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浅议《梨园春》发展之路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6月17日 15:49 来源:CCTV.com

  一、那些走过的路

  1、简介“梨园春”的诞生与发展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戏曲事业的发展面临着尴尬的局面——年轻的观众已不再被这种古老的传统艺术形式所吸引,而老一辈的观众群亦不断的萎缩,在这种情况下,《梨园春》以电视文艺媒体的方式出现了,它的出现给戏曲事业的发展打开了一扇门,提供了新的生机。

  一九九四年,第一次出现在电视观众面前的《梨园春》是一档以河南地方戏为主的电视晚会栏目,节目内容形式比较单一,主要是一些经典剧目的欣赏,每期时间也只有60分钟,并且播出周期不定。

  1999年3月,全面改版后的《梨园春》以新的形式重新出现在广大电视观众面前,焕发出新的活力,改版后的节目新增加了戏迷打擂的节目版块,这个版块的产生,满足了许多戏迷爱好者的一个共同的愿望,让更多普普通通的人借此登上舞台一展风采。观众与节目的距离贴的近了,植根于广大人民群众中的《梨园春》自然更受到大家的认可,走进了千家万户,成为了一档几乎让全国电视观众所熟知的栏目。也正是由于充分调动起了戏迷观众参与节目的积极性,使得栏目收视率不断攀升。改版第一年平均收视率稳步上升到河南卫视播出节目的第一位达14.26%;2000年至今平均收视率保持在18.6%,最高达35.7%,受到领导、专家和观众的普遍好评。

  2、分析前期成功的原因

  梨园春摸索出一条现代电视手段和河南传统戏曲有机结合的道路,成为河南卫视的一个名牌栏目,对繁荣电视文化事业、推动河南戏曲的发展以及弘扬民族文化都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那么,《梨园春》前期成功的原因何在?

  (一)、占据了有利的地理位置,在河南这片以农民群众为主的土壤上发展戏曲事业无疑是有底气的。我们都知道,各个地方剧种都是在民间歌舞和说唱的形式上发展而来的,他的根在广大的农民群众之中,深受到广大农民群众的喜爱。说白了,河南人热戏!《梨园春》便是充分利用了这一优势,才使得这档戏曲栏目在这片纯朴的土地上大放异彩,继而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二)、利用中国传统的戏曲艺术作为前提条件,在戏曲低潮时期首先创办了电视戏曲栏目,电视和戏曲联姻,这在当时是独一无二的。

  (三)、大胆设置了戏迷打擂环节,吸引更多的戏迷观众参与其中,满足了普通百姓想上镜当明星的愿望。

  《梨园春》已经走过了十三个春秋,在全国创新栏目异军突起的今天,这个经久不衰的栏目像是一段佳话已然深深的植根于全国广大的戏迷爱好者当中,当然,十三年的路不是一帆风顺的,我们走得很辛苦,却也乐在其中。且听我数一数这两年的脚印吧!

  二、数一数这两年的脚印

  1、走出国门

  2006—2007年度是《梨园春》收获丰富的一年,我们先后两度走出国门,在异国的土地上生根发芽,让更多的外来人认识了这个在中原大地上的戏曲栏目,也让外国人看到了中国传统艺术的魅力。

  (一)普通戏迷登上悉尼歌剧院舞台

  2006年9月,《梨园春》首次走出国门,来到了世界音乐殿堂悉尼歌剧院,在这里,我们成功的举办了第一场戏曲音乐演唱会,为中国戏曲走向世界迈出了第一步。依照以往的常规,这样的节目肯定少不了戏迷的参与,这也是我们长久以来的一个方针,植根于农民,服务于大众,让更多的普通百姓实现自己的明星梦。登上世界级的音乐殿堂是多少艺术家的梦想,作为一个平民百姓那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可是《梨园春》帮他们实现了这个梦想,让三个本是普普通通的戏迷爱好者登上了悉尼歌剧院的神圣舞台。此次赴澳大利亚演出,实现了中国电视戏曲栏目带领优秀传统艺术走进世界顶级音乐殿堂的历史性跨越,当晚的演出通过河南卫视和悉尼当地电视台进行了现场直播,开创了电视戏曲栏目跨国、跨洋直播的先河。

