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指南
首页
>> 首页

读《晨报》有感兼论《读书时间》

央视国际 2004年03月22日 10:41

  

文/桃源看客

  今天的《北京晨报》有一篇不起眼的小评论,题曰《读书,与姿色无关》,这题目好!正与老汉我的观点一致。拟同意。可是文章囊里的“东东”老汉我却不敢完全苟同。当然,老汉我尽管不懂好几国的英语,呵呵,可是却坚决同意西哲的话: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却坚决维护你说话的权利!

  该文曰,主持人太靓丽“有可能成为读书节目中的致命弱点”,这个我同意,可是用之于评论央视新版《读书时间》,老汉我不敢苟同也。刘畅其人,从屏幕上看,不是很艳的主持人,这一点,老汉我在前夜,已在央视网站上发了帖子,就主持人的“嫩”,议论过了,此处不多嘴了。如果真要是很艳丽的女子当主持人,老汉我恐怕也没心思看节目了,而是要瞪起眼珠咂巴着口水看人不看节目了。呵呵,老汉我也是吃五谷杂粮的嘛。《读书时间》的女主持人,中性的形象即可。不要太往靓丽上靠,也不要弄出一副学富五车的样子就可以了。你真要装出一副道行深厚的样子,老汉我肯定说你是大尾巴狼。你就是学养很深,也要装一下嘛,让嘉宾去“深”吧。所以乎,央视的《读书时间》主持人介乎两者之间,以扎实的内功和栏目的整体形象打动读者,即可。主持人不必太“出挑”。不知我说明白了没有。

  该文还拿出王纪言王院长说事。别人不知道,老汉我还不知王院长嘛。呵呵,不说了,都一个庄里出来的。凤凰台的什么,于央视,老汉我认为两者没有太大的可比性。何也?以老汉我多年浸淫于我宣传艺术的修为,再加之对于媒体的研究而言,凤凰是走明星道路的。即主持人明星化。这个有什么好处呢?一是省成本。大肆炒作主持人,就可以用很简约的演播室、制作力量来解决人才储备上的不足和省好多大洋呀。二是,采取剑走偏锋的办法,就是,凤凰的很多节目,实际上是演播室访谈,这样很省成本呀,但是它请来的嘉宾,却可以是央视不能请的。何也?非不能也是不可也。八十年代我们在经济上搞过价格双轨制,而今,宣传上,实际上也是有彼此之分的。内外有别,内内也有别嘛。凤凰设立的初衷,我想是要它背靠祖国,面向世界的。可实际运作中,它是背靠世界面向祖国了,整一个180度转弯。而且,老汉我窃以为,连一些擦边球的人也不能做嘉宾吧?现在的新版《读书时间》做到了“是不同”,这就成功了一半。即不同于大都市台《非常接触》,不同于河北省台,不同于另路子的凤凰,也不同于过去的《读书时间》。说到这儿,老汉我就不明白,同样是央视,咋就这么大的区别呢?前后版的节目水准咋就差得这么多呢?老汉我想,就是完全像原来老版的《读书时间》,老汉我也要把问题设计的能最大限度吸引观众为止呀。看样子,主席的话还是真理:人的因素是第一位的。或者,现在的节目经费投入,比过去多多了。……所以,央视的《读书时间》一方面要注意观众反馈,另一方面也要眼睛向内,从加强自身内功上下功夫。昨天《央视东方时空》有诗人克家的片子,片子和节目质量姑不论,可错的一个字却凸现央视部分工作人员学养不好。里边一句话,舒乙说,克家老,是中国新诗史上的一个重镇。字幕打成了“重阵”,显然不是笔误,是做片子的不知道“重镇”的含义。此外,我也不同意书界搞的什么“书业宝贝”,这不成了群魔乱舞了吗?什么呀。选美还是搞笑。该文中说到的余光中,老汉我倒有几面之交。余先生是个儒雅之士,而且也是很幽默。他的风格,是传承了梁实秋先生的。说到《南方周末》的连岳,老汉我倒很欣赏这个后生子,这厮一支秃笔好生了得,直嫉妒得老汉我两眼发绿光,气得老汉我口吐白沫,“既生连,何生老汉我呀!”让老汉我联想起十余年前,《新观察》杂志上的《吴世茫论坛》。吴世茫,无事忙也。那个老汉,一支画笔,也是挣了大把大把的银子的。而文中提到的沈宏非,———啊嚏,到让老汉我读了感冒了。沈氏文风,老汉不喜也。尽管他老占着三联的版面。

  弘一法师圆寂前有言:

  君子之交 其淡如水 执象而求 咫尺千里

  问余何适 廓而妄言 华枝春满 天晴月圆

  好好思量一番吧。呵呵。

(编辑:蔡丽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