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电视批判
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指南首页
电视批判
问题聚焦----------
特邀专家----------
电视书刊----------
电视批判论坛------
大学生谈电视论坛--
节目预告
央视动态
主持人
央视互动
编导手记
电视时间表
意见箱

《电视批判》版权声明

  《电视批判》系我网站独家创办的探索电视文化的栏目。最近某些网站未经许可,大量非法使用我网站独家资源,擅自转载、抄袭《电视批判》的专栏文章,严重侵害了我网站的版权权益,特此提出严重警告,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转载《电视批判》的相关作品,必须经央视国际网络的书面特别授权。
  联系电话:(010)68508381-780。

 

名与实的辨证法:对《东方时空》模式的体察
作者:广东电视台  叶哲 发布时间: 2005-8-23 10:23:29



  一个电视台、一个国家,树起一个名牌栏目,真不容易,而且这个名牌栏目还是深受观众喜爱的,更不容易。栏目办得好,有两个普通标准,一是得上级首肯及同道钦佩,二是受社会百姓的由衷好评;还有两个专业标准,一是节目内容充实到位,切中肯綮,二是节目包装光鲜精美,富于创意。《东方时空》,或者就曾是这样的栏目。
  勤于探索,勇闯新路,经历曲折,渐至佳境──这大概是《东方时空》的成长之途。几年来,由散未成型,到初现雏型,到基本定型,终于成就了一项伟业,为共和国的传播媒体树起了一面旗帜。由实而名,再由名复实,《东方时空》,建立殊功。
  如今,每天收看《东方时空》,作为收看电视新闻的一种补充, 正进入国人的生活之中。这个《时空》,通过子系统的“东方之子”、“生活空间”、“面对面”、“时空报道”,把光束射出,但凡大事、华夏精英、百姓况味、典型个案,尽显荧屏。在新闻层面上,追求文化,在社会层面上,着意启发,于是有了一发发重型炮弹,有了一阙阙人生壮歌,有了一段段家庭咏叹调,使国人的生活被引入精神的文化的境界,为提升国人的素质、提升国家的质量、提升国家级大台的声望,《东方时空》,可谓立下头功。
  当然,这只是话挑好的说。在一般意义上,也确是如此。然而,若从发展的眼光、从创新的要求、从平民的视角、从同业的感觉等元素上来审视衡度,好象就还有话说:现行的节目架构、栏目设置、栏目基调、主持人组成、主持人范式,基本形成了一种模式时空。这首先是实绩的表征、实力的证明,也是一个警醒,因为一旦模式了,窠臼便易筑成──或许,这恰是《东方时空》的隐匿性负面效应?
  于是,我们来对这模式体察一番。(这里,“体察”用其本义,与“体检”近)

  模式之前──试验田:浑身是胆?

  九三年五月才面世的《东方时空》,应该说有三年时间处在调试和探路阶段。坠地之初,一个长达四十分钟的版块栏目,又是早上播出,如何设置和定位,主持人如何确认,可能还未至明晰。一个新闻评论部,到底有多大能耐, 能撑起多大的一片《时空》;新生活、新概念、新词汇正扑面而来,这个《时空》里,取什么,取多少,等等,看来可算是“老革命遇到新问题”了,既然国人未见试过,便唯有“摸着石头过河”。好在是早上时段,便得到一个较为宽松的条件,正好成为一块 “试验田”。
  今天闪回起来,感到这块田里好象种过水稻,种过麦子,也种过棉花,还种过花草,还种过……总之种过不少东西,比如“东方之子”,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各色人等好象都有;“生活空间”是大众话坛,“夫妻关系大家谈”、“妇女热线”、“走进明星家庭”、“周末服装驿站”、周日“奇绝大观”,整一个综合店;“金曲榜”是一个中途岛,人物的、生活的都说完了,“让我们轻松一下”,纯音乐节目作为一种助兴,也是一种前卫,被安放在一个严肃性专题之前。当然, MTV的登台,给音乐以新时空,为今后独立性发出先声;“焦点时刻”算是一碗麻辣汤,虽不是天天都见焦点,但时有麻辣之作,并为后来派生出《焦点访谈》、《新闻调查》酝积了“汤底”,为栏目提升了品味。虽说单个看来,各有精彩,但统而合之,似乎大杂货店,货色倒齐全,只是份量欠。以这样的语言,描述了《时空》初始的感觉,或许,是一种更本我的直说。如果按这样的路子走下去,《时空》成为一道风景线、成为一道早上茶,有新闻性,而包容全社会,有娱乐性,而突显新思维,可以作为全天电视节目的一个组成部分,但是,难成更大气候。充其量,达到当年《为您服务》或后来的《与你同行》水平。
  惊喜从“生活空间”开始。当几分钟的片子里,不再是简单地介绍一种时尚,而是作为人的多维性来展开,生活便上升到社会的和文化的层面,传达出来的便不再是已知的浅显的结论,而是不易结论的感受,是五滋六味的多元素,浸润其中的,不乏人生的启迪。当把生活从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信息性转到生活的情态、原态时,“百姓”这一主体终于浮出水面。“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无疑是我们生活空间中电视的新开拓,也就成为了“生活空间”的漂亮新转折。或者,在《生活》、《半边天》、《万家灯火》之前,作为有质量的纪实的百姓栏目,几乎这是唯一的、首创的。意义也许就在这里,尝新、创新、勇气、毅力,实情实纪,以实开路,结果由实而名,便实至名归。
  从电视人来说,此转折之发生,纪录片正开始受宠,而又总显经费拮据,不易为之。这个空间,启示了英雄可用武之地,先是自己练兵,再启发他人加盟,告诉同业,几分钟的电视空间,也是可以很精彩很出味的。从老百姓来说,在电视空间里,辟出一畦小区,自己当回主角,平民演绎生活, 电视就拉近了与观众的距离。从学理上来看,平民化、近距离、实打实,内蕴了一种文化上的“回归”、 美学上的“归真”。这或许是《东方时空》最成功的带动。
  比起“东方之子”和“焦点时刻”,“生活空间”多少有点“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味道。表面上,这个时空里,最为显眼的成功,是由前两个栏目里冒升的“新星”。一批由记者变身而来的主持人或出镜人,改变了中国电视靠脸蛋上镜、靠技巧出声的皇历。这之前如果说也有个把人先行冒出了,如《望长城》里的焦建成,但仅是个案。一俟这个时空诞生,一种群体的力量出现了,轮番在每天上阵的,一下子竟有偌大的阵仗、能量、质量。他们或长相平常,或音色欠亮,然他们坐有坐相,站有站姿,行有行态,在名人前,坦坦大方,平视采访;他们走进事件中,同步报道,直捣黄龙;记者的秉赋、内存的学识、坚韧的品格、清晰的理念,以及并不规范却各具特色的表达,通过节目,把他们托举起来,并获得了观众的认可和赞羡。于是,这一群体的出现,在更大的面积上、更大的影响上,改造了中国电视美学。
  子栏目“金曲榜”的嵌入,在好象不伦不类中,创造了一个新类。只要是这个时空的影响还主要在早上或中午,只要新闻评论的力度还在适中,这子栏目就恰到好处。一个综合版块栏目,有张有弛,大弦嘈嘈,小弦切切,万马跃奔,曲水流觞,相辅辉映,看似不够统一,实则却是合谐,也是这个时空扩大声名的漂亮一着。 问题是,在《时空》的进程中,舆论、监督的力度不断加大,精英人士精上加精(入选标准收紧),给人首先感受的是:今天又说了什么,而不是今天可欣赏什么。 在什么都装一下、什么都试一番之后,看到丰产的是言论、舆论,冒尖的是记者型主持人。于是,总体定位渐显,重心转移。

