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美)马克·利维、宋小卫摘译
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指南首页
电视批判
问题聚焦----------
特邀专家----------
电视书刊----------
电视批判论坛------
大学生谈电视论坛--
节目预告
央视动态
主持人
央视互动
编导手记
电视时间表
意见箱

《电视批判》版权声明

  《电视批判》系我网站独家创办的探索电视文化的栏目。最近某些网站未经许可,大量非法使用我网站独家资源,擅自转载、抄袭《电视批判》的专栏文章,严重侵害了我网站的版权权益,特此提出严重警告,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转载《电视批判》的相关作品,必须经央视国际网络的书面特别授权。
  联系电话:(010)68508381-780。

 
特邀专家>专家文章  

新闻与传播:走向网络空间的时代

作者:(美)马克·利维、宋小卫摘译


    电脑化信息交流网络的问世及其迅速发展,使得新闻实践猝然面临着一种咄咄逼人,并且势将经久不息的挑战。那些与大众传媒息息相关、密不可分的社会组织和文化、政治机构,当然也面对着同样的挑战。在这篇讲演中,我要先来剖视新闻行业最重要的产品——新闻。按照我的理解,所谓新闻,乃是一种特有的能够优化人类生存状态的信息范畴。我还准备结合大众传媒既有的和正在进化、更新着的技术背景,透析新闻的生产与发布过程。我将对传统的大众 传媒(特别是报纸、广播和电视)同电脑信息媒介之间的对接与碰撞给予特别的关注。

  对于大众传播,我们可以预想两条争执不下的未来之路:
  一条是现状的延展与渐进。眼下的传播结构与传媒运作规程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尤其不会出现那种遽然发动的更张改制。许多人都对信息交流的这种未来寄予厚望,认为它切合社会大众的普遍利益。然而,目前的大众传播制度亦不无隐忧,它始终被谁有资格控制新闻与信息的采制和传递、这种控制到底服务于哪些人的利益等问题所困扰。
  当然,我们也可能选择另外一条未来之路。在这条路上,我们将目睹新闻及大众传媒体制脱胎换骨、蜕变重构的景观,新闻业和大众传媒业将因此进入一种权力更加分化、等级壁垒更少,同时也更易受到失控和无序威胁的交流格局。我们有理由期望,这种未来的格局能够含纳更多的民主气息,能够为人类的信息交流提供更加符合人性、更富于人道主义精神的社会讲台和论坛。但是,这种期望最终可否化为现实,这种交流格局之中的传媒运作能否具备上述理想品质,目前还难下定论。
  总之,新闻与传播的未来走向,既可能循故制而姗姗渐进,也可能变旧法而鼎新激变。事实上,真正的未来更有可能是两者的“杂交”,或是两者中的一方因着国别与文化背景的差异,能够较之另一方赢得更多的眷顾与优势。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对于信息交流而言,没有任何争议的未来之路和一无是处的未来之路都是不存在的。今天,我在这里对信息交流的未来所作的种种预测也许是微不足道的;真正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充分地认识到,每一种信息交流的“未来”都将不可避免地成为新闻界、行政当局和民众三方相互争执和冲突的大舞台,他们必将在这座大舞台上,围绕着评判利益得失、控制权力关系等问题展开持久的政治角逐。作为这场角逐对象的权力关系,既可能盘错在传统的大众传媒结构及形态之内,也可能萌发于人称“网络空间”(Cyberspace,亦有人译为虚拟时空、虚拟现实、电脑空间、万通时空)的新型交流结构与形态之中。针对新旧传播体制的支配与监控所进行的种种权益之争,其结果,必然会对更大范围内的社会权力部门及其制度的合理性产生重要的影响。为了新闻业的生存与自由,亦为了躬行民主政治式的争鸣,在本次讲演中,我愿就信息交流的未来发展试陈管见。

