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指南
首页
>> 首页

有容乃大《博物馆》

------兼谈电视文化杂志《五日谈》

央视国际 2004年03月22日 10:27

  话说某日,老汉在那稀里哗啦岛给当地土人开蒙。忽腰中手机叽里呱拉叫将起来。原来竟是有若干伊妹儿驾到。想那伊妹儿何等人物,生于西洋,长大于我中华大地,岂能慢待了也。——原来是好多网上的弟兄看了央视网站上的东东,唤老汉我与各位尊驾联系则个。老汉我真是“受宠若惊”,只差号啕大笑了。伊妹儿这物事的出现,好像人类有了第三性,男女之间又多了个不能确定的性别。呵呵。

  老汉我这人有个特点,平生最厌冬哄气。老汉我有名言曰:人不可有书生气但不可无书卷气!所以门下众徒,也跟孙猴子麾下的一样,没大没小。老汉常曰:要用铁板钢牙吃书里的话,而不要逐字逐句地引用他人的话。你又不是也做不了陈寅恪。要雅事俗说,俗事雅做。果然,现在而今眼目下,五日谈的《博物馆》开到了老汉我的案头了,而且其栏目理念与老汉我的要求暗合。

  话说《博物馆》到今日毕竟也办了三期了,老汉我一向躲在阴暗角落里瞧热闹,冷眼旁观久已。该期(三期)似乎是古埃及国宝的下半截了。现在流行下半身写作,那是私人的事情,老汉我鞭长莫及管不着。可《博物馆》这次的下半身端的是内容上有容乃大,谈话中雅俗共赏。世界上的名博物馆均以占地多,身量大称著。所以,主持人整了这么个胖乎乎的赛过弥勒的常笑,倒显得其肚子里很有内容似的。老汉我颇以为这可起到“量央视之人力,结观众之欢心”的效能。常笑这厮的好处是轻松,细节的点问得好,认真,一看就下了点功夫,问的不是外行话,给了颜海英、葛剑雄两嘉宾以“显摆”的机会。再说了,嘉宾一男一女,男女搭配,说话不累,编导想得好生周全呀。常笑这厮人一胖,显然占了大便宜矣。憨憨的,还显得诚恳、厚道。你便说那黑胖的宋公明宋押司,得的“及时雨”的美誉,多少也是沾了身体的光。身体这武器,委实厉害得紧。

  木乃伊的心为何要留着?埃赫那吞(桃源按:这厮端的是老汉我的翻版也,老汉也是每每忽发奇想)为何忽发奇想独尊一神(桃源又按:老汉那年去西藏有感,发现很多民族的先民都是有过一段多神崇拜的时期,人类真是有这么多的相同处呀。初民时代万物有灵,神的灵运行在水上。老汉我在稀里哗啦岛偶尔仰望星空,心中不禁慑然。)?木乃伊又是如何制作的?…….有知识性又有趣味性,这是《博物馆》的特性使然。列位看官,有这么多的性,不看也是颇为可惜的吧。看来,颜副教授是定在专家的身份上了;而葛健雄就有些学者的气象也。老汉我一直以为葛氏是专攻中国移民史和历史地理学的,不意其人功力精湛,掌风直抵北非,真乃一代学界大侠也。葛氏在这期节目里的优势是对于吾国历史的烂熟。所以有了很多比较中埃的话语。这是个灵光一闪的地方。葛氏的导师谭先生,也是一代宗师!谨致哀。上海这个地方,原来的陈旭麓先生也是老汉我好生敬重的。其徒海建先生有了《天朝的崩溃》,也不能告慰老先生于九泉了,学脉绵绵不绝。扯远了,打住!

  《博物馆》里的小片子,俨然有《探索发现》的风味。老汉我闻到了,啊嚏!

  老汉以为,《博物馆》在《五日谈》五兄妹里,是个绩优股,也是个长线项目。不说国外,光是吾国之内,就有多少取之不尽的选题呀!老汉我有句话送给《博物馆》:颇具潜质,善自珍摄!

