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报道 > 正文

邵铭高:中国媒体行业的投资机会

央视国际 2004年11月21日 15:48

  CCTV.com消息:

  邵铭高:我现在要使用我的时间,今天下午大部分的时间重点讲一下中国媒体业融资方面种种不同的道路,而且同时准备讨论一些问题。作为融资的方法相对来说是比较直接的,那么相互我们可以看到也有优缺点,有些人可能决定找到一个战略性的外国投资者,实际上有些人已经找到了,当然了有一些潜在的合作伙伴都认为在中国具有巨大的商机,我们这个想法,如果一个外国公司愿意把他的现金希望在你们的机构中可能由一个小股东出现,他们觉得你们的管理是有才能的。但是也有一些其他的战略合作伙伴带来得好处,比如运营方面得好处,我们可以把专业知识、内容或者技术方面的知识加以转移和传授,另一方面从一个战略性的投资者合作,会能使你实现自己单独不能实现的目标,作为汇丰在交通银行中的投资就是一个明证。

  我们相互合作就能够比我们单独做事情能取得更大的成就,但是也有一些战略投资者面临的一些不利的地方,大家可以考虑,首先一个缺点,也就是如果你们组织需要迅速的获得资金的途径,这样是需要很长时间的讨论才能达到一致的意见,另外一个不利之处可能就是你的所有权被摊薄,但是必须从我的角度来说,如果你是持这样一种观点,你实际上没有认识到战略投资者是能够给你带来更多的资金。第二个融资的方法就是通过私人募集的方式来挖潜,但是对产业的其它部分来说,还是可以做的,这也有优点和缺点,毫无疑问这是走向初步上市的中间步骤,作为一个战略投资者来说可以获得潜在的利,同时也可以提高你的知名度。

  我们看到人们是这么认为的,他们投资的时候必须进行很多的调查,不能够轻易的做决定,这个不利之处除了刚才所说的之外,也有一些组织会看到这种投资是具有短线的特点,大多数的私募资金的周期比较短,一般来说都不愿意做长线的投资。最后一点,就是我们所谓的上市方法,上市得好处是很明显的,你们会得到最多的资金,而且在市场上的知名度比找到一个战略的投资者要好的多,而且也可以获得通过收购的资金,同时最重要的一点,你们可以创造一个更多的筹集的渠道进一步来发展你的业务,不利之处包括:股本的摊薄,同时也有在上市的时候披露及其申请的问题,而且在业务活动方面必须具有很高的透明度,这可能要求大量管理层的时间消耗。所有这一切都是大家要考虑的问题,不管我们什么样的选择都要考虑这样的问题。但是鉴于时间的限制,我准备讲一下主要的四个问题:

  第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也就是进行非常好的公司治理,在我继续讲之前,也许我应当澄清一下所谓良好公司治理的概念是什么意思,我现在在讲保持一个很好程度的完整性,要有董事会,这其中要有独立董事,甚至有董事级别的薪酬和委员会。还要确保所有层级的员工都了解自己的目标,以及实现目标之后所产生的后果。有很多的不同的研究印证了,如果建立了一个很好的公司治理的组织,他肯定对外国投资者更具吸引力。在新兴市场中,我们可以看到财务报告的质量和数量是有限的,差不多都负的比例是30%,还有其它的报告,如果治理好一个公司的话,他们的股本回报更好,还有其它一些不同的苗头,就是公司有严重的问题,比如说好伦歌(音译)国际公司出的问题,就造成了CEO辞职,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加大透明度的问题,市场现在正在预期有更大的透明度。

  不管你是和战略投资者合作,或者是获得私人的资金或者上市,必须要提高自己的标准,会计标准和其它的标准,必须达到国际上可以接受的标准,而且还需要有更高的透明度,你做的事情或者及其想做的事情必须要披露。最近,伦敦所做的一个研究,在英国上市的公司,他们的董事一个月有七天的工作日必须来回答相关部门的问题,除了股东负责之外,还要对其它的组织,比如说分析师等一些利益机关回答问题。总而言之,任何的组织,如果想找外国的资金,觉得他们不会受到外部越来越多的审查,不会受到其它管辖区人的监察,他们这么认为就太天真了。第三个问题就是不辜负投资者的期望,不管是上市还是私人基金也好。第四个问题,就是要建立投资者的信心,投资者的信心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不应当忽视,特别是你们在考虑我们居住的地方,有大量的资金,是大家按一个键就能够输入输出市场的。

  我现在使用一个美国媒体的巨头的斯尼做一个例子,麦可在1984年担任迪斯尼的首席执行管的时候,这个公司是一个沉睡中的公司,他是很有价值的品牌,但是基本上没有充分利用,他在迪斯尼中,公司的发展差不多是640亿美元,但是迪斯尼的表现并没有符合市场上的预期。现在我们可以看到迪斯尼处于一个法庭案件之中,这是同迪斯尼前总裁一个相关的东西,这里面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专门讲到法庭是不是允许股东对董事会枉加推断的问题,就是投资者的信心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培养起来的。在中国的产业媒体中有一个关键的问题,比如投资者信心的问题,怎么把编辑的功能做一个分别的安排,这种安排是需要同政府的法规一致,同时要表明上市的实体有没有必要的业务。

  一开始的时候,我说了我是一个银行家,不是媒体界。作为一个银行家来说,我评估一个组织的时候,总是根据几个因素来考虑是不是和某人做生意,我要看他们是不是很好的商业规范、是不是有很好的商业道德,是不是有很好的管理层,是不是有一个很好的可行的战略,我们在考虑到最适合你融资方案的时候,你应该考虑到大多数投资者寻找的也是同样的东西,非常感谢!

(编辑:周铁成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