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指南
首页
>> 首页

扑朔迷离《三星堆》

央视国际 2004年03月23日 11:27

  

文/桃源看客

  蜀地多古怪。

  果然,老汉看到的《探索发现》里播出了《三星堆》。与前两集相比,今晚这一集,说到了三星堆已知文物的经典之作———戴冠鸟足铜人像和青铜大立人。《三星堆》的出现,显示了央视十套打造人文内涵的实力,和用电视这等利器向中华民族未知领域探索的决心。

  说到此处,老汉我不免要告知列位看官:这《三星堆》究竟好看在何处呢?——说来惭愧,老汉我评价电视节目的标准只是两个字:好看!好看就是硬道理!谁能拽住观众谁就牛!就像老汉我家小女,该女以为天底下最好吃的莫过于甜的东西。而老汉我反反复复告之曰:甜的东西不好。可以老汉我之绝世口才竟也不能使小女告别甜食,可知,人的感官往往决定着遥控器(桃源按:与时下某些官吏们的“屁股决定脑袋”论有异曲同工之妙也),也决定着收视率。和现在市面上的情况一样,甜食起码有两种:含糖和不含糖(或曰含糖量低)的。好看的节目也起码分两种:有益(包括无害的)的和有害的。老汉我曾批过的大部分清宫戏当属后者(桃源按:宜将乘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老汉我将挥舞三寸秃笔,发扬当年“九评”精神,以淋漓不尽的电视连续剧的风格,从源头上狠批清宫戏)。记得俺老汉年轻时,读过领袖御批发行的《不怕鬼的故事》,后来不是好像还就“有益无害论”什么的讨论过嘛,呵呵,俱往矣……且说《三星堆》,自然是在有益的一边。

  老汉我久闻三星堆,有如老汉我度假的稀里哗啦岛之侧的复活节岛。该岛也是有大石雕之类,不过三星堆似更显得扑朔迷离。一是具体拍摄的文物选择得好。上述两种经典,还有第三集开始不久的鱼凫王使用的金权杖,都是三星堆典型的东东。而每个文物的分析叙述,不急不徐,而且容纳了不同专家的意见和见解。事实上,所有的分析都不能是定论,所以,每个文物细节的结论都是开放型的。那个金权杖,随着片子的播映,老汉我也不免心驰神往,为什么这一纬度有那么多的不解之谜?是否真是与外界文明有关?难道它就是文化飞地的产物吗?以老汉我的愚见,三星堆应该是与中原文化无干的呀!老汉我那年带着吾友特格西(蒙古语,原野的意思,与吾心交已久的鲍尔吉原野同志有一拼)去随州,擂鼓墩上下打探,也就发现的全是鼎、编钟之类的。列位看官,光是看看俺们国家的成语吧,什么扛鼎之作,什么九五之尊,……有多少庙堂之上的事,是用钟鼎之类表达的呀(桃源按:详见《红楼梦》)!怎地在九头鸟的故乡不远处,会有如此迥然的文化呢?看了第三集,老汉我长了不少见识,不过心中也弄得颇为疑惑。二是节目的悬念设置得不错。老天爷,四十多分钟的节目呀,又不是还珠格格什么的,也只有老汉我这样的正宗文化人看这。所以,这样的纪录片,悬念、包袱的设置就要讲究了,好比老汉我幼时听讲书的,隔三差五,来个且听下回分解的,就能吸引人哪(桃源按:不是故意卖关子,而是看编导的结构能力)。三是对不同身份、不同观点的采访对象,都有一种持平的态度。不同的观点,都让它们亮出来嘛,我们做观众的,可是眼睛雪亮的。这很好。李学勤先生话语不多,却招招中的。四是一些具有学术价值的内容,能很平易通俗地讲出来。让老汉我这样从乡野之地出来的人也能随便看懂还感到有趣。老汉每每看到一些寄到我稀里哗啦岛无聊斋的刊物,或曰核心期刊,或曰双什么期刊,一本本牛气冲天。可打开这些所谓与国际接轨的大十六开豪华刊物,再看里边的东东,老汉我往往不禁喷饭:呵呵,每个文章前头都冠以“关键词”、“关键词”,到处都是关键,真让老汉我吃不消。再看后面的引文,老汉我看作者真是恨不得连拉丁文也引上了———尽管国语也不怎么通。依老汉我的管见,对于电视这类的论文,尽可以用感性的目光去抚摸。

  把深奥的东东通俗化、形象化,《三星堆》基本做到了。里面还有很多让人联想的物事。在先人的神物面前,我们是多么的渺小呀!

  老汉我那年读乌丙安的书,今天在《三星堆》也找到了同样的理论不同的表达:不戴面具不能见神!

(编辑:蔡丽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