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集京剧音乐电视剧《哥哥你走西口》研讨会

央视国际 2004年11月11日 14:41

  2004年10月11日 由中国广播电视学会、电视戏曲研究会、山西电视台联合举办的12集京剧音乐电视剧《哥哥你走西口》研讨会在北京梅地亚召开。来自北京、山西等方面的领导、专家、学者20余人参加了讨论。与会人员对该电视剧和与之相关的创作观念、创作方法、文化资源的开发等问题进行了认真的探讨,发表了许多精彩的意见,对我们建设文化强省,繁荣文艺创作有着很强的启示意义。现摘发如下。

  李准:(文艺理论家、中国文联原副主席)没想到山西电视台推出这样一个京剧音乐电视剧,《哥哥你走西口》,看了以后比较高兴。我想说三个意思,一从戏曲电视剧的精神文化内涵来说,我觉得《哥哥你走西口》是比较的有份量、有新意的,有深度的文化内涵,而且对这个文化内涵应该说有很好的开掘和表现。我是山东人,但是关于《走西口》我也听说了很多,又有很多的解释,但是这个片子让人对走西口有一个新的认识。所谓走西口就是走出原来的生存环境去开创一个新的天地,走西口就是走出希望,所谓走西口就是走出一个未知数,走出原来的方式去创造一个新的生存方式,充满了希望和艰险,成功和失败并列。市场经济也是一个道德经济,市场经济首先就是诚信。这个片子是从对一个人的人生经历来进行叙事的。晋商靠着诚信做生意不但是做到我国的北方,而且还做到了今天的蒙古。按照我的理解,一般的戏曲电视剧,故事情节较为简单,传达的信息量不如电视剧的信息量那么深、那么多。我看这个戏非常高兴,因为第一集就传达了很多信息:一开始就是黄河小船,有吹唢呐的,然后主题曲就起来了,接着马上镜头反打过来,然后片头传出来,一个人把他的妻子甩在一边……这个很多东西就出来了,包括民歌唱的走西口,就出现了很多大旗在风沙中出现,把走西口凶险描述了出来,它的变化非常有意思。在这45分钟之间,对我们认识历史、认识这个地域、认识经商的生活,进入整个故事都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我想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戏对晋商文化有时代性的一种挖掘。人类历史上最后一次分工,就是商业和工业之间的分工,这是人类历史变化的一个重要的标志。真正的市场的本质就是等价交换,只要你的东西好又便宜就有人买,你的东西不好,没有人买,在价值面前、商品面前人人平等,平等和商品经济的发展是连在一起,也是和女性的解放联在一起的。商品经济的发展自然就要给每一个有能力有意志的人,提供一个体现聪明才华的机会。我对这个片子有个评价,精神上有深度的发展,特别是对商品经济,带给人们生存方式,带来的新的可能和挑战,尤其带来的苦恼和矛盾,有准确的表现。特别是开头这一集比一般的要好,这是我说的第一个感受。

  第二点,它确实对戏曲电视剧这种样式,在京剧本体和电视剧的结合上,做出了一个新的探索。京剧是国剧,历史影响大,因此反过来说和电视剧的结合,就有了很多的障碍。我一直主张是比较宽容的,写实和写意不管哪种模式都可以有。关键看处理得好不好,如果处理好就是成功的。我觉得这一次,特别是京剧做戏曲电视剧是一个突破,是非常成功的。导演是动了脑筋的,在野外的对白相对不那么讲究那种京味,包括动作,而在室内就强调了京剧的东西,基本上能够融为一体。我还注意到包括服装,一些次要角色的服装相对粗一些,主要角色的服装就有了装饰性,有的拿一个扇子,有的手上还有一个活。这些都是动了脑筋的。再一个就是唱了,我觉得这里头有两个层次,还是有板腔的,但是那里头是揉进了一些歌曲,一是揉进了一些歌曲,二是乐器里面有西乐,加厚了这个东西。大体还是比较合适的,由此我想京剧音乐电视剧大有可为。

