出来,这部片子也表现出编导对演奏的技法、作品的理解以及整体把握,更显示出导演驾驭它的从容。
    还有一个侧面镜头让人感受到视听的冲击:马友友在大佛下面拉琴,底下围了一圈观众在听,没有什么观众正面的情绪,就是突出了一个演奏者所置身的大佛像,很神圣的氛围。一个特殊的场景,一批正在欣赏的特殊观众。马友友在演奏的时候,他的理解,他的投入,他表情的变化是非常丰富的。演奏完之后,没有掌声,所有人都是默默站起来,握手,再见。最后大提琴家把大提琴装在包里,躬着身和家人离开大庙。他说,他要走向下一个行程。
    整个作品中不难看出日本电视编导在文化截取上的功利意识——我又在想文化版图的问题。实际上东方的“丝绸之路”,它的起点和起源就是在我们汉唐的时候确立起来的,东端点:汉时为长安,唐代为洛阳。无论向西走还是东到海边,都是中国的文化版图与地理版图所在。
    现在,我们在人类文化学关照下的电视作品,分量不够厚重。我们拍了许多艺术家的专题,创作了不少音乐作品,却没有一部作品能表现东方跨时空的文化历史之旅程这样的主题。东方的音乐并不陈旧,是一个新作品,但是它是用大提琴这个西洋最主要的乐器来演奏的。这一下就把东、西方沟连起来了。更何况马友友本身又是一个世界著名的华裔大提琴演奏家。我们中国的电视人没有去发现他、跟踪他,最后日本人抓住了这个选题,做得还很好看。反过来他们讲,新的一种“文化丝绸之路”的最东点就是从日本的奈良开始。这是不是一种悲哀?
    我们觉醒了,也可以说增加了紧迫感。                             


(来源:中央电视台国际部)
责编:青叶

 共1页  第1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