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指南--上网期刊--电视研究 电视引发社会生活的变革
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指南首页
电视批判
问题聚焦----------
特邀专家----------
电视书刊----------
电视批判论坛------
大学生谈电视论坛--
节目预告
央视动态
主持人
央视互动
编导手记
电视时间表
意见箱

《电视批判》版权声明

  《电视批判》系我网站独家创办的探索电视文化的栏目。最近某些网站未经许可,大量非法使用我网站独家资源,擅自转载、抄袭《电视批判》的专栏文章,严重侵害了我网站的版权权益,特此提出严重警告,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转载《电视批判》的相关作品,必须经央视国际网络的书面特别授权。
  联系电话:(010)68508381-780。

 
上网期刊 > 电视研究


电视引发社会生活的变革
作者:社科院新闻所 陈力丹2003-7-1 13:32:27



    当我们埋头研究、策划一个又一个具体电视节目的时候,可能考虑了许多如何争取观众的策略,也许获得了很大的成功。在如此日复一日地工作中,你真地理解了电视这种媒介形态吗?我们每天正在做的电视工作如何改变着社会建构和人群间的关系,以及人的观念?毛泽东在《实践论》中说过:只有理解了的东西,才能更深刻地感觉它。电视需要电视工作者来深刻理解,对它理解得深刻一点,我们的工作也就拥有更多的自由和自觉。在这个意义上,谈一谈电视如何引起我们生活的革命性变化是必要的。

  重视电视媒介形态带来的社会变革

  印刷媒介的出现是传播史上的一次重大革命。但是由于获得文字知识的困难,以及文字本身表达和理解层面的明显差异,人们生活在不同的社会层次中,并在这些层次间造成了许多"秘密":成人对儿童是一种秘密,男性和女性之间是一种秘密,政治、政治家与民众之间也是一种秘密。全知和无知往往构成一种社会角色的互补。印刷媒介主导的传播环境,是这样一种社会秩序的自然条件。

  当我们关注电视的具体内容时,可能忽略了电视媒介形态本身带来的社会的变革。例如我们不断地讨论电视节目如何防止对儿童造成不良影响,但是电视这种媒介形态无法完全播放只适合于儿童的内容,成人需要更严肃更成熟的娱乐和新闻,而正是成人,又在埋怨电视节目带坏了孩子;许多谈话节目讨论什么样的电视节目适合儿童,而谈话节目本身同样可以被儿童看到,它将成人如何控制他们的秘密也告诉了孩子。电视剧应该怎样编,结尾是大团圆还是坏人逃脱好人受难,无论怎样编排都会遭到不同方面的批评。这些困扰电视节目制作的问题其实并不是来自电视节目本身,而是在于电视将所有内容传播给每一个人,这本是电视固有的特征。

  电视造成了个人和团体的社会身份(或角色),与电视提供的物理场合的组合,弱化了社会身份和电视提供的物理场合之间的距离。当一个事件或话题经过电视立体化地传播到千家万户的时候,当春节晚会将十亿观众同一时刻吸引到电视机前的时候,电视越来越多地介入了不同社会身份的人群中,使越来越的人成为同时观看异地表演的"直接"观众。我们开辟了很多专业频道或专题频道,这可以相对分散观众人群,但即使在针对某一年龄段的专题频道前,观众的成分也是融合性质的,几乎都会有三分之一左右的观众不属于设定的观众范围。因为电视观众的选择几乎没有任何限制,从婴儿到老人都可以不经任何再学习而接受电视,不像印刷媒介天然地为读者造成不同的层次的隔离。电视倾向于将不同年龄、性别、身份、教育背景、职业的人包括进相对类似的信息世界中,任何电视上流通的新闻、形象、话题,都会马上变成所有人的话料。