  最后说一句话就是我觉得地方台拍戏还是要发挥自己的文化资源的优势,山西电视台做这个走西口,不仅是一个山西的题材,而且是山西的底色,这是根据山西的优势和强项来拍的。山西来抓这个电视很好,如果中央电视台跟别人合作也能拍这个戏,除了一些物质条件之外,首先对这个文化现象,对走西口这个文化现象,历史底蕴和文化底蕴的理解需要做很长的工作,很长时间的浸透才有一个理解,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和山西合作就迅速获得了这个优势。例如这个戏的主要的唱腔很清楚,你得闭上眼睛就能体会。我觉得这方面下了功夫,发挥了山西的优势。,山西从文化资源还有很多东西都可以开掘,山西梆子也能搞出这么一个东西来。我非常佩服这个音乐设计。这个戏在视听两方面都有很好的效果,包括那个花脸,听着都不错,这是我个人的看法,我觉得后面有点不过瘾。

  洪民生:(中国电视研究会电视戏曲研究会会长)山西台这几年在戏剧创造方面很有贡献,对戏剧振兴确实拿出了不少作品。这个戏我看得也很匆忙,也是昨天晚上看到了12点,一口气看完了,我很喜欢看。我们戏剧很讲究有核心唱段,我特别注意每一集戏都有核心唱段,都体现得特别好,而且唱词编得非常好,很有文化底蕴。走西口,搞经济,这个戏带来很多新的想法,怎么样把一个民歌题材的东西和古老的京剧结合起来表现出来,这个难度很大的。我想有很多新的东西可以研究研究,它京剧味道很浓,音乐也是多方面的,主旋律始终有走西口的。民歌民调也有,京剧也有。里面有很多新的东西,就是把历史底蕴很深厚的一个社会现象通过故事提炼了出来。主人公在成功当中,展开一连串的新的思维,它还想搞得更大,给人感觉一派正气,思想很有深度,体现得又非常自然,不是讲一般道理,特别是这个唱词特别难写的,写得很有文采。

  另外这个戏从整体上看是很认真的,从编剧、唱词到导演、编辑,摄影,技术处理也很干净,声音很干净,每句听得很清楚。人物故事编得也很有悬念。它既有思想深度,又有艺术的冲击力,而且体现得非常好,都不长,就是很有核心的唱段,比较的简练一些,因此我觉得故事好,人物好、创新好。感谢山西台,这些年在这方面做得很认真的。

  汤恒:(中宣部文艺局副局长)今天我讲两点意思,第一,对山西电视台现在取得的这些成绩表示祝贺。从孙导拍摄《一个医生的故事》时我们就认识了。那个片子在中央电视台的黄金时间播出,在全国产生很大的影响。中间还拍过一些片子,最近又拍了这么一个戏曲电视剧,成绩斐然表示祝贺。第二个《走西口》这么一个戏剧,是京剧,这个名字我一听我觉得还是比较新鲜,把几个重要的元素综合在一块儿。我觉得这几个元素结合在一块儿,从走西口这个品牌出发,来推广山西的文化,当然也是中华民族的文化了,弘扬文化的精神,又把品牌挖掘出来,这里面的故事就有很多了,通过我们把它做成一个产业化,既弘扬它精神的价值,又能把它做成一个产业,成为一个自觉的文化行动,这是电视方面的,同时还有戏剧方面的,还有一系列的文化遗产和自然资源的开发,包括从这个方面我想应该说是,这是整个大的行动当中的一个构成部分,更多这样的活动要举办,促进山西的文化建设。第三点意思是,在当前加强文化建设,特别是弘扬这个文化,开拓文化资源的时候,要有精品意识。我们面临一个形势,因为现在越来越开放了,我们的文化资源,慢慢逐渐是作为产业要素来共同使用,在这个开发当中,既然你也能开发,他也能开发,那么可能有一个精度的问题了。这就要求我们第一次开发就必须是成功的,然后才能带来良性的发展。