  (二)南美美女簇拥佘老太君

  2007年的新年,《梨园春》第二次走出国门,来到了大洋彼岸的南美洲,从大洋洲到南美洲,从悉尼到委内瑞拉再到巴西,我们几乎绕着地球飞了一圈,中国和南美洲,一个是东方文化的中心,一个归属于以宗教为核心、欧美多元性文化为代表的西方文化圈,地域上相隔万里。对于我们来说,对委内瑞拉和巴西的认识也仅限于加勒比海、桑巴舞和足球,而对于那里的观众而言,中国的戏曲又将是怎样的一种面貌,我们不得而知。如何让南美观众欣赏中国戏曲、喜爱中国戏曲,如何超越文化背景的差异和语言上的障碍,是此次巡演成败与否所面对的最大课题。

  通过《梨园春》13年的艺术实践,证明运用综合艺术构思和现代电视手段进行包装编排,戏曲能够为当代的观众所接受。戏曲走出国门,面对不同语言、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思维方式的外国观众,让他们接受中国戏曲的惟一途径就是发掘戏曲本身能够超越语言障碍的艺术因素。经过研究讨论、我们把动作性、表演性、情趣性、互动性作为此次演出的节目设计重点。

  戏曲讲究中“四功五法”、“唱念做打”,从表演形式和技巧上来说,“做”和“打”是演员运用形体手段来刻画人物、展现剧情,更具有中国文化经过长期积淀留下来的“写意文化”的内涵,同时也是戏曲表演中可以超越语言障碍,成为那些对戏曲尚未了解的“门外汉观众群”初识戏曲的媒介和桥梁。

  因此,在南美巡演的节目选择上,主创人员就把主要的精力花在了做工戏和武戏的打造。每场演出的9个戏曲类节目中,有5个节目是属于做工戏、武戏的范畴。新秀刀马旦演员陈亚萍的豫剧《扈家庄》、中国京剧院“武戏文唱”的《闹天宫》、著名表演艺术家白淑贤将戏曲与传统书法完美结合的龙江剧《巾帼英雄》、小神童姚佳昊的变脸绝技、优秀青年演员梁少琴表演的融水袖功、椅子功、手帕功、折衣甩辫一系列绝活为一体的秦腔《挂画》。这些节目都是在长期的舞台实践中经得起推敲和琢磨的戏曲艺术经典,而且能够通过演员的形体表演和音乐的表现力反映出中国戏曲虚实相生、无动不舞的美学精神。另外,通过节目所展示的华丽的戏曲服饰、夸张的人物造型也都引起了外国观众强烈的好奇心,让看惯了西方戏剧中对白、独白、实景等写实手法的外国观众大感神奇和不可思议,他们感叹“中国戏剧原来是这样演的”。实践证明这些精心挑选的节目构成了整台演出的“脊梁”,也成为演出成功的关键。

  南美巡演中,有一个演出现场观众互动的细节成为了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此次巡演由于名额的限制不可能有足够的配戏演员,而豫剧《五世请缨》中“贺寿”一折恰恰需要大量的演员配戏,这一矛盾如何来解决?我们预想在演出现场的外国观众肯定会对中国戏曲怀有强烈的好奇心,而且委内瑞拉、巴西是两个盛产美女的国度,再加上拉丁人血液中那种沸腾的激情和强烈表现欲和参与意识,何不索性在当地找来若干位美女作为配戏演员?于是舞台上中国宋朝的老英雄佘太君在1000年以后的异国他乡被几位“洋儿媳”簇拥左右,形成了“欢天喜地到前厅,手舞足蹈语不通”的有趣场面。通过近距离与中国戏曲的互动,参与者享受到中国戏曲表演的生动,观看者体会到中国文化的巨大魅力。这个“有心插柳”的细节创意在实施的过程中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剧场气氛热烈。

