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王君超
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指南首页
电视批判
问题聚焦----------
特邀专家----------
电视书刊----------
电视批判论坛------
大学生谈电视论坛--
节目预告
央视动态
主持人
央视互动
编导手记
电视时间表
意见箱

《电视批判》版权声明

  《电视批判》系我网站独家创办的探索电视文化的栏目。最近某些网站未经许可,大量非法使用我网站独家资源,擅自转载、抄袭《电视批判》的专栏文章,严重侵害了我网站的版权权益,特此提出严重警告,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转载《电视批判》的相关作品,必须经央视国际网络的书面特别授权。
  联系电话:(010)68508381-780。

 
特邀专家>专家文章  

参透舆论监督的“热闹”与“门道”——评梁建增著《焦点访谈红皮书》

作者:王君超


    在“红皮书”、“蓝皮书”已经叫滥的图书市场上,一本叫做《<焦点访谈>红皮书》的书起初没有引起我的太大注意。不过,后来我还是仔细地将它披阅了数遍——不是因为它写的是《焦点访谈》,也不是因为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吉炳轩和中央电视台台长赵化勇亲为作序,而是因为它的作者是中央电视台新闻评论部主任和《焦点访谈》创办人之一,是将《焦点访谈》看成“生命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的梁建增。也许仅仅因为这一点,该书封面上那句“全面回顾《焦点访谈》走过的历程 独家披露鲜为人知的真实内幕”的广告式用语,就能摆脱“噱头”的嫌疑。
   
   “严格来说,《<焦点访谈>红皮书》不是一部系统的新闻评论理论专著”,“也不是一部关于舆论监督的新闻专论”。读完该书,我对《序一》中的这句论断深表赞同。但是,也许恰恰因为这两个“不是”,它才“却是”“第一部最为完整、最为翔实地阐述《焦点访谈》栏目理论与实践的著作”。如果用更通俗的话来表述就是:从这本书中,我们可以看到舆论监督的“热闹”和“门道”。
   
   书中首先冲击读者阅读视野的,是在电视屏幕上难得一见的一组组镜头,诸如在央视门前找《焦点访谈》“说情”与告状的长队,《焦点访谈》记者暗访拍片的全过程,编导、记者采访时所遭遇的非法搜身、非法拘禁、绑架、诬陷、车祸等人身伤害,记者在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情况下,面对4万元“闭口钱”的举动,《焦点访谈》记者“找按摩小姐嫖娼案”的真相……此外,对于电视“追星一族”来说,像敬一丹、水均益、白岩松、方宏进这样的“名嘴”们迈进央视门槛的生动记录,无疑也是十分抢眼的内容。除了以上的种种“热闹”场面,作者着墨较多的,则是电视评论和舆论监督的“门道”。
  
    “《焦点访谈》——电视评论的经典、舆论监督的艺术。”在今年一二九运动纪念日,作者梁建增应邀到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演讲时,主办者在屏幕上打出的是这样一句话。在媒体竞争(或曰“混战”)日益惨烈的今天,《焦点访谈》之所以能够在全国许多电视节目收视率不景气、“焦点”栏目满天飞的情况下,没有成为惊鸿一瞥,没有成为一瞬流星,而成为亿万观众注目的焦点和亮点,上面这句话中的“经典”与“艺术”也许是其“救亡图存”的要诀。
  
    作者在《<焦点访谈>红皮书》中说:“新闻评论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语言。”尽管学界对于“焦点访谈式的评论”是否真正意义上的电视新闻评论尚有争论,但是,今天已几乎没有人怀疑它是电视新闻评论的经典了。在未有电视评论之前,所谓的“新闻评论”一般要符合“三性”的要求,即新闻性、政治性和群众性。让我们来分析一下,看看《焦点访谈》是否符合以上三个要求。
  
    新闻性——正如它的片头语一样,《焦点访谈》“用事实说话”。这个“事实”,一般是“新闻事实”;“说话”,则是利用电视手段,对新近发生的事实进行评论。
    政治性——它将“团结稳定鼓劲、以正面宣传为主”作为栏目的宗旨和定位,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服从和服务于“三个有利于”的标准以及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大局。因此在传播口径上,它与中共中央保持一致的主流媒体色彩是非常明显的。据统计,截至2002年8月20日,在《焦点访谈》已播出的3000多期节目中,属于正面宣传的报道共有2150期,占71%。 
   
    群众性——由于电视强势媒体的独特优势以及该栏目舆论监督的广泛性,从而使得《焦点访谈》将新闻评论“群众性”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全国有近3亿观众用他们手中的遥控器,支撑着该栏目每晚近30%的收视率。这在中国是任何一家报纸、广播、新闻周刊等其他传统媒体所无法相比的。
  
    由此可以看出,《焦点访谈》无疑应属于典型的新闻评论。不过,如果从专业的角度来看,《焦点访谈》更确切地说应被归入“述评”这一新闻评论的边缘文体。从这方面来说,作者在书中频频使用的“深度报道”和“电视深度报道”则失之宽泛。因为在《焦点访谈》的各期节目中,夹叙夹议的镜头语言占了13分钟节目的大部分时间,“述评性”应该是其最重要的一个特征。这一点,我们也可以用作者在书中提供的“《焦点访谈》常见的节目结构模式”作为佐证:
  