  张华山:(中央电视台副总编)非常感谢山西电视台在这期间为戏曲事业做的这些贡献。前不久的专题片《晋商》在二套播了,反响那么大;二人台晚会的播出收视率排在第二,国庆期间我们又安排了重播,而这一次又是《哥哥走西口》。这个歌大家都很熟悉了,山西人怎么会这么经商,他们怎么来的?专题片里对宋蔼龄的惊奇有一个介绍。我们这个《走西口》表现的则是一种艰苦创业的精神,表现了对朋友对客户是一种诚信的态度。这个中国史册上重要的活动我们注意了,通过山西台和我们中央电视台的支持,我们希望能得到各地好的作品,我们也会尽中央台的力量来做好,做出来,第二点就是山西电视台实实在在的干事,我看跟山西人的这种德行,好的德行,是一致的,就是实实在在的干事,干出一个就是一个,《一个医生的故事》得了那么多奖,大家都是把演员推出来了,但是导演不知道是谁,这个戏导演和编剧都是非常认真的,非常实在的,最后拿出实实在在的东西,我觉得非常值得总结它是电视的又是戏剧的,怎么把这两者结合起来,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最早我们1984年的时候,可能有一个喜剧可是倒骑毛驴,真的能骑着这么走吗,那不会产生一种美感,那么戏剧的东西没有了。这个戏又要符合电视特点,又要塑造人物,各个行当都要齐全,每一集里面都要有一个唱段,唱段都要表现的很好,它始终是很流畅的,也不一定跟哪个戏是一样的,它是京剧却把我们的民歌因素融合进来,就显出来了又是京剧的,又是地方的,又是山西的,所以这一个就把个性表现出来了,我觉得该总结的东西太多了。我希望能够充分发挥中央台的社会影响,用多种艺术形式来表现来宣传它。

  王伟国:(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原副主任)山西是一个文化悠久历史悠久的省份。我觉得这种文化资源,用现在的观念来重新认识,重新开发,是有潜力的。我们知道走西口并不是很轻快的一种工作,我觉得走西口体现出来了咱们山西商人以及跟商业有关的人员他的一种艰难的历程,对山西的商业文化建设包括山西的经济建设付出了巨大的辛劳和贡献。在这个片子里面,具体到《哥哥走西口》是非常悲壮的,非常艰难的一种走西口,不是一种非常轻松愉快。晋商里面反应出商业文化的思想。对现实来说,是有现实意义的。商业以诚信为主,这种思想是比较突出的,对现在来说是有非常现实的重要意义的,我们古人就是这样做的,我们现代商人怎么做?商人来想这个问题,我觉得也是一种传统商业里面一种优秀的遗产应该挖掘出来发扬。同时我觉得晋商里面很重要的一点,一种票号的发行,以及股份制雏形的建立,对这个问题的研究,不仅对整个历史研究有价值,对文化研究有价值,对现代股份制的改造也有借鉴意义。