  新闻与权力
  让我们从卡尔·马克思和马歇尔·麦克卢汉相同的一个观点谈起。他们认为,信息技术编织着权力关系。在旧的传媒体制为了维系自身的完备而极力抵制传播新技术的时候,这一见解的正确性尤易得到理解和印证。我以为,当今新闻业就恰恰走到了新旧交接的临界点上,她的一只脚已经踏上了网络空间的门槛,而另一只脚却还被成型于大众报业时期的各种规范和准则所缠绕。
  纵观报纸与电视的传统运作程式,不禁使人想起一只巨大的沙漏。从四面八方吮吸而至的信息之流,线状地挤进新闻业这只狭窄的“漏口”,并由此散播给众多读者或观众。而记者、新闻机构——有时也包括政府部门,则无异于盘踞在“信息漏口”的把关人。他们对涌入“传媒之漏”的各种信息,操有生杀予夺之权。不过,根据西方的自由主义传统,政府部门只能在这一领域小心翼翼地行使颇为有限的权力。这种沙漏式的传媒运作程式导致了权力的失衡,利益的天平明显地朝着传媒阵营倾斜。作为传媒信息的把关人,新闻采编者的手中并没有真枪实弹,但他们却权高位重,因为他们控制着新闻的生产与传播,拥有营造和维持社会信息环境的巨大能量。这种能量、这种控制力,乃是传媒机构驾驭社会的坚兵利器。有鉴于此,现代社会的人们始终对大众传媒及其新闻采编者投以格外的关注与期望。这也使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公众及理论界总在对传媒的可信性(Credibility)、新闻的客观性(Objectivity)等概念品头论足,说长道短。正是察觉到传播者与受众之间普遍存在着信息失衡所造成的权势落差,新闻学者们才郑重其事地提出了“新闻的平衡报道”(balance in news content)这样一个隶属于新闻客观性范畴的重大认识主题。
  今天,大众传播系统的“沙漏”模式已经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这些挑战来自方方面面,而且日新月异,与时俱增。要想巨细无遗地勘录所有挑战者的足迹,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就美国而言,我们不妨在挑战者中举出下面几位最咄咄逼人的传播业巨子:有线电视新闻的特德·特纳(Ted Turner),他设计并组织了两大信息传媒工程,即CNN-at-work和CNNfn。前者将CNN的电视和广播内容直接传送到用户计算机屏幕上,后者则向个人电脑提供联机网络金融讯息服务。比尔·盖茨(Bill Gates),他促成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的新闻广播与盖茨微软电子计算机信息系统的联网运作。甚至像以保守、老派著称的美国《纽约时报》,如今也在电脑时空中频频亮相,大出风头。总之,许多超级传媒集团以及其他一些规模不大但却通权达变、敢想敢干的传媒组织,已经在开发和建立信息交流电脑多媒体网络方面展开了或明或暗的竞争与较量。无数有志于这一领域、被这一领域勃兴的交流机遇所吸引的个体用户,也纷纷加入了开发进取的大军。他们既非替公司社团卖力,也不全是为了赚钱发财。他们之所以参与,是因为难以对网络空间的美妙前景无动于衷。所有这些开拓者们,都正活跃在信息交流的电脑技术前沿,排疑解难,探索前行。与此同时,报纸、广播等传统的线性传播媒体,也开始来这里观望寻觅,企望借助各种非线性的电脑交互技术返老返童,再造辉煌。
  就像过去所有的拓荒者们一样,今天,电脑时空的开拓者们并没有现成的进军路线示意图。为了更加顺利地迈向未来,我们不妨回过头去检视一下走过的路,从已经积累了百年奋斗经验的新闻传统业绩中汲英咀华,再把当下的新闻实践置于应用信息学的理论框架之中解剖分析,这样,我们或许能更加清醒地认识新闻业的现状,把握其未来。
  记者所报道、编辑和传播的新闻,是一种特定类型的信息,可以满足人类知悉周围新奇现象、监视自身生存环境的基本需要,这无疑是新闻的一大显著特征。遥想数千年前的某一时刻,我们的一位祖先正为搜寻猎物匆匆而行,突然,近旁的灌木丛中响起一阵窸窣之声。从信息处理的角度分析,这位祖先的正常反应想必是:对响声(新情况)加以注意,根据现有的信息和以往的经验对这种响声进行辨认与判断,按照自己的判断作出采取何种行动的决策。当然,一切都是在瞬间完成的。这种原始状态下的突发事件,给我们的祖先提出了一个极为简单但却生死攸关的问题:“是我成为它(灌木丛里的野兽)的嘴边肉,还是它成为我的口中餐?”这个问题,正好形象地显现了面对生存环境的挑战,迎战者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充分利用现有信息接受挑战这一人类的基本需要。
  如今,人类文明早已旧貌变新颜,但我们每天仍然面对着同样的信息挑战,仍然需要在有限的时间内,根据有限的信息来源监测和了解环境的异常与变化。如果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今天的应战者所要处理的信息已经远远超出了个人感官直接接触的狭小范围,变得更加复杂。人们需要依靠一系列信息处理技术来探知远方的重要事件与变化,汇集有关这些事件、变化的第一手资料,将其制成新闻以满足公众的需要。当然,经由这些信息处理技术加工传播的某些信息,像轻松报道(Light features)、逸事趣闻等并不直接左右着国民生计。但这不应妨碍我们在思想和法律的园地,为那些关涉民众生存与发展的传媒讯息——新闻划出一块“研究的特区”。
  倘若可以将新闻视为一种满足人类生存需要的新异信息,那么,新闻工作的程式(Processof newswork)就是一种值得认真对待的重要现象。下面,我将就新闻及其生产、处理技术之间的关系,做一些初步的探讨。


责编:邢立双
 共2页  第1页  第2页 


[专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