  于是电视打破了社会身份与物理空间的传统关系,创造了新的场景。当看电视的时候,观众对"自身的位置"的感觉变得无足轻重,差异只在理解能力方面。电视曾经与印刷媒介一起被传播学者视为中性的传送系统,其实,电视的普及已经创造出新的社会环境,而这个社会环境重新塑造的思想和行为方式常常超出了具体传播的内容想要达到的具体目的。电视改变了人口中不同群体信息系统的分离状态。电视更趋向于将不同印刷媒介阅读圈子的人放进同一个公共领域。它是一个真正的信息共享的存在,提供了最大范围的、同时获取讯息的渠道。这个特点造成了一种奇特的现象:人们不断地对电视的内容发出抱怨,却又继续没完没了地看电视。过去一定的着装、语言表明着一定的身份。而电视使得众多身份不同的人开始融合,于是"流行"开始了,人们穿着"奇装异服"、说着"奇言怪语"不但不会被人耻笑,反而在年轻人看来是一种时尚。

  电视改变了什么

  电视作为一种新的媒介因素加入社会,改变了印刷环境中的许多东西。仅就知识结构而言,在我的童年,对世界浑然不知,玩泥巴、在地上剁刀划界、跳间、抽汉奸(陀螺)、推铁圈等等;而现在的孩子,一睁眼就是电视节目和一系列的网上游戏,电视节目中的明星、全球重大的事件和人物,形象地留在了他们的脑海里,他们能够看到从北极到南极的一切,尽管许多方面并不理解。我很惊讶,我的女儿很小的时候就能说出几乎全部电视中瞬间闪现的明星(包括动画明星)的姓名和"事迹",而我因为经常把长得差不多的女明星弄混而成为她嘲笑的对象。只不过二三十年的光景,我童年时的游戏对我的下一代来说就像是非常遥远的古代的东西。这个世界的变化太快了,过去依赖于特定场所获取经验的情形,现在被电视改变了。

  正是通过电视的普及,人们才可能意识到似乎远离自己的南水北调、环保、艾滋、毒品问题;正是电视,使得少数人群、弱势群体有了被关注的机遇并产生关注自身权利的意识;通过电视,人们有了更多的参照系和更高的比较标准,发现自己仿效和追求的目标。电视使人们有可能绕过自身所处的面对面交往环境,而直接获取外部世界的信息,得到精神和物质的援助。过去成年人用"叫警察"来威胁孩子,现在大的孩子也知道叫来警察保护自己。

  电视使得原来属于各个社会层面内部的场景推到了前台,从而整合了信息系统。印刷媒介展示的是经过修饰的文字讯息,而电视节目是动态的画面,即使经过严格的编审,也必须将人物的表情暴露于屏幕,情感或情绪很难不被电视"泄露"。人最隐秘的部分越来越多地被无意地显现在电视屏幕上。主动的电视观众由于积极的参与而出现在电视的新闻、谈话和娱乐节目中,以往印刷媒介环境中被间隔在狭小空间的性、婚姻、不育、同居、离婚、家庭暴力、疾病和死亡等等隐密问题,越来越多地成为公开讨论的话题,特别向儿童展现了成人的秘密。电视使得生活在各个层面的人能够体会到生活在其他层面的人的"感受",客厅、厨房、卧室被整合进电视,人们对许多以往不能容忍的属于个人隐私的行为,开始变得宽容了,社会的转型受到的冲击被减少了许多,社会更能包容许多模糊的社会类别。电视通过展示而使许多地点或方面失去神秘感,从考古到科学的发现,也进一步促进了接触新观念和促进新的地点的开放。

  马克思说:"人起初是以别人来反映自己的。名叫彼得的人把自己当作人,只是由于他把叫做保罗的人看做是和自己相同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67页)现在,电视将这种面对面交往时的情形,在一个极为宽广的公共场景平台上再现了,它给了人们体验"镜中我"心态的机会,通过电视观察别人而感觉到自己。不过,这不是简单地再现人际交往的特点,当我们用电视来"教育"孩子的时候,就不得不改变阅读的功能以及家庭、学校的结构;当我们用电视来使许多群体间相互了解时,我们也就改变这些群体间的界限和人们身份界定。

  电视还使专家遇到了新问题。专家是印刷环境中高度隔离导致的,许多学科不仅是有结构的知识的主体,同时也是有组织的无知的主体,因为它将知识集中于一个狭隘的信息领域。电视时代的专家仍然比普通人有知识,但是影响着关于这些知识的评价,因为电视意识到的许多领域,专家可能一无所知。电视上人们期望没有什么知识复杂到无法解释给普通人听,这样,权威们只有当他显示出拥有"普遍"知识时才能得到完全的尊重。如果说这很糟糕的话,那么从另一方面看,电视融合了许多过去不同的知识场景,打破了各学科的界限,开始新的对话。

