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电视批判
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指南首页
电视批判
问题聚焦----------
特邀专家----------
电视书刊----------
电视批判论坛------
大学生谈电视论坛--
节目预告
央视动态
主持人
央视互动
编导手记
电视时间表
意见箱

《电视批判》版权声明

  《电视批判》系我网站独家创办的探索电视文化的栏目。最近某些网站未经许可,大量非法使用我网站独家资源,擅自转载、抄袭《电视批判》的专栏文章,严重侵害了我网站的版权权益,特此提出严重警告,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转载《电视批判》的相关作品,必须经央视国际网络的书面特别授权。
  联系电话:(010)68508381-780。

 

韩剧面面观
作者:青色阳光 发布时间: 2006-7-29 18:58:57




    “韩流”突如其来
 

    在输入性大众娱乐文化领域,有一件事既出乎评论家们意外,也似乎有违一般逻辑,此即近年韩国大众文化产品在中国所取得的成功——这现象现在通常被表达成一个词:“韩流”。其中,韩国电视剧表现得尤其抢眼,它们以雅俗共赏、老少咸宜的认知度,令人惊讶地覆盖了中国各阶层、各种年龄段的人群。
  二十多年来的外国电视剧输入史,先后经历过日本产品主导上世纪80年代、美国产品主导上世纪90年代的两个时期。《姿三四郎》、《血疑》、《阿信的故事》,《鹰冠庄园》、《豪门恩怨》、《成长的烦恼》,分别构成了我们对日剧、美剧在中国鼎盛期的记忆。文化之输出与输入,通常依循的乃是从“强势”流往“弱势”的流向。然而韩国呢?无论从历史和现实的角度,大多数中国人潜意识中仍在文化上将韩国放在“弱势”地位。对于中国来说,韩国是我们的一个传统的、绝对的文化输出对象,其次,在文化现代性的层面,韩国似乎也并未形成足够的创造性和代表性。
  正因此,“韩流”的爆发才超出意外。新世纪甫至,一部名为《爱情是什么》的韩国连续剧现身中国荧屏,并在几乎没有任何炒作的情况下赢得观众欢心,就此拉开了韩剧大量涌入的序幕。时至今日,几乎每天各地都有韩剧在播出。尤有奇者,差不多每部韩剧收视状况都表现不俗。韩剧的意外成功,带动了韩国其他大众文化在中国的传播,韩国音乐组合、韩国影片、演艺明星随之而来,甚至有迹象表明在图书市场上对韩语文学的翻译也一改冷门境遇而有趋热之势。
  一个文化“小国”将其文化产品以如此规模倾销到一个文化“大国”,这现象的确令人匪夷所思。当得知并目睹身边的青少年日益广泛地形成所谓“哈韩族”群体时,那些仍然沉湎于“大国”文化想象的中国人,心有不甘之余,更多的是陷入了困惑。

  中韩文化存在相似性

  看韩剧,很多中国人有一种亲切感。
  外来文化产品一般是以与输入国民族审美、情感和价值观的差异产生吸引力,形成“卖点”,以往欧美影视进入中国和赢取观众,理由皆在此。人情、性格以及行事上的鲜明反差,令我们对此兴致盎然。眼下韩剧却正好相反。看韩剧,我们几乎没有陌生感,往往如睹邻家情景、身边之事,里面的故事、人物关系连同他们口中吐出的言语,都和我们难分轩轾;所感不同的,无非是他们的居室衣着或某些举止表情略有差别而已。关键在于,文化同源、有相似性,但是却又有了诸多分野。中国在历经二十世纪足足百年的以“脱古入现”为目的的文化上的反传统以后,日常生活中的儒教风范与尺度,已微乎其微,迹近于无。而从韩剧中表现的世情人伦来看,他们应该经历过我们在文化上那么剧烈的动荡。他们在获得和完成现代性的同时,文化上坚持了一种延续性和保守性。这种文化特征,构成了韩剧的叙事基础。长幼之序、孝悌之义、夫妇之伦、儿女之道……它们的故事总是围绕着这些主题展开,从中引出情节和人物情感的表现。
  对于现代中国人来说,这些情景既熟悉又遥远,既亲切又匮乏。虽然我们在自身文化现实中已很难体验到相同的东西,但它们都是我们根子上的记忆,是植入了我们基因的文化因子。在韩剧面前,我们普遍有一种被唤醒的感觉;我们在重温,同时也经历着思考———尽管未必是很理性很深入的思考,但无疑人人都有所触动,隐然地怀旧地产生对自己亡失殆尽的传统文化、传统道德、传统生活方式的想念和向往。

  韩剧以“日常化”取胜

  述的文化相似性,再辅以韩剧所共有的风格,就益发使它易为普通中国人所喜欢。这种风格,我称之为“日常化”。
  韩剧好就好在从不端着架子当真在那里表现什么“文化”,相反,它们显得毫无用心,只是让那些普普通通、自自然然的日常生活平实地显示出他们的文化来。看韩剧,你不会觉得它在包容什么文化思考,而是觉得文化就是他们生活形态本身,就在他们待人接物、处理事情的实际过程当中。
  多年来,中国文艺对于“思想”、“意识”的强调与倚重,令创作过于“有为”。作家拿起笔,心里念叨的头一桩事,就是他要“深刻”,他的见地较别人不凡,他是一个洞悉很多哲理和奥秘的人。因此,他剪裁,他提炼,他升华,他高屋建瓴、成竹在胸、深思熟虑,而读者和观众,只好跟在他屁股后头凝眉枉思,去领悟所谓“高于生活”的微言大义。但是一般的百姓承担不了那么多的思想,他们恐怕也没有这样的心绪。他们最在意的,还是离自己最近、让他们看得见摸得着的事情,他们从文艺作品索求的自然也以这些为主,这便是古人所说“取诸近譬”的意思。电视剧因系地道的大众文化形式,它的受众心理就更偏向于日常形态。
  不少在中国受欢迎的韩剧,如《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从我们的文艺观来看,简直不能称作合格的作品。那样松散,那样枝枝蔓蔓,通篇柴米油盐、鸡毛蒜皮,数十集乃至上百集演下来,无非七大姑八大姨在有限的几个场景里絮絮叨叨地嚼舌头——依了我们,这样的内容也“配”成为文艺?但韩国人不仅觉得“配”,而且拍得津津有味;奇怪的是,拿到中国来播,中国的芸芸众生也觉得“配”,也看得津津有味。意大利电影曾经发明一个词“生活流”,不过意大利人并没有名副其实这样去做,他们的“生活流”仍旧是知识分子的一个艺术理念;倒是韩剧才真正成为彻头彻尾的“生活流”,以致观众对剧情的体验同居家度日难分彼此。这种形态植根于东方人千百年来顽固的尘世主义生存态度,有时候它显得过于形而下——或者换个说法——过于务实和琐碎。就我而言,以此为风格的韩剧,略看几部尚有趣味,多看却未免不堪——当然,这仍是“知识分子观点”作祟的表现。至于只求娱乐的普通观众,却未必会生出“烦感”。但我要着重指出的是,日常化乃至有些琐碎的韩剧之所以这样投中国观众的胃口,其实是被太不生活或总愿意“高于生活”的国产作品烘托的结果。


(来源:解放日报)
责编:王云云

 共2页  第1页  第2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