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秦序
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指南首页
电视批判
问题聚焦----------
特邀专家----------
电视书刊----------
电视批判论坛------
大学生谈电视论坛--
节目预告
央视动态
主持人
央视互动
编导手记
电视时间表
意见箱

《电视批判》版权声明

  《电视批判》系我网站独家创办的探索电视文化的栏目。最近某些网站未经许可,大量非法使用我网站独家资源,擅自转载、抄袭《电视批判》的专栏文章,严重侵害了我网站的版权权益,特此提出严重警告,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转载《电视批判》的相关作品,必须经央视国际网络的书面特别授权。
  联系电话:(010)68508381-780。

 
特邀专家>专家文章  

重视和加强古琴文化遗产的保护与继承工作

作者:秦序


——祝贺古琴入选“人类口头与非物质遗产代表作”

  2003年11月7日,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总干事松浦晃一在巴黎正式宣布了第二批“人类口头与非物质遗产代表作”,我国古琴名列其中。这是继昆曲之后,我国第二个列入“代表作”的项目,标志着世界对拥有三千余年历史的我国古琴艺术传统的充分肯定,为此我们感到由衷的自豪。

  古琴所独具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早已得到世界各国人民的关注和喜爱。1977年8月,为寻找宇宙空间其他星球上可能存的高等智慧生物,美国发射了“旅行者”号太空船,迄今仍在遥远的太空中飞行。为介绍地球、地球人类及已有科学文化成果,飞船上携带的众多材料既有地球人男、女的形象,也有精选的人类艺术代表作,其金唱片中录有一首古老的中国琴曲《流水》(管平湖演奏)。推选的专家显然知道中国多年前伯牙、子期“高山流水遇知音”的佳话,希望这首代表艺术精华的琴曲再次成为人类寻觅“知音”的桥梁,通过它实现人类与外太空远处高等智能生物的心灵沟通,进而与地球人类互通音信,建立友谊。

  古琴是我国最古老的弹弦乐器之一,《诗经》等古老文献表明,早在三千年前的周代,古琴已被广泛运用在各种祭祀、朝会讌享和日常生活中,不仅是“弦歌”的主要伴奏乐器,还与瑟、鼓等多种乐器合奏,甚至涌现了许多纯器乐的独奏曲。《礼记·曲礼下》有“士无故不彻琴瑟”的规定,说明琴瑟作为与“士”等级阶层相配合的乐器,应时刻不离身边,随时可以弹奏。到了春秋战国时期,琴家辈出,琴乐逐渐成熟并逐渐成为一种相对独立的乐种。

  伟大的教育家孔子开创私学,非常重视学习礼乐。孔子自己对古琴的酷爱,也为后世儒家文人学士树立起光辉榜样。汉代以来,琴便被推崇为“圣人之器”和“八音之领袖”。文人学士在琴、棋、书、画方面的高尚修养,也以琴为首。包括文人士大夫在内的广大民众对琴的喜爱,有力地推进了琴乐的发展。经过历代琴人不懈努力,琴乐积累了丰厚的遗产:人们创作了大量的题材丰富的琴曲,发展出精妙高超的种种演奏技巧;为记录琴曲,人们还发明了相关的琴谱——首先是通过记录左右手演奏手法进而记录乐曲的“文字谱”,经过唐宋改进后又成为“减字谱”,从而记写积累了大量古琴谱。古人对琴乐演奏的理论总结和美学探索,也给我们留下了极其丰富的琴书、琴论等著述。琴乐的影响十分深远,不仅广及传统音乐及其他各艺术门类,也在中国古代的社会文化生活和精神世界中激起了巨大的反响。许多著名文学家都是有名琴家或琴乐爱好者,今天还能读到他们写下的充满激情的赞颂琴乐作品,体裁有琴赋、琴赞、琴诗(昕琴诗、弹琴诗)、琴铭等许多品种。历来传颂的“高山流水遇知音”、“琴挑”、“焦尾”等动人故事,以及“对牛弹琴”、“焚琴煮鹤”等成语,更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

