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首页 >   > 改革开放30年 > 正文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1977年恢复高考始末

 

CCTV.com  2008年10月14日 11:58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人民网  

    恢复高等学校招生考试制度,是1977年邓小平重新走上党和国家领导岗位后作出的一个重大决策。这个重大决策,是“文化大革命”后科教领域拨乱反正的开端,也是实行全面拨乱反正的突破口,具有重要意义和深远的影响。

  恢复高考的酝酿过程

  恢复高考的决策,是邓小平在1977年8月召开的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上拍板确定的。但是,关于恢复高考的一些想法,早在“文化大革命”中后期,就开始酝酿了。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不久,高等学校招生考试制度即被废止。1966年至1969年,我国大陆所有大专院校均停止招生,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大学教师被下放到“五七干校”劳动,高等教育全面瘫痪,高等院校名存实亡。1970年,为落实毛泽东“大学还是要办的”,“要从有实践经验的工人农民中间选拔学生,到学校学几年以后,又回到生产实践中去”的指示,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部分高校开始招收工农兵学员。1971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规定:高等学校恢复招收新生,招收初中毕业经过两年以上劳动锻炼的工农兵学员。

  从1970年到1976年,按照“自愿报名,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的原则,全国招收工农兵学员共7届94万人。由于废除了招生考试,工农兵学员的文化程度差别很大。据1972年5月北京市11所高校的调查,在校学员入学前文化程度:初中以上的占20%,初中的占60%,相当于小学程度的占20%。吉林大学、吉林医科大学、吉林工业大学等6所高校对1976年入学新生文化测验的结果是,达到高中程度的不到20%,初中程度的占50%,其余的30%只有小学程度。让这些文化程度差别很大的工农兵学员同时在一个教室里上课,教学质量可想而知。

  为改变单纯依靠群众推荐录取工农兵学员的招生方式,尽可能提高大学教学质量,周恩来曾提出过中学毕业生可以直接上大学的设想。1972年10月14日,他在会见美籍华人物理学家李政道时说:“对学习社会科学理论或自然科学理论有发展前途的青年,中学毕业后,不需要专门劳动两年,可以直接上大学,边学习,边劳动。”但由于“四人帮”的干扰,这个设想被指责为“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而未能实行。

  1975年,邓小平领导开展全面整顿,在多次谈话中对改变当时的大学招生方法和提高教学质量问题发表意见。他说:“我们有个危机,可能发生在教育部门,把整个现代化水平拖住了。”“大学究竟起什么作用?培养什么人?有些大学只是中等技术学校水平,何必办成大学?”“一点外语知识、数理化知识也没有,还攀什么高峰?中峰也不行,低峰还有问题。”他要求教育部搞一个教育工作汇报提纲,并说,“要后继有人,这是对教育部门提出的问题。”邓小平当时主张,搞一些试点,通过考试直接从高中生中选拔一批优秀学生到大学深造。他明确提出“科学院要把科技大学办好,选数理化好的高中毕业生入学,不照顾干部子弟。”同时,他还提出“军队办一所科技大学,招高中生。”遗憾的是,由于“四人帮”的干扰和很快发生的“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邓小平的这些正确主张没能得到实施。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教育改革怎么搞,大学怎样办,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之一。而此时,人才匮乏已成为实现“四个现代化”奋斗目标的最大制约。1977年5月,尚未复出工作的邓小平就尖锐地指出:“同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科学技术和教育整整落后了20年。科研人员美国有120万,苏联90万,我们只有20多万,还包括老弱病残,真正顶用的不很多。”7月,他在同长沙工学院临时党委负责人谈话时又指出:“我们国家60年代和国际上差距还比较小,70年代差距就比较大了。”“科学技术人员,这些年接不上茬,十年啦。”为此,邓小平主动请缨,郑重地向中央提出分管科技、教育工作的请求。此时,邓小平对于教育工作,包括恢复高等学校招生制度等,已经有了一些比较成熟的考虑了。

  1977年,在正式决策恢复高考前,邓小平关于科技和教育问题有过多次谈话。其中重要的有:5月12日同中国科学院负责人方毅、李昌的谈话;5月24日同王震、邓力群的谈话;7月23日同长沙工学院临时党委负责人张文峰、高勇的谈话;7月29日和8月1日同方毅、刘西尧的谈话等。在上述谈话中,邓小平就尽快改变“文化大革命”中实行的高等学校招收工农兵学员制度和恢复高等学校招生考试制度问题,提出了两点重要意见。

  第一,高等学校招生要恢复文化考试制度。

  高等学校招生要不要恢复文化考试,并以此作为录取新生的主要标准?在这个问题上,邓小平态度十分鲜明。5月24日,他在同王震、邓力群谈话时说:“要经过严格考试,把最优秀的人集中在重点中学和大学。”7月23日,在同张文峰、高勇谈话时明确指出:“不管招多少大学生,一定要考试,考试不合格不能要。不管是谁的子女,就是大人物的也不能要。我算个大人物吧!我的子女考不合格也不能要,不能‘走后门’。”7月29日,在听取方毅、刘西尧汇报工作时,他再次强调:“要坚持考试制度,尤其是重点学校一定要坚持,不合格的要留级。对此要有鲜明的态度”。8月1日,当得知时任天津市革委会副主任的蒋南翔向教育部提出,希望能够允许天津市在1977年大学招生时直接在应届高中生中挑选一些学生参加考试时,邓小平当即表示赞赏与支持:“就是要敢想敢讲,不要吞吞吐吐。要提倡实事求是。”

  第二,提倡高等学校招生“两条腿”走路,允许高中毕业生直接上大学。

  高等学校只招收经过两年以上劳动锻炼的知识青年,高中毕业生不能直接上大学,这是“文化大革命”中教育“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对此,邓小平持否定态度。7月23日在同张文峰、高勇谈话时,邓小平指出:“教育要两条腿走路,要有重点。大学要从工农兵中招生,重点学校可以从应届高中毕业生中招。”7月29日,他在听取方毅、刘西尧汇报工作时指出:“是否废除高中毕业生一定要劳动两年才能上大学的做法?在中小学完成了劳动任务,为什么还要集中搞两年劳动?”8月1日,他在听取方毅、刘西尧汇报工作时指示:“办教育要两条腿走路,学校可以搞多种形式,总的目标是尽快地培养一批人出来。”“科技大学由科学院包下来,直接招生,军队院校由军队包。”“一年准备,从明年开始两条腿走路,一半直接招生,一半从别的路子来,特别是理工科。开学时间统一到秋季好。”

  恢复高等学校招生考试制度,邓小平最初的设想是,1977年用一年的时间做准备,1978年正式恢复高考,生源一半是应届高中毕业生,一半来自社会,然后逐步走向正规。然而,形势发展很快,在邓小平复出工作后主持召开的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期间,恢复高考的决策提前确定和实施了。

1/3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请您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