  电视剧通过对人物的塑造,对人物情感的解释展现了晋商的艰辛,写了几个家庭,主要写了两个家庭的变迁,以及最后两个家庭在变迁的过程当中出现的一些矛盾。那么这方面不是一般的经商,而是把情感人物的情感,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跟商业的结合在一起,我觉得方面是比较明显的,第二个问题我想说一下,就是音乐京剧音乐电视剧,这里面谈几层意见,第一点主体是电视剧不是戏剧,但是这个电视剧不是常规电视剧,是京剧电视剧,那么这里就带来了电视剧和京剧音乐的怎么融合,这个融合里面呢,就是说京剧进入的电视剧形态以后怎么电视化。京剧音乐电视剧成为一种艺术形式以后,如何保持京剧音乐的一些基本的美学特征,这个片子里面,在这两点上我觉得做的比较好。因为我们不能简单的说京剧音乐电视剧就是京剧,这是两种是不同的艺术形式,那么就说这两种艺术形式的交融成为京剧,不能用传统的常规电视剧来衡量京剧音乐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京剧音乐电视剧《哥哥走西口》,表现出来的美学特征大概有这么几个方面,第一这个片子以鲜明的生活真实和鲜明的场景的真实和戏曲艺术相结合,那么我觉得戏曲叙述的真实就讲了一个两家晋商的故事,两家的人物情感矛盾的冲突的故事,把他放到一个生活场景的真实里面,构成了他一个更鲜明的特点,我觉得导演追求是比较彻底的。我觉得他就是避开了一般的京剧场景的虚实的东西,他在场景艺术上面走实的道路。它丢掉了常规的戏曲艺术的场景的空间的虚拟化的东西,它追求了电视剧里面的时间和空间的真实性,那么是不是放弃了时间艺术的虚拟化,追求了时间的艺术,是不是把这个戏曲本身的东西扔掉了,我觉得没有扔掉,我觉得这是第二点。

  第三方面,这个片子里面,诗化的虚实表现和生活的真实表现有很好的结合,音乐表演在这三方面保留的京剧最本质的元素,它这个没有扔掉,但是这个东西恰恰又跟它的生活场景的真实性结合起来,这方面做的比较好。比如大漠城镇院落,这三个主要的场景,我觉得做的比较融合,这个融合里面有一个桥梁,这个桥梁是什么呢,就是生活化的问题。第四,叙事上面,唱腔和不同于京剧道白的语言共同完成了叙事。第五、细节的具体性,这是京剧艺术的电视化,主人公回家了以后给家人带来的礼物,这都是细节的,这都是电视化的东西,京剧艺术的内容。第六特别是演员的表演。它基本是电视剧的,但是他不是常规的电视剧,它是音乐的,它是京剧的,我觉得这个《哥哥走西口》在这六个方面得到了比较好的体现,电视剧生活化的表现方式和京剧艺术的表现上的诗化的意境是相结合的。第七点,音乐特点除了传统的音乐的本身的自身的魅力以外,这个电视剧里面,结合了民歌,或者把民歌略加改造,使民歌音乐和京剧音乐通过叙事,通过人物情感得到比较好的一种结合,我觉得这也是一种创造,这也是一个特色。这里面导演做了很重要的探索,它是成功的。我始终在想一个问题,就是很多人写文章都有议论,电视剧不是导演的艺术,我觉得电视剧还是导演的艺术。

  杨燕:(中国传媒大学教授)我看的也是非常匆忙,一边看比较激动,我们女同志看东西比较感性,我还是很天真的会掉眼泪。看你们这个片子的时候,我心里有一块石头落地了,就是终于有一个拿得出手的东西可以给学生讲了。一个是走西口这个主题的东西,从山西拍出来,山西抓住了,终于拍出来了,我感到非常高兴。现在拍戏曲电视剧的导演队伍有好几种。一种是出身于戏曲的,非常尊重戏,突破就很难,因为太尊重了,打破它舍不得,所以拍出来的东西,我们从电视的角度会挑出很多毛病来,这是一种。再有一种就是完全是搞电视剧的来拍戏曲电视剧,他又不太懂戏,把戏曲改的太多了,戏曲人又不满意。这部作品还是尊重戏曲的,能够和走西口这个民歌那么自然的衔接起来,而且由戏曲演员来唱,既有戏味,也有民歌味,挺入耳的,觉得挺好的,配器在戏曲的三大件上有所突破,我觉得加上音色、场面渲染更饱满了。

