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指南
网文共欣赏首页
感悟篇
主持人篇
评论篇
>> 评论篇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电视学者

央视国际 2003年09月27日 17:39

  我们的电视事业需要向前发展不断进步,不仅仅依靠广大的电视观众欣赏水平的提高,依靠欣赏水平的提高来鞭策电视业的发展,同时更需要广大的电视学者为我们的电视机构服务,为电视机构提出有操作价值的电视学术思想。

  多少年来,我们对学术这个词有一些错误的理解。我的理解学术就是具有操作价值的思想系统或思想体系,而不是没有操作价值的理论体系。电视学术思想就是具有操作价值的电视思想体系。所以电视学者应该为电视机构服务,而不仅仅是作为高等院校的人才培训体系。

  我的理解电视学者应该是1:9这种概念。就是说10%的电视学者应该为电视理论服务,以形成代表这个国家最高理论水平的电视学术思想;90%的电视学者应该为我们的电视台服务,帮助解决在电视台具体的电视实践中碰到的种种问题。

  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我们很多的电视节目为什么总是停滞不前,为什么很多电视节目再走下坡路,为什么很多电视节目无论怎么努力我们都无可奈何?这里面观众口味的变化是一方面的原因,但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我们的电视学术思想的匮乏,是具有操作价值的电视学术思想的匮乏。我想所有的电视学者都留在广播学院或大学新闻系,这是一种资源的浪费;我想所有的电视学者都满足于写一些论文或出一些专著,这是整个中国电视学术界的悲哀。

  我们的电视学者一定要从理论到实战,一定要把自己研究的东西为电视机构服务,并且电视机构能够操作实现你的这些东西,我想这才是一个合格的、负责任的电视学者。具体地说就是电视学术就是能实施,能实施是为了能实现,能实现就是为了能实效。能实施是说明能做,能实现是说明能做成,能实效是说明了做了以后有效果。所以我们的电视学术思想应该是帮助电视机构能做,能做成,能做出效果。我认为电视传媒作为一个非常讲究操作性的产业,太多理论的堆积,太多概念的堆积是没有价值的。我看了很多国内的电视学者写的论文,都是停留在理论层面上,很少有文章在操作层面上为我们的电视台解决实际问题。

  我是从事经济工作的,我听过很多经济学家的演讲,让我感到非常失望地是我们的经济学家总是对理论感兴趣,而我们中国的企业、我们中国的企业家需要的是有操作价值的思想体系,如果我们的经济学家不能为我们的中国企业服务,不能为中国的企业提出具有操作价值的思想体系,我们的经济学家研究经济是为了什么?我看过一本书叫《怎样在美国上市》,这本书的作者是一个美国的博士,我完全看懂了,而且架构非常清晰,所有的章节都是告诉你怎样去运作上市,并且具体的工作程序和步骤非常清楚,这本书应该算是一篇出色的博士论文。如果换成我们中国的博士写,肯定会写成一大堆理论概念。

  更让人可怕的是我们的电视学者随意地下结论,这是非常不科学不严谨的。我父亲是深圳的一个企业家,我经常有机会能跟随我父亲接触到一些著名的企业家。每次我父亲和这些企业家交谈的时候,我听的很仔细,我听到的最多的就是很多学者随意地下结论,并且很多人并没有企业的工作经历,甚至有些人都不知道企业是怎么运作的,却在那里写论文,下结论,这样的学术态度是非常地不严谨地。所以电视学者也是这样的,看了几本书或写了几篇论文,就随意地下结论,而且这些学者未必有电视机构的从业经验。

  国内的学者我最欣赏的是清华大学的胡鞍纲教授。第一,他有新东西;第二,他的东西具有操作价值。我看了他的一些文章,对于我们的政府经济工作有非常好的指导作用,特别是具有操作价值。

  我不是学新闻这个专业的,我也不是很了解我们的电视学者到底给我们的电视台提供一些什么样的东西。我想从主持人这个角度来说说我自己的想法。我不太清楚现在的广播学院和大学新闻系在主持人领域是学些什么东西,我认为应该有这些东西:《主持人操作实务》、《新闻主播操作实务》、《体育主持人操作实务》、《娱乐主持人操作实物》、《经济类主持人操作实务》《大型直播活动操作实务》等等。我们的主持人看了这些东西以后,就应该知道怎样去主持节目,并且有非常详细的主持细则,我想我们的电视台要的是这些东西,而不是那些主持的理论。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电视学者?

  我们需要的是能够为电视机构解决实际问题、能提供操作价值的思想体系的电视学者。

(编辑:蔡丽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