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主创人员妙语选萃 > 正文

  

  《新闻调查》:张洁 柴静

  


  【张洁】

  出生云南,1993年9月加盟《东方时空》,1996年1月加盟《新闻调查》。 现任《新闻调查》制片人。

  

  ◆我不敢把自己的承诺提得太高,我们有一个基本的目标:在生活中,做一个好人,做一个让人信赖的人;在职业中,做好节目,做让观众信赖的栏目。反过来,我们观察生活中,什么样的人让我们信赖,什么样的节目让观众信赖,我们朝着这个方向去做,用毕生的精力。

  ◆我们所理解的真相就是事实本身,以及这个事件背後的所有的相关因素。但是我们所说的探寻事实真相,就是想挖掘表层的事件以及事件背後的所有内涵,但鉴于客观条件的限制以及我们自身能力的限制,我们能够提供给观众的事实真相是有限的。但我们会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去接近它,去展示它。

  ◆新闻调查是国内目前时间最长的新闻深度报道栏目,这种时间长度对一个记者或者对一个编导来说,它是一种机会,从而也是一种考验,之所以说它是机会,是你可以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面从容地展示一个事件的方方面面,以及你对这个事件的读解。另外对一些有艺术追求的编导来说,这里的空间对他的艺术才华的展示特别是视听艺术的表现,留下了巨大的空间。说它是考验,正是由于这么一种长度,你的思想、你的认知能力,你的表现力都毫无遮拦的完全暴露在观众的面前。另外,一个45分钟的长度,对一个新闻记者来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必须把这45分钟的新闻故事讲述的像电视剧一样精采,这样你才能够吸引观众,就为了这份精采,我们努力了七八年,也没有达到我们理想的境界。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空间和这样的考验,使很多电视人才对新闻调查格外的留恋。因为新闻调查所提供的职业生活,是一种有挑战性的职业生活。

  ◆在新闻调查的创作中,我们并不是按照这种常规的划分,批评报道、正面报道。作为一个媒体还是作为一个栏目,它都应该承担一种责任,这种责任我们称之为抑恶扬善,我觉得这是媒体非常重要的功能。对于一些关于腐败,关于一些破坏社会法规、社会功德等等一系列的现象的时候,我们可能会发出我们的批判地声音,揭露的声音,对一些推动时代前进的一些人,和一些事件,我们也会发出一种鼓励的、支持的声音。但是一个栏目不可能把所有的节目都做成批评类的节目。其他的节目我们也会涉及,但是这些正面的节目可能跟我们栏目的调查特性会稍微有些距离,但是它依然能够船体我们对这个社会的思考、思索和一些理性的精神,我们认为在今天的时代,这种理性精神的传递也是非常重要的。你必须有多样化的选择,这样的话,栏目传递的声音和文化才会更丰满,从而更有力量,当然在我们栏目传递的这些声音当中,我们肯定会强化我们监督的力量,和调查的力量,因为每一个新闻选题,当我们揭露一个损害公众利益的丑恶行为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的新闻、我们的记者都会变得特别有力量。

  


  【柴静】

  22岁到北广学习电视编辑,并在湖南电视台主持《新青年》节目。担任过《东方时空·时空连线》主持人,现为《新闻调查》主持人。

  

  ◆作为一个年轻记者,调查性报道是最具挑战,也最具魅力的一个阵地。它的未知性,对记者正义感和良知提出的道德要求,在调查中不断越过障碍向真相靠近的过程,都是非常令人兴奋的。最重要的是,我认为我们所能探寻到的真相,取决于我们自己对人和世界的认识。所以做这样的记者是可遇不可求的。

  ◆ 我一再觉得当记者最大的权力,就是打开别人心灵的权力。

  ◆我们现在调查当中,往往是以未知为起点来做一期节目的。我也一直在想你所说的公正这样的概念应该是一个什么尺度。现在我的理解是,这些字眼都不是一种被教科书提纯的概念。它不是用尺子来衡量的,不是五十对五十,它渗透在每一个职业行为当中,包括你一个微笑,或者一个眼神的意味,包括你怎么去尊重对待那些在你的片子里会受到非议的人。包括你怎么去面对那些泪流满面的脸,或者说,它应该是一个人最基本的一种世界观和看待事物的态度。

  ◆敏感是一个人的特质,就像呼吸一样,不可能被束缚,央视是给一个年轻人提供了观察自己国土的最好的站立点。

  ◆有时候我们也会跟地方的官员吃吃饭,因为对于基层来说,很多新闻事件的发生,他们有他们的理解角度,我们不需要很强硬的去激化事态。沟通,建设性的去推进事情的发展比单纯的去曝光对公众更有利。

  ◆前两天刚刚收到一封观众的来信,他说中央台的广告词里说,站得高,所以看得远。但是你们要记着,是谁让你们站在高处的?站得高,所以眼光要向下。

<<上一页下一页>>
第2页
(编辑:郭翠潇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