  再有一些就是演员的表现,有一些因素保留下来了。没有舞台程式了,但是你看他一走路,那个架式,几个眼神下来我觉得还是戏曲的东西,还有民族的审美风格。在行当上也有保留、有突破。苦莲她是一个中年女性,跟年轻妇女的形象是接近的,又是行当又有突破,我觉得这个电视剧里面,这些东西尊重戏曲了,而且突破了,突破的让人能接受,我是非常高兴的,再一点就是这个本子里的主题非常好,不是一个简单的爱情故事,它很厚重,有文化品质,它在传扬一种晋商文化实际上是中国的儒商精神。晋商面对的不是海洋,是恶劣的地理环境是沙漠,以至于产生了家庭妇女十几年,等待丈夫不归来。走西口的民歌为什么这么流行,就是一种人生,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这里面他能够接受这种反常人生,是一种人生追求,怎么追求,他要做一番事业,这个事业是什么,除了经商改变生活,还有人格精神的一种升华。剧本既有精神也有情感,爱恨情仇都在里面。比如甜妹,男人走了以后,她能说出“你走、你走了以后我马上就找别的男人。”总体上看片子拍的大气,饱满丰富,动人、动情、动心,让人感到很兴奋,有话要说。我认为这个戏可以作为一个典型,就是它和舞台纪录片完全忠实于舞台的戏曲表演的那种类型是不一样的。相对来说是拍的相当成功的,这是历年来把戏曲和电视结合的相当自然的一个作品了,我觉得这是能够让青年观众接受的一个作品了。例如一般来说,唱腔是形成戏曲电视剧节奏缓慢的一个因素,一唱神气儿跑了,节奏放慢了,这个作品没有这个感觉。

  仲呈祥:(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央电视台副总编审)我很赞成刚才很多大家的意见,我觉得这个戏不仅在戏曲电视剧的创作领域,而是整个电视剧创作在这一个年度里面,值得我们重视的成果。他提供了一个我们总结经验,继续前进的一个很好的研究范本,它是一个很好的研究对象,原因就是因为它有新意。我很赞成洪台长刚才说的这个戏它吸引人,同时它确实是处于一种让人感觉到一种新东西在召唤着我们。对于戏曲电视剧,究竟该怎么搞,我们自己导演给它的定位是京剧音乐电视剧,这样一个定位,那么在我们中国这么一个电视剧生产大国里面,出现了以黄梅戏为代表的音乐电视剧,当它出现之初的时候,有赞成的,也有不赞成的,当时我们就说了一个观点,就是说当一种新的艺术样式出现了以后,特别是现代化的电视传媒,从我们祖国民族的戏曲形势相结缘,不要匆忙地对它的身份进行判断,而应该交给观众和历史来检验,如果历史和观众认同了,也就是提倡一种四不像,非驴非马,但是人民认同了,实践证明了,那就是艺术在发展,可能每一种艺术形式它都必然有自身发生、发展、高潮,再同其他艺术形势交融整合,产生新的值,延伸出新的形态的必然的历史过程。

  我是有用发生、发展、高潮来说的,它不会死亡,它只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吸收了新历史条件下的营养,加以调节,出现了新的形态,这应该是一个民族的,一个艺术发展的普遍的规律。我觉得这个戏远远超过了一个戏的意义。我们在选择题材的时候,在进行创作的时候,最根本的是哲学层面思维方式变了,如果照我们过去习惯的,我们形成的哲学,也就是采取一种的单项思维,是绝不会选择这种题材的。只有我们在把这种非此即彼的简单的所谓阶级方法放弃了之后,进入一种全面辩证发展的思维,我们才可能对我们一个地方,一个地域里,一个民族的优秀的文化资源进行全面开发。我们长期以来都有这种倾向,到现在这种单项思维也还有市场。例如要肯定鲁迅,我们就把鲁迅神话了,不允许说半点不是,那么把鲁迅神话,就是把胡适妖化了。现在说胡适要重新认识,马上就给鲁迅泼污水。这就是单项思维。其实鲁迅和胡适有异也有同,在人的所谓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上,追求那种现代人文的精神上,他们是有共同的地方的。我们因为非此即彼,结果一来放弃了文化的挖掘,不利益整个民族的文化积累和学术积累,特别是学术积累就没有了,这种现象这很值得研究。

