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主创人员妙语选萃 > 正文

  《经济半小时》:高先民 马洪涛 张凯华

  


  【高先民】

  1993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进入中央电视台经济部工作。2002年11月起任《经济半小时》栏目制片人。

  

  ◆其实呀,他们的缺点还正是他们的优点。像曲向东,有一些专业人士觉得他专业性太强,但是他的长处还正是表现在这个专业性上,有一些人物的访问还非他做不可;像王小丫有人觉得她娱乐性太强,但你无法否认我们创办的“小丫跑两会”开创了时政报道的新天地。深度报道,并不是说它很深,它所阐述的道理要让您一时半会儿想不明白,深度报道是指你挖掘的事实深浅度,是指你能否从大家都看到的东西里面看出谁都没看到的,是指你能够说出大家都说不出来的那句话,是指你说出来的话让大家懊悔的说“我怎么就没想到。”

  ◆有一段时间,二套整体都不是太好,我们也想过这个原因,可能还是专业性频道的收视率与占有率互相悖反的原理,如果你是专业人士,也应该理解这一点。当我们意识到这个问题了,我们感觉,在现阶段,电视还是应该走大众化的路线,《经济半小时》也是应该走大众化、通俗化的路线,明白了这一点,眼前就亮了,路也宽了,也就走到今天了,困境也就走出来了!

  ◆我们缺乏一类记者,我们希望有几个人有超强的公关能力,他们平常就要和各个群体保持着及其好的交往,在关键的时候,关键的人物能够给你机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栏目里。

  


  【马洪涛】

  毕业于华东师大学历史专业。2001年进入《经济半小时》任记者、主持人。

  

  ◆选题成功了,节目也就成功了一半,所以我们几乎是用我们所有的感官系统来寻找这个世界各个角落的选题。当然也包括报纸和互联网,也包括您。

  ◆揭批应该是揭露和批判的意思,我觉得我们的节目并没有承担这种功能,我们只是尽我们的能力去报道真相、报道大家所关心的一些问题的真相。我们也努力在我们的报道中进行客观地分析和思考。至于收视率肯定是要考虑的,因为观众是否爱看对我们来说才是最重要的。其实不只是揭批的节目才是观众爱看的。

  ◆中国经济是由我们每一个人创造的,也是由一系列的经济事件组成的。虽然每天晚上只有半小时,但是当365个半小时累计起来的时候,就是一部中国经济的日记。

  ◆ 压力还没有大到足以让人害怕的地步,因为没有哪种势力能够直视成千上万双眼睛。

  


  【张凯华】

  1989年就读于四川大学新闻系,1993年分配至中央人民广播电台,2001年来到《经济半小时》。

  

  ◆现在的经济事件很多,即便是我们每期说两三个,也有遗珠之憾。后来我们考虑不如说透一个,让观众记住。

  ◆在传媒界对于经济的定义有两个:一个是大经济,指社会性的经济事件;二是小经济,指财经类的专业领域。《经济半小时》所关注的是前者,这并不需要具备相当的专业知识,但是对于经济领域基本的认知是需要这个跨入门槛的基本条件。另外,我们的编导中大部分都不是学经济的。

  ◆确实害怕过。还是想用温总理所提到的一句诗:苟利国家生死已,岂以福祸趋避之。其实每一个人所干的每一种职业都有危险,但也都有职业道德和良心操守。

<<上一页下一页>>
第5页
(编辑:郭翠潇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