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麻争旗
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指南首页
电视批判
问题聚焦----------
特邀专家----------
电视书刊----------
电视批判论坛------
大学生谈电视论坛--
节目预告
央视动态
主持人
央视互动
编导手记
电视时间表
意见箱

《电视批判》版权声明

  《电视批判》系我网站独家创办的探索电视文化的栏目。最近某些网站未经许可,大量非法使用我网站独家资源,擅自转载、抄袭《电视批判》的专栏文章,严重侵害了我网站的版权权益,特此提出严重警告,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转载《电视批判》的相关作品,必须经央视国际网络的书面特别授权。
  联系电话:(010)68508381-780。

 
特邀专家>专家文章  

影视剧脚本的翻译及审美特征

作者:麻争旗


    文学翻译的共同特征是情感化和人物性格再造,而文学形态的多样性又赋予了翻译重建形式美的不同艺术品格。这三个方面便构成了文学翻译艺术审美的主要内涵,同时也赋予了翻译作为艺术的特殊品质。影视剧脚本的翻译是文学翻译的一种特殊形式,其典型特征不仅体现了媒介跨文化传播的人文品质,而且反映了文学翻译再创作的审美特征。本文以下从五个方面说明影视剧脚本的基本翻译方法,并从审美的角度分析这些方法所表现出来的艺术品质。

  一、口语会话原则

  “信、达、雅”是传统的翻译准则,现在一般理解为“忠实、通顺”。影视剧脚本的翻译自然不能离开这一原则。但是如何实现“忠实、通顺”则值得研究。仅从“通顺”的要求来看就未免过于笼统。影视剧中人物对话的翻译不是供读者去慢慢阅读品味的,而是要转化为配音演员的声音,使观众在观赏的瞬间去理解接受。因此,仅仅达到文字上的“通顺”、“通达”是不够的,还必须使之贴近生活,使之易于上口,便于听懂。这样的译文,经过配音,才能与人物表情(包括口型)相吻合,才能最终求得自然、逼真的艺术效果。

  试比较下列对话的两种不同译法(选自美国电视系列剧《亡命追凶》中“天命难违”一集):
  (金布尔到兽医马丁家求职)
  Kimble:I don't know much about animals.
  金布尔:①我对牲畜知道得并不多。
  ②我对兽医可不大懂。
  Doc:You don't have to. Fo1ks around here believe l do. Been foo1ing them for 
forty years……
  马丁医生:①你没必要知道。周围的乡民们相信我知道。40年了我一直愚弄他们……  
  ②呃,不用你懂。乡亲们都以为我懂。我蒙了他们40年了……(在汽车上)
  Doc:Well,Simmon's beliefs forbid the use of medicines……。When his wife 
took to bed,I had that hospital send a doctor to her.But Joshua held him off
 with a shotgun.
  马丁医生:①呃,西蒙的信条禁止使用药物,他妻子卧病在床时,我让医院给她派来了个医生,可乔舒亚用枪把他拒之门外。
  ②呃,乔舒亚这个人不信医疗这一套。他老婆病倒时,我请医院派了个医生来,他端着枪把医生赶跑了。

  对照原文,上述两种译法均可谓“忠实、通顺”。但是笔者认为第二种更与剧中人物、情境等相吻合,更具有生活气息。这样的译文配音时更“带劲儿”,听起来更“有味儿”。这就是"口语化"的基本含义。

  请比较下列对话的两种不同译法(选自美国影片《居里夫人》中“居里论女人”一段):
  P:  Well, there's a pupil of Professor Perot's who's going to be doing some
 work here  for a short time.
  皮埃尔:①呃…有个佩罗特教授的学生要…要到这里来进行一项短期的研究工作。
  ②呃…有个佩罗特教授的学生要…要到这里来做一项研究。是短期的。
  D:  Yes, sir. 
  戴  维:①是的,先生。
  ②是这样。
  P:  Uh - her name is - Marie - uh - uh - funny, I ought to remember it, 
I was introduced to her twice. Uh - Sklodovska! Uh - she's a girl.
  皮埃尔:①呃…她的名字叫…玛丽…呃呃…真滑稽,我应该记住,我被向她介绍了两次。呃…  呃…斯可罗多夫斯卡!呃…她是个女孩子。
  ②呃…她叫呃…玛丽…呃呃…奇怪, 我应该记得,人家向我介绍了两遍。呃… 呃…斯可罗多夫斯卡!呃…是个姑娘。
  D:  Oh!
  戴  维:噢!
  P:  Well, I didn't find out in time. Always the continual struggle against 
woman, David. When we wish to give all our thoughts to some work which estranges
 us from humanity, we always have to struggle against woman. 
  皮埃尔:①我呃…没有及时发现。总是要不断地和女人做斗争。当我们要集中全部精力从事某项跟人性分离的工作时,我们总是要跟女人做斗争。
  ②我呃…知道得太晚了。我们总是要不断地抵抗女人,因为我们要集中精力搞研究,这是远离尘世的事业, 所以我们总是要跟女人做斗争。     
  D:  Yes, sir. And woman scientists are particularly unattractive, 
I find, sir. 
  戴  维:①是的,先生。而且我发现女科学家尤其不迷人,先生。
  ②是的,先生。再说,我发现女科学家没有一个长的好看的。
  P:  Woman loves life for the living of it. In the world of abstract research 
she's a danger and a distraction. She's the natural enemy of science. 
  皮埃尔:①女人爱生活就是为了生活。在抽象研究的世界里,她是一种危险——她使人分散注意。她是科学的自然的敌人。
  ②女人的天性就是爱生活。在抽象研究的领域里,女人是干扰物,是危险品,女人是科学的天敌。
  D:  There's no doubt of it, sir.
  戴  维:①毫无疑问,先生。
  ②完全正确,先生。
  P:  Women and science are incompatible. Women of genius are rare. No true
 scientist can have anything to do with women. 
  皮埃尔:①女人和科学是互不相容的。女人中的天才是罕见的。真正的科学家不会跟女人有任何关系。
  ②女人和科学水火不相容。女人很少有天才。真正的科学家跟女人没什么缘份。