  走出国门,“梨园春”成为中华文化的使者,向全世界播撒了带有鲜明中国色彩、中国气质的文化种子。

  2、专业院团擂台赛

  要生存就必须要创新,要发展就必须要能感受到竞争的压力,我们不是最好的,但是我们一直在往最好的方向去努力,并且我们的努力是无止境的,著名编剧金芝先生有句话说得很好“谁失去了观众,就失去了优势;谁挽住了观众,就挽住了生命;谁扩大了观众,就拥有了未来。”不错,现在的我们的确能够挽住一部分很忠实的戏迷观众,但是这样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必须想办法去扩大我们的观众团体,这样我们才能够更好的去把握我们的未来,之前我已经提过,《梨园春》最大的特点就是戏迷打擂,让平民老百姓登上舞台实现明星梦,这样,有一定的局限性,观众群很局限,所展现出来的节目很局限,形式也很局限,所以,作为戏曲节目本身我们便浪费了一部分的观众资源,那就是专业的戏曲人士,他们从中得不到启发,从中看不到什么新鲜的玩意儿,自然就很容易失去对节目关注的热情,想要挽留住他们就必须去了解他们需要什么,或者说他们期待什么样的节目,在我们栏目里就有很多这样的戏曲从专人员,于是大家便常常一起来探讨这个问题,最后,我们得出的结论是,专业的戏曲演员,他们更期待看到一些经典的、新的戏曲折子戏,他们希望从中得到更多的启发,以丰富他们自身阅历的成长,于是,专业院团擂台赛的初步构思产生了。

  2006年3月专业院团擂台赛正式拉开帷幕,来自全国5个省的14家专业院团在《梨园春》的舞台上展现出了各自的风采,这其中也包括了一些河南的濒危剧种的出现,如:大弦戏、四平调、宛邦等等的一些剧种的出现,真的也让我们收获不少,有关人士一直呼吁要保护、抢救濒危少数剧种,那么当这些个剧种出现在舞台上的时候,我们应该明白抢救他们的前提就是首先要让大家都认识这些少数剧种,让大家对这些剧种先有一些的了解,继而才能去关注它,去喜欢他,我们现在能做到的就是给这些少数剧种提供一方平台,但是究竟如何发展还需要时间和人气的考证。

  除了濒危少数剧种的出现,这次的专业擂台赛事也挖掘出来了不少新的经典优秀剧目,很多都是在河南的土地上很少见的剧目,比如像豫剧《小宴》,这是根据晋剧的传统折子戏改编而成的,主要秀的是翎子功;豫剧《司文郎》古装神话剧,主要亮的是生角水袖(八尺)与甩发的技巧,还有像少数民族风味很浓郁的豫剧折子戏《英武香妃》,以武戏见长的《昭君出塞》《扈家庄》等等,可以说真的是让广大观众大饱眼福,我们亦受到了不少启发,戏曲界的专家人士(尚长荣、白淑贤、韩再芬、王平、赵景勃……)也对我们的专业赛事给予了高度评价,他们的评价给我们打了气,也让我们对未来更加期待。

  3、子栏目擂台紧急风

  擂台紧急风,盘鼓立当中,擂主哪一个,掌声辨分明。当我们的电视节目作为一种精神文化产品参与竞争的时候,生产什么和怎样生产,不能不考虑社会大众的需求和兴趣。直接结果是大众生活得到了特别的关注和反映。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和身边事走入电视,走入栏目。电视所具有的大众传媒特色更加彰显,它所承载、交流、传播的社会生活和思想文化信息日益丰富,对大众生活方式、思想观念的影响日渐增大。普通大众既是社会生活的创造者,又是电视栏目的参与者、创作者。电视与受众之间的交融日渐浓厚,距离日渐缩小。擂台紧急风就是基于以上思想所策划。为了满足更多戏迷登台打擂的梦想,也为了更好地服务观众,贴近观众,《梨园春》于2005年8月推出以擂台赛为主要内容的子栏目《擂台紧急风》,此节目以广场文艺为主,为戏迷开拓更加宽阔的展示平台,也为主栏目输送高质量的戏迷擂手。两个栏目在内容上衔接,在定位和形式上有所不同,达到了交相辉映,相映成辉的效果。两年来,《擂台紧急风》栏目已完成近100期节目的录制工作,其中奔赴洛阳、焦作、南阳以及河北邯郸、江苏徐州等地录制外场演出30余期,所到之处均不同程度地掀起了 一股“梨园春”热潮,观众反响极其强烈。《擂台紧急风》的收视率不断攀升,最高收视率达7.3%,位居河南卫视自办栏目第三位或第四位。走出国门前的“澳星”选拔赛,成绩更是亮眼。下一步,擂台紧急风准备进行走进社会主义新农村、走进名优企业、走进大学校园等系列活动。