    演播室主持人评论(1分钟左右)+新闻事实陈述及分析(10分钟左右)+演播室主持人评论(1分钟左右)
  
    但是,因为学界尚无一个“电视述评”的叫法,因此,称之为广义的“电视评论”则是可以接受的。 
  
    除以上“三性”以外,《焦点访谈》因为充分发挥了新闻媒介“守望环境”的功能,因此与一般的新闻评论相比,它还增加了一个“性”——“舆论监督的艺术性”。尽管在已播出的3000多期节目中,舆论监督的节目只有600多期,约占20%左右,但是,这些节目因为多属于“金刚怒目”式的“实名制”监督,因此它们产生的社会影响是巨大的,并成为人们心目中舆论监督的“代名词”。诉诸类似的“硬监督”而能避免像南方一些“打擦边球”的媒体那样经常陷于被动局面,这不能不归功于《焦点访谈》舆论监督的艺术性。作者在《后记》中认为:“舆论监督难,难就难在度的把握上,既让领导满意,又让观众爱看;既要报道问题,又要报道本身不能出任何问题;既要敢于监督,又要善于监督;既要瞻前,又要顾后。可以说,天天有一张考卷摆在《焦点访谈》面前……”
   
    那么,“老焦”是怎样将监督做成了艺术的呢?书中引用中央电视台前任新闻评论部主任孙玉胜的话说:“我们不能以在野党的位置来看待监督出来的问题,向政府发难;也不能像时下粤派比较流行的‘生猛海鲜’,搞得那么‘生猛’,过把隐就死”。“而是要本着一种建设者的思维,抱着解决问题的态度帮助政府来工作,绝不是添乱。”这番话可谓“一语道破天机”。
  
    对于传媒人来说,该书的价值在于,它从不同的侧面和外人不易论及的层面,回答了“《焦点访谈》是怎样成功的”这一问题。一般人谈及《焦点访谈》,认为其成功有赖于“上面”的支持、央视本身的权威性、强大的财力后盾以及业务上的创新。读完《人是财富》以及《打造中国的评论主持人》这两章,品味一下书中所列《<焦点访谈>选题程序》以及洋溢企业化管理精神的《质量管理手册》、《制片人管理规范》片断,也许读者会有新的领悟。2002年9月,中央电视台新闻评论部获得中国质量认证中心颁发的ISO9001:9002质量管理认证证书,这既是我国电视传媒的第一张,同时也是世界范围内ISO9001:2000版电视传媒专业认证的第一张证书。它向读者传达的不外是这样的“话外音”:在国内许多媒体的新闻评论部门还在为完成宣传任务而捉襟见肘、心力交瘁时,央视新闻评论部已在内部各个栏目中建立起导向正确、科学合理、运行有效的质量管理体系,形成了以人文环境和竞争精神为特征的部门文化。这些也许正是《焦点访谈》栏目长盛不衰的深层次原因。
  
    对于青睐学理色彩的新闻与传播学研究者来说,本书也不乏“形而上”的理论思维。如:实行“舆论监督实名制”的可行性及可能带来的问题,如何把握舆论监督的“度”,怎样在“政府重视、群众关心、普遍存在”的“选题三原则”之下把握好的题材,怎样看待隐性采访,如何进行事实的调查、选择、表现以及如何用事实说话等。所有这些,该书都通过具体生动的事例和幕后的故事进行了解说。透过作者总制片人的视角,读者不难领略《焦点访谈》电视评论的特色和舆论监督艺术的种种“门道”。
   
    通读全书,如果你还有以下一些问题感到“雾里看花”,那么,你的感觉也许是对的,因为书中对其并没有一个明确的交代。如果作者不是有意回避或者准备将来再出一本续集的话,那么就是有意留下一个“包袱”,以供作者和他在阅读以外的时空进行交流与思索:
   
    “八年成功赖一字——‘度’。”这个“度”就是对舆论监督艺术最简洁、最准确的概括。读者也许会问到这样一个问题:这个“度”是《焦点访谈》制作者操控有术的呢,抑或是在“上面”和“下面”的种种作用力之下,最终拉成的一个“平行四边形”呢?
  在反腐形势依然严峻的今天,《焦点访谈》怎样摆脱“苍蝇好抓、老虎难打”的舆论监督尴尬局面?
   
    “帮哑巴说话,扶瞎子过河”; “10年积案,13分钟解决”,是群众对于“老焦”的赞誉。作为并非万能的新闻媒介的产品,“老焦”如何才能“尽职而不越位”地行使自己的职责,而非“替天行道”地成为“第二法庭”?
  
    如日中天的《焦点访谈》还缺点儿什么?一个独领风骚的栏目如何进行媒介创新和自我批判,从而走出自己,寻找一个更好的电视评论和舆论监督的模式?”

   (本文为《中国图书商报》书评版约稿)
责编:邢立双
 共1页  第1页 


[专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