  今天党中央号召我们,其中一条是要建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能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觉得不是一个戏的问题,我们怎么样响应党中央的号召,真正把这个思维方式到继承马克思主义的轨道上了,调整到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轨道上来。就个作品把晋商文化用艺术的形式表现出来,让今人感受古人的营养,我就觉得这个事情很高明,因为在我们今天,我们有博大的胸怀,有开阔的视野,对我们的古人,对我们的先人,全面吸取历史营养,要比我们简单的对他们加以肯定要高明得多。

  《走西口》是首民歌,它背后蕴含的是什么呢,肯定它有一段宝贵的人生过程,不如此它肯定不会流长那么久。选这个题材的点子确实好,这个点子确实是对文化开发的过程,第一有鲜明的山西特色。我多次主张每一个省每一个地方,一定要高扬自己地方特色的大旗,如果我们每一个地方,都像山西这样,鲜明的抓住自己地方的特色,这个特性、个性,那么我们全国三十一个省,会聚在一起,百花齐放不是指日可待了嘛。如果我们大家都有这种对题材开掘,这样一种清醒的自觉的哲学意识,重复的现象就不会出现了。山西的创造大都是开掘地方资源,这个创作资源不是跟风跟着来的,它是要用一双有眼力的有远见的眼睛来搞,那才有特点才有个性,所以这套经验我觉得是好的,应该大力地的提倡,我们才能真正做到贴近生活,贴近实际。

  我们现在经常吃亏就吃在单项思维上,比如你创作一个电影的时候,这部电影是主旋律电影,言下之意是什么,它题材保险了,它可以去拿奖,因此进了保险箱,他的艺术性就可以不那么重要,可以含糊了。另一类说是多样化的,是走市场的,是要赚钱的,言下之意是思想深度可以放弃了,那是来赚钱的。在如此单项思维的指导下,能出那种审美化的思想性,同有思想的艺术性相统一的一种艺术吗?

  小平同志说文艺不提为政治服务,是说政治错了,就出灾害。绝不是说文艺可以脱离政治。文艺从属于政治它错在哪儿呢,根本的问题是错在用政治方式取代审美方式,错就错在这里了,因为按照马克思讲的是人类与文明,历史与前进,把握历史应该是多样化的、政治的、经济的、哲学的、历史的,还有必不可少的就是艺术的、审美的,什么原因呢?人之所以是人,就是理性的动物了,也就是人类有人类特有的人文精神的底线,这个底线是不能突破的,突破了人就变成了兽,我们就吃亏在这儿了,用利润方式取代审美方式了。那个灾害就不是一代两代的传了。所以我非常敬佩我们这个创作班子,非常敬佩这个音乐设计,应该说在民歌同京剧音乐当中找切合点,找切合点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中国传统美学的一个特征,就是要和谐。我觉得这个戏的艺术是和谐的,但是不能说完全是和谐的。感受显然是对的,还有一个孙导不自觉的掉进了一个传统思维,中国多少年来是以老人为中心的社会,老人一说话矛盾迎刃而解。其实没有那么简单的事情,在那个地方完全可以把戏做足,所以我说这个戏第一个收获在这个方面,我更看重他的普遍意义,在哲学方面思维方式的调整带给我们的启迪。