  再说那天,魏孙两大高手携麾下五虎上将来网络聊天(老汉平生最不会在网上聊天了,写信作文到是一把好手唦,若有聊天,天厌之天厌之!)则个。老汉我依稀记得《读书时间》的华上将越有言曰:栏目的定位在“大众的阅读生活”上,云云,旨哉斯言!因为你手里舞弄的载体不是报刊不是电台不是网络上的伊妹儿,而是电视!现在而今眼目下,试看今日之宇内,业界风起云涌,刀光剑影,一派战国气象。电视自是势大力沉的一类媒体!在上述诸种,它应该是传播面最广的了,也更易于大众阶层接受的。由此可见,当今电视的属性不就姓大名众嘛,所以五日谈《读书时间》这个定位相当对头。而像《读书》《书屋》《书城》这些杂志,实际上是精英刊物,与《读书时间》节目大不同也。那夜还有一人问魏高手,《读书》杂志云云。以老汉愚见,看这杂志的人,大半会看《读书时间》;而看《读书时间》的人,到未必能看这本杂志。区别就在于,《读书》是更小众的。《书屋》则完全是思想性的刊物了。而《读书时间》(包括《五日谈》里的其他)要涉及资讯(排行榜实际就是)、承载思想、袒露观点,起码有这三种功能。好在电视起码受众面似乎比杂志广多了,也更易于受者直观接受。只是在央视来说,与其他综艺娱乐节目相比较,《五日谈》的受众面想来算是小的吧。老汉我看,北京台做的是娱乐性的读书节目类型了——上的人物,净是大众化的明星。它是以“人”为卖点,每期的节目就看嘉宾的人气旺不旺了。呵呵。所以,央视五日谈的栏目,还是有自己的个性和价值取向,这点老汉我常常在稀里哗啦岛击节叫好。虽则载体不一样,办刊办栏目的思路实际上可以相互参考的。遥想先前,俺们家族阔多了。89年前,上海有本刊物叫《文汇月刊》,那才是真正的文化杂志。该杂志品位卖相俱佳,可谓色艺俱全。用现在与时俱进的话来说,是德艺双馨了,呵呵。可自打那年之后,老汉在大陆不复见此类刊物久矣。所谓红颜薄命,大抵如此。佳人不见兮,惟有痛哭。

  此外老汉我依稀记得,《五日谈》的工作态度好像是要服务于大众,这又整对了。现在电视界的某些人,出去拍点小片子都跟小母牛翻跟斗似的,何必?与受传者在人格上是平等的,这样的心态去干活,活计必定不差。现在的观众素质不差,至少看你五日谈《博物馆》、《舞台》、《读书时间》之类的,细微的角落,观众都能瞧出端倪来的。

  打造真正的电视文化杂志,任重而道远,老汉以为可先形成形式上的独特个性,再慎重把持每期的选题。好的选题是成功的一半,譬如吾国的国粹,有时能像太极拳一样,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效能。讨巧,还能博得好评。

  常笑这厮以胖取胜,焉能不似弥勒似的偷着乐才怪呢。《读书时间》的刘畅美媚,有网友说太嫩。嫩也者,也得一分为二说。网友说其嫩,当时华上将越以主持人刘氏能自己写串词对之。老汉我倒以为主持人倒不见得完全以此衡量。老汉我以为现在雇个枪手,比旧时咱们村的周扒皮雇个长工还省事,而且还不用半夜起来学鸡叫去监督人早起。要那样,就现在禽流感闹得样子,还不得被我基干民兵或联防队之辈收拾了。你给他一个话题或一个要求,马上伊妹儿过来了。呵呵,其实,老汉我相当怀念旧时驿道上往来驰骋的信使。主持人主要是看她是否适合这个栏目。说实话,《读书时间》这种栏目还是有一定的特殊性的。主持人的问题,老汉前边帖子上已有议论,不饶舌了。当然,日后各位尊驾可到稀里哗啦岛找我老汉,老汉可以单独就此授课。师者,所谓传道授业解惑也。

  老汉我前些天与老妻口角一番之后,就飘然买舟到了稀里哗啦岛。以老汉我的修养学问,居然也能这样,证明了一点——老汉我也是吃五谷杂粮的(桃源按:主持人也应以此视之)。问题是,——所有的问题都是夫妻口角后发生的,老汉我在电脑上敲打时,居然也被疑为在与人搞什么网恋。呵呵呵,你疑我这样,老汉我还偏不告诉你是在为十套支招呢。人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被最亲爱的人误会,也不想想,老汉我这样的道德文章岂是望网止渴的人耶?人世间最大的无聊莫过于夫妻对吵。呵呵呵。沧海一声笑,江河共滔滔。

  老汉我饶舌多时,就此打住。送几句口号给《五日谈》全体共勉:

  世上最纪实的诗是: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最响亮的口号是:关注大众的阅读生活。天天五日谈。

  世上惟一不变的事情是:事情总是在变。

  2004年度最感动人的话是:服务大众(桃源按:现在什么行业不是在提服务呀,呵呵,连那个什么都在讲服务呢,呵呵。不过电视文化杂志提这个,还有点新鲜劲。好像老汉我老家初冬的嫩笋)。

  老汉我的口号:做节目码字要思维活跃朝三暮四第三者插足婚外恋全往身上招呼,做人嘛,————还是要厚道。

(编辑:蔡丽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