  三、站在今天的日历上——反思那些我们能解决或不能解决的困惑,展望我们能规划而实际上永远变化着的明天

  1、存在的问题

  对于一个栏目来说《梨园春》是成功的,因为它在经历了十三年的风雨后依然屹立不到,但是我们不能否认在成功的背后一样有着问题的存在:

  问题一、长久以来的直播节目使其形成了一个固定的模式,这种模式在一定条件下将很难打破其自身的规律,虽不断创新,但都在方圆之中,很难跳出圈外。

  问题二、大部分的戏迷观众依然趋于老龄化,很难吸引新的中青年观众。

  2、解决的策略

  鉴于此,栏目也在不断的寻找新的契机,如,与各省电视台联合举办特别节目,举办“兰花奖”颁奖晚会,创作戏曲动漫以吸引年轻观众的关注,接下来我们还将走进全国知名大学校园进行演出,使我们的栏目能够被广大的青年学子所关注,除此之外,在2007年,栏目对常态节目做了很大的调整。今年我们要以大型活动、系列活动作为栏目工作的重点,我们会把现有的常态节目按周期性、阶段性、系列性为播出周期,每一个主题在一个赛季播出完毕,以此来提高观众收视的连续性,以形式的改变带动内容的改变。例如,我们设置了白衣天使戏迷专场;军人、警察戏迷专场;石油、煤炭工人戏迷专场;少儿戏迷擂台赛专场;著名企业员工戏迷对抗赛专场等等。

  3、 静夜思

  这个“思”,是“反思”的“思”,站在今天的日历上的一些困惑一些思考。

  (一)电视戏曲同行目前的生存状态

  投身电视事业,犹如穿上了催人永不止步的“红舞鞋”,日夜身心兴奋搏击在社会生活的第一道战壕。没有良好的身体和心理素质不能胜任。电视事业是名副其实的学习型工作,成功的电视人必须有深厚文化背景的心灵,学习成为生存状态;它又是极富实践性的工作,说与做没有距离,艰辛又喜悦的劳动成为生存状态;它还是创新型工作,拾人牙慧与一成不变是电视人的天敌,食不甘味的创新也成为生存状态。痴迷于学习,痴迷于实践,痴迷于创新,却也缺乏了静下来的时间。因此,不是在这种环境和状态中百炼成钢,就是被“榨干”或离开。而电视戏曲同行,在戏曲不景气的今天,则比其他电视人更多了一份尴尬和困惑。解决之道,恐怕并非是淡然和固守就能诠释的。

  2、责任意识与服务意识

  竞争促进了我们服务意识的归位。电视人不再有优越感和惟我独尊的老大思想。危机感和竞争意识让大家看到了不太习惯却亲切了许多的一个个辛苦奔波、兢兢业业的新电视人。梨园春所服务的对象有领导、观众、企业、参与者,包括电视同行、戏曲从业人员,这些戏曲从业者又包括艺术家、中青年和新人,面对着这庞大的服务群体,如何面面俱到是我们不可回避的问题。我们有责任服务好我们的服务对象,但我们又决不能媚俗,为收视率,为广告收益,电视节目的面向大众,面向市场,无可厚非。但我们同时又必须保证提供的是优质的文化食粮。(作者: 郭晓东、蒋愈红)

责编:李闫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