  我觉得山西,包括我们中央电视台支持,做了一件好事,在戏曲电视剧的发展上,大胆的尝试,努力地探索,鼓励新东西出现,让人民来评判它,而不要说什么一出来就很草率的给一个什么、什么,因为在我的印象里面,京剧音乐电视剧这是第一部,以前没有过,第一次是非常可贵的,而且第一次起点非常高。最后一点,要非常感谢和提倡这样一种创作方式,就是部长这么重视,确实调动了我们山西的精兵,从编到演,音乐人才的优化组合,这一条是非常宝贵的,没有这么优化组合,造成抵消,那没有办法了,这个优化组合当中有些事情是要与时俱进的,我们传统的观念,我们教授出来说,有的角色没有评奖的资格。优化组合是不择手段的,只要你达到的艺术效果好,我就承认他,我讲是配唱和演的是结合起来的,他不分的,他是同时吸收的,你给了他一些视听的快感,并且让那个快感给他认识的启迪和灵魂的净化,包括这个事情上,都已经到这一步了,一个演员不行,他只能演不能唱,那就请更高的人,有什么不可以,但是这里面就是嘴形一定要对好,这要是不像样,那不行了。

  我们这个编剧我很佩服,能够从这么一个民间的传说留下来的,我们文化淀积里面有这么一个影子,把它编成这么一个戏,再到我们的导演,驾驭这个题材,使他成为一个新的东西,他那个全面的把握,综合的驾驭,做到这种程度,特别是请到我们一些,现在全国第一流的演员。所以一部戏要成功,第一条是题材,第二是创作生产力的组合。不横加干涉,肯定要成功。现在我们三条都占了,有开明的领导,有题材的优化配制,有创作生产力的优化组合。让观众指出某些不足。都是属于可以解决的。

  韩玉峰:(文艺评论家、山西文联原副主席)这个戏的特色相当鲜明。一是戏曲和电视的结合、京剧和民歌的结合,写实和写意的结合,使它的整体风格呈现出了一种建立在包容基础上的大气。二是文学性强。故事的结构,情节的进展,人物的塑造,尤其是唱词的书写,体现了坚实的文学基础和诗意的美学追求。有些段子可以琅琅上口,可以和诗相媲美。三强强联合。中央台和山西台合作,山西的创作者和北京、上海的艺术家合作,发挥了各自的优势,体现了资源的优化配置,保证了这个作品的成功。同时,鲜明而独特的思想性和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使作品走出了一般的层面,从而获得了腾飞的可能。

  王家贤:(山西广播电视学会副会长)该剧的艺术魅力强烈地吸引我也震撼了我。这是继《昌晋源票号》之后的第二部晋商题材的优秀电视连续剧,这是第一部以京剧艺术形势表现山西商业文化的很有特色的优秀电视连续剧。概括起来可以说:讲了一个好故事,写了一批好唱腔,塑造了几个有个性的好人物,探索了一条好路子,锻炼了一支好队伍。良好的艺德和敬业精神,保证了这部作品的成功。

  段荣鑫:(山西电视台副台长)听了专家的发言我确实很受感动,各位领导对山西的电视剧投入了巨大的热情,大家的发言不但对这部作品,对整个电视剧创作的问题都很有指导意义,我觉得是启发很大。山西电视台是一个小台,这几年无论在新闻方面,还是在电视剧方面,取得一些成绩,一个方面当然山西的这个有比较深刻的文化底蕴,他的创造题材比较丰富,另一方面和领导和各位专家的支持是分不开的。我们一定会继续努力,不辜负大家的期望,力争在各方面都更上一层楼。

  申维辰:(中共山西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这部作品是我们弘扬晋商精神的一个具体的举措。过去我们搞过一些,今后还要在这个领域下更大的功夫。今年年底,我们将组织三部反映晋商生活的舞台艺术作品晋京展演。山西是历史文化积淀很厚的地区,是中华文明的主要发祥地,丰富深厚的文化资源为我们建设文化强省,发展文化产业,繁荣文艺创作提供了取之不尽的矿藏。我们要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把山西的宣传思想文化工作推上一个新的台阶。要实现这个目标,当然离不开各位专家的支持和关心。希望大家到山西去,了解山西,发现山西,为我们献计献策。

(编辑:王一如来源:CCTV.com)