  仔细比较可以发现,上述第二种译法比第一种念起来更顺口、听起来更入耳,因而更具有生活气息。
  总之,对话语言是口语会话,因此翻译的首要原则就是使译文“好配”,使之念起来上口,听起来顺畅。所谓“通顺”就表现为念得很“顺”,听得很像“话”,使人感觉剧中人物就像平常生活那样真实。这正是影视剧脚本翻译所追求的艺术境界。

  二、声画对位原则

  重建形式美是文学翻译进行艺术再创作的重要表现。译诗的原则就是再创诗的意境。剧本的翻译要考虑到其中停顿、节奏及动作、人物性格,还要琢磨俏皮话、机智语、幽默、言外意、潜台词。最后还要考虑到戏是上演的,还要“上口”。[1] 正是这些要素赋予了剧本翻译力求重建舞台演剧形式美的品格。
  影视剧配音脚本的翻译与戏剧脚本的翻译很相似。剧本要拿去上演,译制脚本供配音用,所以译文都要求“上口”。但是两者之间也有很大的差异。剧本译好了,交给剧团,演员看了译文,然后表演,对白依据译文而行。译制脚本则不然。原作的人物对话、表演已经存在,脚本是依据人物的实际话语译出的,然后拿去让配音演员给剧中人物“对口型”。这与剧本的翻译——上演过程正好相反。
  影视译制的结果至少能使观众闻其声、见其人,知道哪句话出自谁的口,这是最起码的要求。为此译文必须尽可能与原话字数相当,长短一致。译文过长过短都会给配音带来困难,甚至影响破坏人物性格的塑造和情绪的表达。

  从翻译方法来看,对于较为简单的语句,求得译语和原语长短一致并不太难。例如(选自美国电视系列剧《亡命天涯》中"目击者"一集):
  Marcia:That's me. You're you.
  马西娅:你是你,我是我。(对等)
  Kimble:Didn't he tell you?
  金布尔:①难道他没有跟你说过吗?(过长)
  ②他没告诉你吗?(相当)
  Marcia:Good as new.
  马西娅:①和新的一样好。(过长)
  ②像新的。(对等)
  Marcia:What do you think you're doing?
  马西娅:①你干什么?(过短)
  ②你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相当)
  Kimble:1 want to thank you again.
  金布尔:①我想再一次向你表示感谢。(过长)
  ②再次向你表示感谢。(对等)
  Dawes:Well,I figure he knows only two people here. You and me. Me,he's running from. You're nice run into. Have you seen him?
  道斯:我想他在这里只认识两个人——我和你。我是他想躲的,你是他想见的。看见他了吗? (相当)

  对于较为复杂的段落,有时则需要重新断句。例如:
  Marcia:Please! I'm sorry. No good-byes. I mean don't think of me as just 
kind-if you ever think of me again. No…don't…don't say anything. 
I'1l leave first. You wait a few minutes and then go.
  马西娅:别谢了! 对不起。不说再见。如果你将来记得我,请你不要……只记得我很热情。不必……多说了。我先走。过几分钟后,你再走。
  另外,可尽量选用发音口型相近的字,尤其是独词句及句首句尾的字。如:
  Oh-噢;Hey-嘿;Hello-你好。
  试比较下列对话两种译法的差异:
  Gaines……If charges are filed……
  盖恩斯:①如果指控成立……
    ②万一指控成立……
  Dawes: Not if,o1d friend. When. 
  道斯:①不时如果,是到时候。        
  ②不是万一,是一万。

  通过比较不难看出,把“if ”译成“如果”或“万一”没有本质差别,但是“万”和“when”口型相近,因此②比①显然要高明一些。
  这样看来,影视译制有点像演双簧,用剧中人物的口型装配音演员的声音,使所言所语如出其口。翻译的任务是为配音提供蓝本,所以译文要在保证准确、生动、感人的前提下,力图在长短、节奏、换气、停顿乃至口型开合等诸方面求得与剧中人物说话时的表情、口吻相一致,最终使观众闻其声,见其人,知道哪句话出自谁的口。
  严格地说,译制一部片子像填一首词,思想内容自然不能更改,每句每行的"平仄音韵"也有了严格的限定。假如译者忽视“口型化”的规律,不管话语的“轻重缓急”,译文任长任短,“意思对了就可以了”,那么,这样的译文,如果拿去配音,比如,短句译得过长,配音只好加快节奏“赶”——结果平静的心情变得焦急不安,沉稳的性格显出浮躁轻率;反之,长句译得过短,配音只能放慢速度“拖”——结果激动热情变得呆滞冷漠,干练果断成了优柔不决,如此等等。这表明剧本翻译不是简单的解码、编码,也不是根据基本意思进行自由发挥,而是一种切合原著的务使语感得体的再创造。


责编:邢立双
 共3页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专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