  尽管中古以来,以琴为代表的古雅音乐不想断遭遇时尚变化的挑战,但古老的传统仍不绝如缕。近代以来,随着中国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剧变,古老的琴乐遭受空前激烈的冲击,文人士大夫群体消失,琴乐失去长期的社会依托和文化支撑,其继承保护窘境日显。但在二十世纪初以来整体反传统思潮不断增强时,北大音乐传习所以及稍后的今虞琴社等琴人组织,都为琴乐的继承保护作出了积极的努力。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之初,古琴艺术曾受到高度重视。文化部、音乐家协会以及民族音乐研究所(今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前身)等单位,派出查阜西先生等人组成的调查小组,到各地调查琴人采录琴曲。当时抢救收集了近二百种宝贵的传世琴曲谱集,里面载有600多首琴曲的3000余个不同传谱。这些琴谱经整理后收入《琴曲翔集成》继续出版。

  在“文化大革命”极左路线的严重干扰下,琴乐作为典型的“四旧”,不仅谈不上保护发扬,更被视为需要彻底扫除的“历史垃圾”。当时琴乐演奏和传承等活动全面停止,民间存留的传世古琴毁坏严重。改革开放以来,琴乐活动渐渐恢复。尤其近年号召弘扬民族优秀文化传统,提出要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古琴的学习、演奏和保护越来越受到有关部门和有识之士的重视。北京、上海、苏州、扬州、南京等地纷纷成立琴社琴会,多次举行琴乐学术及“打谱”研讨会,大陆、台、港、澳琴家和海外琴家积极参与,相互交流心得,切磋技艺。据说今年北京大学古琴会招收会员学琴,报名者竟有400多人!可以看到当前中国琴乐出现了可喜的蓬勃生机。

  现在,古琴正式列入“人类口头与非物质遗产代表作”,这也意味着我们向世界作出了庄严的承诺:一定要采取切实可行的有力措施,加强这一份宝贵文化遗产的全面保护与继承。代表作申报的成功,将鼓舞广大琴乐爱好者和其他有识之士,迎来我国古琴遗产继承保护的新局面。我们认为,当务之急是加强对琴乐遗产的正确认识和科学保护。第一,必须改变观念,清除多年来形成的影响深重的有关传统艺术的各种错误认识;第二,通过建立健全必要的保护性法规,制定相应的保护制度和促进措施,使古琴遗产的继承保护有法可依,进入持久稳定的法治程序;第三,认真落实申报书提出的各项保护计划,包括抢救整理在世老一辈琴家和有代表性中青年琴家的艺术资料,出版有关学术著作,深入研究古曲的复原性“打谱”,加强传统的原样保护与继承,培养各派琴家的传人等等。认识的提高是非常重要的。例如,作为四大文明唯一延续至今未曾中断的中华文明,拥有深广丰饶的古老文化艺术遗产,对我们来说本身应是一种得天独厚的幸运,是令世人羡慕的无比巨大的历史财富。党的“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方针,已经正确说明古老文化艺术对今天的意义和作用,它们当然是我们建设有特色的社会主义文艺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受长久以来的错误认识影响,许多人误认为古老的文学艺术遗产,不过是“旧”的“落后的”东西,随着旧时代一去不复返,它们已经失去存在价值;保护继承这些古董,显然与“现代化”要求背道而驰,充其量只能作为今天创新的某种铺垫。许多人片面理解“推陈出新”,认为只有排斥否定这些陈旧的东西,才能“出新”;保护这些旧东西会影响前进的步伐。还有的人更以为继承保护传统文学艺术,是与创造新文化根本冲突完全对立的,他们机械理解“破字当头,立在其中”和“不破不立,大破大立”,以为就像其他封建落后的旧文化一样,不否定破除旧的文学艺术,就不能创新立新,而越是彻底否定彻底破除旧的文学艺术,就越能取得文艺创新的成就。


责编:诗曼
 共2页  第1页  第2页 


[专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