  观察电视影响社会的三个维度

  如果从生活的角度观察电视带来的社会变化,那么有三个维度是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的。首先是男性和女性社会角色的融合。电视是面向全社会的动态画面的媒介,即使从经营角度考虑也必须将所有人群作为观众对象,因而男性和女性在电视场景中的角色必须得到平衡,印刷环境中造成的男性与女性获取信息的差异必须减少。电视融合了男女的信息系统,模糊了性别的公开与私下行为的界线,将束缚在家中的妇女"拉"了出来。这里当然不是指男女的性别融合,而是指男性和女性气质的差异在减小,共通的成分增多了,女性的权利意识得到提升。尽管许多电视节目和广告的分析证明,歧视女性的潜意识依然相当顽强,但是现在女性社会地位的提高,不能不说电视的普及在其中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第二,成年角色和儿童角色的模糊。虽然在媒介内容接触方面的许多控制取得了成效,但是如果其他条件相同,印刷媒介倾向于将儿童与成人隔离开,而电视则倾向于将他们再度融合。看电视长大的儿童与完全没有电视可看的儿童之间,前者有了判断家庭礼仪的现代参照系,因而家庭内部的权利关系必然适当重组,而后者依然可以轻易地由家长来塑造。有了电视,甚至在孩子必须由成人带着过马路的时候,电视就已经陪着他们穿过了地球。电视的普及等于社会做出了一个很大的决议:它不得不允许孩子通过视觉参与战争和葬礼、性与爱情、金钱与犯罪。即使电视画面十分"干净",孩子也难以理解这些问题。电视暴露给了孩子数百年来一直不让他们知道的话题和行为,将一个复杂的成人世界推给了儿童。

  尽管有儿童电视和专门的儿童频道,但是如果按照人们能够看到的实际内容来划分,并不存在儿童的电视和成人的电视的区分,只有一个"电视"。电视影响儿童,我们常常一定要得出好或坏的结论,其实,就是被认为最适应儿童看的节目,也向孩子们展示了成人为他们"扮演"的角色,成人也可能不真实,甚至比他们还无知。电视使人的生理年龄与社会知识之间的矛盾弱化,如果考虑到将来网络的普及,这种弱化还会发展。电视本身就提供了一种儿童用来帮助自己理解和评价成人社会表演的信息。电视是儿童的朋友,不是妖魔,电视自身可以处理好电视与儿童的关系,但要以承认而不是视而不见电视既定的社会影响为前提,不能以印刷环境作为参照系来研究儿童与电视的问题。

  第三,电视使政治权威走下神坛。电视时代给政治权威显示自身提供了非常重要的舞台,但同时也就失去了印刷环境下神秘的光环,因为人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具体的人,尽管经过了公关专家的包装,非现场的报道还可以剪接,但是一旦政治权威的形象距离与普通人接近起来,任何完美就不存在了。电视镜头下的新闻发布会,政治家表达存在语法错误或很流畅、犹豫或坚定、闪烁其词或直言不讳、紧张或从容,都会暴露无余。电视镜头下的记者采访,由于近距离而必然要将演讲变成交谈,这就造成了政治家生活特点或风格的暴露。视察中的亲民动作、交谈,每一个细节都展示在人们面前。于是,电视时代对于推进社会民主政治,不论意识到没有,其实发挥着无形的推动作用。

  电视是传播研究的一个重要话题,无论是批判还是赞扬,重要的是深刻理解电视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怎样的变革。理解深刻了,才能在感觉它的时候,自觉地改进具体的工作,以适应电视的特征。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的电视理论要充分论证电视带给社会生活的革命性影响;凡是合理的都应该是现实的,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的电视理论要在正视电视特征的前提下改进我们的工作。这里有必要重复一句:要以电视时代的社会特征来研究和评价电视节目,提出要求和改进工作,不能回头以印刷环境下的情景作为改进工作的参照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