  模式之间──临界点:昙花一现?

  如今想来,“生活空间”中,更典型的“老百姓故事”,大概讲述在九四和九五年。九四是“单本剧”,九五是“连续剧”,无论是纪实的到位, 还是况味的俱足,可在其中觅得精品。一种近似准纪录片的品种,因囿于时间的规限, 冒出了一块崭新的“生活空间”,并成为一个范式,给电视人以启迪和灵感, 给百姓们以本真的还原,都使不同的眼睛同时一亮。九五年的这个空间,走向了成熟。 与此同名气的,当然还有“‘之子’于归”、“光辉‘时刻’”。其时, “金曲”已越做越精,制作越来越大。然而,音乐作用于人,是一种潜能的营养, 而舆论作用于人,更象急功的快餐。在某些时候,人们似乎更需要“即影即现”当下痛快, 而等不及 “冲显定放”再来观赏。于是,《时空》一千期后,终将“金曲”辞谢, 并让“空间”前后那个甜美表情的主持人也一并“下岗”。改版后的《时空》, 显出新的气象,一是走向纯新闻,使之与新闻评论部名称相贴,并增设言论性微型栏目“面对面”,给“名主持”架设了舞台;二是突显阳刚之气,似乎从头到脚贯满真理; 三是推出总主持四人,有了一点CI的整体形象味道,也使记者型名主持成为媒体中最耀眼的“星”,也跻身于“公众人物”之列。
  这样,《时空》完成了“第二次革命”,从东播西种,到看好品种,从东碰西撞,到摸到石头,到走上明路,由实而显名,由名而定型。一时间,《东方时空》有了点“革命圣地”的味道,令人心向往之、学习之、欣赏之。确实, 它给人们提供了更多的精神食粮、发出了更多的舆论炮弹,人物更见境界,言论更显犀利,主持更具辞锋,栏目更觉整体,新的模式终告生成。
  事物发展的辩证法中,有这样的现象,某事物最光辉的高峰,不在初始,不在定型之后,而在一种临界点,即未成型与已成型之间。某作家在未名及将名时,其作品往往最可传世。一个栏目也会如此,当掌声和拥趸还未扑天盖地时,实,仍是栏目的主显秉赋,节目不断地上着档次,也为名气奠下根基。 当《东方时空》从早上走至中午走至晚上,随之它的名气也在升级,而且那时,《焦点访谈》、《新闻调查》尚未分出,它还是独此一家未开分店,人们注视的焦点自然只是它。主观的和客观的有利条件,社会的大气候和台内的小特区,令它扶摇直上。尽管它尚未够上成熟,然而风华正茂的同学少年,最能激扬文字,哪怕是带着粗坯的留痕,唯其实,显其真,唯其真,觉其美。


(来源:《南方电视学刊》)
责编:邢立双

 共3页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